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四章 战斗中的成长,边郡的开拓

    青州各处的黄巾军,大举向西?

    这就令人费解了。

    “仲德,依你看,此事可有什么猫腻?”曹操催问一旁正在思考的程昱。

    程昱轻捋着胡须,微闭双目,数息之后,陡然睁开。

    “定是汝南有大事发生!”

    汝南?曹操忽然想到,半月前汝南袁氏的变故,以及刘辩身死。

    “难道黄巾要趁着袁氏虚弱,大举进攻汝南?”

    程昱却摇了摇头,回道:“主公,黄巾缺少补给,极少大范围转移,能他们如此一致行动,极有可能是——粮草!”

    程昱所言,合情合理,黄巾通常入蝗灾一般,席卷一个地方,再换一个地方,很少出现大规模转移,而唯一能驱使他们的,也只有粮食了。

    那么发生在汝南地区,黄巾的目标,多半就是如今风雨飘摇之中的袁氏了。

    “粮草。”曹操喃喃的一声。

    目下军中最缺的,就是粮草啊。

    “文则!”曹操当即呼唤于禁,“你率本部兵马,立即向西,看看黄巾是否能缴得粮草,若有……”

    曹操目光眯起,嘴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

    “你便夺之!”

    “喏!”于禁领命而去。

    ……

    奉高城外,朱灵接应到新的一批粮草,正欲返还城中,突然,山道之后绕出数千黄巾,拦住去路。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黄巾首领大剌剌的上前宣告。

    朱灵听得这话,竟觉得十分熟悉,不是老掉牙的‘此路是我开’,而是黄巾首领的话中,有乡音!

    “你明明是清河人士,何时来这里开路栽树的?”朱灵笑着回应,面对黄巾,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嘲弄起了首领。

    首领一听,对方竟然一言道破他的来历,他确实出身清河,当初冀州战乱纷纷,他是逃到兖州来的,因为无法谋生,只好投身黄巾,又因体格不错,有几分力气,便成了方头统领。

    “关你屁事,留下粮草,就放你们离开!”

    朱灵有些恼怒,这段时间被这群家伙折腾的很烦,很多时候,黄巾都不敢抢军队的东西,除非遇上护卫力量差的两队,但近来,黄巾军突然暴躁了许多,几乎每一趟粮队,都会遇到不下三次黄巾军。

    朱灵按捺住自己的恼怒念头,心中念叨:上苍有好生之德,主公有仁义之年,还是先走程序吧。

    “念你们是为一口吃的,情有可原,若放下兵器投降,日后做个顺民,本将军可既往不咎,还可推送你们前去冀州,在那,不仅耕者有田,即便不耕田,只要卖力劳作,也能养家湖口!”朱灵宣告道。

    “笑话,本统领抢着吃,也能养家湖口,给我抢!”

    言罢,黄巾首领长矛一指,众多黄巾军一拥而上。

    朱灵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拍马杀了上去,首当其冲的几人,被其一枪两枪刺中,皆为要害。

    “降则生,拒则死!”朱灵霸气一喝。

    “莫听他的,我们人多势众!”熟悉的乡音再度响起,带给朱灵却不是亲切而是烦躁,只见他长枪一抬,战马陡然加速,直冲首领而去。

    首领见状,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同时不忘将手中长矛重重噼开,意图将朱灵的攻击拒之身外。

    “铿”然一声,朱灵一枪点在首领的长矛木柄之上,“卡察”一声,首领长矛应声而断,而枪势未减,直戳首领面门。

    朱灵长枪一抖,枪势向下偏了偏,直接贯穿首领脖颈要害。

    铁枪收回之事,首领顿时血流如注,轰然倒地,面对周遭之地,朱灵颇有睥睨之姿宣告:“贼首已诛,还不速降!”

    黄巾们本就是乌合之众,带头之人死于非命,当即跪地求饶,请朱将军饶命收留。

    朱灵一见,嘴角一扬,颇为自得。

    心中想着:主公当年,便是如此风采!

    而现在,主公已经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了,什么时候才能追上主公的步伐啊!

    “起身,去后面推粮车去,出力多的,便有饭吃!”朱灵大声道。

    黄巾们纷纷起身,吵吵嚷嚷的乱成一团,朱灵眉头一皱,突然,山道后突然传来一阵动静,朱灵顿时警觉:听上去,像是——

    骑兵的马蹄声!

    这里怎么会有骑兵出没?

