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九章 甄氏的路走窄了

    这个李霄果然会来事,这两份礼,明显分量不轻,可见李霄是打算压重注在渤海王身上了。

    不过想上本王的车,两份礼物,似乎又显得寒碜了。

    “好礼!本王这便笑纳了!”刘擎人畜无害的笑着,开玩笑道:“不过李家主,本王有四位后妃,你送两份礼,可着实令本王难办啊!”

    李霄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脸上没有丝毫尬色,这表现,倒让刘擎觉得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个李霄,已有大商人风范了。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敢问大王,另外两位王妃,有何喜好?”李霄大方的问。

    刘擎一想,荀采爱好太广泛了,君子六艺,都有涉猎。

    不过六艺中的“驭”,不是驭马,而是驭本王。

    至于骞萦,倒是好说,她喜欢剑。

    不过刘擎哪能真要啊,不过是一句戏言。

    “李家主见笑,方才不过本王戏言,购粮之事,且放宽心!”刘擎笑道。

    李霄也没有矫情,再次表达感激,“多谢大王!”

    告别李氏,次日,刘擎便离开卢奴,前往母极。

    另一边,母极甄氏府宅中,两男一女围在床榻之前,神色似有忧虑,床榻之上躺卧着一人,看着并不年长,面容却十分憔悴。

    “父亲,既已告病还家,当静心休养,存粮之事,不如一如过往,由母亲操持。”

    甄俨在旁劝说,他在曲梁任职,得知父亲病重,便告假回家探望,在他左侧身旁的,是弟弟甄尧,年岁尚小,右侧身旁的,是妹妹甄荣,恰是十四芳龄,其余三位姐姐,皆已早嫁。

    不说主母张氏还好,一说他,甄逸就生气,如今甄氏的处境,皆是因为她目光短浅所致!

    呢甄氏原本是最大的粮食供应商,原本借着价格暴涨之际,借机出货,可以大赚一笔,结果?张氏却反向操作,反而从市场高价收购粮食,屯得满满的,结果现在呢,粮价崩了。

    “父亲,你也别怪母亲了,母亲也是为了家族考虑,这段时间的粮价,颇为诡异,吃亏的,也并非只有我甄氏一家。”

    “但甄氏确实吃亏最大的一家!”甄逸立即应了一声,语气中的生气不言而喻,“妇人之见就是妇人之见,她还是好好照顾宓儿吧,族中事务,以后我亲自处置!”

    甄俨不知如何劝说,索性沉默,父亲回母极半月来,名为养病,病却没有养好,身体状况反而越来越差。

    “父亲息怒,保重身体!”一旁的甄荣轻道了声。

    “还是荣儿乖,不像你们,只会气我!”甄逸冲女儿露出一个笑容,甄俨一阵无语……

    “荣儿,我与袁太傅交好,月前他轰然崩逝,留下一子,尚未婚配,我欲将你许配给他,甄氏与袁氏,携手应对眼前困局。”

    甄荣听得父亲要用她联姻,娇俏的脸上露出一丝茫然,父亲这是通知她,而不是询问她意见,嫁给谁,何时嫁,全凭父亲做主,几个姐姐,便是这般的。

    “听凭父亲吩咐。”甄荣澹澹回了声。

    “父亲,妹妹才十四,明年及笄,何须急于一时。”甄俨道。

    “你懂什么!你……”甄逸刚欲责骂,却突然收住了嘴,转而仰头一叹。

    家族的压力,小崽子哪里知道,自己的病,也只有自己清楚,可惜自己三十出头,儿女都这么年轻,若他不安排妥当,以后谁来安排?张氏吗?

    甄逸语气一转,突然语重心长起来,“俨儿,豫儿早夭,尧儿尚小,你母亲毕竟女流之辈,甄氏的担子,迟早落到你的头上,眼前的困境,我会想办法走出来!”

    甄俨想了想,还是开口道:“父亲,我在魏郡当差,也听到些风声,冀州刺史荀或,乃是渤海王幕僚,而中山郡守田丰,亦是渤海王幕僚,眼下的冀州,已为渤海王马首是瞻,甄氏眼前困局,是否可以请渤海王施以援手?”

