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五章 诛除黄巾第一人

    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儁,骑都尉曹操三人风尘仆仆,入城后在太守杨彪的带领下直接往荀氏府邸而去。

    皇甫嵩和朱儁两位老将沉默着,似有心事的走着路,而年轻的曹操一直追着杨彪询问城外之战的细节。

    他们三人合兵一处,率领两万多人马一路追击波才,因为后端战事焦灼,所以被波才主力走脱了。

    长社向西到阳翟的路上,一路都有掉队倒地的黄巾军,三人解决完后方黄巾后,也顾不上休息,便连夜赶路,毕竟阳翟告急,不能失守,否则等待他们的又是硬磕硬的攻城。

    特别是朱儁和曹操,本部已经没有多少人马,朱儁原本统兵两万,先前被波才击败,损失过半,带着一万人屯扎长社,经昨晚一战,又损失千余。

    而曹操这个骑都尉实际上只有三千步兵和一千骑兵,在经过波才几万人的奔逃冲刷下,战后只收拢了步兵约一千,骑兵六百,其中还包括带轻伤的,也可以说是损失大半。

    他们刻不容缓的追击到阳翟城下,可见到的景象顿时令他们摸不着头脑。

    波才军没了,距城一里的战场上,满地狼藉,尘土包裹着鲜血,污秽不堪,小小的战场上大概躺着三四千具黄巾军尸体。

    直到来到城门口,见到悬着的波才人头,三人才知道,波才所部黄巾,已经不存在的,同时三人又一起产生了同样的问题——

    谁干的?

    阳翟守军?那些临时招募未经整训的义兵不可能主动出城攻击悍勇的波才。

    朝廷的另一支援军?就更不可能了,雒阳军力已经捉襟见肘,曹操这四千兵马还是东拼西凑从各部抽调的。

    那么到底是这么回事呢?

    皇甫嵩和朱儁一直在沉思,或者只是在走路,而曹操在不厌其烦的问杨彪。

    “文先(杨彪的字),你倒是说个明白,是何模样的援军,从何处来的援军?”曹操面向杨彪,整个人横着,大步跟着几人前进。

    “孟德勿急于一时,人就在荀府,你见了便知。”

    “嗐!”曹操很失望,转过身子,踏着步子。

    一步是失望,一步是郁闷。

    失望于斩贼首功不翼而飞,郁闷于遭遇战斗损失惨重。

    走着走着,就到了荀府,荀俭已经立于门口迎接,今日荀府可真是蓬荜生辉,不但迎来了大败黄巾的刘擎将军,还意外之外的请到了朝廷新封的两位中郎将。

    “黄甫义真,朱公伟,二位到来,蓬荜生辉啊!”荀俭道。

    “伯慈客气了,荀氏八龙荀大龙之名,早就如雷贯耳了!”皇甫嵩笑着恭维道。

    朱儁寒士出身,不喜欢场面话,所以只是拱拱手。

    “这位是……”荀俭望着曹操问。

    “曹操曹孟德,现为骑都尉,此次正是他引兵前来支援长社。”

    “伯慈先生,破黄巾之人,可在府上?”曹操礼节性的笑笑,便开始问困惑自己已久的问题。

    “正是,里面请!”

    荀俭招呼着众人,来到会客厅,而此时刘擎已经入位,赵云、荀彧、郭嘉三人,位列其后排之座。

    见到来人,刘擎也领三人前去见礼。

    两拨人马撞见,都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对方。

    系统:主公注意,检测到霸主人物在场。

    系统的提醒,自然指的就是曹孟德。

    “莫非这位就是斩波才的将军?竟然如此年轻!”皇甫嵩看着刘擎,笑的十分高兴,灰白相间的胡须飞扬着,眼角还皱出一道道鱼尾纹。

    他的高兴很真,像发自真心的为大汉出了一位少年将才而高兴,也让刘擎觉得眼前的老将军格外和蔼可亲。

    “小生刘擎,见过皇甫将军,朱将军,曹将军。”

    对于两位年长的老将,刘擎还是十分佩服的,完全可以说他们就是汉末朝堂的柱石,不仅短短几月就平定席卷全国的黄巾之乱,皇甫嵩之后还戍边,讨伐羌人。

    对于曹孟德,刘擎前世也是十分佩服的,虽然他有许多有争议的地方,但他统一了中国北方,结束了北方战乱,征乌桓等历史功绩是无法抹除的。

    “自古英雄出少年,刘擎,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

    朱儁想了想,没有印象。

    两人都是在外做官,渤海王案风波平息后,也鲜有人去旧事重提。

    但曹操听到这个名字,眼睛却亮了起来,发兵支援前,虽然他没有参加廷议,但早朝上发生的事,他却都听说了。

    “莫非是斩杀彭脱的刘擎?渤海王后裔?”曹操道。

    曹操的话,顿时引起了皇甫嵩和朱儁的主意,一旁的荀俭和杨彪眼中也闪过一丝诧异。

    刘擎身后的郭嘉与荀彧,也默契的对视一眼——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孟德此话何意?彭脱被斩了?”皇甫嵩问道。

    “一路战斗至此,未及时与二位将军通报,操出发时,彭脱首级已送往雒阳,陈留太守张孟卓上奏,斩彭脱者乃是渤海王之子刘擎。”曹操说着那日朝堂的消息,目光一直停留在刘擎身上。

    “先斩彭脱,再诛波才,灭黄巾首功,非你莫属!”朱儁道。

    “诸位,诸位将军,请先入座再谈!”荀俭见几人站着说起话来,便催客入座。

    几人一起步入堂中,皇甫嵩资历最深,自然坐右边首席,而左边首席的位置,三人却愣住了。

    按官职的话,应该是朱儁坐,如今他和皇甫嵩是平级,只是资历稍差,可他迟疑了,朱儁一直觉得自己这一仗并没出多少力,而且损失又是最大的,很没脸。

    “朱将军请!”刘擎直接示意其入座。

    “阁下乃诛除黄巾第一人,又是汉室宗亲,还是你上坐吧!”说着,朱儁也不纠结,直接走向皇甫嵩邻座坐下。

    曹操察言观色,也径直往左侧次一席入座,将左侧首席让给了刘擎。

    “诸位将军抬爱,擎便不推辞了。”

    于是,刘擎坐上了第一席。

    而太守杨彪,堂堂本地一把手,却坐到了第五席去。

    荀俭一边安排人开席,一边引导话题,“诸位将军,今日可好好说说长社战况,与我们共庆。”

    朱儁率先开口,“长社之围,全赖孟德支援,若不时孟德那把火,我与义真要突围恐怕够呛。”

    曹操面露疑色,“什么火?营地之火,不是你们放的吗?”

    曹操话音刚落,皇甫嵩和朱儁一阵对视,最后将目光齐齐望向刘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