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读书人李典,禁卫随我杀

    陈宫沉默两息,回道:“顺势而为,先取东平国,再取任城国。”

    “那济阴郡呢?”

    “济阴郡有丁原和袁遗在,未必那般容易,取济阴,不如先取东平任城两国,如此,与泰山郡又可互为犄角。”

    听上去很不错!

    刘擎默默瞥了郭嘉一眼,郭嘉心领神会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陈宫之谋。

    当务之急,是将山阳军各县接管,其中可能还有一些硬茬要应对,现在豪强豢养私兵已经十分普遍,大户之中甚至可能多达上千,若一县之中,几大势力联合一起,据守城市,无疑会造成更多问题。

    不过有陈宫从中疏通,加上昌邑凉氏的带路表率,拿下整个山阳军,也只是时间问题。

    翌日一早,刘擎正在屋中喝着稀粥,忽然收到一份军报,来自济阴吕布。

    吕布进攻乘氏县数日不下,特请求刘擎支援。

    军报中还说,乘氏县有李氏一族,乃是这一带最大的豪强,囤粮无数,佣兵数千,配合守军驻防城池,吕布攻了数次,都没有攻下这区区小城。

    “公台,你可李氏来历?”

    “回主公,李氏居于钜野一带,乃是当地第一大族,颇有势力,在乘氏县的,应该是其一支分支,李氏与袁氏走的并不近,可以拉拢。”

    李氏,难道是李典的家族?

    “公台,你可知李典?”

    陈宫明显一愣,回道:“回主公,未曾听闻过,据我所知,李氏当代家主,乃是李乾。”

    是了是了,李乾就是李典叔父。

    刘擎放下粥,对郭嘉道:“奉孝,我欲率子龙前往,你准备一下。”

    刘擎打定主意,早饭过后,便动身前去济阴郡境内,昌邑县到乘氏县,不过二十余里,骑兵当日就能到。

    白日时间逐渐变长,到了乘氏之后,天色竟然还亮着,吕布已经派人前来接应,引刘擎进入临时的营地。

    “末将拜见大王!”

    吕布引众将出营,行礼迎接刘擎,显得十分恭敬。

    没有位极一时,没有荣光加身,吕布的过往,依旧简单而纯粹,这样的吕布,刘擎也没有什么好提防的。

    “奉先免礼,诸将免礼!”

    吕布伸手一请,诸将分列两旁,引刘擎入营,吕布军虽在东郡有所扩充,但其核心班底依旧是并州军。

    粗犷,骁勇,不拘一格,这些异样不仅仅体现在吕布诸将身上,在岗的兵士,也是这般形象,头发后竖,炸裂开来,宛如披着狼毛,并州狼骑,很贴切的称呼。

    刘擎一路招呼,权当阅兵。

    到了帐中,诸将再给刘擎见过礼。

    “说说这乘氏,这几日攻城,有何心得?”

    吕布往后一转,看了眼魏越与侯成,侯成道:“回大王,并州兵马,不擅攻城,故而这几日攻城,斩获甚微,而伤亡,已近五百,若继续如此这般,恐怕徒增伤亡,故而向主公求援。”

    乘氏不拿下,东郡到山阳的通道,便不算真正打通,所以乘氏县,刘擎是志在必得的。

    李氏在此,或许就是缘分吧。

    正如侯成所言,并州兵马,并不擅长攻城,于是问来问去,一无所获,感情这几日,他们就是无脑莽了几次。

    翌日,刘擎一早带人前往城下,赵云直接上前喊话。

    “渤海王亲驾在此,请李乾家主上城说话!”

    城头一片寂静,只有插着的旗帜微微随风而摇。

    “渤海王亲驾在此,请李乾家主上城说话!”赵云又重复了一遍。

    这时,城头上回应了一句。

    “等着!”

    于是刘擎耐心的等了约两刻种,李氏家主李乾上城,露出半个身子。

    “草民李乾,见过渤海王,不知渤海王引兵来此,所为何故?”李乾有些装傻充愣的反问。

    他的身旁各立着一人,左侧是俊秀少年模样,是个翩翩公子,右边这位,神色严峻,目光犀利,即便隔着如此远,也能感受到。

    此人应为乘氏县令。

    “本王此来,自然是为了乘氏!”刘擎话锋一转,道:“袁氏胡作非为,自立朝廷,分封官员,本王前来,便是讨袁。”

    刘擎将目光转至李乾身旁的县官身上,“县君既是朝廷所封,难道不以为然吗?”

