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四章 大戟士VS白马义从

    见公孙瓒领兵杀来,张郃当即下令:“躲到拒马之后!伺机而动!”

    一名名手持长戟的兵士纷纷进入预定的位置,另外再分派弓弩手驻于两边,以射杀来敌。

    张郃选择的地方,颇为玄奥,整体而言,这是一处下坡地,坡地不陡,但是明显。

    按常理,步兵在下坡地对战骑兵,几乎就是白给,骑兵借坡地之势冲锋起来,威势加倍。

    但张郃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因为他预设了拒马口袋阵,而且数量已经多到离谱,而且排列颇为讲究。

    在入阵之地,拒马数量不多,很容易规避,但漏斗状的拒马阵,会越来越多,最后会让来犯之敌后悔来到这里。

    敌军若侥幸通过这里,等待他们的还有品字形的拒马阵,借助地势,骑兵速度降不下来,加上敌军人数众多,转向自然成问题,等待他们的,就是拒马之上锋利的木刺。

    如果敌军能通过这里,方才会进入张郃戟阵,拒马配合长戟,张郃充满期待。

    前几日偶尔有小股公孙军来犯,基本过不了第一阵,在拒马上吃些亏,再被两旁的弓弩一阵射杀,便退回去了。

    而这一次,公孙瓒亲来,张郃隐隐觉得,这会是一次为自己正名的大战。

    既是检验他的布阵能力,也是检验他的大戟兵的作战能力,从建立到训练,张郃还没有打过一场硬仗,幽州公孙瓒,以骁勇着称,与外族作战,名动雒阳,即便是西凉叛军来犯,朝廷也钦点他前去助阵。

    “好好的戍边大将,安邦之才,怎么说反就反了,既如此,便让你公孙瓒,来做我扬名的垫脚石吧!”张郃望着离阵愈加靠近的骑兵,喃喃道。

    公孙瓒一路行至此处,皆未见异常,直到见到前方之敌。

    “前有拒马,小心驭马!”

    公孙瓒提醒一声,同时心生鄙夷:凋虫小技,岂不知我幽州骑兵,皆马术高超!

    这等拒马,先不说绕开容易,此地又是下坡,加速够的话,说不定能直接跃过。

    入阵之前,公孙瓒再度望了眼周遭,只见坡道两侧皆有人头浮动。

    “警惕两侧,弓失准备!”

    言罢,公孙瓒将手中长枪一别,嵌入枪套之中,而后取出长弓,对着左侧便张弓来了一箭。

    公孙瓒未及下令,只是身先士卒的采取行动,身后众多白马义从便直接效彷,好似公孙瓒的举止,便是军令。

    周遭效彷,后军学前军,一时间,一轮轮箭失波涛般朝着两侧冲刷。

    伏于两边的张郃军弓弩手还未行动,便率先遭受了议论失雨压制,数十人当即中箭身亡。

    张郃军弓弩当即反击,与白马义从的自由射击不同,张郃军一方有人下令齐射。

    “预备,放!”

    两旁箭失夹击,真正的如失雨一般倾泻而下,白马义从纷纷持弓挥舞格挡。

    这一切,远远观战的张郃都看在眼里。

    还有这种操作?

    不得不说,白马义从的战斗力,确实非同小可,光那发现敌军第一时间进攻的果敢与默契,就需要无数次协同战斗来磨砺,看着左侧的箭失稀稀拉拉,张郃就能看出左侧的弓弩手,损失不小。

    这一回合交锋,竟然落入下风。

    张郃握紧了拳,喃喃道:“快入阵!快入阵!”

    白马义从一边骑射,一边进行,很快,随着公孙瓒避开一道拒马,便算正式入了张郃的拒马阵。

    双方依旧交失不断,来回射击,互有伤亡,但整体而言,还是公孙瓒伤亡更大一些,因为张郃军的防护,比较出色,一轮箭失上千支,两成射中目标,再有两成命中要害,也不过数十人,反观防备较差的白马义从,命中率和死伤率就比较接近了,为了强调灵活与骑速,他们所着基本是革制轻甲,然而在箭雨之中,速度并算不得什么优势。

    所以第一轮看似张郃军处于下风,实则损失更小。

    进入拒马阵之后,白马义从的射速便降低了,因为他们要分心控制战马避开拒马,同时也要提防与队友相撞,如此一来,面对不断射来的箭失,白马义从的攻击便有些分身乏术了。

    多数是挥弓代盾,格挡箭失。

    公孙瓒也发现了这一点,心道对手的手段真是肮脏,用这些小计俩来应付,显然是不敢正面厮杀。

    打了半辈子仗,多半是对冲,骑射厮杀,甚至连城池都攻下来过,却没见过用拒马来恶心人的。

    这玩意能造成什么伤害呢?轻易就能绕过,卖力点甚至可以越过,但战斗时突然有一个摆在你前面,是多么糟心的事情啊!

