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刘擎大杀四方,吕布刮目相看

    十余骑绝尘而去,留给李乾一鼻子灰。

    望着渤海王的背影越来越远,李乾犹豫再三,还是下令部曲进攻。

    他不信渤海王是愚蠢的人,他敢冲,自然是有着某种把握,这一行事作风,与传言中的渤海王,十分相像。

    李乾率军追上,只不过渤海王那十余骑,速度太快了,距离不仅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远了。

    刘擎一手执缰,一手执槊,胯下金戈大步流星向前,道道狂风迎面刮过,刺得眼睛有些酸涩。

    武力达到天花板之后,反倒许久未亲自冲锋陷阵了。

    望着前方迎面而来的敌军步卒,他们手持长枪或长矛,对着刘擎冲上来。

    双方快接近之时,刘擎手中铁槊一紧,旋即朝前一挑,槊锋一闪,顶端突然出现一人,被戳尖贯穿了胸膛,不加犹豫,将人狠拽出一段距离,砸向正前方的对着自己的强兵。

    前方顿时一阵骚乱,巨大的撞击直接撞飞了数人,余下之人稍稍晃神,还未回味过来,余光便见一道寒芒掠过。

    槊锋切割,精准的将四名枪兵封喉,直到鲜血溢出,他们脸上依旧挂着不可置信。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瞬息之间,五条人命,陨于铁槊之下,金戈踏着几人尸体破阵而出,面对前方之敌,刘擎丝毫没有减速,铁槊挥舞,将一丈多内的敌人悉数绞杀。

    张达见状,不由得一阵骇人,然而不等他想好进退,刘擎已杀至其跟前,面对汹涌攻势,张达持刀抬手一挡。

    “咣当”一声。

    一槊噼来,身死刀断。

    区区三十多攻的宵小之辈,刘擎将之一击斩杀,收获统率0.4点。

    当前统率:68.24。

    典韦紧随其后,虽见主公英勇无比,无懈可击,却也担忧他的安全,可惜跟在主公背后,莫说杀敌了,捡漏都没有。

    典韦用飞戟夺去刘擎身旁两敌兵性命之后,也驱使黑货杀了上来,主臣两人并驾齐驱,直直杀入千人之阵中,戟撞,戟噼,戟刺,招招致命,鲜血淋漓。

    禁卫亦紧随其后,以防敌军收缩阵形,将主公包抄进去。

    如此,十多人就这般贯穿进敌阵,在旁人眼中,其势之勐,竟如透纸一般轻巧。

    阴夔望着险些被贯穿的千人战阵,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如此战力,已经超出他的认知。

    而李乾杀上来,望着遍地尸骸的战线,一时也不知该用何种语言形容。

    “相传渤海王少年英雄,拥有鬼神之力,今日一见,果真非比寻常!”

    因为过于吃惊,李乾竟忘了让李氏部曲继续冲锋,驰援渤海王,潜意识之中,觉得渤海王压根就不需要自己。

    实际上,刘擎确实不需要他的帮忙,将敌阵杀穿之后,刘擎伸手一指,喝道:“典韦,你去左翼!”

    自己则引马向右,从后向前杀出,颇有以十余骑包围千人之气魄。

    十余人还一分为二,那是刘擎发现敌军阵脚已乱,如今已是迷途羔羊,唯一支撑他们没有溃散的,便是人数尚在。

    刘擎杀个对穿,不过区区两百人不到,只要再杀个两百,这些毫无斗志的兵,便会化作丧家之犬,哀嚎着逃走。

    等李乾想起来,率领李氏部曲杀入之时,他们成了压垮袁军的最后一根稻草,余下数百兵,溃逃而走。

    阴夔难以置信的看着短短时间便溃败而逃的兵,统领之人张达也不知所踪,多半已被斩杀。

    “李氏部曲,何时变得如此之强了?那两员大将,他从哪找的?”

    阴夔不明所以,只觉得刘擎与典韦十分厉害,这般快便杀穿了他的千人阵,但他依旧以为这些都是李乾的人。

    毕竟丁原虽是济阴太守,却从未控制过这座城市,山阳郡未失的情况下,此城只是要道上的一城,李氏纵然在乘氏县势大,但也不会与袁氏为敌,搞什么设关置卡的破事,但山阳遭袭之后,乘氏的重要地位便凸显出来了。

    所以袁绍就近派他前来控制乘氏,想不到,李氏竟然抵抗。

    阴夔很生气。

    “好个李乾,好个李氏部曲,能敌千人,能敌万人否?”

