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九章 刘擎新政,刘备曹操的不同选择

    右北平郡,土垠县。

    自擒了公孙瓒,赵云与张郃皆归于此城休整,刘虞主军也已经赶至土垠,擒了关靖,因关靖在城中敲诈富商,勒索百姓,刘虞大怒,直接将其斩首示众,以平民怨。

    刘擎营中,陈宫正与赵云张郃崔琰四人,一同协商接下来的对策。

    “先生,据主公之意,是要留着公孙瓒,主公另有他用,那刘虞那边,该如何交代?”赵云问道。

    “公孙瓒乃是子龙所擒,自然由子龙处置,不过我所料不差的话,主公有意留着公孙瓒,该是对乌桓不放心,毕竟今日亲善,说不定明日就会反目,主公思虑长远,非常人所能及。”

    陈宫一言,众人都点头称是,称赞主公目光长远。

    毕竟公孙瓒能打,是公认的,对外族敢打能打,这种人,可不多,就连那刘虞,也未必可以。

    崔琰道:“主公命我等来此,绝非仅仅相助刘虞这么简单,若是如此,子龙一人便可完成,眼下公孙瓒在手,正好借机试探刘虞。”

    陈宫看了眼相貌严俊的美髯崔琰,对方也看到了这一层,可见颇有见识,渤海王帐下,真乃人才如云!

    “季珪可有主意?”陈宫问。

    “我们四人之中,属我与刘虞接触最多,不如就由我先试探一二,再行定夺,再有两日,主公应该也可以收到我们的贺礼了,说不定,主公会有明确指示。”

    众人点点头,都同意如此。

    事后,赵云与崔琰径直来到公孙瓒跟前,此时的公孙瓒,甲胃已去,一身带着斑驳血迹的棉衣,还未更换,束发也有些凌乱,看着虽有狼狈,却依旧带着威严。

    公孙瓒并不关在牢中,而是寻了间简单的屋子,但他被铁链锁着,桌桉上摆放着面饼和肉干,是军中常见的干粮,不过没有动过,显然公孙瓒并未食用。

    见两人到来,公孙瓒只以冷眼视之,不发一言。

    “公孙伯圭,久仰大名!”崔琰率先开口:“在下清河崔氏,崔琰崔季珪,现为河间相。”

    公孙瓒挑着眼睛,依旧面色不悦。

    “幽州之事,何时需要冀州之人来干涉了!”

    赵云当即怒道:“大汉之事,大汉之将自然管得!”

    公孙瓒又挑着眼望了眼赵云,虽然不服气,但也没说什么,毕竟是手下败将啊!

    “公孙太守,明人不说暗话,你此举已涉嫌谋逆,若此事坐实,死的可不止是你,你的从弟公孙越,乃至整个公孙氏,皆会受到牵连,你可想好了?”

    公孙瓒沉默不语,但锋锐的目光顿时减弱了不少。

    崔琰看着卸下防备的公孙瓒,再道:“此事,可是受袁氏蛊惑?若从实交待,说不定我主还能保全你和公孙氏。”

    一句“我主”顿时引起了公孙瓒的好奇。

    显然,他知道这个“我主”不可能是刘虞,联想到赵云,不难猜出,崔琰口中的主子,应该就是当今并州牧——渤海王刘擎。

    “此话当真?”

    公孙瓒生性直率,没什么心眼,当即问了一声,就连赵云也为此摇了摇头,就冲这句话,十有八九就是袁氏了。

    而崔琰更是有十成把握确定,公孙瓒背后,就是袁氏指使。

    于是笑道:“袁隗立新帝,与雒阳分庭抗礼,公孙太守以为,二者胜算几何?”

    公孙瓒想了想,还真不好说,不过他却知道,胜算并不在袁氏这边,因为袁绍已经有了陈留会盟之败,河内之败,濮阳之败……

    谁知道以后还有多少败……

    所以袁氏才会如此火急火燎的要他起事。

    其实公孙瓒准备的并不充分,真正战斗力强的骑兵,也不过两万,其余三万新兵只能算会骑马,还没训练战法,这还是动员了整个辽东辽西才凑出来的。

    番茄

    “不知!”公孙瓒直言道。

    “袁绍濮阳之败,我想公孙太守已经有所耳闻了吧,你如何敢相信,一个一败再败的人,能许给你的承诺呢?”

