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试探貂蝉,捕鱼大师

    东郡战事,暂告一段落。

    陈琳郭图,颜良文丑,相继回到汝阳,向袁绍复命。

    原本几人以为,此战损兵折将,粮草丢大半,堪称一败涂地,必定会被袁公重罚款,然而结果却大出几人意料,袁绍在听到渤海王参战的消息之后,竟然对处罚之事,只字未提,反倒令几人不安了。

    袁绍外宽内忌,历来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主,什么时候这般宽容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然而一段时间过去,袁绍依然没有追究的意思,反而在春耕开启之后,亲自把持起农耕事务来,一边鼓励垦荒,一边扩大耕种,在他亲自关注农事之后,原本不少因黄巾之乱弃耕撂荒的地,竟然还都被盘活了。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吃了败仗的颜良文丑心里依旧没底,直到三月中的一天,袁绍终于召见了他们。

    两人毕恭毕敬,给袁绍见礼。

    袁绍开门见山,笑道:“吴资去了一趟庐江,募集了不少新兵,现将两位将军的两营兵马扩为五营,要抓紧训练!”

    颜良与文丑一阵对视。

    “多谢主公!”两人有些惶恐的回复。

    袁绍似乎看出点什么,便再道:“运粮之败,非战之罪,二位将军莫要过于苛责自己!”

    颜良文丑面面相觑,难以置信的听着。

    哪知袁绍戛然而止,不再往下说了,便恭敬的见礼告退。

    南阳郡,析县外大营之中,李傕正在看着董卓的新命令。

    “董公又要派大军前来,打算一鼓作气拿下南阳?”李傕有些费解,为何董公突然下了这么大的魄力。

    李傕的左吏提醒道:“将军谋划良久,若再派大军前来,会不会坏了大计?”

    肯定会!李傕明白,等支援一到,再引诱孙坚可就难了。

    左吏放低了声音,“将军,骑哨探得,近来孙坚军中运了不少粮食,如今已经没有粮草问题了。”

    李傕眼睛一亮,这表明,孙坚更有把握了,也更容易冒火了。

    “好!命令前军,在宛城外抢掠一番,把动静搞大,我就不信孙坚不上钩!”李傕紧握拳头,不甘又期待。

    另一边,孙坚营中,得到粮草的众将可谓载歌载舞,往日骂袁术胆小鼠辈的话,也咽了下去,变成了一口一个“袁公英明”。

    不多时,便有哨探来报,宛县外各地出现董卓军劫掠百姓的消息。

    “这帮畜生!”程普骂道,“主公,宛县外各地出现状况,足以说明李傕主力已然东进,威胁宛县,此次良机难得,正是我军执行计划的时候。”

    “德谋所言,亦是我方才之设想,不如按照原先方桉,即刻行动!”

    黄盖祖茂等人皆嚷嚷着附和。

    “行动!行动!行动!”

    ……

    三月中旬,张辽已经回魏郡,董卓那边,依旧没有消息。

    这段时间,刘擎过的倒也清闲,有事没事便陪貂蝉接着奏乐接着舞,颇有点沉溺貂蝉温柔乡的意思。

    刘擎表示:我才不是简单的沉溺,我这是疯狂试探貂蝉的底线,给她作妖的机会。

    然而迎娶貂蝉,已经过去将近四个月,貂蝉一切如常,没有任何奇怪的表现,整得刘擎反倒自我怀疑起来。

    难道错怪王司徒了?

    难道这个时候的貂蝉,就是白纸一张,王允没有在其身上寄予任何政治诉求?

    刘擎依然不太相信。

    当然,刘擎现在也怀疑另一点,那就是貂蝉就是纯粹的联姻,王允并无其他念想,以刘擎渤海王并州牧的身份,在太原为官,自然能照拂到太原王氏,这反而是最接近的可能。

    刘擎望着貂蝉舞姿,陷入了沉思,直到鼓瑟沉寂,舞罢的貂蝉摇曳身姿,扑向刘擎怀中。

    “大王好似有心事?”貂蝉的悦耳清音在耳畔响起。

    刘擎一紧怀中人儿,冲其一笑,打哈哈湖弄道:“本王无忧无虑,能有什么心事,貂蝉跳的真好,真乃赏心悦目!”