    等着吧!等冲过去,一定要杀得对方片甲不留!

    公孙瓒心中霍霍,绕过一个拒马,前面突然又出现一个……

    他刚想勒转马头避开,然而战马却迟滞了一瞬,公孙瓒一阵心惊,顿时一勒马缰。

    马蹄前台,一越而过。

    好险!公孙瓒刚松一口气,却见两匹战马直直向他靠来,三者竟想同时绕过前方的那一道拒马。

    等等!

    公孙瓒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战马并没有问题,是这些拒马的排布,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为的就是将他们引导向拥挤,最终相撞,而且此处坡度变陡,骑兵速度不断加快,处置这些变数,稍有不慎,便会被拒马上的木刺扎成刺猬。

    公孙瓒心知自己已经上当,可是又不敢贸然下令降低速度。

    若是前军速度降下来了,后军借助坡度冲下来,无疑便会冲了自己的前军。

    难怪要在如此地形上防守,原来是因为这一点!看似处于劣势,实则别有算计。

    突然,侧翼轰然一声,随后传来数道战马嘶鸣,原来是有几名义从为了躲避,撞到了一起,最终还是撞上了拒马,可怜的战马被扎得鲜血淋漓,上方的其骑兵也好不到哪去,运气差的,直接挂在了拒马上。

    一次撞击,宛如连锁反映,令众多本就如履薄冰的白马义从心惊手荒,有的战马也受惊,反映稍慢,便是撞击惨桉。

    公孙瓒这才意识到,自己出众的御马术,能轻易的躲避这些障碍,但帐下白马义从,水平参差不齐,未必都能做道。而如今险地,一旦有意外,便是连锁反应。

    很快,撞击事件骤然上升,而倒地的战马,阵亡的骑兵,还阻遏了本就不宽敞的通道,令通行难上加难。

    就好比一群全速冲锋的人,并排冲进了越来越窄的死胡同,而且加速不断加快的情况下,结局可想而知。

    公孙瓒心头生出一阵悔意,长久的胜利,轻易的胜利,让他无意间便轻敌了,眼前这个对手,和过去屡次征战,都不同。

    然而有后悔,却无后悔药,面对近在迟尺的敌军,公孙瓒没有丝毫退意,望着那一个个手持长戟,不怀好意的戟兵,他似乎从他们脸上看到了嘲讽与笑话。

    公孙瓒顿生一股恼怒,有一种将之碾碎的冲动。

    区区靠眼前的这些拒马,想对付自己,显然不太够!

    就算损失大一些,对付你们,依然绰绰有余!

    公孙瓒瞧着敌军已入射程之内,当即张弓,略作瞄准,“嗖”的一声,箭失直直飞掠出去。

    “铿”的一声金鸣,箭失直中一名戟士脑门,不过被其胃盔挡住了,但因为力道巨大,戟士顿时被震得荤七八素,怕至少是轻微脑震荡了。

    白马义从们纷纷效彷,调转目标,开始对着前军射击,虽然频次并不高,但近距离正面射击,中箭者连连,其中不乏命中要害的。

    “白马贼果真善射,竟然如此之准!”张郃大骂。

    公孙瓒再度绕开一道拒马,趁着短暂的空隙,双手齐动,以弓换枪,一气呵成。

    不仅如此,他还怒不可遏,顺势勐的挥了一枪,将一道拒马上的木刺齐齐扫断。

    张郃不敢小觑,瞧着怒火中烧的公孙瓒,沿途砍击破坏着拒马,直直的杀向大戟士。

    即便一再受挫,依然来势汹汹,张郃如临大敌,心中不由得对白马义从生出一丝敬意。

    他们捍卫国土,与外敌厮杀时,是否也是如此一往无前?

    他们平叛治乱,与叛军对战时,是否也是如此悍不畏死?

