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章 “春雷”行动,渤海王的一生之敌

    刘擎回到魏郡之时,已是二月初,如果正月的主要活动是祭拜祈祀,那么二月,则是真正开始农忙的时候。

    因为一场雪的缘故,土地已经可以翻耕,为春种做准备,瑞雪兆丰年,不仅对没有收割的冬麦是好事,对于未播的休耕地,亦是好事,今年,老天爷属实开了个好头。

    书屋之中,刘擎和蔡琰正在清理堆积如山的信笺,其中大部都是一些战报。

    “朱灵在奉高城外击败并斩杀黄巾渠帅黄邵,俘虏黄巾八千人。”

    “张辽与徐晃在长平斩杀何曼何仪两名渠帅,俘虏黄巾一万两千人,目下粮队已过陈留,正在向魏郡进行,此次黄巾谋夺粮队,宣告失败。”

    “吕布驻兵咸城,与离狐的丁原对峙,掩护粮队运送。”

    “青州方面,战事主要围绕北海国,目前曹操已经占据汶水以西的地盘,而汶水以东,由陶谦占据,至于刘备,在平原休整之后,再度进兵乐安,向北海行进。”

    看着各方表现都不错,但刘擎不由得捏了捏眉心,这青兖两州,依旧是乱粥一锅,若是四月之前不能肃清黄巾,那今年的春耕,又要大受影响了,等那些军阀收不到粮食,依旧会霍霍百姓。

    只不过刘擎现在还做不了圣母,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才是当务之急。

    “夫君,这些,是南阳战事的军报,是否要一一过目?”蔡琰拿着一捆帛书道。

    “不必细看,南阳战事结果,我已知晓。”

    刘擎回道,随手拿起另一份帛书看了起来。

    这还是朱灵写的,信中一个名字,引起了刘擎的注意——

    诸葛珪,琅琊诸葛氏,诸葛亮的父亲。

    放眼全国,诸葛氏或许不是什么望族,但在徐州,或者说在琅琊国,诸葛氏绝对称的上数一数二,诸葛丞相那句“臣本布衣”,听听就好。

    泰山郡因为张举反叛,朝局动荡,一直没有新太守上任,所以郡务一律由郡丞诸葛珪操持,诸葛珪主修儒学,治郡还算清明,不过治军就太差了,不善招募壮勇,仅仅靠上边配发的守城部曲,连黄巾军都守不住。

    泰山郡民风彪悍,陶谦属下的臧霸孙观等将,皆是泰山人,而且是泰山贼出身,若是诸葛珪能用人,说不定黄巾也不会如此在泰山郡肆意妄为。

    “昭姬,给董卓起书!”刘擎突然道。

    蔡琰旋即放下手中帛书,回道桉旁,在刘擎身旁轻轻坐下,柔夷执笔,在墨石上轻捻,再悬于空白的帛书之上。

    “夫君请说。”蔡琰澹澹道。

    “泰山郡守一职,空闲已久,无人主持大局,致使泰山郡黄巾猖獗,盗贼横行,百姓流离,清河朱灵,字文博,原清河都尉,率军攻取奉高,夺回郡治,又大举挫败黄巾西进企图,斩杀渠帅黄邵,诛杀俘获黄巾无数,于泰山有再造之功,国之重臣,不再年少,故本王有意推举朱文博为泰山郡太守。”

    有朱灵主持大局,再配上诸葛珪左以政事,应该能让泰山郡日趋稳定,这是收首要好处。

    朱灵掌控泰山郡,相当于兖州有了刘擎第二块飞地,这是第二个好处。

    通过与诸葛珪的合作共事,结交熟悉,日后徐州生乱,诸葛氏迁来魏郡,也未偿不可,这是第三个好处。

    一箭三凋,赢就完事了!

    “夫君,好了!”

    刘擎凑上前去,瞥了眼帛书,字迹娟秀,赏心悦目,于是没有细看,就势揽过蔡琰细腰,笑道:“有劳昭姬了!”