    貂蝉笑面嫣然,回道:“大王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不知道能否与臣妾说说?”

    “也没什么事,就是担心公孙瓒,怕他把事办砸了,还有雒阳方面……”刘擎突然顿住,警觉的望着貂蝉。

    fo

    她终于主动关心起刘擎的事务来了!

    不过这话听上去,又只是一句关心,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

    “雒阳方面,举荐还未有结果,也不知搞个青州刺史,为何这般拖延,又不是要青州牧!”刘擎继续说完,还附带了一句牢骚。

    “大王如今已坐拥三州之地,实力强横,遭人忌惮,朝廷亦不例外,或许是朝中反对的声音,多了。”

    貂蝉解释着,刘擎听得还觉得十分在理,冲其笑道:“貂蝉懂的真多!不知道王司徒,是否会支持本王。”

    刘擎这句话,可以说直接冲塔了。

    看着貂蝉,貂蝉目光婉转,清静如常,回道:“义父曾言,冀州多战乱,并州多边患,若无渤海王,安能无斯难!义父出身太原,而大王恩泽并州,庇护太原,一定会支持大王的。”

    听上去没毛病,可惜王允的心,依旧在袁氏那里,立场坚定还是迂腐顽固,不好评价。

    渤海王的“快乐时光”结束之后,刘擎召集众幕僚议事,除了四幕僚外,恰好田丰从中山回来述职。

    田丰率先简单说明了如今中山郡粮市的事,袁甄合作之后,为此发生了河东之战,后面,刘擎便下令中止跨州运输粮食,袁甄的合作,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主公,类似甄氏一类,如今气焰也嚣张不起来了,只要封禁一日还在,他们便会一直一蹶不振。”田丰道。

    刘擎笑了笑,表示喜闻乐见。

    “元皓辛苦,若中山无甚大事,日后便留在邺城吧,方便统察三郡官员,中山事物,交由郡丞即可。”刘擎道。

    “喏!”田丰回道。

    “文若,春耕之事,可有困难?”

    荀或回道:“主公,唯一的问题,便是耕牛不足。”

    典型的步子大了扯着蛋的桉例,随着土地大量开发,曲辕犁生产或许还跟的上,但耕牛这个东西,只能一代一代生出来,跟人口似的。

    “回头我问问骞萦,从外族那订购一批。”

    “主公,还有一个好消息,张绣将军已经占据整个河套地区,那里果然如主公所言,水草丰盛,河网密布,堪称塞上江南。”

    那是!除了河套粮仓,以后还有东北大粮仓呢!

    刘擎转移话题,“说说幽州吧。”

    沮授道:“公台来书,称境内乌桓因为与刘虞的密切关系,几乎都同意,刘虞公孙瓒已经在边境集结两万大军,正打算正式进攻夫余。”

    “没有经过交涉吗?只要夫余宣布效忠大汉,接受改造,同样也能获得大汉各种先进技术。”刘擎问。

    幕僚们面面相觑,显然还没有掌握这么先进的“攻击”理念。

    刘擎叹了口气,“如果一定要去的话,本王倒不如早点启程。”

    刘擎打算近期就奔赴幽州,前往夫余,中原之事,按部就班即可。

    这时,张辽道:“主公,听徐太守所言,袁军骑兵,正在效彷我军,健硕战马,精良护甲,樊稠将军战死,说不定就是这类骑兵造成的,此外,陈王此次参战,已经离立场明,陈王帐下,有一支弩兵,约有四千人,战斗力十足,若非我军防护精良,恐怕此战要吃大亏。”

    弩兵是吧,刘擎想了想,我也有!

    光阴似箭,大约又过了五日,朝廷任免令终于来了,沮授即将走马上任。

    刘擎特意带着蔡琰前往沮授府宅道贺,不是以大王的名义,而是一如往日,沮授对其提携照料时那般。

    两人在府上用饭,喝了点酒。

    “沮叔,青州动乱未息,黄巾未清,北海孔融死于非命,你去之后,务必要小心从事,若有危险,尽快回魏郡,什么城池土地,不要怕丢了,它们永远都在,就算丢了,也可以抢回来!”刘擎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

    刘擎望了眼蔡琰,蔡琰当即命丫鬟取过一只木锦盒,递了上来。

    木盒打开,里面是一件枣红鹤氅,绣着云纹,做工十分精细。

    “此衣乃是昭姬所做,断断续续做了快一年了,算是昭姬的孝心。”

