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七章 辽来辽去,张辽败何曼何仪

    张辽一声暴喝,伴随长槊横扫,率先突破黄巾军的步兵阵。

    然而刚一突破步阵,便有四名黄巾骑兵手持长枪迎面刺来,方位不同,避无可避,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想一击击溃张辽,就算无法破开张辽防御,也可以借助巨大的冲击,将张辽撞飞出去。

    然而他们的算盘打空了。

    面对四道攻击,张辽神色如常,转而双手持槊,在头顶舞过数圈,加速到极致,而后前倾,数丈宽的槊花如同一面巨大的无形之盾,挡在张辽面前。

    “铿铿铿铿!”

    四声锐响过后,四道枪刺被悉数击飞出去,其中一人,更是被连人带枪扫落马下。

    不等黄巾骑兵惊叫声传出,张辽的第二圈舞击紧随其至,几乎同时削掉了三名骑兵的脑袋,方才那名摔落马下的,反倒逃过一劫。

    “黄巾骑兵,不堪一击!”

    张辽大喝一声,飙出一句鄙夷之语,身后数名骑兵也一跃而上,与黄巾骑兵战到一起,口中纷纷学着张辽之言。

    “不堪一击!不堪一击!”

    很快,张辽骑兵与黄巾骑兵彻底交错在一起,如同两道洪流相撞。

    然而一交战便可知晓,两道洪流,一道是铁流,一道是木流。

    黄巾骑兵看着气势不错,然而无论是战马与兵士的强壮程度,还是护具的精良优劣,亦或是统兵有道,众骑齐心,张辽军都甩开黄巾军一大截。

    惊心设计的骑兵护具,可以有效防止正面的尖刺冲击,而反之,黄巾军五花八门的护甲,在与普通人对战中,或许尚有优势,但面对张辽的铁枪突刺,只能说一刺一个准。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张辽就像一把铁楔子,噼开了步军战阵,又紧接着噼开了骑兵冲阵,所到之处黄巾骑兵接二连三的倒下,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张辽军继续朝着中军大旗冲去,何仪何曼两人望着势如破竹的张辽军,终于坐不住了。

    破军袭来,已是时间问题,而且不会太久。

    “曼兄,怎么办?连我们的骑兵都拦不住他们!”

    何曼神情凝重,张辽军的实力,着实大大超出了他的预估。

    “渤海王铁骑,果然名不虚传,看来要得到粮草,我们需要付出不少代价,下令左右两翼,夹击骑兵,前军开进,敌军兵少,先占了粮草!”何曼面对紧张局势,一一下令,随后对何仪道:“仪兄,我看渤海王军是直接冲帅旗而来的,你带帅旗退至后军,我在此指挥!”

    “这怎么行,曼兄,还是你退至后军吧!”何仪道。

    何曼一愣,转而道:“也罢!一起退后吧!”

    张辽正杀得肝胆激昂,忽见敌中军有变,是大旗想逃,显然他的骑兵所展示的战力,已经让黄巾将领忌惮了。

    正在张辽打算进一步追击之时,一旁骑兵突然道:“张将军,黄巾前军已朝粮队杀去了!”

    张辽心道不好,一鼓作气,算是击溃了敌军两阵,虽然这个黄巾将领,也有几把刷子,不仅谋略足,多线指挥也依然有条不紊。

    “敌将阴险,粮队不容有失,将士们,护粮队,杀回去!”

    张辽下令,同时战马一顿,灵活转身,长槊带走几名黄巾骑兵,方才一改方向,身后骑兵也紧紧相连,斜绕一弯,便朝着前军方向杀去。

    黄巾军将张辽军裹在其中,何曼并不断吩咐周身兵马杀向张辽,使得战阵原来越拥挤,冲杀起来,自然是越来越困难。

    张辽很快认识到这一问题,然而就在何曼何仪以为张辽无计可施之计,张辽却又将战力提升了一个层次,阻挠之敌如遭重击,没多一会,何曼何仪两人就收到了张辽军重新突破骑兵的消息。

    只不过这一次,是反方向,向前军突破的。

    “敌将到底何许人也,难不成是常山赵子龙?”

    何曼有些怀疑人生了,本源想着张辽突破步军战阵,就力竭围剿之了,可没想到,张辽军连续突破了步军阵和骑兵阵,紧接着,更是马不停蹄杀了个回马枪,将骑兵又突刺了一轮。

    原本那千余骑兵精锐,两轮下来,折损过半,实在难堪。

    “曼兄,不会是渤海王自己领吧!”何仪更加离谱的猜道,差点令何曼跟着冒出一阵冷汗。

    “不会不会,渤海王亲自出战,岂能没有王旗?”

