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六章 刘擎迎娶貂蝉,伍孚剑指董卓

    “渤海王到!”

    一声通报,令等在新南门外的一众人都打了个激灵,一路行来,风霜严寒,为了便是此刻。

    董承连忙从后小跑着来到队伍之前,正好撞见骑着高头大马的刘擎,身后跟随的一众铁甲禁卫,甲胃上皆点缀着红娟,庄严威武,此刻,他们便是最有牌面的仪仗。

    董承只是看了一眼,传闻中的印象和眼前所见重合,所谓英姿卓绝,果如是也!

    “赐婚使董承,拜见渤海王!恭贺渤海王大喜!”

    “贵使免礼!”

    刘擎言道,看了眼典韦,这货虽然看着十分精神,眼睛瞪着铜铃一般,但刘擎一眼便瞧出了他的疲惫,以典韦的体格,不该至此,只能说明护送的这段时间,他的精神一直高度紧绷着。

    “典韦,辛苦么?”

    不问还好,原本严阵以待的典韦,被刘擎一问,顿时来事,讪讪一笑:“主公,不辛苦不辛苦。”

    简直威严尽失。

    刘擎看了直摇头,再将目光落在那趟华丽马车之上,里面坐着的,应该就是貂蝉了。

    这件事,实在有些梦幻,当初去太原的时候,刘擎还专门命人去祁县打听过,结果得到的回复是貂蝉随王允搬去雒阳了。

    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竟然赐婚给了自己。

    匪夷所思。

    董承眼尖,见刘擎盯着马车,当即道:“大王,容我准备片刻,再行迎亲之事。”

    刘擎点点头。

    话音刚落,董承抬起手重重的击了击掌,而后队伍开始变幻,后面的马车一辆辆打开,走下一位位身着红装的女子,列队在旁,刘擎诧异的发现,眼前这些女子,竟一个个皆身材妙曼,面容姣好,每一个,都很耐看,一时间令人有些恍忽。

    “大王,这二十名美姬,乃是董公亲选,作为陪嫁侍婢,献于大王的。”董承介绍道。

    刘擎眉头一挑,这个董卓能处!

    刘擎现在很怀疑那个说法,说什么董卓是好色之徒,胡说!

    一定是有人挟私报复,故意黑他!

    “董公厚意,本王了然!”刘擎冠冕堂皇的回了一句,心中暗道:“老贼懂我,再来一点!”

    董承要等的片刻,其实就是让这些妖娆的下车列队,充作仪仗,以将送亲队的逼格拉满。

    不得不说,他做到了!

    这二十人的姿色,随便拉出一人,怕都是乡花县花级别的,就这么两列行在路上,得羡慕死多少老少爷们,拿不准以后刘擎府宅门庭若市,人们都寻着心思来赏美。

    领着这么一队美姬走在路上,简直可以将男人的那点虚荣心撑到爆棚。

    “大王,礼队已妥帖,大王可以迎亲了。”

    刘擎望了眼身后笑盈盈的沮授,沮授会意,又下了数道命令。

    一时间,城头的号角声再度隆隆响起,其中还点缀着不绝的鼓声,加上刘擎身后的铁甲禁卫,恍忽间,给人一种阅兵仪式的错觉。

    “迎亲——”

    司仪嘹亮的嗓音响起,此后,“迎亲”之声连绵不决,一直从城外延伸到城中。

    禁卫分列,齐整的让出一条通道,刘擎回马入城,华美的马车旋即走动,缓缓跟上,再后边,就是那二十位美姬,脚步轻盈,款款而行,走在铺了新石板的宽敞道上,宛如上面开出的花。

    再后面,是马车,是礼品,长长得望不到头。

    董承虽刘擎入城,马蹄踩在石板上,哒哒之声不绝于耳,经过那道雄伟的新南门时,他感慨,好奇,为什么会在这里突兀的建一座如此雄伟城门?

    雒阳城门,也不过如此吧。

    进入城中,董承更是惊诧连连,除了主道,沿街之上,几乎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他们热情洋溢,红光满面,将喜庆的气氛,推到了极致。

    董承想:没想到渤海王封地并非在邺城,邺城百姓却如此欢迎,难以置信!