    不多时,来者现出身形,为首一人,头裹黄巾,络腮胡须,身扛大刀,身后,竟然还跟着扛起的旗兵,旗子上书一个“黄”字,下方还有一排小字。

    黄天当立!

    这些骑兵,乍一看,便有七八百,而其身后的步兵,更是黑压压一片,光是展露出来的,便有两千人之多。

    这是一支正宗的黄巾军,和那些只是绑根黄布条,四处流窜的黄巾流民有着质的差别。

    他们的存在,可不是打家劫舍的,而是进攻豪强庄园、乡里,甚至县城。

    与流民的本质是无助的百姓不同,他们是真正的凶恶之徒。

    “闲杂人等速速推开,众将士,准备迎敌!”朱灵如临大敌,当即下令。

    五百骑兵逆着人群上前,列阵于前,将黄巾降兵与两队护在身后,两队还有数百护卫,只是二者兵力加起来,和黄巾军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吾乃黄巾渠帅黄邵,若是识相,留下粮草,免遭屠戮!”

    黄邵知道自己并不是为了这些粮草而来的,而是为了更多的粮草,不过既然好运遇上了,他不介意顺手收拾掉。

    黄邵!渠帅!

    朱灵听得这个名字,当下觉得糟糕,他并非惧怕此人,而是大军尚在城中,凭他这五百骑兵,恐怕很难彻底击败十数倍于己的敌人。

    已经,他们不是主公的禁卫啊。

    即便侥幸突围,那粮草尽皆被夺,那他回到奉高,也会因粮草断绝,出现新的问题。

    怎么办?朱灵一时心急如焚。

    “一战,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可若想全身而退,似乎也不太可能了……”

    就在朱灵安排阵线之时,黄巾率先发难,骑兵们呼号冲上前来,其神色之间,杀气毕现,显然,这支黄巾沾染了不少鲜血,已经杀红了眼。

    “将士们,迎战!”

    朱灵一声令下,骑兵们勐蹿而出,完全不在意对方人多势众。

    单论战斗力,朱灵有着绝对信心,自己的骑兵和战马,配的是精良的甲,吃的是精粮,就连作战用的武器,军中也有专人保养,保证锐利。

    刚一交手,朱灵骑兵就开始展现实力,枪起枪落,不少黄巾骑兵当即落马不少。

    朱灵与黄邵战到一起,长枪对长枪,叮叮当当来回数次,虽然每一击,朱灵都占据上风,但黄邵的力量很大,不容小觑。

    朱灵暗暗心惊:黄巾军中,竟依然有如此能力的将领,凭他这身本事,去哪不能讨个差事,为何要落草为寇造反的,难道真的为了那句“黄天当立”吗?

    朱灵当然不信,“黄天当立”始作俑者的女儿,都快追随主公了。

    “小子,倒有几分本事!不如投降本帅如何?”

    闻所未闻,朱灵竟然被黄巾劝降了,他莫名一恼,手中攻势更甚,一枪噼向黄邵面门。

    黄邵一招架,连人带马退了退,却未受创,反手就是一枪,刺还给朱灵,朱灵与其战斗十数回合,已然知道对方深浅,随意将之格挡。

    这个黄邵,武艺平平,靠的,不过是一身蛮力,虽然朱灵一直占据上风,但黄邵这种对手,偏偏耐力极佳,韧性极高,朱灵一时竟然打杀不了他。

    朱灵往身后一看,心呼不好,虽然自己率骑兵打出不少优势,但是那数百护卫,却已经被黄巾步军紧紧围住,节节败退。

    “不好!粮草有失!必须先杀头领才行!”

    朱灵目露凶光,瞪着黄邵,打算再攻,突然,后方传来一声暴喝。

    “文博兄,广陵臧子源来也!”

    朱灵回身一看,只见一将越过一车车粮草,快速朝着前方疾驰而来,而他身后,跟着滚滚骑兵,毫不犹豫的就冲入黄巾军阵之中,开始砍杀。

    朱灵一眼认出,那些并不是主公的骑兵。

    广陵脏子源?朱灵表示没听说过。

    正思索间,臧洪已杀至朱灵眼前,冲其友善一笑,道:“我主张超,受荀使君之邀前来。”

    臧洪口中的荀使君,自然就是冀州刺史荀或,张超朱灵知道,陈留太守张邈之帝,位居广陵太守。

    原来是文若先生授意。

    朱灵颔首一笑,道:“大恩不言谢,先联手斩敌,这家伙不可小觑……”

    不等朱灵说完,臧洪当即引兵杀上去,嚷嚷着,“就怕他没本事,让我来会一会他!”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黄邵也措手不及,怎么突然又杀出一支骑兵?

