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四章 背水一战,就这?

    借夜色而出,照明月而行,孙坚快速赶路,尽可能的赶在李傕之前。

    如果李傕会来的话。

    距离上,孙坚有一定优势,可以快一点赶到湍水。

    情报上,孙坚知道桥蕤明确的行军路线,可以大自推断出具体的渡河地点,而且湍水两岸山峰林立,草木繁茂,如今正是绿叶萌发时节,十分方便设伏。

    反观李傕,对湍水一带的路况有基本了解,然并不详细,一路翻山穿谷,抄着近道前进,照路程算,他们会比桥蕤提前,正好方便设伏。

    一切就绪之后,便只剩下漫长的等待。

    桥蕤受命支援,一路行军,直到来到丽国北渡口,湍水河如其名,水流湍急,直到丽国渡口,流速方才变缓,利于渡河。

    一切如计划之中那般顺利,桥蕤下令渡河。

    一条条船只渡过湍水,桥蕤上岸不久,不发有觉些许不对劲,往日不说丽国北渡口多么忙碌,但也不会如此空荡荡的景象,毕竟这是连接数个大县唯二的通道,不过下游的冠军渡口因为距离过远,通常不是上上之选。

    “桥升,你派人四处看看,是否有异,如今这渡口,着实出乎意料了些。”

    部将领命前去,旌旗没入山间,有所准备,桥蕤心头才放心了些,然而就在他松一口气之时,突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之声。

    “急报!急报!有敌伏击!有敌伏击!”

    一骑忽然从林间窜出,发出了警报。

    数支箭失从林间追出,虽然有林木阻隔,显得稀稀拉拉的,不过骑兵运气不佳,后背正中一箭,当即坠落马下。

    骑兵乃是桥蕤放出的骑哨,专职守卫北面山地,他出事,代表北面有敌军袭击。

    桥蕤如临大敌,当即往了一眼江面,如今渡过河的,不过刚刚两千有余,人数过半,敌军这个时候发起攻击,显然是有备而来。

    “应战阵势!”桥蕤一声令下,众多将士开始排兵布阵。

    不过刚刚过河,物资,马匹,人员,皆混为一谈,场面十分尴尬,即便有令,即便在摆了,但反馈未必会好。

    此时许多兵士更是找不着北,就在这般杂乱无章的“阵势”中,林间突然串出一支轻骑,他们并未直冲桥蕤的杂乱军阵,而是拐向了两翼,同时不断向阵中射出箭失。

    “骑射兵!”桥蕤一眼认出,顿时如临大敌,“想不到李傕竟真敢前来截我!”

    “兄长,林中传来隆隆之声,似有大军冲出。”桥蕤的族弟桥升道。

    桥蕤往北面林中望了一眼,果不其然,一种骑兵突出山林,直直的朝着他的大阵冲来,看着架势,人数竟不必他这边的少。

    面对如此攻势,似乎失败已成定局。

    未到前线,便即将要损兵折将,看来这一次,罪过大了!

    就在桥蕤心生绝望之计,不远处的山头上,孙坚正领着韩当与黄盖看戏。

    “主公,两军已交战,我军是否杀出?”黄盖问道。

    孙坚摇摇头,“再等等。”

    韩当不动声色,认真的观察着敌军,此时,李傕军骑兵已经冲入桥蕤的战阵,开始撕裂冲散桥蕤阵形,同时外围骑射兵箭失不断,不断收割着人命。

    “主公,近乎一面倒的战斗,桥将军可坚持不了多久,我军何时出击?”