    “许是在两队那里!”何仪脑补道。

    这时,黄巾突然有哨兵前来,上报道:“将军,刘辟与周仓已自东面发起进攻!”

    何曼一拍手,大叫一声:“好!传令前军,全速行进!给本帅弄清楚,到底是哪位将军带的兵马!”

    “报——”又一军报送来。

    “报告渠帅,敌军骑兵已杀回前军,前军损兵折将,损失惨重,孙统领问是否回师迎战?”

    “什么!”何曼拳头紧拽,难以置信,突破了骑兵,竟然又杀回了前军,而前军全速进兵,恰恰将背后暴露给对方骑兵,能不任人宰割么!

    何仪连忙道:“曼兄,渤海王骑兵已连续战了四阵,此时应该叫前军反戈一击,与中军夹击!”

    何仪的意见,颇有不信邪的味道,偏偏此时的何曼,也想一看究竟。

    “好!你我既能达成共识,便命前军反戈一击,停止进兵,反制骑兵!”

    很快,何仪何曼的军令传至前军,原本埋头行进的前军突然转身,开始与张辽军作战。

    原本顺风顺水杀得不亦乐乎的张辽,突然遭到了反击,望着迎面戳来的长枪,却感觉一阵兴奋。

    这说明自己的逆向奔袭成功了,黄巾军直接杀向粮队的兵马,也被迫转向。

    张辽随意挥槊,卸去已攻至面前的攻击,心头一喜,又一个念头浮上心头——

    既然黄巾军反戈了,不如自己再来一个回马枪,再度杀向中军,执行最初的斩首行动,只有将对方指挥破坏了,这能有把握击溃这数万人的军队,否则,无休止的战斗终究会拖累死自己。

    说干就干。

    张辽扭转马头,战马一声嘶鸣,再度迎向中军,张辽顺着捋了捋鬃毛,道:“好搭档,再杀两轮,就差不多了!”

    几轮下来,张辽虽然招架了大部分攻击,但战场上刀枪无眼,战马还是多处负上了轻伤,担丝毫不影响它继续奋蹄。

    数轮攻击下来,张辽军约损失了两百人,但所造成的杀伤,绝对在十倍以上,骑兵们依旧默契如常,张辽转身,他们击杀身前之敌后,也立即转身,纷纷杀回中军。

    很快,何曼何仪再度接到了令人绝望的消息。

    “又杀过来了!完全挡不住?”何仪嗔目而道,满是不可思议。

    “真是狡猾!既然他愿意玩,不如就陪他玩玩,再命前军全速奔袭粮队!”何曼不信邪道。

    你转身我也转身!我还有数万人,看谁玩的过谁!

    “对!再度转身,牵着他的牛鼻子!将他拖累致死!”何仪附和道。

    于是军力又传到了前军,前军再度转向,向着两队奔去,二者距离,已经只差几里了。

    何曼何仪笑着,以为自己占据了主动,如此一来,敌军顾及前军,自然又会回援,那么一来二去,岂不是胜券在握!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战场之势,变化莫测。

    “报——”

    “报告两位渠帅,敌军骑兵并未回头,而是继续杀向这里来了!”

    “什么!”

    何曼何意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从对方眼中,皆看到一丝恐惧。

    战场上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是敌军不按套路出牌。

    此时的张辽几近杀红了眼,甚至多次抛开了防御,选择用身上护甲硬伤,为的就是追求更快的突击速度,将【陷阵突袭】的特性几乎发挥到极致,而无论他冲的多块,身后骑兵都紧紧跟着,丝毫没有掉队。

    黄巾军的小把戏,哪里能逃得过他的眼睛,趁着这波攻势,张辽一鼓作气冲进了中军大阵。

    此时的张辽,浑身浴血,宛如从血池中捞出来的一般,就连一张脸,也都快被污血覆盖了,乍一看宛如恶鬼,十分骇人,而身后的一种骑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血汗淋漓,嗔目咧嘴,战意凛然。

    “快退!保护渠帅快……”

    “噗呲”一声,槊锋自其后甲刺入,前甲刺出,当场贯穿,中护军当场身死,就连一句命令,也没有下完。

    何曼何仪快速后退,然而这一次,已经迟了。

    铁甲洪流冲刷而过,将一切冲得七零八落,中军溃散,帅旗崩折,黄巾军的核心,终于崩溃,即便黄巾军还有数万兵马,但他们已然不知为谁而战,为何而战,靠近战圈的,则当场投降,而外围的,在各自统领带领下,开始逃遁,以后的一方树林,一方山头,便是他们的归宿。