    广陵臧子源?黄邵觉得很陌生,当见对方来势,手持长柄大刀,刀背镶着九环,每挥动一下,便有“哗啦啦”的声响晃人心神。

    黄邵不敢小觑,当即抬枪格挡,一刀陛下,正中铁枪柄上,巨大的力量在碰撞中爆开,黄邵只觉得双手一麻,心中大惊。

    “这厮力量,竟比我还强上几分!”

    臧洪一刀被挡,顿时将刀身平躺在枪柄上,顺着枪柄哗啦一声滑过,若黄邵反应稍慢,便会将一手的指头尽数削去。

    但黄邵亦非草包,顿时松开一手,欲避开刀挥,然刀未挥出,却是骤然一顿,随后勐然一刺,直冲其胸口。

    黄邵心头大骂一声,对手竟然使阴的,如此刁钻的攻击,令他防不胜防,和朱灵硬碰硬对攻良久的他,反射弧依旧有些直球,碰上技巧满满的臧洪,顿时连连吃亏。

    朱灵望着两人战斗,一攻一防,朱灵看得认真真切,突然心有所悟。

    原来是自己的攻击太生硬了!

    既然在力量上不如敌人,便应该以武技取巧破敌,想着想着,看着隐隐露出败绩的黄邵,朱灵忽然觉得有些手痒。

    “子源,我来助你!”朱灵一声咆孝,下场杀去。

    黄邵眉头一皱,眼前这个都叫他叫苦不迭了,还要二打一?

    以多欺少,还说别人是贼,自己才是贼!

    朱灵已经加入,臧洪倒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朱灵。

    之间朱灵的枪法,变得频繁而快速起来,招式与招式之间,竟有绵绵的连贯之意,而黄邵生硬的格挡,见机行事的反击,压根找不到机会,一不留神,右臂被朱灵一枪贯穿,枪身勐的一弹,半截胳膊,刹那断裂。

    黄邵一阵痛苦的嘶吼,左手单手持枪,挡向朱灵的刺击,当然,如今状态的黄邵,已经不可能再无事般的格挡朱灵的攻击了。

    格挡落空,一枪直入黄邵心窝……

    ……

    主公麾下【朱灵】击杀了【黄邵】。

    收益:耐力+0.72,当前耐力85.63。

    正被刘虞迎为座上宾的刘擎,突然收到了收益提醒。

    72的耐力,这黄邵是何来头,为什么和朱灵战斗,难道是黄巾渠帅?一系列的问题,令刘擎出神了。

    刘虞说完一句话,望向刘擎,却见后者没有丝毫回应,他不由得朝赵云看了一眼。

    “主公,主公。”赵云轻唤道。

    刘擎回过神,笑道:“伯安兄所言,不无道理,然我大汉立国四百年,先有霍去病封狼居胥,后有窦宪燕然勒石,即便如今内忧外患之际,面对鲜卑强敌来犯,本王也横扫草原,将鲜卑王庭,迁到了眼皮子底下,我大汉何时与外族平起平坐过?”

    刘虞无话可说,因为刘擎说的,句句属实。

    他的大司马,几乎是空的,但刘擎的冠军将军,却是个手握重兵,假节钺的真将军。

    其实刘擎知道自己过于苛刻了,对于幽州的问题,刘虞已经处置的很好了,至少短期处置的很好。

    但这种妥协式的合作,并不是刘擎要的。

    现在就将妥协了,以后还怎么谈外扩?

    道理很简单,将幽州比作一间屋子,刘擎来到这里,对外族说,开个窗子吧。

    结果外族纷纷抗议,说刘州牧说了我们是平等共处的,大汉没有权利这么做。

    没办法,刘擎只好说,把屋顶拆了吧!

    这样,外族只好主动说开个窗子吧。

    “伯安兄,本王此来,并非简单劝说你与公孙伯圭罢兵言和,在本王看来,治下安定,并非目标,在安定中谋发展,才是目的,然在幽并此等边郡之地,安定只是意味着因循守旧,不思进取!”

    刘虞静静的听得,虽然有些话无法苟同,但渤海王所言,也并非全无道理。

    刘擎又道:“边郡兵卒,边郡的钱粮,几乎边郡的一切,皆是中原给的,若想真正推动边郡发展,唯有一路可走——”

    众人目光皆落于刘擎身上,刘擎也掷地有声的说出那两个字。

    “开拓!”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