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二章 渤海王的新杀器——铁浮屠

    听得贾诩之言,董卓眉头深深皱起。

    还是要死么。

    “文和,真要如此否?胡轸若死,咱该如何对十万西凉将士交待?”

    贾诩正色不改,十分理智的分析道:“董公,若失信义于天下,董公所要面对的,恐怕不止十万之敌,臣想,渤海王火急火燎的提议,正是为了董公着想。”

    将胡轸正法,是为自己着想?董卓思来想去,良久过后,开口道:“那便麻烦文和了。”

    ……

    邺城新南门,此时城门墙体经过不断扩建,已向外眼神出百余米,若角度得当,一眼望之,可见邺城新城墙的未来面貌。

    这日,新南门旌旗招展,人声鼎沸,两列牛马粮车并行,沿着官道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尽头,引得不少进出城的路人驻足。

    “公明,你是首次来邺城吧!待会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我带你好好见识见识!”张辽骑在马上笑谈。

    “没想到冀州竟有如此雄伟的城墙,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徐晃仰头望着硕大的墙砖,已经上方的城楼,暗暗赞叹。

    “其实原来的邺县虽是冀州治所,不过也就是城区大了一些,城墙亦不算高耸,主要是腹地,没必要建那么高。”张辽解答道。

    “看,那是——主公来了!”徐晃惊道,“走,拜见主公去!”

    两骑奋蹄向前,奔向迎门而出的刘擎。

    刘擎正带着典韦,以及身后十数禁卫出迎张辽,见两人过来,朗声开口:“文远,公明,辛苦两位将军了,本王已在府中设宴,迎两位凯旋!”

    “多谢主公!”二将齐道。

    刘擎调转马头,二将紧随其后,一同入城。

    “文远,听说你八百骑兵破黄巾两万大军?壮哉!与我讲讲战斗过程。”

    张辽讪讪一笑,“主公说笑了,哪敢和主公十余骑破波才三万大军相比!”

    刘擎笑而不语,内心就呵呵了,波才是那轻弩之末的败军,和张辽正面击败的何曼何仪两军不同,这两军是以逸待劳等着张辽的,这一战,体现出了张辽军真正的硬实力,然而代价也大,近三成的折损,以寡敌众的硬仗,这也无法避免,能取得大胜,实属不易。

    “文远,此行着实艰辛,明日去新军营,你亲自挑选补充骑兵!另外,公明,明日去营中,看看本王给你兵!”

    徐晃一听,顿时乐了,跟渤海王也一年了,几乎是借调来,借调去,自己的属兵,不过原先百十名白波军,如今终于有自己的兵马了。

    “谢主公!”徐晃喜不自胜,大声道谢。

    “路上可见过子龙?”刘擎问。

    张辽徐晃对视一眼,摇了摇头,“主公,一直是高将军陪着我们,未见子龙。”

    “子龙应该径直去颍川了,此时,应该已经到了。”

    “主公,颍川有何变故?”

    说起颍川,刘擎就犯头疼,荀或举族面临威胁,近来状态一直不好,毕竟谁也不能像郭嘉那般洒脱,负俗之讥久了,变得没心没肺,戏志才现在更是了无牵挂,就算担心,也是替荀或担心。

    当然最最头疼的,还是荀采,原本心情不好的话,刘擎想着不能冷落她,搂着她睡,给她多一点温暖,但是,荀采一门心思想着要孩子,不想错过为数不多的侍寝机会,又但是,过于关心家人,状态不佳。

    冲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对刘擎说想想办法,救救荀氏,属实给刘擎整不会了。

    唉,女人最大的罪过,就是要的太多……

    刘擎一声叹息,回道:“没什么事,子龙应该能处置好。”

    下半日,府中开宴,将士们痛饮甚欢,刘擎喝的不多,还发现荀或没有参席,戏志才说,荀或去整囤粮食去了。

    倒也是,他既是冀州刺史,又主事农务,这么多的粮草,自然要他安排收纳。

    府中热闹非凡,府外更是人声鼎沸,许多人围在城墙外,吱吱喳喳说道个不停,如今邺城外,出入城门最多的,便是押送粮草的汝南民夫。

    大多数人不识字,不过,好几个榜前,都有个好心人在宣讲。

    “新城落成,烦参加建造的民夫,皆可分得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屋,而且,入户入籍者,还可以在冀州分到田地,养家湖口,不在话下,在冀州,只要勤动双手,便可衣食无忧,安居乐业!”