    刘擎是没心没肺,可以给沮授无尽的钱财,崇高的地位,但好似一直以来没什么用心的东西,直到蔡琰提议做衣服,刘擎肯定举双手赞成。

    沮授接过木盒,一时竟不知如何感激,只是觉得心头一酸。

    显然,蔡琰不是以王后的身份赠与的,而是作为刘擎结发妻子,对叔父的孝心。

    沮授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冲刘擎与蔡琰点头致意,算是简单的感激。

    “沮叔,明日你便离开,带儁乂去吧,身边没人,我不放心。”

    沮授点点头,去青州,确实需要帮助。

    因为青州乱局,确实刻不容缓。

    翌日,众人相送南门,盛情难却,沮授直接穿上了那身新衣,枣红色大方贵气,加上如今沮授赴任,显得意气风发。

    老伙计田丰瞅了又瞅,觉得沮授的衣服不简单,现在又不是过年,又没到换季时候,老东西为什么会有新衣裳穿。

    穿得这么骚包,明显在显摆。

    烈烈风中,城头旌旗作响,沮授立于当中,在其身后便是张郃与其大戟士的方阵。

    “沮叔,一路平安,要不了多久,本王亲自来青州看你!”刘擎笑道。

    “主公,诸位,就此别过!”沮授朝众人拱手,随后翻身上马,引马离去……

    ……

    “主公,军营没人!怕是已经撤回析县城中了。”祖茂朝孙坚汇报道。

    “没人?奇怪,连城外大营都放弃了,李傕在搞什么鬼!”

    程普道:“主公,说明李傕首尾不能相顾,为免节外生枝,便只好将营中之兵撤回析县了,我敢断定,析县防务,必然空虚。”

    黄盖:“那我们直接攻析县?”

    孙坚不语,望着舆图发呆,他在等,等韩当回来。

    “报——”

    “韩将军回来了!”

    孙坚当即一喜,亲自出帐迎接,一行人不明所以的跟上,知道韩当去执行任务,却不知是何任何,消失数日之后,韩当回来,风尘仆仆的。

    “义公,如何?”孙坚迫不及待问道。

    “主公,不可攻析县,李傕大军必定埋伏其中,末将前去宛县外围查看一圈之后,所谓‘大肆劫掠’,不过是小打小闹,少股骑兵在快速抄掠破坏,用以制造李傕大军处于宛城的假象。”

    孙坚一把牵过韩当的手,往营帐中走,两人径直来到舆图之前。

    韩当当即点了数点舆图:“这!骚扰的骑兵就在这一带,一整支兵马,区区百余骑,李傕必然是希望我们尽全力攻城的,可我们偏不。”

    “祖茂!你率骑兵五百,延此路前去宛县,一定要消灭那小股兵马,没有了鱼饵,看李傕还怎么钓鱼!”

    “哈哈哈!”众将大笑,“主公英明!”

    程普道:“主公,那这营帐,如何处置?”

    孙坚愣了愣,此地虽好,但距离析县还是太近了,很容易被袭击。

    “付之一炬!”孙坚道。

    熊熊大火燃起,甚至连析县城头都看的道,李傕看着远处的光火与浓烟,一拳狠狠砸在石墙上,蹭破了皮。

    “报——”

    “启禀将军,城外军营大火,是否派人前往救援?”

    李傕罢了罢手,“孙坚本可以此营为基础,进攻析县,既然烧了营地,便不会再打析县的主意了。”

    也就是说,第一回合钓鱼,失败了。

    不过李傕并不气馁,因为鱼饵却还在!

    “传令下去,速速清点两千精骑,鱼儿既然不肯上钩,本将军打算亲自去抓鱼!”

    “将军,你若离开,析县岂不危矣?”

    李傕十分自信道:“我说了,孙坚将营寨烧毁,便是识破了我的诱敌之计,他不会再攻析县了。”

    一种部将纷纷点头,夸赞李傕英明,好计谋!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李傕却并未却步,而是借着夜色掩护,一直骑兵径直出了析县,向北而去,绕道前往宛县。

    奔着李傕他的鱼饵去了。

    ……

    (求推荐票,月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