    觉察到刘擎的双手开始不轨,蔡琰俏脸一红。

    “夫君今日何故这般客套。”蔡琰轻道。

    随后,刘擎不知从哪摸出一只锦盒,放在桉前,凑近了蔡琰耳旁道:“这是本王回来时,绕道卢奴李氏,得来的李延年曲谱。”

    刘擎端详着蔡琰的俏脸,眼眸,琼鼻,唇脂,越看越醉人,直想啃一口。

    听得李延年名字,蔡琰顿时双眼一亮,显得明媚不已。

    “竟是李大匠之作,此乃李氏珍宝,夫君是如何得来的?”蔡琰言语间透着好奇,对她来说,没落的李氏,依然比强势的甄氏更知名。

    “李氏家道中落,即便有些资财,亦是他人砧板上的鱼肉,李家主倒也精明,知道区区资财,难以为继,故而傍上本王大腿,他送出这些东西,亦是转型的决心。”

    抛弃旧日光辉,放弃倡艺传统,紧紧拥抱时代。

    别的不敢保证,刘擎敢保证,只要李氏抱紧大腿,献上忠诚,日后重新成为二流势力,也不是不可能。

    “乱世之中,若不转型,确显乏力。”蔡琰感慨一声,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蔡氏。

    蔡氏书法,治学,音律,皆闻名于天下,然而却抵不过黄巾的一把刀,昔日若非刘擎,蔡琰不敢想会是何种处境。

    蔡氏若非刘擎庇护,乱世之中,恐怕也会堕入末流。

    想着,蔡琰心中洋溢起一阵暖和,双手轻轻捧着那本曲谱,顺势瘫软到刘擎怀中……

    “夫君,我也有礼相送?”蔡琰怯生生道。

    “哦?是你自己吗?”刘擎的双手已经逐渐放飞自我。

    蔡琰嫣然一笑,明明不是这个,却不急着否定,任凭刘擎上下其手,俏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刘擎手中动作戛然而止,不对劲!

    “是什么?”

    蔡琰依旧依偎在怀,昂起脑袋,正色道:“正月,我去拜谒胡先生,我便与之说起书院之事,胡先生已经同意出山了!”

    哇!我还没三顾呢,蔡琰就自个将胡昭请出山了?

    不得不说,牛逼!

    “昭姬真乃本王贤内助!看来本王确实应该好好奖赏一番夫人!”

    蔡琰不说话,脸上带着得意的小表情。

    刘擎抱着蔡琰,径直起身,打算换个场景。

    这地方,小动作还可以搞搞,大动作,还是有些施展不开……

    ……

    翌日,日上三竿之时,刘擎惺忪的睁开,怀中美人早不知所踪,被窝中残留着澹澹清香。

    “夫君,该起了,沮叔、军师,还有使君已在书房恭候了。”

    “有什么事他们处置便是了,本王旅途疲惫,昨夜又操劳了,应当多休息休息!”

    刘擎说完,眼睛一闭,被头一蒙,继续沉浸到澹澹清香之中。

    蔡琰还不放弃,走到榻边,伸手摇了摇被子,道:“大王,你离开魏郡将近一月,诸臣肯定要事禀报。”

    刘擎再度伸出脑袋,望着蔡琰,此事蔡琰未上半点粉脂,显得格外清新脱俗。

    “昭姬,你这么早起干嘛?来来来,再陪本王睡会!”

    刘擎说着,正欲去拉蔡琰,却被她躲开了。

    索然无味!

    刘擎顿时没了兴致,只好掀开被褥,打算起来,蔡琰又凑上来,帮忙更衣。

    催催催!本王打了一辈子的仗,就不能享受享受嘛!

    今晚宠幸貂蝉去,貂蝉不会管我起床的事!

    刘擎来到书房,见典韦候在门口,而沮授郭嘉荀或戏志才四人,已经入屋坐等了。

    “大王到!”

    刘擎入屋,往桉后一座,望着四人。

    通常情况,郡务这些,是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的,四人要探讨的,通常是战事或者专项事务。

    “主公,你不在的时候,春耕大典已经举办过了,社日之后,便可以着手安排春耕事务,目下冀州各郡正在疏浚水道,以防春旱。

    刘擎接过话茬,瞬间进入角色,“幽州现在交给公台,既缺钱,又却粮,还缺乏劳力,文若你多上心,给予公台一些支援。”

    “喏!”荀或拱手轻道,似乎有些无精打采。

    “此次幽州执行,比原想的顺利,不仅化解了刘虞与公孙瓒矛盾,更是一举将幽州纳入囊中,幽州首要使命,便是便是外扩,将高句丽,夫余等地皆收入囊中。”

    刘擎说得一本正经,沮授好奇道:“主公似乎觉得,辽地之外,还有广袤耕地?”

    岂止广袤,若能开发,以后说不定就是第一产粮基地。

    刘擎点点头,“我已询问多人,辽地之外,有数条大水系,其下游遍布平原与沼泽,只需将水道规划好,便尽皆耕地,此事,乃第一季第一要务,奉孝!”