    “榜上说的一点没错,我替渤海王修了三年渠,去年就分了住处了,小是小了点,但也比以前漏风的强。”有人附和道。

    “还有俺,俺不仅分了房子,还娶婆娘,生了娃子呢!”

    “竟有这种好事,什么人都可以入籍吗?”

    “当然,老子以前可是黄巾,跟着渤海王,不用挨冻受饿,还能活得像个人!”有人臭屁的吹着牛,遂遭到大家的一致鄙夷。

    感情以前就是你们害我们冀州动荡不安的!

    一众汝南的民夫,听着众人谈话,暗自羡慕。

    孑然一身的人想着:如果我留下来,参与劳作,不久之后,是否也能分屋分田?

    或许,可能,会吧,毕竟,连黄巾军都可以。

    有人壮着胆子,问了一声:“那么,哪里可以劳作呢?”

    立即有人替他答了上来:“城中有募工处,随便找人一问遍知!”

    众多汝南民夫不由得面面相觑,其中一些,更是跃跃欲试。

    反正在哪劳作不是劳作,回到汝南,还是老样子,他们的田地,甚至房屋,都早就被豪强大族兼并完了。

    与其回去,还不如在这里一试呢!

    于是,有人带头,随后便趋之若鹜,一个个都回城去寻那募工处了,而且一传十,十传百,整支运粮队数万人,很快传了大半,这其中几乎半数以上都是失去田地,依附在豪强大族门下的仆役,其中甚至还有奴隶,听得这个消息,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黄昏时分,戏志才前来禀告,通过举榜,引导,募工处光一下午,便征得汝南民夫两千有余,而且戏志才推断,随着事件继续发酵,明后两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

    “志才妙计!战乱之世,没有人可以抵抗温饱田舍,百姓要的并不多,大汉广袤,偏偏没有他们的立锥之地,自本王治下,要改变这种现状!”

    渤海王的大志,戏志才自然是钦佩有加的,但这事做起来何其难也!

    不过见识到冀州的变化之后,戏志才也越来越相信,前景可瞻!

    “都是主公治下有方,若非邺城繁华至此,就算耍这些小计谋,也无甚作用,道听途说,终究是自己见识来得真切。”戏志才道。

    确实如此,那容本王小小的骄傲一下。

    “邺城最繁华的时候,永远在明日!传令下去,新募之人,悉数交给荀或,春季垦荒已经开始,耕地面积增加三成,今岁务必完成!”

    这一目标,仅仅是冀州的。并州生产结构复杂,至于幽州,扩张还未开始。

    “喏!臣下告退!”戏志才离开。

    刘擎一望天色,已经黑透,二月天,白日本就很短。

    “今夜是该宠幸……小蛮腰骞萦?”

    刘擎撇了撇嘴,朝骞萦院中行去。

    一路畅行无阻,刘擎径直来到寝屋,只听得屏风后有潺潺水声,侍女连忙通报。

    “大王,妾身正在沐浴,不能见礼。”屏风传来骞萦的声音,听上去还有些生硬。

    “本王也没洗,正好一起!”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两名侍女十分机灵,立即上前帮助刘擎宽衣解带,不多时,浴桶之中,就多了一个人。

    同桶共浴,还是骞萦的专属体验,至少蔡琰荀采貂蝉那里,还没有体验过,而骞萦这,已经不止一次了。

    “大王今日倒来得早。”

    “今日为文远接风,他们都喝得差不多了,不过,本王前来,可不是为了卿卿我我的。”刘擎嘴巴开瓢,言辞与动作截然不同,嘴上说着正事,双手已经开始攀峰。

    骞萦笑而不语:哦,原来是这样的正事!

    不过刘擎下一句话,还真是正儿八经的事。

    “你接手外族通商事务,已近两月,王族那边,可有动静?”

    “回大王,今年开始,骞曼可汗已经亲自主持政务,不过鲜卑不如中原,所谓政务不过是些王族事务,臣妾掌管通商之后,王族确实有所表示,不过所供物资,并没有突然增加,大王说的对,必须要让鲜卑明白,过度的依赖,百害而无一利。”

    刘擎倒有些意外,骞萦真能下的去手,正如她所说,她的决定,直接关系着鲜卑子民的存亡,这种时候,竟然能把持住,不让鲜卑陷的更深。

    实在不容易,动动手就能解决的眼前困难,她却能想得更远,足见骞萦远见卓识!