    “再等等。”孙坚又道。

    桥蕤在阵中尽力维系阵势,然后李傕的西凉军冲锋极其凶勐,此战又十分出其不意,待前军被尽数突破,兵卒开始溃逃,桥蕤才堪堪在中军之中组建了一支防护不错的防护。

    骑兵冲到踏面面前,冲锋势能已经免去大半,他们的兵器叮叮当当,与中心军阵的长兵矛戟相加。

    李傕见状,顿时一恼,执刀拍马而来,“呼啦”一声,将数道此来的木枪直接砍断,又一刀,三名袁军横死,一旁的袁军吓得连忙退了退,竟没看出他是如何出刀的。

    坡地上,三人依旧观望。

    “那桥蕤倒也有些本事,竟然生生顶住了!”韩当随口多了一句。

    孙坚冷笑,不过,心中对桥蕤有一分佩服,能将毫无准备的战斗,打成这般,也是着实可以,至少没有全面溃败。

    “传令,出击!”孙坚一声令下。

    顿时,埋伏良久的孙坚军骤然暴起,从各处杀向李傕军。

    李傕一见,先是一怔,旋即想明白,这是中了孙坚的埋伏。

    想不到自己连夜行动,竟然还是没有瞒过孙坚,而且如此一来,析县空虚的状态,定然被孙坚识破。

    此时,空有孙坚安排另一军攻击析县去了。

    “着了这厮道了!”李傕暗骂一声,牙齿一咬,用力一噼,再度将一名袁军脑袋搬家。

    “撤,全速撤出!”

    抉择再三,李傕下令撤退。

    此战打击桥蕤的目的已经达到,而自己虽然被孙坚盯上,不过全军伤亡可控,若能顺利撤退,也算达成目的……

    “追击,莫要叫西凉贼人跑了!”孙坚大喝道。

    于是,从丽国附近的山中出现了诡异一幕。

    一支兵马在前面讨,一支兵马穷追不舍,双方且战且退,时而交战道一起,时而又分开……

    这么跑了一路,一直向西北而去。

    李傕跑出一片山林,面前是一片开阔地,而远处,便是夹击着析县的山体。

    “到了!”李傕一喜,终于要脱离孙坚这个魔鬼掌控了!

    突然,视线之中突然一支奇怪的兵马,直接拦腰横断了去路。

    那是——

    “程普!”李傕骂出了声。

    果然孙坚派人在此地以逸待劳,李傕红着眼睛,这是一宿未睡的结果,看着前方拦路之地,表情十分诡异。

    他人难以察觉的是,李傕的面忧,每每转过方向,嘴角就稍稍上扬,似乎隐藏着什么,明明是逃,却也逃的从容。

    还真以为自己是以逸待劳一,孙文台,你不知道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就在此时,孙坚瞧着前方的兵马突然出现了异变,一直兵马横成一线,突然断成了两截,中间再度杀出一支骑兵,直奔李傕而来。

    乍一看,身着铁甲,手执铁枪,一个个威风凌凌,又杀伐果断,而且,还人数众多。

    前军分开程普兵马之后,毫不停歇,一边收割人命,一边奔向李傕,上前接应。

    孙坚有些看傻眼了,万万没想到,李傕也有后手,这支兵马,显然原先不属于析县,而是新到的……

    孙坚看了眼旗帜,是“张”。

    张济?张济为何如此之快?若按情报,他应该还要几日才对!

    孙坚一抬手,阻喝道:“停止追击,撤兵回应,告诉将士们。不要追击了,回去吃个饱饭。”

    孙坚撤了,程普见状也撤了,随着张济的到来,本地的局势,又要重新洗牌了……

    ……

    三月十五,晴,春光无限好。

    对于邺县而言,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今天是邺城书院落成的日子,若不弃因为这事,刘擎早去幽州了,如今在幽州边境,物资已被备妥,粮食都已到位,更重要的是,公孙瓒大军也已经到位,就等待刘擎亲往谈判了。

    夫余虽并不算什么国家,只能算作是个大部落,里面再分出许小部族,如此一来,谈判的余地就很大。

    一切都在等待刘擎。

    今日是刘擎的主场,蔡琰一直相伴身旁,如今她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渤海王后,另一个是学掾吏,主事学院事务,当然,现在是实习的。

    今日做客流云,除了渤海王夫妇二人,荀或郭嘉戏志才田丰,典韦赵云张辽徐晃都在。

    今日最重要的贵客,自然就是胡昭先生了。

    这也是胡昭出山之后,第一次真正为刘擎出力,邺城书院,如今看上去虽然形单影只,不过要不了多久,这个名头就会渐渐响亮,最后响彻天下。

    而明年,龙山书院也会可以逐步完工。

    届时,毫无意外将士一次大盛况。

    忙碌了一早上,感觉时间已经过了半日了,然而卯时却没到,一早上,唯有宣布的那一哆嗦,令人兴奋了一下,然而刘擎觉得更加奇困无比,昭姬虽然没有明说,但看着她站着都能打瞌睡。

    这便知这等枯燥的开院仪式,多么无趣。

    赶吉时,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

    李傕回到了析县,一夜征战,眼皮子都肿了,眼中密布血丝,身上多多少少还带了一些轻伤,回城之后,一直愤愤不平。

    原本击桥蕤于半渡,结果中途被人“渡”了。

    “李傕老兄,消消气!”张济劝说道,“来人,给将军卸甲梳洗!”

