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六章 宴刘擎三将俱惊

    不是曹操放的火,那在场有可能的,就只有刘擎了。

    还未等刘擎开口,突然门外一位下人跑进门来通传:“老爷,门外有一甲士,姓张名郃,自称是刘擎公子的人。”

    刘擎一听,“是我的儁乂来了!”当即起身去迎。

    众人面面相觑,既然是他的甲士,为何要亲自去迎?

    曹操看着刘擎背影,想到刘擎席后的众人,若有所思:如此礼贤下士,难怪追随者众多!

    “文若,我所料不差的话,主公应该是去迎长社纵火之人了。”郭嘉道。

    荀彧笑笑,没有说话,曹操一听,顿时探过头去,“二位所言之意,这长社纵火之人,确为公子之人?”

    荀彧看了曹操一眼,见其细眼长髯,明眸浩洁,心想此人必是一方人物,“奉孝所言,权当揣测,算不得数。”

    曹操又眯着眼看了看郭嘉,见其一人独酌,好一副享受的模样,心想此人真是有趣,他自己有时也会如此。

    刘擎带着张郃与洛甘来进屋,对众人笑道,“与波才一役,功劳最大者,便是儁乂与甘来,我等所杀之敌,不过逃兵败将,波才大败,还是要归功于那场大火。”

    刘擎的话让几位主客都怔住了,曹孟德否认了火是他放的,刘擎则说火是这位放的,那还就等于是刘擎他自己放的吗!

    波才是他斩的,长社大火又是他放的,击破波才,完全可以说是他一人之功。刘擎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他们打的不过是逃兵败将而已。

    “公子用兵如神,嵩佩服,解长社之围,于我和公伟有活命之恩呐,老夫定当如实奏表朝廷,为公子举功,来,请满饮此觞!”皇甫嵩举觞而起,朱儁无声跟着。

    曹操愣了愣,也举酒道:“操虽年长几岁,但论用兵,操远不如也,公子真乃吾辈楷模!”

    “诸位将军安坐,擎饮了便是!”刘擎笑着回坐,将觞中之酒一饮而尽。

    可惜就是太淡了,完全不过瘾,若有闲暇,得自己琢磨琢磨酿酒的门道。

    “公子年少有为,手中亦有强将,不知如今兵力几何?”

    “只有六百骑兵。”刘擎据实说道。

    什么!六百!众人犹是一惊,那波才就算是逃兵,也有两三万,六百骑兵是如何扫灭黄巾的。

    特别曹操,他有一千骑兵,三千步兵,都被波才逃兵冲得七零八落,听闻刘擎用六百就灭了波才,不由得夹菜的手都颤了颤。

    “几位将军可是未曾见到刘擎公子之勇,若非亲眼所见,老夫也是断然不信的。”荀俭笑道,脸上洋溢着光彩,今日可真是高朋满座!

    “荀公可得仔细说说,公子如何英勇!”曹操连忙催促道。

    “今晨,老夫早起,便听闻东城头金钟长鸣,便前去察看,却见刘擎公子一人已早立于城头,城外视线尽头,波才大军缓缓靠近,随后,各家主事之人都来了,杨太守也来了,金钟提醒了我们,也提醒了城中潜伏的黄巾细作,他们聚集了近五百人,暴起发难!”

    “城内竟有如此多细作!”曹操惊闻,不可思议的看了杨彪一眼。

    荀俭继续说道:“守城兵力有限,黄巾细作攻向城门,意图接应波才,两难之境,刘擎公子竟率亲兵十六人,排成一排,挡住了黄巾。”

    荀俭突然停住了,因为他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他们可能不相信。

    “然后呢?莫非是刘擎公子和亲卫为守军赶到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曹操揣摩道。

    “非也,公子与亲卫,联手扑杀了所有黄巾细作,一个未留。”

    “啊?”曹操,皇甫嵩,朱儁三人同时啊道,不可思议。

    十七人扑杀五百人,三人极力的想象着那个画面,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倒是见过那个场面的人,此刻回想起来,脸上依旧有一丝骇然。

    “事后,公子未做休整,便率十六骑出城,冲向了波才大阵,而公子早先安排的骑兵,也从波才后方出击,夹击波才。”

    “啊?!”三人觉得匪夷所思。

    一边是十七骑,一边是五百骑,对两万多人也能叫夹击吗?

    荀俭接着道:“相隔甚远,我们看不清阵中发生了何事,我们只见公子径直冲入阵中,很快便带着波才首级回来了。”

    “啊!!”三人习惯性的齐声惊呼,好像已经麻了!

    荀俭只言片语的描述,可这完全是无法想象的事,但波才的首级,又实实在在的挂在东城头,让人不得不信!

    三名将军沉声不语,各怀心思。

    皇甫嵩朱儁受皇命平乱,他们想的很简单,刘擎展现出来的智谋,英勇,还有战斗力,都能成为破黄巾的一大助力!

    而曹操只是临时拜为骑都尉,授命来援长社,可以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但他看到刘擎,想到了自己的过往,心生出许多想法,但一时又说不上是什么。

    随后,三人也都想到了同一处,那就是,破黄巾,非刘擎参与不可!

    皇甫嵩率先道:“公子之神勇,世所罕见,嵩深感钦佩,所以有个不情之请。”

    “皇甫将军但说无妨!”刘擎道。

    “波才已败,我军自当西进南阳,围剿张曼成部,但我军历经波才一战,恐实力不足,希望公子能施以援手。”

    宛县已经沦陷,我想帮也帮不上啊,总不能让我的骑兵去攻城吧。

    但刘擎还是说道,“剿灭黄巾,义不容辞,不过我所部区区几百骑兵,宛县城高,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

    “公子若往,说不定能出什么破城之策呢!”朱儁朗声道,“我欲上书朝廷,为公子表功,让朝廷也调拨些兵马与你。”

    “唉!”曹操突然一声叹息。

    “孟德何故叹息?”

    “朝堂为宦官所掌控,如今是忠言不能进啊!刘擎斩彭脱,首级献于雒阳,张邈张宿皆是加官进爵,独刘擎一人无赏!”

    “砰!”朱儁拍案而起,“十常侍蒙蔽圣听,我等浴血奋战,是为何啊!”

    “公伟息怒!”曹操道,“我等宜将战报与波才首级连夜送往雒阳,表公子大功,同时开始整备兵马,早日进兵南阳,南阳太守褚贡以被张曼成所害,新任太守乃是江夏都尉秦颉,正在奔赴南阳,且朝廷新任虎贲中郎将袁术亦在南阳招兵买马。”

    “孟德所言极是!如此看来,算上荆州援军,南阳一战,我军亦占据优势!”皇甫嵩附和道。

    两人一通分析,觉得南阳赢面还算大,不过这时,刘擎却开口了。

    “我看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