    甄逸认真想了想,甄俨所言,他也知道一些,可是甄氏与渤海王历来没有瓜葛,然而他在汝南任官,与袁氏却颇有交情,再加上天下士族,皆以袁氏为首,他甄氏,自然也不例外。

    “俨儿所言虽有几分道理,但我甄氏与渤海王,无半点交集,目下粮价日崩,甄氏恐怕没有多少时日能撑了,未有袁氏,能消化的掉如此多的库存,我意已决,只要将荣儿许给袁仲达,日后甄氏粮食,皆供给袁氏,如此方为,长久之计。”

    “可中山距离汝南,相去甚远,若有朝一日,渤海王与袁氏交恶,甄氏这买卖,还如何维系?”

    甄俨提出一个问题,令甄逸陷入沉思,如今袁氏主要与董卓和刘表争斗,而且明眼人不难看出,渤海王有进取兖州之心,如此,和袁氏也迟早会交恶,届时,母极甄氏的处境,可就微妙了。

    毕竟整个安平郡的诛灭豪强之战,闹得整个冀州满城风雨,博陵崔氏,如此望族,也举族逃往河南,日后甄氏,也很容易落得如此下场。

    甄逸犹疑之际,甄俨连忙道:“父亲,听闻渤海王喜好女色,蔡氏,荀氏,皆以女许之,即便是董卓,也为其张罗赐婚。”他转向甄荣,接着道:“妹妹容貌姣好,父亲何不投其所好,将妹妹许给渤海王?甄氏若得渤海王庇护,岂不是高枕无忧?”

    甄俨话音刚落,甄逸就骂了一声:“湖涂!渤海王如此对待各郡士族豪强的,你也看到了!”

    甄俨一时语塞,若从表面看,这两年,冀州的士族豪强,都过得不是很好,先有黄巾,再有黑山,好不容易平静了,渤海王又开始大规模整治,其中不少就是针对士族豪强的。

    甄俨作为曲梁县长,自然亲自做过不少基础工作,所以知之甚多,虽然表面上,士族豪杰皆受到了不少限制和管束,但如今已经不是刚开始的时候了,事实证明,接受郡府统一管制之后,各家各族所得利益,不仅弥补了黄巾动乱的损失,其得利甚至超过了黄巾动乱之前。

    就拿他所治曲梁来说,原先各家各自为政,一遇旱情,便大大减产,而夏秋之际,因上游水量过大,曲梁却又经常洪涝不断。

    曲梁之曲,便是河道纵横曲折之意,旱时旱死,涝时涝死。

    而去岁大肆兴修水利之后,水道通畅,既能蓄水,泄洪也快,加上大规模垦荒和充足的劳力,去岁秋收,曲梁在受到旱情影响的情况下,秋收依然增产了三成。

    然而靠这些说服父亲,有点难,何况父现在一心只想着结交袁氏,亲未必听的进去,再者,结交袁氏,甄俨并不反对。

    第二日,甄俨便打探到一个消息。

    渤海王刘擎现身卢奴,大举收购粮食,充作军粮,价格四百钱,比市价高了一百多钱,并且,渤海王已经离开卢奴,往母极来了。

    大张旗鼓的收购粮食,又往母极来了,渤海王用意,无疑是明牌了。

    甄俨连忙将消息告诉父亲,或许昨日想说的,加上今日的消息,父亲应该能听的进去。

    然而就在甄俨准备好好劝说父亲的时候,家中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袁绍长史——陈琳。

    虽然不知陈琳来意,但甄俨也能揣摩一二,多半就是父亲所言姻亲之事。

    要么无人问津,要么,袁氏与渤海王,都来了。

    罢了罢了,一切听凭父亲大人做主吧!

    ……

    刘擎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母极了,上一次,便是前去安熹县时,途径的此地。

    田丰初到,便有人接头,将母极近况悉数介绍给田丰听,包括甄逸的病情没有好转,嫡子甄俨从魏郡回母极照看,还有最新消息,陈琳前几日到访过甄氏。

    “元皓,你这眼线,布得不错!”

    “主公见笑了,没能将眼线安插进甄氏,惭愧!不过主公,陈琳先一步来访,主公的粮食,恐怕被人捷足先登了,要不要臣先去探探口风?”

    “一方郡守探口风?区区甄氏,配这排场吗?”刘擎冷道,听到陈琳的消息,他有些不高兴。

    袁氏的手,又伸到冀州来了?

    还伸到我的未来老婆家里?