    不仅董承,马车上的貂蝉,听着沿街的欢呼与喜庆不绝于耳,心中大为触动,她的过去,几乎如金丝雀一般的被义父养在府中,从未自在的逛过坊市,从未敞亮的走过街道,甚至连见过的男子,一双手都数的过来。

    渤海王英名贯天下,还如此受百姓爱戴么?貂蝉心中想象着……

    ……

    雒阳,大将军府中,董卓正宴请要臣,太尉杨彪,司徒王允皆至,就连荀爽蔡邕两位渤海王岳父,董卓也奉为上宾。

    此外,朝中宫中军中要臣,董卓都做了邀请,席位几乎遍布整个厅堂,热闹非凡。

    “来来来,今日咱设宴,一为徐荣平定东郡,二为李傕兵出武关,第三嘛,今日乃渤海王大喜之日,咱也算半个媒人,故而今日之宴,权当半分喜宴,诸位与咱皆来沾沾渤海王之喜气!来来来,痛饮此觞!”

    说着,董卓举酒觞,一饮而尽。

    众臣皆跟着饮酒,席间议论声连连,董卓所言之事,都是了不得大事。

    徐荣平定东郡,堪称对袁氏战斗的大胜,自陈留会盟之后,袁氏攻势连绵,伙同关东联军,一直进犯司隶,而董卓则疲于应付,四处救火,虽然捍卫了领地,但其实算不上什么胜利。

    仅仅是没有被击败而已。

    而徐荣主动出击东郡,并成功占据,这不一样,这是真正的大胜,有了立足之地,之后便能蚕食兖州之地,打压袁氏。

    李傕出武关,占得一些小县小城,也是同理。

    “大将军知人善任,用兵有方,自此,攻守之势异也!”王允夸赞了一番。

    董卓听了,别提多高兴了。

    “司徒谬赞,司徒谬赞!咱也没别的本事,就是会治兵打仗,这治国理政的事,变仰仗几位了!”

    王允虽嘴上夸着董卓,却腹诽着:夸你一句竟还当真,东郡之战若不是渤海王横生枝节,徐荣能胜才怪,至于南阳,是因为袁术主要精力放在襄樊方向,刘表取回南阳的决心很大,攻势很勐,所以袁术疲于应付。

    “谁人不知,大将军主事之后,既无外戚,又无内宦,朝堂清明,已有盛世之兆,若来年风调雨顺,疫去灾消,定能开创一个太平盛世!”

    “是啊是啊,董公真乃文成武德,治国有方!”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吹嘘奉承之话,愈加离奇,将董卓吹得云里雾里。

    “来来来,大将军,我等敬你!”

    宴会上觥筹交错,酒过数巡,大家都喝得十分尽兴。

    “大将军,今日盛会,无以为乐,伍孚愿舞剑为大家助兴!”

    不等董卓回应,众人纷纷起哄,要他开始。

    董卓见群情热烈,当即来了兴趣,笑道:“伍校尉请,咱正好一观!”

    ……

    经过繁杂的礼仪过后,伴随一声“送新人入洞房”,刘擎与貂蝉也走到了婚礼的最终阶段。

    望着一对璧人离去的红艳背影,礼堂上突然落寞了几分。

    董承重重呼出一口浊气,朝廷交待的重任,终于圆满完成了!

    等二人行过夫妻大礼,明日便可打道回京,等待他的,就是加官晋爵。

    蔡琰望着,脸上带着澹澹的笑意,夫君娶得司徒之女,从此朝堂之路,便会开阔不少,虽然心中泛着微微的酸,但她跟随刘擎日久,特别常常处置事务么,耳濡目染,如今已常以刘擎的立场来思考问题了。

    与之相反,荀采的酸几乎写在了脸上,宛如吃了柠檬一般,万年跟在其身前,头发都被她揉乱了。

    夫君纳了新的王妃之后,侍寝排的就更少了!

    什么时候才能给夫君生儿子啊!

    只有骞萦,一副事不关己的澹漠样子,她唯一在意的,就是刘擎的态度,对她的态度,和对鲜卑的态度,只要这二者没变,刘擎就没变,至于他纳多少王妃,大汉帝王不都是后宫佳丽三千的吗?

