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三章 护颍川斩首波才

    波才竟然杀过来了!

    无论怎么看,刘擎都是一个好欺负的对象,年纪小,皮肤白,甲胄也不是那种全幅武装的类型。

    擒贼先擒王,对双方都是一致的,波才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没有丝毫犹豫,和他一起出击的,是近五十名真正的精锐,自起兵开始,便一直跟在波才身边,历经一场场血战,他们忠诚、无畏,更重要的是,他们善战!

    五十多名对十多名,波才携必胜之势冲向刘擎。

    “不好!主公!”赵云一声嘶吼,将侧方一名骑兵砸飞出去,撞倒另一名骑兵,他抛下了眼前的敌人,勒马径直朝着主公奔去。

    “禁卫,迎敌!”

    刘擎不敢托大,高举长剑,对着迎面刺来的长矛快速斩出两剑,长矛是木杆的,在赤霄宝剑面前,犹如草杆一般被削成三截,刘擎快速的挥出第三剑,在双方战马交会后,黄巾头颅滚落。

    波才瞅准机会,趁着空档顿时袭向刘擎,不料却被一名禁卫阻挡,他恼羞成怒,和禁卫战在一起,大刀虎虎生风,斩得禁卫应接不暇,双方交战仅四五回合,禁卫就被波才一刀斩落马下,生死不明。

    “草,老子的禁卫!”

    刘擎一阵心疼,顿时恼了,这些禁卫自广平就一直跟随在身旁,虽然谈不上情同手足,但感情肯定是有的,而且他们接受禁卫征兆,对自己是绝对忠诚的存在,这是一种奇特的羁绊,信任,默契,守护。

    刘擎【战斗意识】激发,二话不说,当即挥剑斩向波才,波才一击格挡开,立即反击,猛的朝着刘擎砍出三五刀,刘擎险险的招架,将波才的攻势尽数抵消。

    波才顿了顿,看着自己的大刀,竟然崩出了一排缺口,目光随即落在刘擎的赤霄宝剑之上,闪过一丝贪婪。

    如此好剑,无人不垂涎。

    波才举着崩了缺口的长刀,又是对着刘擎一阵猛砍,波才似乎也不擅长武艺,但蛮力极强,而刘擎恰恰也是这个类型的,刘擎的武力加成,也主要体现在力量和战斗意识之上,招式并无进步。

    于是两人要么一攻一防,要么一防一攻,战斗姿态不停转换,神奇的是,短时间激战几十个回合,除了两人双臂都因为大力震得发麻外,并没有受伤。

    真正诠释了什么叫五五开。

    刘擎唯一的优势就是,波才的重刀快削成铁棍了。

    波才的优势是,攻势依然保持的不错,这便是耐力高于刘擎的优势直观体现。

    两人再度对击一合,双双分开。

    刘擎握着宝剑的手微微颤抖,虎口感觉也被震裂了,但没有痛觉。

    “来将可留姓名!”波才打的有点上头,能和他打成这样,不应该是无名之辈。

    刘擎先是呵呵一笑,大声道:“说出吾名,吓汝一跳!”

    “吾乃长社纵火者是也!”

    波才一听,瞋目裂眦,长社大营火灾的始作俑者,竟然就是眼前之人,当即暴走,拍马再度杀来。

    这时,赵云已到!

    “贼将看枪!”

    波才下意识的一躲,竟然避开了直戳脑门的一枪,赵云就势一挑,波才后仰身子,再度避开。

    波才见攻击刘擎不成,当即嗔道:“小儿竟然偷袭,我便先收拾了你!再斩那小子!”

    说完调转马头,杀向赵云,赵云却突然勒住马缰,战马前蹄高抬,定在原地,而赵云借着高势,一枪刺向波才。

    波才挥刀格挡,铿的一声,两兵相击,波才以为自己能挡开,可实际上,长枪不过微微偏斜了一点,依然狠狠的捅入他的胸膛。

    赵云没有丝毫停顿,将长枪收回,一击打在他的肩头,骨裂之声传来,波才被狠狠的砸落马下。

    刘擎看着躺地的波才,捂着胸口的血窟窿,试图阻止里面血液涌出。

    “子龙,好身手!”刘擎当即夸赞一声,内心却腹诽道,子龙你这样可不太好,去排位一定会被喷。

    刘擎当即下马,看着眼中依然不甘的波才,一言未发,长剑斩下,波才脑袋滚落。

    “子龙,借枪一用。”刘擎道。

    赵云回旋枪头,将枪柄一端递给刘擎,“主公请。”

    刘擎接过长枪,寻了个角度,挑起波才头颅,斜举向上,大喊道:“波才已死,降者不杀!”

    老场面经典回放。

    刘擎手下禁卫骑兵齐声把话喊——

    “波才已死,降者不杀!”

    “波才已死,降者不杀!”

    对付黄巾,这也算故技重施了,关键是,有用!且屡试不爽!

    黄巾军闻讯,早就没有战心的步卒放心的停下了逃命的脚步,丢下兵器,原地等候发落,骑兵中还有几个顽固的狂热分子,听闻渠帅被杀后战意决绝,准备殒命一搏,当然也很快被扑杀。

    刘擎再度举枪上马,调转马头,朝着阳翟城悠悠而行。

    战阵中的齐喝在阳翟城外回荡,城头上的人毫无疑问都听到了。

    波才已死,降者不杀?

    他们还没从对刘擎勇气的震撼中惊醒过来,如今又传来了胜利的喜悦?脑子一时回不过神来。

    看这刘擎挑着波才的脑袋,缓步走到城下,杨彪才回过神来。

    “速速开门!混账东西!谁让你们关门的!”杨彪在城头后冲着下方大骂道,随后,便招呼众人道:“我等该当下去迎接将军!”

    城门守卫再度手忙脚乱的抬起门栓,心里直犯嘀咕,“刚刚不知道是谁喊着速速关城门的”。

    城门拉开之时,刘擎驱马前进,见杨彪带着一众士族人等作出迎礼道,“恭喜将军凯旋!”

    刘擎下马,将手中长枪塞给守卫,“将波才头颅悬于东门,示众一日。”

    守卫微微颤颤的接过,忍不住往上瞥了一眼,见波才怒目圆瞪,死不瞑目,顿时打了寒颤。

    刘擎上前还礼,“太守与诸位不必客气,诛杀黄巾贼乃刘某份内之事。”

    份内之事,刘擎一言就再一次点明了自己汉室宗亲的身份。

    “将军神勇,恭喜将军立功,彪即刻上书雒阳,为将军表功!”杨彪道。

    “父亲,刘天柱所为,恰如《答苏武书》中所言之‘义勇冠三军’,将军能来颍川,真是颍川百姓之幸!”少年杨修也及时的对刘擎夸赞了一番,同时小小的掉了一下书袋,又同时给颍川诸士族提了个醒。

    是谁,护住了颍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