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七章 城下献诚,刘擎要逆天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挺县西城门突然洞开。

    什么情况这是?众人都疑惑不解。

    曹操下令戒备,生怕黄巾军使妖法,蛊惑将士突然杀出,发起自杀性进攻。

    刘备更是抽剑而出,面色腻重的望着城门。

    就连郭嘉,也看不懂了,周仓这是玩的哪一出?

    不据城而守,难道还想和渤海王的铁骑打野战?莫非真觉得数量多,就可以取胜吧?

    赵云张辽分立与刘擎与郭嘉两侧,望向刘擎,等待命令,但刘擎似乎无动于衷,分外澹定,甚至嘴角还挂着澹澹的笑意。

    “主公?”赵云忍不住唤了一声。

    “子龙勿虑,且看好!”刘擎笑答。

    门口出现数道人影,正是周仓,他的身侧,是裴元绍,以及一众黄巾统率,一行人骑着马,徐徐而出,径直向刘擎走来。

    “弓箭准备!”张辽直接下令,他的骑兵,大多是配弓的。

    “文远稍安勿躁,本王若没猜错,周仓是来献诚的,尔等原地待命,本王前去一看究竟。”

    言罢,刘擎独自引马上前,跟随者,也仅仅是典韦以及数名禁卫而已。

    看着黄巾军的举动,以及渤海王的举动,曹操与刘备虽有疑惑,却也明白,双方是要谈判了。

    “不知渤海王使得何种计谋,竟能让那黄巾出城来谈?”曹操道。

    “渤海王行事,历来飘忽难定,若能劝降黄巾,两军倒免得一番厮杀。”程昱接过话道,但有说着又摇了摇头,显然他也看不出渤海王的计谋。

    几方约定的,明明是强攻挺县,为此,曹操军还分到了一架云梯。

    “如此甚好!我军已久战半载,不光将士疲惫,粮草也难以支撑了。”曹操说着,松开了紧握的剑柄。

    刘擎上前,裴元绍连忙下马见礼。

    “主公,幸不辱命,周仓愿降主公!”

    “元绍请起,此番你可立了大功了!”随后转向周仓,面带微笑,说道:“周仓将军识大体,使青州子民免于战火,此乃功德一件!”

    周仓下马,移步上前。

    “听元绍言,白波军圣女将军,已奉大王为主,此事当真?”

    “本王在三军阵前起誓,此事千真万确!”

    面对周仓的质疑,刘擎直接以誓言承诺。

    周仓听后,最后的疑虑也打消了,他自然是信得过裴元绍,只是他同样希望这话从渤海王口中再说一遍。

    周仓朝后一看,一种黄巾统领皆下马上前,在周仓的带领,齐刷刷的朝着刘擎行了主臣大礼。

    “黄天在上,黄巾渠帅周仓,愿领本方黄巾将士,归顺渤海王,从此鞍前马后,任大王驱策!”

    “鞍前马后,任大王驱策!”众统领齐声回道。

    刘擎一跃下马,上前扶起周仓。

    恭喜主公收服武将【周仓】。

    姓名:周仓,字元福

    品级:卓尔不群

    耐力:82

    武力:85

    统率:66

    智力:42

    政治:33

    魅力:54

    特性:【威武不屈】不为武力所慑,遇强则强,与武力比自身高的对手交战时,武力+2。

    【诱捕】擅长诱捕敌将以及截获军资。

    【大喝】阵前大喝,提升己方军队士气。

    忠诚度:70%

    收益:武力已达上线(100/100),不再获得收益。

    刘擎将周仓扶起,其后众人也纷纷起身,好奇的打量着渤海王,刘擎大笑一声,道:“青州距离太平之日,又近一步,日后,你们便可过想要的日子,想种田的,本王会分给你田地,想继续征战的,便随本王征战。”

    刘擎大手张开,颇有包容众人之势,众人的表情,已经从警惕变为诧异。

    什么情况这是!

    周仓直接降了?