    刘擎用牵巾牵着貂蝉,告别宾客之后,便一路步伐轻快,来到新屋,这算是貂蝉的未来居所,是府宅的一部分,但独成一院。

    这最后的环节,刘擎可谓是一回生,两回熟,三回轻车又熟路。

    挑盖头,用瓢酒,吹灯拔蜡烛……

    当然,也可以点着。

    貂蝉轻轻坐于床榻之上,侍婢送来一柄玉如意,随着地位升级,挑盖头的工具,也悄然升级了,当初迎娶蔡琰,用的是裹红绸的喜称,而到了娶荀采时,已是金质称杆,这一会,直接换成了玉如意。

    反正主题都是称心如意,寓意解开红盖头的那一瞬,入自己所喜,是惊喜,而不是惊吓。

    貂蝉坐在榻上,心中难免忐忑,十指紧扣,明明已是冬季,手心却生生拽出了汗。

    瞧着刘擎的脚步出现在自己跟前,貂蝉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盖头一揭,四目相对。

    轰然一声,刘擎只觉得脑中似有东西炸开,头上充血,脑浆沸腾,就连温度,都跟着攀升起来。

    上头了!

    两人对视良久,刘擎鼻息中喘出一口粗气,宛如炉火中的热浪,打在近在迟尺的貂蝉脸上。

    那张白皙如玉,肤如雪凝的脸上,光滑细腻得看不到毛孔,一枉桃目长挑勾连,如期似盼,汪汪有情,如春日桃花初绽,琼鼻樱嘴,挺立、娇俏,嘴角一抹轻抿,分外妖娆。

    刘擎觉得自己是见过绝色的,蔡琰的清新脱俗,荀采的云润妩媚,骞萦的英气野性,都堪称美得不可方物,又十分具体。

    直到见到貂蝉之美,刘擎脑中只有一片空白,词穷了。

    若不是还要形象,就当场“卧槽”了。

    这是一种没有死角,没有瑕疵的完美。

    见到刘擎,貂蝉那双媚眼稍稍流转起来,刘擎错愕的直视让她有些受惊,刘擎的俊朗英姿,又令她有些惊喜,眸光闪动,别有意味。

    爱阅书香

    刘擎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何话,该做什么事,于是开始回想经验,上两次,下一步是什么?

    貂蝉似乎看穿了刘擎的窘迫,脑袋突然稍稍一歪,轻轻晃晃了,新冠之上,珠钗耀目,步摇轻晃。

    懂了懂了,该取冠了,貂蝉的灵巧心思,令刘擎印象深刻。

    刘擎伸出向貂蝉,貂蝉见状轻闭双眼,任由刘擎摆动,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刘擎的心魄。

    她真的太会了!

    男人哪遭的住啊!

    取了冠,饮了酒,婢子们便自觉的退出去了。

    烛光耀耀,一如两颗跳动的心,紧促而雀跃。

    刘擎一把抱起貂蝉,只觉得怀中身子为之一震,瞬间瘫软下去,步向床榻。

    貂蝉依偎在刘擎怀中,与刘擎的脑中只有一腔冲动的热血不同,貂蝉此时却思绪万千,紧张,期待,矛盾,只在刘擎视线盲区,她的眉头轻轻皱起。

    刘擎此时,是无法觉察的。

    刘擎将貂蝉放在床榻之上,旋即望了眼红烛。

    今晚不灭了!

    若是灭了,岂不白瞎了这绝世容颜,本王今夜,就是好色之徒!

    ……

    剑影闪动,频次极快,令人目不暇接,纷纷吆喝。

    “伍校尉好剑法!”

    “伍孚之剑,快哉利哉!”

    董卓也望着惊喜,早就听闻越骑校尉伍孚见识广博,武艺出众,乃是朝中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

    看着看着,董卓突然起了爱才之心。

    若伍孚能为我所用,当拜将军,董卓心想。

    伍孚依旧运剑如风,不仅速度在增快,而且活动范围越来越大,悄然间,距离董卓,越来越近。

    董卓正看得津津有味,并频频叫好,只是一旁的护卫,眉头却皱了起来。

    突然,伍孚剑锋一顿,旋即指向董卓,加下越出几道大步,快速向着董卓逼近。

    接近,出剑,一切都发生的离奇突然,就连一直盯着伍孚警觉的护卫,也被这一大胆的举动惊了一瞬,再想出手时,发现已是落与人后。

    董卓双目圆瞪,难以置信的看着不断靠近的利剑,脑中突然短路。

    咱在想着给他加官晋爵,他却一剑刺向咱,为什么?

    不等董卓想出答桉,长剑已至眼前,董卓下意识的一拔剑,却因坐着,动作施展不开,长剑拔出大半,卡在那里……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