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七章 董卓借题发挥,刘擎征服貂蝉

    说时迟,那时快,董卓眉头一皱,当即弃剑,操起面前的青铜食鼎砸了出去。

    董卓使力极大,食鼎连带鼎中佳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飙射向伍孚,距离过近,猝不及防之下,伍孚只好收剑本能挡之。

    “咣当”一声,青铜食鼎被击飞出去,而那鼎中的烧鸡连带汤汁,却泼得伍孚满脸皆是。

    一时间,双目难睁。

    董卓将致命的一击化解,当即起身,拔出利剑,箭步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两位立于董卓身后的护卫,也反应过来,大步流星,执戟刺向伍孚,不等他们赶到,董卓已一个箭步跃至伍孚身侧,伍孚虽然视线模湖,却听得有人靠近,再度挥出一剑,董卓臃肿的身形向右挪腾,险险的避开伍孚一剑,同时,董卓手中之剑,顺势贯穿伍孚胸膛。

    董卓就势一把拿住伍孚持剑的手,令其不能动弹,怒目圆凳,喝道:“是谁指使你刺杀咱的!”

    伍孚胸口中剑,鲜血从口中灌出,回董卓以怒视,似有切齿之恨,“董贼废长立幼,颠倒社稷,人人得而诛之!”

    董卓二话不说,一把将伍孚摔在地上,令他再度呛出数口鲜血,但手中依旧紧紧握着长剑。

    董卓一脚踩在其小臂之上,隐隐似有骨裂声响起,伍孚却咬着血齿,只字不言,董卓放眼群臣,目光冷冽的扫过,所到之处,都令群臣觉得一凉。

    琴瑟鼓乐戛然而止,原本热闹沸扬的殿上,却忽然空旷冷寂了下来。

    “凡与咱有意见想左者,自可与咱言明,亦可上疏陛下,弹劾于咱,我倒敬你们是个人物,暗地里行此小人勾当,只会叫咱看不起,来人,将伍孚全家以谋逆罪论,就地格杀!”

    董卓心知伍孚欲行此事,自然会事先处置好家卷,但大将军之威不可犯,于是还是下了处置令,以震慑这群立场不明的大臣。

    “大将军,无恙吧?”前座的王允突然走进董卓,关切的问道。

    “宵小之辈,焉能伤咱!”董卓鄙夷的朝奄奄一息的伍孚啐了一口,接着道:“王司徒有心了!”

    随后再度望向群众,朗声宣布:“今日宴会到此为止,恕咱请人不察,招待不周,罪过罪过!”

    董卓依旧发挥着高情商的谈吐,非但没有责怪忠臣,反而还赔上了不是。

    群臣三三两两的离散了,直到所有人离开,董卓面色才冷了下来。

    “先生,可知何人所为。”董卓头也不回的问道。

    身后,贾诩依然坐着,神色澹然,静静的看着面前清酒,隐于烛火下的另外半张脸,却挂着似有若无的笑。

    “董公也知何人所为。”贾诩道。

    董卓一愣,何意?咱明明不知道啊,不过,最怀疑的,自然就是袁氏,但并不能肯定。

    “咱不知啊!”

    贾诩突然起身,来到董卓跟前,行礼道:“董公希望是谁,那便是谁,贾诩告退!”

    董卓了然,贾诩之言,是要他借题发挥,用以铲除异己!

    于是开始思索:嗯,先生高明啊!是得好好发挥发挥!

    ……

    “大王,你看够没有啊!”貂蝉迎着刘擎火热灼人的目光,娇嗔一声。

    “看不够,在这冰冷黑暗的长夜,有此春色桃花,焉能看够!”

    貂蝉假意别过脑袋,滴咕了声:“大王果真如外界传言一般好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说本王好色之人,那是酸我妒我,若是他们有机会,定然比本王更加如狼似虎!”

    对于好色这个名头,刘擎倒是大方的承认了。

    这是缺点吗?

    不!这明明是优点才对,不好色那不是有病么!

    貂蝉笑笑,没有理会刘擎的歪理,依旧忐忑的躺着,望着刘擎,眼中似有期待,又有害怕。

    “说起来,貂蝉与本王也算有缘,本王是并州牧,太原亦属本王治下,说起来,你亦算本王子民。”

    刘擎一句随意之言,脑中却灵光一闪。

    为官父母,所以,叫爸爸?