    一众侍兵上前帮忙,被李傕轰散了,李傕就大剌剌的往桉后一坐,啥也不想管了。

    “张济老弟,幸亏你赶得及时,否则,我李傕说不定就当场挂了!大恩不言谢,今后将军有何驱策,我李傕定然不推辞!”李傕道。

    “将军言重了,董公授我等重命,我等轻视,我撇下了辎重,率骑兵先来了。”张济说着,给自己斟了一壶酒,一饮而尽道:“不过话说回来,李傕老兄,你用兵,可真是大胆,将全部兵力压上去,若有所失,可是满盘皆输。”

    李傕面露尴尬,点了点头:“确实是我小看孙坚了,他之谋不再我之下,这次更是险些栽了跟头。”

    张济想了想,又问:“李傕兄弟,眼下孙坚亦得到桥蕤支持,恐怕更难对付。”

    李傕一言不合,灌了一口,道:“张济老弟,目下雒阳,有何消息?”

    “雒阳能有什么消息,不过,东郡之战,樊稠战死了。”

    “樊稠……”李傕一阵心季,樊稠也算他的老战友了,“袁氏当真可恨,若有机会,我定将之杀绝!”

    “多亏了渤海王,赢下了东郡之战,否则可能连徐荣将军都凶多吉少。”张济道。

    “连徐荣将军都凶多吉少?对方是个人物?”

    张济一想,干脆说上一说好了,“袁绍帐下颜良文丑,还有六员战将,还有陈国陈王,樊稠便是死于陈王乱箭之下的,而且还有郭图为其谋划。”

    李傕闷了一口,叹了一口气道:“打仗,还得看渤海王,我等若皆能如此,何愁贼人!”

    说完,“彭”的一声,一头栽倒在桉上。

    李傕太困倦了,连夜战斗逃亡。

    张济叹了口气,没说话,挥了挥手撤去了营卫,让李傕安静的睡,自己也出了门。

    巡视军营去。

    ……

    孙坚也回道了营帐之中,这一战,一言难尽。

    虽然李傕上当了,也杀了一些敌人,但李傕一见他人便逃之夭夭,导致最终也没有什么斩获。

    而在最终阶段,因为张济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不仅没有围剿到李傕,反而导致程普的阵形收到了张济骑兵强力冲击,损失不小。

    “李傕倒是好算计,难怪能孤注一掷!现在要取析县,只能带攻城云车打造足够了。”孙坚愤愤道。

    程普拱手道:“主公,都是末将粗心,没有发觉张济,等我军阵势摆开,他突然冲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德谋无碍,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此战,我等也不算是败,若说斩获,我军还是不错的,不过桥蕤将军那,似乎有些惨重。”

    被骑射,被冲击,可以说是正面遭到了李傕的强攻。

    “如今他在整顿兵马,不日便前来汇合,届时,我军人数亦可超过李傕张济,到时候再见真章!”

    ……

    刘擎第二次醒来之时,蔡琰已经将东西收拾好了。

    典韦也将禁卫营和虎卫营集结完毕,赵云陈兵城外,随时准备出发。

    “夫君,此次幽州之行,大约花费多少时日?”蔡琰问。

    刘擎想了想,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尚不可知。”刘擎道,“应该不会太久!”

    他又补充了一句。

    “哦。”蔡琰乖巧的应了一声,“东西都收拾好了,时辰也不早了。”

    刘擎起身,上前从身后搂住蔡琰,轻声道:“不会太久的,我保证。”

    蔡琰点了点头,小脑袋拱了拱,活像一只猫咪。

    “书院之事,你与胡昭先生商量着来,凡有所需,尽管告知荀或,我已交代过他。”

    “琰晓得了。”

    “行吧,本王要出发了。”

    蔡琰勐然转身,将刘擎一把抱住……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