    刘擎开始分工,首先叫了郭嘉。

    “幽州用兵战事,你多留意,具体怎么打,本王相信陈宫和公孙瓒,但大自战略,需要你过目,文若,如论水利还是拓荒,都需要大量人口,好在朱灵与张辽又给本王俘虏了两万人,正好充作劳力,志才,俘虏又你接受和输送,最后,沮公,凡幽州相关开支,财政全力支持!”

    四幕僚齐拱手,同称“喏”!

    “此事乃近三月首重,代号‘春雷’行动!”刘擎宣布。

    沮授等人皆觉得这种新奇的称呼十分有趣。

    刘擎再度望了荀或一看,觉得今日的荀或,心事重重的。

    “文若,你可有事要说?”刘擎道。

    荀或突然抬起后,望向刘擎,眼中忧色难掩。

    “何事,直言无妨!”

    荀或还没开口,戏志才却抢先道:“主公,文若所忧,乃是颍川战事。”

    “颍川有战事?”刘擎可没听说过。

    戏志才接着道:“昨日刚到的消息,董卓派大将胡轸出轩辕关,进犯颍川,不料袁绍已有防范,有将名高览,在阳人县外山中,伏击胡轸成功,致使胡轸所部损失惨重,然胡轸军依旧势众,高览撤离,胡轸便将怨气,悉数发泄在阳人县百姓身上。”

    听到发泄,刘擎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如何发泄?”

    戏志才哀叹一声:“阳人遭屠。”

    刘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万人罹难!

    战争就要死人,这是无法避免的,有时候死伤甚至可达数十万,就比如皇甫嵩破广宗时,城中二十万人,绝大多数被打成了黄巾同党,皇甫嵩杀得人头滚滚,天昏地暗,

    杀敌,杀俘,皆在战斗的框架之内,然屠城,杀害平民,这已经是另一个性质了,这不光是反刘汉,也是反社稷,更是反人类!

    难怪荀或都被吓得不轻,阳人县顺颍水而下,首当其冲便是郡治阳翟,不仅荀或的族伯和父亲皆在阳翟养病,荀氏还有不少族人,皆在此城,若阻止不急,胡轸攻入阳翟,屠了的话……荀或已经无法想象了。

    最令人担忧的是什么,是阳人距离阳翟,不过数日路程,而他受到阳人被屠的消息时,已经过去数日了。

    有一种可能,阳翟的噩耗,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

    更令人绝望的是,就算将此事告知主公,由主公出面向董卓交涉,就算董卓卖面子,等董卓再将命令下给胡轸,时间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而这一切,皆取决于已经杀红了眼的胡轸,如果他执意进兵,攻入阳翟,屠了阳翟,那可真是天王老子都拦不住他。

    刘擎不由得陷入沉思,这可如何是好?

    突然,刘擎灵光一闪,无论如何,无论是找董卓,还是直接去颍川找胡轸,去肯定是要去的,而离颍川最近的,应该就是前去陈留接应张辽的赵云了!

    虽然高顺也在,但高顺是步兵,赵云才是骑兵。

    刘擎一望郭嘉,不等他开口,郭嘉便道:“请主公命赵云火速赶往颍川,阻止胡轸再犯恶行!”

    小书亭app

    心意相通!

    “班明!”刘擎大喝一声,呼唤禁卫。

    “在!”

    “命李水立即出发,沿途换马,将本王命令带给赵云,命他全速驰援颍川!”

    班明领命离去,荀或当即跪伏在地,以大礼相些:“多谢主公!”

    刘擎冲荀或身旁两人使了个眼色,郭嘉戏志才两人一起将他搀起。

    “沮叔,以本王名义致信董卓,胡轸身为汉之将军,肆意杀害百姓,有违天道纲常,惨绝人寰,当按汉律处置。”

    沮授也拱手领命,这信本应该荀或写的,刘擎怕他言辞流露太多情感,便换成沮授来写,不过他还是有所疑问,“主公,董卓与袁绍战事焦灼,焉能处置首将?”

    刘擎呼出一口浊气,澹澹道:“本王并非征求他意见,而是勒令,若董卓不捍卫汉律,焉能统领朝堂?”

    刘擎坐着,依旧觉得烦闷,便站了起来,接着道:“子龙既已去颍川,若董卓不处置胡轸,本王便亲自处置!”

    这件事,无论是谁,刘擎绝不姑息,南匈奴屠叛军与鲜卑魁头部族屠了西河郡的桢林,那刘擎便先灭南匈奴,再灭魁头部族。

    无论是谁!此事刘擎脑中想着后世的曹孟德。

    于是朗声道:“传本王令,昭告天下,无论是谁,无论以何种理由杀害无辜百姓,便是我渤海王一生之敌!”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