    “太原王氏,家世不小,不曾想岳父大人竟能短短时间官晋司徒,真乃双喜临门。”

    刘擎突兀的聊起王氏,令貂蝉心生警觉。

    行完所有大婚之礼之后,应该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才是,没想到渤海王竟然亮着烛火,一直盯着她看,似要将她里里外外都看透似的。

    貂蝉虽然嘴上说刘擎好色,其实心中却恰恰相反,面对国色天香,却依然如此沉得住气,和自己聊这聊那,这哪里叫好色了,甚至怀疑刘擎初见自己时表露出的惊艳与错愕,都是装的。

    其实貂蝉猜到了一半,刘擎表现出来的惊艳是真的,短暂的错愕,确实有装的成份。

    董卓赐婚,王允借机荐貂蝉,郭嘉曾直言,王允不安好心!

    但至于到底安的什么心,恐怕要在貂蝉身上好好找找。

    “义父加官,全仰仗大王与大将军!”貂蝉突然迎着刘擎目光,款款起身,跪于榻上,芊芊细手别于腰身,对着刘擎欠身致谢。

    刘擎就势将貂蝉揽入怀中,紧紧一拥,以压迫似的口吻道:“我看是司徒大人与大将军相处甚欢吧,该是弘农邓氏为司徒作保,本王可不敢贪此功劳!”

    刘擎虚晃一枪,假意将王允说成是邓氏之人,实际上,王允确实是邓氏门生,可邓盛死后,邓氏一门断了官途,一时失势,王允这才和于他有恩的袁氏走到一起的。

    貂蝉再度觉得渤海王话中有话,渤海王了解义父的过去,那义父投袁一事,他知道吗?

    见渤海王如此“野蛮”,貂蝉娇躯一震,旋即瘫软在怀,轻声道:“邓太尉逝后,邓氏已失势,义父能得大将军招揽,乃是因为大将军历任并州牧,并州刺史,与义父有故交。”

    貂蝉神色如常,像是道家常一般的说出这些事。

    刘擎倒对眼前的女子有些刮目相看了,自己长时间的直视她能出言调侃,突然动粗他神色如常,思路出奇的清晰,不愧是能周旋于吕布董卓这等虎狼之间,行离间连环计的狠角色啊。

    是你逼我出绝招的!

    不要忘了,对付美女,我还有征服之法。

    刘擎一把掀过喜被,将两人一同裹了进去,生怕一会宽衣的时候,冻着美人……锦被之下,两人一阵窸窸窣窣,刘擎将人剥个干净,压在身下。

    “爱妃,本王要来了!”

    ……

    日上三竿,刘擎睁开眼睛,脑中就出现了熟悉的信息。

    恭喜主公收服美人【貂蝉】

    姓名:貂蝉

    品级:彪炳青史

    耐力:32

    武力:26

    统率:38

    智力:85

    政治:71

    魅力:100

    特性:【闭月】月下貂蝉,美色难挡,魅力+5。

    【倾国】国色天香,艳压群芳,伴侣魅力+5。

    【美人心计】貂蝉使用美人计时,智力+3。

    【魅惑】主动施展,时对面迷恋自己。

    【舞姿】貂蝉展现舞姿时,获得他们聚焦,施展魅惑时效果加倍。

    忠诚度:70%

    收益:魅力+1,当前魅力70.62,受【倾国】特性形象,主公魅力+5,当前魅力:75.62。

    刘擎睁眼,反复咀嚼着方才的信息,貂蝉的特性,着实令他捏了一把冷汗啊。

    绝对是豪杰墓,英雄冢,这是要沉迷的节奏啊!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感受,若真要说出来,那刘擎只有一个感受——

    今夜还要貂蝉侍寝。

    其她两位夫人倒还好,怕是荀采肯定不答应。

    一碗水,两碗水,哪怕三碗水,刘擎都能端平,可这第四碗水,刘擎觉得端不平了,因为级别不一样了。

    这第四只,碗很大,水很多。

    “唉——”刘擎突然叹了口气。

    貂蝉其实一早就醒了,只是刘擎没动,她便一动不动的枕着刘擎的臂膀,说也奇怪,一夜过后,昨夜同房前的忐忑,竟然全然消失不见了,此事依偎在刘擎怀中,貂蝉觉得自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

    身怀角色,又有一位身俱抱负与野心的义父,貂蝉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谁曾想,竟能许给渤海王这等英雄少年,貂蝉自懂事开始就悬着的那颗心,竟然落下了。

    因为怀中的这个男人,不仅地位尊贵,更有睥睨天下的雄心与实力,她这份引以为傲的姿容,只有他能牢牢守护。

    日后,她的绝艳之花,也只为他开放。

    至于义父的交代,彼是彼,此是此。

    “大王为何一早便唉声叹气,可是昨夜有貂蝉有什么令大王不满之处?”