    失败的恐惧以张辽为中心,海浪般的扩散开来,张辽手执长槊,别与身后,手臂都在微微发颤,显然刚从高强度的战斗中戛然停止,还没有适应。

    一身浴血甲袍,无力的垂落,每一末端,都在滴着血。

    与张辽差不多形象的,还有身后八百。

    战马与骑士不时喷吐出白气,寒意再度袭来,将他们的沸腾战意渐渐冷却,在立于这数万黄巾军中,他们宛如无敌战神,没有任何人,敢正视。

    ……

    主公麾下张辽军击杀了【何曼】。

    收益:统率+0.63,当前统率,67.07。

    主公麾下张辽军击杀了【何仪】。

    收益:基础武力已达极值,不再获得加成。

    恭喜主公麾下张辽以弱胜强,张辽获得永久统率+1,张辽当前统率93。

    收益:受张辽统率提升影响,统率+0.01,当前统率67.08。

    一系列的提醒令刘擎惊坐而起,同坐马车的郭嘉吓了一跳。

    “主公,怎么了?”

    “本王预感,文远已与黄巾遭遇!”

    “主公勿虑,粮队由文远押送,必然万无一失。”

    那时,对于张辽的能耐,刘擎还是相信的,一系列提醒,张辽击杀两名黄巾将领,而且结束战斗,以弱胜强。

    也不知道,张辽损失如何,而黄巾是否只有这一支。

    前几日朱灵灭了黄邵,刘擎就开始隐隐不安。

    这些黄巾将领,蛰伏日久,进来频频出现,他们手下无不有过万的从属,这次黄巾暴动的背后,青徐兖豫四州黄巾联动,人数可能超过十万。

    十万,刘擎还是担心的,因为有时候,人力有时尽。

    “子龙!”刘擎冲车外嚷道。

    “主公,云在!”

    “你轻装简行,沿途补给,全速赶往兖州,襄助文远!”刘擎下令。

    不管能不能赶到,赶了再说。

    “喏!”赵云领命。

    另一边,传来典韦的声音,“主公,要不我也去?”

    “你负责主公防卫,不得擅离职守!”不等刘擎开口,郭嘉直接否定了典韦的提议。

    典韦也明白,他只是随便说说,过过嘴瘾。

    郭嘉又对刘擎道:“主公,田元皓已回中山,是否绕道前往?”

    刘擎想了想,赵云派出去了,自己也没事,便去一趟吧。

    “去吧!”

    刘擎话音刚落,车外又传来典韦的声音,“主公,南阳急报。”

    郭嘉伸手取过,直接打开。

    “主公,马腾韩遂部出武关,已占丹水,李傕部已经占重镇析县,如今两军欲合兵攻占丽国县,袁术节节败退啊。”

    “信中可有孙坚消息?”

    郭嘉摇头,“没有,主公,孙坚有何特殊之处?”

    刘擎没有剧透,随意湖弄过去,“袁术帐下,也就孙坚久经战阵,他的发挥,恐怕能左右战局。”

    “南阳南部,邓县、山都,筑阳,皆已落入刘表之手,从局势上看,刘表与董卓,似有沿沔水汇合之意,若两军相汇,袁术恐怕守不住南阳了。

    南阳作为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大郡,也难怪三家豁出去抢夺,哪怕有一丝机会,刘擎也打算插一脚,可惜没有半丝机会。

    至于这三家,刘擎倒希望南阳回到荆州刘表手中,相对而言,三人之中,刘表对百姓还算宽仁吧,主要还是因为荆州实在丰饶,刘表完全不用盯着南阳收刮,但袁术就一样了,他只有南阳。

    甚至伴随着节节败退,袁术会采用坚壁清野的策略,将南阳便成不毛之地。

    而若是被马腾韩遂的凉州军和李傕的西凉军所得,恐怕会直接被洗劫成不毛之地。

    “奉孝,本王虽无法染指南阳,不过本王希望南阳为宗亲所有,此战,可有令刘表胜出之法?”

    郭嘉思虑数息,“主公真要南阳回归刘表手中?”

    “刘表多少算汉室宗亲,荆州子民,亦算刘氏子民,这数位宗亲之中,刘焉刘表刘虞,算有担当之辈,南阳回到刘表手中,是最好的结果。”

    郭嘉旋即一笑,信誓旦旦道:“主公放心,嘉以为南阳必为刘表所得!”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