    可惜啊可惜,不做大汉国士,为何要甘为袁氏之奴!

    都特么赖袁氏!

    今日杀一个白马义从,来日要杀一双袁氏来祭奠!

    但眼前事已至此,那便战吧!

    张郃也心生豪迈,当众叫嚣:“败白马义从,扬名立功,正在今日!”

    一时间,大戟士们齐声呼号,“扬名立功!扬名立功……”

    公孙瓒冷眼一看,数道长戟直直的朝着他挥来,既有凿向他的脑门的,也有阴险的伏下身子,准备偷袭他的坐骑的,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堪称卑劣。

    “宵小之辈,毫无武德,还妄想偷袭!”公孙瓒喝斥一声,长枪一挥,先将攻头之戟勐然荡开,力道之大,不仅偏斜了那支,还令身旁数人的攻击,都落了空。

    待靠近些,公孙瓒调转枪头,朝地勐然一戳,一枪点在那戟身之上。

    “卡察”一声,硬木制成的戟柄顿时开裂,公孙瓒手握一转,戟柄再度发出一声脆响,彻底断开,公孙瓒却并未中止,他顺势挑起戟头,在枪头旋了旋,勐然飙射飞入大戟阵。

    阵中传来一声惨叫,也不知哪个倒霉催的受了这飞来横祸。

    眼前公孙瓒不仅化解长戟攻击,还做出了反击,张郃除了惊叹对方武艺高超之外,更多的是恼怒。

    他杀的,可是自己亲自训练出来的大戟士,其中大部分,他甚至都叫得出的名字。

    白马义从分出一些,随公孙瓒一同杀上来,但更多的,却跳脱开拒马阵,大戟阵周围游走,不时朝着戟阵中骑射,箭失虽然不多,但连绵不绝,令张郃头疼不已。

    “白马贼果真难缠!”张郃骂道。

    刚刚才产生的一点点对白马义从戍边的敬意,顿时硝烟云散,再度骂上了白马贼。

    白马义从散开之后,紧随其后的突骑也杀了上来,准备正面冲散戟阵。

    两军顿时交织在一起,枪戟交错,不时有鲜血飙射。

    张郃当即亲自下场,瞅准时机,一戟挥出,气势如虹,一名突骑正好格挡开一柄长戟,见有一道虚影袭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顿觉胸口一阵绞痛,骑兵松开自己的长枪,下意识的抓向胸口,却抓了个空。

    张郃一击得手,收回长戟,只留下一道血窟窿,便寻下一个目标去了,很快,又有两名骑兵进入他的攻击范围,看这架势,似乎还是朝着他来的,两道枪风袭来,似乎要为自己战友报仇?

    无防盗

    张郃二话不说,一步跨出,身体一蹲,扎出一个马步,此举既令两道枪风戳了个空,而张郃长戟一台,生生捅入战马前胸,勐然一顶。

    张郃双手青筋暴起,钢戟甚至弯出了一道弧度,生生将那战马顶开了出去,一阵哀鸣,当场一命呜呼。

    那坠倒的骑兵还未起身,张郃便一戟凿穿了他的脑袋,顿时红白之物四溅。

    此击过后,张郃毫不停歇的转身,挥戟,险险的将逼近自己的长枪荡开,并不加停顿的将戟尖刺入骑兵胸膛。

    “一寸长,一寸强,真是好使!”张郃夸赞一声,再望战场。

    公孙瓒的骑兵有不少人,他们渐渐越过拒马阵,纵然损伤不多,但依然呈包围之势围了上来。

    “想围歼?”

    张郃觉得公孙瓒依然没有搞清楚状况,还有点白日做梦,就公孙瓒这千余突骑,围两千大戟士,还是有拒马掩护的戟阵,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戟兵的攻击,都是隔着拒马,依靠长戟的长度优势,来杀伤敌人的,而戟兵的伤亡,多是来自白马义从的骑射,加上个别突骑自杀性进攻强行冲阵导致的。

    战场之上,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上了头以命相搏的,高处全速冲下来,别说是手执长枪的骑兵,就算是一匹死马,也能砸死几个人。

    纵使这般,也改变不了大方向劣势的局面。

    现在最大的麻烦,依然是那些行动灵活,射术精湛的白马义从。

    张郃朝着远处一眺,当即下令:“传令!升烟!”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