    阴夔望了身旁一眼,下令道:“严涓,命你率军一万,将李乾首级给我带来!”

    严涓当即领命,点了兵马,再度扑上去。

    原本溃逃的散兵,见大军压上,又受到了鼓舞,便重新加入战斗,或愿意,或不愿,皆被裹挟前行。

    敌军溃散之后,李乾来到刘擎身旁,拱手作揖道:“大王勇冠三军,身先士卒,乃真英雄也!”

    刘擎回望了李乾一眼,不痛不痒的回了一句:“李家主不居人后,多谢出手相助了!”

    “主公,袁军又来了!”典韦提醒道。

    “上万!”

    他又补充了一句。

    李乾循声望向前方,确认之后,急道:“大王,敌军势大,不如暂避其峰,退回乘氏,据城而守吧。”

    建议不错,守高地虽好,可惜本王喜欢野战。

    “区区万人,还不足以让本王后退!”

    刘擎目视前方,目中无人,目空一切。

    李乾除了感概,还有一些担忧,渤海王立于此处,身为乘氏的东家,加上依附渤海王的决定,渤海王欲一战,他自是不能后退。

    心中正忐忑间,后方传来阵阵马蹄声,回头一看,正是不打不相识的吕布引兵前来了。

    守城的时候,李乾觉得这吕布的兵马,不过尔尔,然现在悉数化为骑兵,却别有雄姿。

    吕布引马来到刘擎身旁,冲其行礼道:“主公。”

    “奉先,敌军逾万,可敢一战?”刘擎问。

    “一帮乌合之众,有何不敢,纵有十万,我吕布也不惧!”

    吕布嚷嚷着,身后数将上前,齐声道:“拜见主公!”

    “众将免礼,今日本王与你们一道杀敌,敢战否!”

    “战!战!战!”魏续侯成等人,连喝三声,其后有兵马四千有余,皆齐声回应。

    “战!战!战!”

    李乾颇受感染,燃起战意,心头犹疑,一扫而空。

    “乾誓与大王共生死!”

    “什么死不死,阴夔无名之辈,如此宵小,如何能让本王死战?随本王杀!”

    刘擎依旧秉持狂妄态度,李乾虽有意投效,不过决心不足,这样怪不得他,毕竟首次相见,刘擎也没有携带大军,不展示一番实力,自然无法令人信服。

    先前对战千人,虽称得上神勇,不过只要将军实力足够,基本能行,便是唤作典韦自己,也能击穿千人之阵,而且,帐下赵云、张辽、徐晃,任何一人,也都做的到。

    但万人之间的战斗,便不再光光仰仗武力了,而是需要排兵布阵,统筹经营,这才是为将者真正的实力。

    望着逐步靠近的敌军,待其进入冲锋领域之后,刘擎大手一扬,狠狠挥下。

    一紧马腹,金戈向前而去,一熘烟的窜出去,成了第一马。

    其后是吕布良骐,以及典韦的黑货,紧随其后,再往后,便是并州诸将,一边嚷嚷着,一边追赶。

    “快追,哪有主公跑前面的!”

    众将虽然知道渤海王厉害,但从未真正见识过渤海王冲锋陷阵,今日得以与主公并肩作战,他们都很兴奋。

    倒是另一边观战的阴夔,心中泛起滴咕,这个时候,即便再傻,也看出猫腻了。

    李氏部曲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骑兵!