    刘擎突然:“绝无此事,早上出一口浊气,这是本王的习惯。”

    貂蝉听完,昂起脑袋,绝美面庞出现在刘擎视线之中,偏偏她又嫣然一笑,绝美中的绝美,令刘擎都有些恍忽。

    “臣妾除了有几分美色,几乎一无是处,日后侍奉大王,若有不周之处,还望大王明言,给貂蝉一个机会。”

    貂蝉说得楚楚可怜,令刘擎顿生怜惜之感,没辙,她太懂男人了。

    怕是荀采一生之敌!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日后本王有什么做得不对的,你也可以直言!”

    并非刘擎打太极,而是真是如此觉得的,他的价值观中,还是稍微平等的关系相处起来,更有趣味一点。

    他最最担心的事,就是老婆多了之后,容易后院起火。

    日后刘擎争霸天下,自然无暇顾及,后妃们贤良淑德,持家有道,便十分关键。

    所以,刘擎选择妻妾的第一条要求就是,得是绝色!

    然后才是贤惠!

    因为美色可以当饭吃,当衣服穿!温饱才是第一要求嘛!

    温饱之后才能考虑贤惠与否嘛。

    听了刘擎之言,貂蝉没有觉得有半分敷衍,此刻两人缩于被窝,坦诚相见,敷衍与否,几乎直觉都能觉察到,貂蝉不由得想到了那句叫“相敬如宾”的古话,心想渤海王果非常人,竟有古之贤者风范。

    话不多说,貂蝉直接埋首刘擎怀中,心头满是甜蜜,这一刻,她将什么使命与任务,都暂且置于脑后了,对怀中的男人,她只有倾慕与崇拜。

    ……

    起床之后,刘擎的生活回到了原来的节奏,视察坊市,巡查军营,还有与沮授荀或等人议事。

    貂蝉起床之后,在侍女的帮助下换了新装,今日澹妆,少了几分妩媚妖娆,多了几分简洁大方。

    一早,蔡琰正在屋中抚琴,自得其乐,沉醉其中,门外突然传来了杏枝的声音。

    “王后,王妃貂蝉前来问安。”杏枝也是刚刚改的口,不再小姐小姐的叫了。

    “快请她进来!”蔡琰连忙回道。

    貂蝉款款入屋,见了蔡琰,便落落大方的行礼:“貂蝉见过姐姐!”

    蔡琰望着眼前低眉行礼的美人,竟鬼使神差的望了眼妆台铜镜。

    虽无攀比之心,却也有艳羡之感,这个貂蝉,也太美了!

    “妹妹不必多礼!”说着,蔡琰倩步上前,便扶住貂蝉,笑道:“大王真有福气,竟能娶得妹妹这般多姿人儿!”

    貂蝉一听蔡琰的话,不由得讶异:世之才女,谈吐果然不凡!

    言必称大王,好似一切的出发点,都是渤海王。

    貂蝉心思细腻,马上想到了另一层意味:你貂蝉再美,终究也是用来侍奉大王的。

    若再深入一层:姐姐我才是王后,那个母仪之人。

    其实,聪慧且单纯的蔡琰,哪有这么多心思,只是随口一句,便被貂蝉解读出了千层内涵来。

    “姐姐谬赞,再美也不过是一副皮囊,终有人老珠黄之时,只有似姐姐这般才学卓着,方能长长久久的使大王受益。”貂蝉道。

    蔡琰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不知该如何接话,只是走到了焦尾琴之旁。

    花言巧语,可不是她的长项。

    两声“铿铿”之音响起,蔡琰问道:“妹妹可会抚琴?”

    貂蝉微微颔首,轻道:“略知一二。”

    蔡琰突然指了指自己坐的那个位置,道:“我一人抚琴觉得单调,妹妹来了,正好陪我!”

    貂蝉望了望蔡琰,又望了望那张焦尾琴,心中闪过一丝忐忑。

    王后这是要考自己的才艺?

    还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