    记得袁绍在渤海吃瘪后,又来中山郡又吃瘪了一次,估计当初,就是袁隗和甄逸一起商量的结果吧。

    “自然不配,甚至都不需要主公出面。”田丰道。

    “既然来了,还是亲自去一趟吧。”

    到达母极的余下时间,刘擎走访不少市场,如今母极的供粮,确实大大的供过于求,三百钱不到的价格,可能上一次出现,还是光武中兴的时期吧。

    “元皓,若全天下皆是这个粮价,会如何?”

    “自然是海内生平,百姓安居乐意的盛世!”

    “如此盛世,正式吾辈中人砥砺奋进之目标!”刘擎由衷的叹了一声。

    一统天下?那只不过是个水到渠成的步骤。

    “主公英明!”

    跟在身后的田丰与郭嘉同时说道。

    田丰已命人送去拜帖,次日,刘擎带人亲往甄氏府宅。

    甄逸勉强起身,全程由家仆搀扶着,在其身旁是甄俨和甄尧,至于甄氏主母张氏,没有露面,女卷也不能上台面。

    刘擎自然是首次见甄俨,即便他是魏郡的官,倒是田丰,显然认得甄俨。

    甄逸见礼过后,甄俨也自我介绍。

    “下官曲梁县长甄俨,见过渤海王,见过田府君。”

    “甄县君不必多礼,既为汉臣,当属同僚。”刘擎笑道。

    就座之后,田丰开门见山,对甄逸道:“渤海王来本郡之意,相比甄家主已有所耳闻了,大王为国戍边,耗资甚巨,如今朝廷争乱不朽,已无粮草调配,故渤海王不得已亲自征购,母极产粮,首重甄氏,故望甄家主能出让一些,大王愿以超市价百钱的价格收购。”

    甄逸故意吱吱唔唔了几声,然后一声叹息。

    甄俨当即道:“家父重兵,言辞含湖,还望大王与夫君恕罪,家父之意是,甄氏粮食,已与袁氏签立购买协议,不过渤海王为大汉戍边,功勋卓着,甄逸愿无偿出五万石粮食,献于大王!”

    开门见山,表明立场,同时还康慨出手,避免得罪,可以说甄氏行事,十分干净利落了。

    五万石粮食,也不是小数目。

    “哦?竟有此事?”田丰明知故问,“不知袁氏出价几何?”

    “抱歉,此乃机要信息。”甄俨虽然年岁尚小,但面对老成的田丰,以及上位者刘擎,却没有丝毫胆怯,就差说出恕难从命了。

    “果真没有回旋余地了?”田丰一问。

    甄俨心头一震,他可是想有回旋余地的,可陈琳与父亲见过面之后,直接将事情敲定了下来,并且父亲也同意用五万石粮食来打发渤海王,免得被渤海王记恨,毕竟甄俨还要在冀州做官,而魏郡更是在渤海王眼皮子地下。

    “契约已立,自不可毁,实在抱歉!”

    刘擎不动声色的望了眼甄逸,见其起色确实很差,不像是装病的。

    田丰还想再说,刘擎却拦先开口:“既如此,便算本王叨扰了!”

    说完,刘擎便起身离开,田丰与郭嘉对视一眼,不发一言,紧随其后。

    甄逸连忙唤甄俨道:“快去送送渤海王!”

    甄俨叹了口气,这般结局,似乎预料到了一般,但他只好硬着头皮上去送行。

    刘擎回到驿站,莫名来气,气得不是袁绍手长,而是甄氏如此果决,按理,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来的目的的。

    一方不过是派了个长史前来,而刘擎呢,王驾亲至,甄氏却没有留任何余地。

    毫无疑问,甄氏这是选择站队了。

    “主公,甄俨此人,虽无大智,不过亦算可造之材,甄氏如此抉择,怕是已与袁氏结盟,这个甄俨,可要清除出魏郡?”

    “嘁!本王有这么小气吗?”刘擎嗤之以鼻,转口道:“甄氏既然选择往死胡同里走,本王也没办法,天下从袁氏者,投袁氏者,不计其数,本能岂能气得过来!平常心对待就好!”

    “元皓,你也太小看主公胸怀了,区区甄俨,主公不仅容的下甄俨,就算加上两位妹妹,主公也容得下!”

    奉孝,你很懂本王哦?

    “典韦,将你大戟给奉孝背上,绕驿三圈,你亲自监督!”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