    那人见状,先是与李乾滴咕了几句,然后回道:“渤海王所言甚是,下官愿开城迎接大王,希望大王能止戈。”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刘擎许诺道,只要肯谈就行,总比打的好。

    双方并无仇怨,吕布不过听命行事,县令与李乾,也不过行自保之举。

    城门徐徐打开,县令的身影出现在门后,只不过李乾,却在门内并未露面。

    “下官田孟,请大王入城一叙。”

    刘擎眉头一挑,想不到对方会耍什么花招,于是回头招到:“奉先,虽我进城!”

    就这样,刘擎带着典韦、赵云,还有十数禁卫,再加上吕布,入了乘氏县城。

    他不怕田县令率什么花招,虽说自己只有十数人,几乎个个万人敌。

    敢问乘氏县中,有没有四万兵马?

    怕是算上全体居民,两万也够呛,所以——

    刘擎几人已经将县城包围了!

    出乎刘擎的意料,县令将几人引进了城,李乾再度成为主场,亲自接待几人,还将几人迎到李氏府中为客。

    这李府,果然比县府还要豪华上一些,门庭开阔气派,玄色大门之上,悬着“李氏”的鎏金府匾。

    “大王,请!”李乾三步一请,少年也跟着做同样的动作,到了李府,他分明变得精神了起来,好似进入了自己的主场。

    “家主,这位是……”刘擎问。

    “此为吾侄儿,李典李曼成!”

    “小李子仪表不俗,他日必是栋梁之材!”

    “惭愧惭愧,李氏粗陋,我是希望他多多读书,多学经义,莫要像我,只知打打杀杀。”李乾大剌剌的走着,言语之中,十分自谦,或者说,自我认识很到位。

    李氏只能算作一豪强,实力再强,也做不了官,当然官员为了方便治理,通常会与之为善,李乾的想法也很直率,直言希望李典读书,他日进入仕途,将李氏带到一个新高度。

    刘擎转念一想,或许可以从此事入手。

    “家主言之有理,读书改变命运!”刘擎道出一句至理名言。

    一行人入了一进又一进,刘擎已经忘记这李氏是几近的院落了,反正比他在邺城的临时王府宽敞多了,最终,一行人来到一处宽敞的会客堂,堂内列席入云,就算刘擎让禁卫都坐上去,都不能将客座坐满。

    当然,禁卫不会真的上前落座,能做的,也只有刘擎自己,典韦,赵云,吕布四人,处于安全考虑,刘擎并未让郭嘉同行。

    “可惜啊,某打算读书,却遭逢乱世。”李典老气横秋的叹了一句。

    “曼成可有老师?”刘擎问。

    李典摇了摇头,否认道:“叔父寻了些经典,自顾读着,堪堪识字而已。”

    “老师的话……”刘擎拖了个长音,最后道出一个名字,“我倒是与胡昭先生相熟,不然曼成随本王回冀州,本王替你介绍胡昭先生如何?”

    李典听了心头一颤,而李乾听了,精神为之一振!

    胡昭先生的大名,可真是如雷贯耳。

    “若得大王相助,真乃曼成之幸!”李乾激动道,生怕刘擎反悔,又道:“大王若肯施恩于李氏,李氏必定感佩大王恩德!”

    快了,快了!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过,这乘氏,却是不能再闭,本王已控制山阳郡,此乃粮草输送毕竟之地,县君与家主若是担心乘氏安危,本王可以派军驻扎!”刘擎开门见山表明意思。

    一来二去,田孟与李乾也清楚了。

    他们还是十分识相的,眼前之人,可是渤海王啊!

    几十万大军的外族,他都能只身击退,袁绍屡屡举兵,皆因为渤海王而遭遇失败,这些事情,都已经传得深入人心了,如今,这小小乘氏,岂能挡之?

    “大王心系天下,所到之处,海晏河清,乘氏能得大王庇护,实乃乘氏百姓之福!”县令田孟道。

    刘擎想了想,还是读书人会说话啊!