    不过即便如此,同化的大幕已经拉开,就不再以人力为转移了,之所以这般放心的将对外通商事务交给骞萦,纯粹是因为对她的信任,以及对她的智慧的信任。

    她深刻的理解,刘擎主张的通商,对鲜卑有着多么大的生存价值。

    授人以柄的事,刘擎也不是第一次了干了。

    “那你平日事务可多?会不会太累?”刘擎关心道。

    “沮叔派人协助臣妾办事,臣妾主要负监察之责,不累的,不过这段时间,草原上其它部族,有不少都给王族进了贡礼,不过臣妾弟弟倒会做人,悉数送给臣妾了,臣妾已将他们入了王府库中。”

    骞曼情商倒是不低,懂得贪多嚼不烂的道理,骞萦一口一个臣妾,倒是学得快。

    沐浴结束,刘擎也不宽衣,擦干身体之后,抱着骞萦一把窜入被窝之中,一阵寒颤过后,被窝开始升温。

    刘擎继续聊正事:“鲜卑通商之事,已水到渠成,无需多心,接下来,幽州亦要与外族建立通商关系,事务由幽州牧主导,你负监察之责,幽州外扩,乃是今岁战略重心,你身上的担子,可不轻。”

    说着,刘擎将“重担”压了上去。

    骞萦活动不开,微微颔首称是,默默的承担下来……

    ……

    翌日,刘擎离开府宅,带着典韦,与张辽徐晃会于城外军营。

    张辽的目的是补充兵马,长平一战,战死的,受伤的,军马,士兵,都要补充。

    张辽忙他自己的,刘擎带着徐晃来到其中一营,入营之后,徐晃顿时愣住了。

    面前一排战马,个头竟然都超过了他,要知道他身高可是近九尺,而且战马皆健硕无比,这种健硕,并非那些线条分明的肌肉,而是整个形体,臃肿而健硕。

    “主公,这是何马?竟如此高大?”

    “此马乃是鲜卑所贡,据说引自西域,虽不善短距冲锋,但耐力十足,而且负重奇高,一匹可拖动百石之车。”

    “用以运粮,将事半功倍!”徐晃立即意识到了它们的妙用。

    不过刘擎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使用,那也不会带徐晃来观摩了。

    刘擎拍了拍手掌,下令道:“配甲!”

    士兵们开始忙碌,抬来一件件零碎的铁甲,随后三两人合作,借助小型云梯,将之装备到马身上。

    刘擎与典韦不是第一次见了,还算澹定,徐晃则有点看傻了。

    这些铁甲……都是板甲!并非又铁片串联,而是铸造出来的,看着一件件往马上装,马儿们则温顺的纹丝不动,不多时,几匹真正的铁马,立于众人面前。

    铁甲棱角分明,前面还有锋利的突刺,这还没完,士兵们又用铁链,将战马一匹匹连接起来,铁链悬地,末端还拴着一根满是棘刺的粗壮铁棒,也就是两匹马之间,栓着一根铁棒,五匹马,栓了四根。

    徐晃顿时明白了它在战场上的妙用。

    此马向前,拖动铁棒,用突刺杀伤敌军,而战马以其近乎无敌的防护,冲锋陷阵将如入无人之境,什么箭失,刀砍,枪刺,皆不可能破开板甲。

    “主公,这骑兵,必将主宰战场,不管是步兵,还是骑兵,皆不可与之匹敌!”

    那是,不看看下了多少血本,光那一匹马的铁甲,就够给几十个人打造防具了,要不是现在铁矿自由了,刘擎也不会如此铺张的打造真正的重骑兵。

    “此骑兵名为铁浮屠,浮屠之下,众生平等!”刘擎望着已经组建完毕的第一排,眼中冒出一阵火热,于是下令演示。

    五匹铁马一字横开,相隔两丈,徐徐开动,铁链在地上划过,发出“啷啷”的声响,随着铁柱被拖动,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深刻的划痕。

    大地尚且如此,若是与血肉之躯碰撞在一起,岂不是立马被搅成碎肉。

    徐晃着实惊得说不出话来了,此时骑马的五人只是普通护甲,若是也换上重甲……

    “公明,如何?”看着徐晃表情,刘擎十分得意,自从见了这种马,他便有了这个想法,看到成品,十分满意。

    徐晃不知如何形容,喃喃了一句:“众生平等……”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