    那么这支骑兵属于谁,答桉就呼之欲出了。

    定然是东郡徐荣的兵马。

    定是徐荣暗度陈仓之计,借着离狐对峙,而后奇袭乘氏县,进而进犯山阳郡,以逼迫袁遗回援,而袁遗一旦从前线撤兵,那么丁原便是孤掌难鸣。

    阴夔脑补出一出好戏,可惜对象弄错了。

    很快,双方交战在一起,千人战,万人战,其实实际上是差不多的,因为当武将足够强,在军中作战,以一敌百不落下风,即便落入重围,也不过数十人而已。

    所以千人与万人,很多时候仅仅是一个数字而已。

    很快,刘擎与吕布双双杀入敌阵,看似身陷重围,却游刃有余。

    刘擎挥槊奇快,入阵之时以敌军身体为胁,直接撞入敌阵,再挥槊杀敌,见三两人,便横扫收割,见单人,便迎面刺击,屡试不爽。

    而吕布手执方天画戟,动作大开大合,每一击几乎都抡过半圈,攻击范围之内,可不是简单一击致命,通常都是身首异处,肢体分离。

    此战,也是刘擎与吕布并肩第一战,仅仅是杀敌,刘擎就明显感觉到,吕布战力,绝对在他之上。

    虽然两人都是武力天花板的存在,但吕布各项特性,几乎都是与战斗相关的,而刘擎,则不是。

    刘擎与吕布各自杀出一道出口,刘擎这边是典韦填坑,而另一边,是吕布魏续侯成曹性能将填坑,众将填入缺口,协助攻击,进一步撕裂袁军步阵,如此,前排袁军,便会前后难顾。

    再之后,滚滚并州狼骑涌入,直接撞上不知进退的袁军前军,不似刘擎吕布这般精准的击杀艺术,和大军作战相比,两名天花板确实也有被掩盖锋芒,因为骑兵冲锋,是生生碾压过去,场面震撼而血腥,袁军宛如撞上了一道墙,生生被挤压、碾碎。

    再后面,是李氏部曲,他们之中,还有不少步军,杀入战场之后,剩给他们的不是敌军,不是伤兵,几乎就是一堆血肉和残肢。

    李乾看得一阵头皮发麻,这便是吕布军的真正实力,野蛮冲撞,碾成齑粉。

    不少部曲哪里见过这般场面,腹中翻滚不说,许多都是直接吐了出来,李乾也觉得十分不适,若非两翼依旧有袁军填补上来,进攻他们,李乾正想寻个地方催一催吐。

    “将士们,强敌已被大王所诛,这些杂鱼便交给我们了!呕~”

    因为喊的太大声,李乾一阵恶心,差点没把持住。

    此时前方,三位人型杀器终于将万人步阵杀出个对穿,此事再望向前方,阴夔所在的中军,已近在迟尺。

    刘擎与吕布相隔数丈,并肩而立,借以杀穿之际,聊以喘息,回一回气。

    “奉先,本王有一大胆想法。”

    “大王请说!”吕布恭敬道。

    这一战,让他对渤海王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虽然心中不承认渤海王比他还强,但能与他一齐杀出万人大阵,这番实力,已不弱于他,吕布所恃而傲者,无非一身本事,如今见主公实力不逊于他,心中自然刮目相看。

    系统:吕布忠诚度上升了10%,当前忠诚度80%。

    刘擎笑而不语,这份忠诚,来自敬畏。

    刘擎向后望了一眼,并州军正与之杀得难解难分,倒是典韦率领十余禁卫,以及吕布部将,脱战来到他们身后。

    “擒贼先擒王!”刘擎大槊一指,直指阴夔,接着道:“擒了他,便结束了!”

    “大王虎胆,这边战事尚未结束,阴夔身旁,可是还有一万大军。”吕布道。

    刘擎笑笑,冲典韦道:“典韦,奉先说阴夔那还有一万大军,能上吗?”

    “怕个鸟!冲!”典韦简洁明了的表达态度。

    刘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典韦但凡会想一下,刘擎都不会问他。

    吕布倒没有那般肯定,又无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那便,是陷入重围的并州骑兵,虽然杀穿出来,但袁军人数尚在,两翼包夹,战斗还是吃力的,如此状况,骑兵便不能抽身出来,扎入一个更大的包围圈之中。

    刘擎十分理解吕布顾虑,甚至欣赏如此,这种战时全局意识,也是一种能力,这便是统率力。

    阴夔那还有一万兵马是不假,可刘擎也不是只有十余骑啊!

    驻扎城北的兵马,在他花费击穿两阵的时间之后,也该到场了。

    刘擎信心十足,大槊前指,一语掷地:“擒拿阴夔,随我冲杀!”

    言罢,金戈再度奋蹄,黑货紧随其后,吕布滞留了数息,道:“魏越侯成,一左一右,回去指挥骑兵,其余人,随我追随渤海王擒阴夔!”

    言罢,也奋蹄直追。

    豁出去了!

    然而,一行二十余人,行至半道,便见东面有一彪人马杀出。

    “常山赵子龙来也!”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