    吕布来了是兵匪,自己来了,是庇护者。

    为此,人在现场的吕布心情复杂,自己辛辛苦苦,竟真不如渤海王几句话,这来府中才多久,便兵不血刃将地拿下了。

    初步协议达成,再寒暄几句,李乾一边安排午宴,一边带人欣赏起李氏园子,如今春意正浓,园中绿红相间,十分美好。

    不过李乾却心不在焉,他在思考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

    乱世在前,李氏是否举族投靠渤海王呢?

    原先,他是考虑过袁氏的,毕竟四世三公,天下响应,然而进来,众多势力纷纷都投靠,想到此处,李乾心头又掠过一丝庆幸。

    幸好没上袁氏的车!

    午宴过后,吕布军进驻乘氏,未来一段时间,他都会驻扎于此。

    而刘擎打算离城,并直接带走李典,虽然李典此时没有投效,不过刘擎相信,等到了邺城,离他投效就不远了。

    李典不过是一个人,其实刘擎想要的,是乘氏李氏与钜野李氏,若得其襄助,对统治这片土地无疑是事半功倍的。

    就在刘擎以为一切顺利,准备出城时,赵云突然纵马而来。

    “启禀主公,城南出现袁军,有两万人!”赵云道。

    “两万?如此规模的敌军,为何没有提前发现?”

    呃,倒是望了,乘氏都刚刚拿下,在拿下之前,自然不存在继续前探的说法,而且这原本就是袁氏的大本营,两万兵马,恐怕是随便就能调集起来。

    “子龙,你出城,将驻于城北的兵马调至城南!奉先,你率军径直奔赴城南城墙,典韦,率禁卫随我出战!”刘擎打算露一手。

    “大王,李氏部曲,请求出战!”

    “好!今日你我便并肩作战!”刘擎笑笑,一跃上马,十几名禁卫也纷纷上马,朝着城南绝尘而去。

    城南外郊,是一片荒芜之地,杂草已长至半人高。

    一支兵马此时正驻足城外,悉数都是步卒,阴夔受命之后,拼命奔赴乘氏,为的就是提前将这座城池占住了,以断山阳之贼军。

    所谓贼军,便是指刘擎。

    望着紧闭的城门,阴夔知道此行为问题不小,乘氏,很可能被人捷足先登了。

    按照计划,阴夔取城确实是来得及的,然而在他之前,渤海王提前攻占了昌邑,所以可以尽快赶来,并鬼使神差的与县君与李乾达成共识。

    就在阴夔思绪翻飞之时,突然,紧闭的城门开启了。

    然后从中走出一道道人影,其中李乾与田孟,他认得,另外几人,他不认得。

    阴夔上前两步,道:“乾兄,大门紧闭,是何道理?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刘擎瞧见,李乾嘴角一撇,显然没有理会阴夔,十分冷澹的答道:“城中满课了,你快走吧!”

    刘擎听了想笑,这两人显然认识,一开口就打趣对方。

    “你说的客人,难道就是他们?”

    “不错!”李乾冷漠回答,劝退道:“你还是请回吧!”

    阴夔大老远来着,岂能无端退却,他眼睛眯着,以这遮挡太阳光,随后下令:“张达,你去会一会乘氏的客人!”

    “遵令!”一声大喝回应,“跟我来!”

    少顷,一支千人队伍脱离两万大军,直直的朝着南城门杀去,嘴里不时咆孝着听不懂的本地语。

    李乾见对面一言不合就冲了上来,当即一惊,道:“速速回城,关上城门,大王的兵马还未到呢!”

    这是,刘擎却横横手,将之拦住。

    “你将城门关了,奉先还怎么出来!”

    李强一愣,谁说要出来打啊?

    对方可是足足有两万兵马!

    就算你骑兵有优势,也弥补不上数量的不足。

    刘擎感慨一声,还是被人看轻了啊!

    “典韦,率领禁卫随我杀!”刘擎一声令下。

    李乾再度一怔,望着刘擎,什么?随你杀?你们才十几个人啊喂!

    就算对方出了一小部分,可也足足有千人啊。

    就在李乾打算劝说时,却见呼呼数道横风掠过,渤海王与护卫们,已经杀上阵去了。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