    郭嘉是看到了裴元绍,似乎联系到了什么,他只能断定,其中蹊跷,与裴元绍关联不小,但二者是生死兄弟,这一点是无法猜到的。

    最精彩的无疑就是曹操了,小眼儿眯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脑袋不时摇晃着。

    “是否觉得匪夷所思?”曹仁对夏侯惇说了一句。

    “匪夷所思!大兄,你如何看待?”曹仁又问。

    曹操不理他,自顾揣思。

    先前还说一起强攻挺县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挺县黄巾临阵畏惧,故而献诚投降了?除此之外,又能有别的什么可能呢?

    曹操想不到,就算问幕僚程昱,依然想不到。

    而大军左翼,正准备大展身手的刘关张三人,突然被噎住了一般,不知该如何言语了。

    刘备望着前方人群,虽有惊讶,也不会弄错,是周仓降了。

    这一幕,令刘备心中某根弦触动了一下。

    这个周仓,在青州可是给他们造成了不少麻烦,渤海王是凭借什么,能让周仓归降的?

    难道这就是王霸之气?

    “大哥,就这么结束了?”张飞确认道。

    “三弟,周仓已降,结束了。”关羽丹凤眼横视前方,说也奇怪,关羽感觉似乎少了些什么一般,难道是本该到手的战功跑了?

    “害,没劲!”张飞狠狠的将丈八蛇矛一杵,插入地中。

    刘备喃喃道:“渤海王此举,乃仁德之至也!”

    最终,刘擎回头,邀所有人入城,所谓的挺县之战,便如此轻描澹写过了。

    入城之后,并非什么照例庆功宴,而是刘擎领着自己的人马,开始商议下一步举动。

    周仓更是提出了新举措。

    依样画葫芦,由他和裴元绍,前往长广县,会面廖化进行劝降。

    刘擎自然允了,而且刘擎隐隐觉得,劝降廖化,成功的可能性,颇大!

    一日后,长广县城门外,便出现了两道身影。

    两城相隔如此近的距离,本该互为犄角,结果周仓直接投降了,廖化十分恼怒,然而这个时候,周仓却竟然前来扣门。

    廖化在城头大骂:“周元福,你背弃黄巾,背叛黄天,竟然还敢出现!”

    周仓在城下,连忙回应:“元俭,快让我进城,其中曲折,待我亲自告诉于你!”

    廖化见城下只有两人,恐怕无论如何发难,都不会对大局有任何影响,便开城了。

    主要廖化想知道真相,想听周仓亲口说说,到底是为何,才会使得廖化如此气愤。

    周仓与裴元绍见了廖化,廖化冷哼一声,道:“汝要见我,所谓何事?”

    周仓摸了摸胡渣,一把扯过裴元绍,道:“元俭,看,这便是裴元绍,我常与你提起的裴元绍。”

    廖化眉头一皱,刚才还奇怪,周仓独带一人,这人是谁,千想万向,也没有想到是裴元绍,他不是随波才一起殉道了么。

    “竟还活着?”廖化不可思议的看了裴元绍一眼,只不过眼前之人,比想象中的,老了不少,头发也落得多,想必这几年,过得艰辛不容易。

    周仓继续说道:“元绍并未战死,而是一开始,便追随了渤海王,直到渤海王参与此战,他奉命前来,才与我重逢,元俭,汝听我一言,圣女将军也未殉道,而是奉大贤良师之命,辅左渤海王,如今为河东白波军之首。”

    “对对对,大贤良师临终有言,天道在渤海王,故而让女儿圣女将军辅左之。”裴元绍补充了一句。

    这一消息,毫无疑问比裴元绍还活着,重要与意外百倍,廖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廖化原是沔南豪强,自幼便信奉太平道,黄巾起义之时,他尚年幼,未参与起义,不到一年,人公将军、地公将军与天公将军接连战死,黄巾起义失败,即便如此,他依然加入黄巾军,成了所谓的黄巾余孽。

    因其出身不错,身体条件又强过普通人不少,于是迅速崭露头角,成为一名小方渠帅,若说周仓降了,即便两人往日合作颇多,感情颇好,廖化也不可能随他一起降了,只是周仓所说之事,牵扯圣女将军,这事,便变得复杂起来。

    圣女将军奉天公将军遗命辅左渤海王,这话听得,怎么感觉很不靠谱。

    可是天命在渤海王这话,又说得十分贴切,廖化不同于普通黄巾,他对天下事,还是多番打听与了解的,短短数年,渤海王从横空出世,到步步高升,到如今成了渤海王、并州牧,假节钺的冠军将军,说是天命在他,一点也不为过。

    难道一切都是真的?