    公孙瓒无语了,崔琰说的好像有理。

    可不依靠袁氏,他公孙氏何日才有出头之日。

    在幽州被刘虞死死压着,两人在政见军见之上,皆背道而驰,可以说水火不容,而雒阳如此亲刘虞,刘虞已官至大司马,位比三公了,他公孙氏岂不是永无出头之日。

    投袁氏,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投袁氏,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是也不是?”崔琰正好将公孙瓒心声说出,令他一惊,诧异的看着崔琰,这是什么神人!

    公孙瓒直面内心,点了点头。

    “那么,你愿意见见我家主公吗?”

    崔琰不需要亲自劝说公孙瓒,只要说服公孙瓒见刘擎,便是成功。

    公孙瓒点了点头,没别的想的,因为他别无选择。

    “不过,我有一事相求,可否见见吾弟公孙越。”

    赵云接过话,道:“可以可以,令弟无事,要擒他,还不至于伤到他。”

    公孙瓒觉得自己又一次遭到了冒犯,但是没有办法。

    ……

    朱灵占据奉高之后,刘备屯兵博县,而曹操,回到了巨平县,三城互为犄角,成攻守之势。

    几乎同日,曹操与刘备收到了刘擎的书信。

    巨平城中,曹操见信大惊,便召集众臣,一起商议对策。

    如今曹操文有娄圭,程昱,武有曹仁,曹洪,夏侯惇,鲍信死后,其军归于曹操,曹操将都伯于禁提拔为军司马,统率鲍信旧部。

    “青州黄巾暴起,传有数十万,北海首当其冲,已被合围,济南国内,也多有黄巾劫掠之事,渤海王之意,是要我与玄德皆回青州,先灭后院之火。”

    “主公,渤海王所言甚是,我军扩大过快,粮草紧张,后院断不容有失,我建议先回济南平乱,待济南无事,再向北海伸以援手。”程昱提出建议。

    曹操稍作思索,下令道:“夏侯惇与娄圭,坐镇此城,兼顾济北,于禁曹仁听令!”

    “末将在!”两人齐声道。

    “于禁以本部兵马为先锋,进兵历城,先解历城之危,再回东平陵,曹仁随我直接回东平陵,以拒黄巾!”

    “喏!”两将齐道。

    在博县,看到“玄”德版书信的刘备,却开始两难。

    平原多有黄巾活动,及及可危。

    北海更是陷入重围,十万火急。

    两边都很需要刘备,然后刘备就算沿途补充了兵马,也不过区区一千多人,马匹更是少得可怜,即便在卢县外发了一笔横财,也才五百不到,加上两地分属不同方向,实在做不到分兵援两地。

    “大哥,平原乃立身之本,当先定平原,再援北海!”张飞直言道。

    然而刘备的想法,却是以轻重缓急来定。

    “北海身陷重围,危在旦夕,稍有差池,刺史孔融便是城破身死的下场。”刘擎试着说服张飞。

    关羽也倾向于先回平原,道:“大哥!大哥受渤海王所托之重,更是百万之民所仰仗,断不可负!”

    “平原黄巾已经清剿数遍,难成气候,些许宵小,平原王自能应付,而北海战局,身系青州数百万人生存大计,岂能因小失大!我意先援北海,待解北海之围,再回平原。”

    “我军区区千人,北海有黄巾数十万众,如何救?”张飞又说起了现实问题。

    “我意已绝!”刘备一锤定音,表示不容更改。

    关张二人只好闭嘴,但好像已经想到了结局。

    就算小规模取得胜利,以刘备军的实力,最终结果依旧逃不过暗然离场的结局。

    毕竟关张再强,是万人敌,但黄巾有几十万。

    但刘备下了决心,他们也不好违背,当即开始整顿兵马,刘备兵马少,很快便上路,奔赴北海。

    “什么?玄德去了北海?”

    曹操收到消息,觉得震惊,程昱听了,顿时沉默。

    “仲德,我不是也该分兵前往?施以援手。”

    “主公何须多次一举,分的少,于事无补,分的多,影响大局。”

    曹操想想也是,就像刘备那么点人,给黄巾塞牙缝都不够。

    “言之有理,不过,玄德真乃忠义之士,援南皮,援东郡,援卢县,如今又援北海,令人钦佩!”

    “主公,忠义固然可敬,然成大事者,可不是仅仅靠忠义的,主公与刘国相差不多时间起势,然主公已拥兵近万,而玄德,依旧千余人。”

    “惭愧,那是鲍信与曹仁合军的,不过有娄圭为我筹粮募兵,确实发展不少,罢了,便依仲德之言,先回济南,再看北海。”曹操打定主意。

    刘备行至半途,在来芜一带,突然撞见了陶谦军。

    发现来者是刘备之后,陶谦也放松了戒备。

    “玄德何往?”

    “听闻北海被围,特去相助!”

    陶谦不由得望了眼刘备身后,区区数百骑,一眼能看到头,全军也不过千余人,不过他并没有说破,而是笑着回道:“黄巾猖獗,除之不尽,我在泰山郡作战多日,依旧未见到头,实在头疼,我军正打算南下,去平沂水一带的黄巾。”

    刘备本有心邀请陶谦一同前往,但没想到陶谦率先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便将话咽了回去。

    “恭祖为大汉呕心沥血,刘备钦佩!军情紧急,就此作别!”刘备拱手告别,继续进兵。

    望着刘备军的身影渐渐远去,陶谦不由得叹到:“明明势单力微,却知难而进,一往无前,刘备非常人也!”

    陶谦身旁的别驾从事糜竺也望着刘备身影若有所思,听得陶谦之语,他回道:“玄德真乃仁德之士,日后必成大器!”

    陶谦回了糜竺一眼,转而问道:“子仲,军粮何日能到?”

    “回使君,大概后日。”

    “不是说明日么,军中粮草将尽。”

    “路遇黄巾,有些波折,不过赵昱已击退黄巾,正加紧送来。”

    陶谦松了口气,骂了声:“黄巾贼,还真是除之不尽!”

    糜竺不动声色,心道为何会除不尽,难道不是因为主公你光顾着着占城池,而不彻底清剿黄巾么!甚至连自己的粮道,都还有黄巾祸乱。

    ……

    腊日的喜庆气氛尚未散去,加上刘擎大婚,整个邺城整个月几乎都沉浸在喜气之中,坊市披红挂绿,家家张灯结彩,亲族们相互窜门拜谒,宴请宾朋,真个邺城,皆热闹异常。

    渤海王府亦不例外,娶貂蝉后的这段时间,刘擎可谓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懂的都懂。

    别问,问就是接着奏乐接着舞。

    昏君竟是我自己。

    这段时间,荀或忙得够呛,依照刘擎设想,新的一年,他们将要对冀并二州的行政模式做一个重大改革,算是一次试点。

    郡县制对目前的刘擎而已,过于冗余了,行政效率并不高,而且各地太守各展其能,反而限制了其能力的发挥。

    毕竟刘擎如今帐下的一批人才,各个都是栋梁之才,为此,刘擎将设置各项重点项目,由各郡太守兼领。

    当然,办的出色的,除了原先俸禄,再加发奖金!

    年末最后几日,也是最终敲定的时候,刘擎与荀或沮授戏志才四人最终商定——

    新的一年,首重工作是粮食生产,由冀州刺史荀或统筹,在粮食生产环节,各郡太守皆要听命行事。

    河内太守沮授兼领增进手工业与商业发展,加强对盐铁产业的管控,同时掌管财税,其中对外族通商事务,由骞萦主理。

    中山太守田丰兼领监察二州官员,相当于承担了刘擎并州牧的监察工作和分担一部分荀或的刺史工作。

    冀州治中戏志才负责郡级以下的人才选拔,任用,并管理二州所有户籍官员。

    常山太守董昭兼领各类工程建设,第一要务便是继续兴修水利,抵御旱情,同时官道,驿站,皆要维护。

    韩浩为屯田令,统筹各地驻军的农时屯田工作。

    魏郡太守厉温兼领二州募兵之事。

    安平太守审配统管二州大桉要桉审理,算是为各郡国守相分担刑狱工作。

    清河太守傅燮兼领大河卫,系统负责河水沿岸防御,包括兴修渡口,打造渡船。

    郭典兼领巡查卫,重点负责二州流寇,盗贼的缉拿,裴元绍辅之。

    在渤海章武县彰水边新建船坞,用以打造大型船只,彰水出海,便是渤海,由渤海国相荀谌专项负责。

    另外还有已经由韩珩主理的龙门书院。

    国后蔡琰一直在努力的蒙学普及之事,时机成熟,或许也可以展开。

    军政事务,一律由刘擎亲自负责,再拜郭嘉为总军师,辅左刘擎。

    如此,各郡事务既有删减、合并,也有所增加,如今算是初定版本,将来自然要试行中不断调整完善,最终走向成熟。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