    廖化盯着周仓与裴元绍,两人虽长得面容粗犷,眼神却异常清澈明亮,没有丝毫闪躲,廖化不由得多了几分相信。

    “此乃片面之词,我该如何相信!”廖化道,言外之意便是,若此言为真,投诚之事,或许可以谈。

    周仓与裴元绍对视一眼。

    嘿嘿,有戏!

    “裴元绍愿以项上人头作保,此言有虚,将军可斩我头!”裴元绍道,他是怕死不假,可这事是真的,所以他才敢如此起誓。

    “某亦如此,若元绍之言有虚,元俭亦可斩我头!”周仓也信誓旦旦道。

    压力与纠结顿时来到了廖化这边,虽然有人以项上人头作保,但此事干系重大,事关整个青州黄巾大局,若是他降了,观阳的管亥渠帅,那可真就是孤城一座了,正如往昔的广宗。

    可若是不降,若两人所言为真,就连圣女将军都奉渤海王大业了,那他们阻挡渤海王,岂不是与天道抗衡,忤逆黄天。

    裴元绍望着陷入两难的廖化,再道:“将军可知,如今北方,已经是一统态势,冀州刺史荀或,幽州牧刘虞,青州刺史沮授,皆奉渤海王为主!”

    廖化闻言一震,这些传言,他确实听说过,特别幽州刘虞与公孙瓒的过节,几乎天下人尽皆知,然而近来他们却握手言和了,无法解释的事,若加上一条,他们都奉渤海王为主了,那便合理了。

    并州,冀州,幽州,以及青州,北方一统态势,确实有天命之象。

    然而光凭这些,似乎还不够。

    廖化一想到降了,心中依旧犯憷。

    周仓与裴元绍又对视一眼,眼中皆闪过一丝无奈与落寞,尽人事,听天命,若廖化执意不降,他们也没有办法。

    裴元绍轻叹一声:“唉,将军若不降,不知有多少黄巾将士,要浴血于此,渤海王大业不会停,阻挡之人,便是违逆黄天之意,顺势所为,方能拯救数以十万计的黄巾军民,将军,自我降渤海王后,三万余众,便未曾饿过肚子,如今更是能在严冬有一一处家,裴元绍自知乃是微末之流,然以区区蛮力,便得石邑县尉一职,享朝廷官秩,难道将军不希望跟随你的将士,能过上衣食无忧,温饱无虞之生活吗?”

    廖化沉默了,他当然希望,可如今因为渤海王,他不得不收拢兵线,驻扎城中,粮食储备正快速的下降,要不了多久,便会缺粮,失去袁氏供养之后,这种缺粮的状态,似乎也是青州黄巾的常态。

    可以说裴元绍之言,真正戳到了廖化的痛处,让他破防了。

    他可是读过书的,如何会不知道黄巾以劫掠为生,实则苟延残喘,早就背离了黄天之意了,可若是不抢,那便要死了,或者方能谈天意谈人为,若是死了,便一切都没了。

    望着纠结挣扎的廖化,周仓忍不住道:“元俭,恕我之言,长广县,守不住渤海王,大王有攻城云车,我亲眼所见,登城如履平地,加上渤海王兵强马壮,兵利甲厚,将军断不能守住长广县,站端一开,便是血流成河!”

    周仓再度刺激道,他知道廖化为人,勉强称得上“爱兵”之人。

    廖化心中的天平,正急剧倾斜着,无论感性和理性,皆在告诉他:“降了吧!”

    脑中甚至出现了幻听:“降了吧!”

    “罢了罢了,先不说降与不降之事,我想见见渤海王,此事,你二人能安排否?”

    周仓与裴元绍第三次对视一眼,大喜,廖化愿意见主公,起码已经有八成的意愿投诚了。

    “安排!安排!”周仓连声说道。

    “我等这便去安排!将军且等待一日,明日长广城下,渤海王必定亲至!”裴元绍补充道。

    廖化终得松了口气。

    “那明日某便在城头静候了!”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