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九章 刘使君二顾孔明,渤海王脚踏四舟

    刘擎收到泰山郡战报时,已是十一月中旬的事,一切依刘擎所望,朱灵占领奉高之后,便开始着手加固城防,打造军资。

    虽然荀彧与郭嘉认为刘擎不宜过早介入河水以南之事,但此举算作并不算作领地诉求,而仅仅是提前在泰山郡埋下一枚棋子。

    因为刘擎以为,兖州,青州,徐州,三州之地,不久将乱。

    刘擎不认为袁氏会甘于现状,粮食赎身之事后,很可能深深刺痛袁氏,而当一个有真实实力的存在,受了严重的刺激之后,很难说会做出什么事。

    在荀彧担任冀州刺史之后,没人比袁氏更清楚荀氏与刘擎的关系,所以刘擎的真实影响力,也将暴露在袁氏面前。

    以袁隗的隐忍性格,自然不会突兀的进攻自己,而是先解决其他地方,比较弱小的地方。

    例如除陈留东郡之外的兖州,再比如已经被黄巾彻底搅乱的青州,还有实力平平的徐州,或是更南边的地方。

    荆州,扬州,甚至交州。

    如今荆州南阳战事已起,刘擎自当有所准备。

    眼下,幽州局势,才是重中之中,赵云传信而来,公孙瓒收到警告之后,并未停止聚兵西进,大军已濒临右北平郡治土垠,争端,已无从避免。

    如今赵云受邀屯兵渔阳郡雍奴,而陈宫与张郃,刚刚赶到涿郡,甚至都还没搭上刘虞。

    这期间,刘擎已收到袁氏交付的首批二十万石粮食,已从东郡运往魏郡,并且承诺在十一月,另有三十万石会交付。

    只要时间别拖得太久,刘擎还是体谅的,不是光光有没有粮食的事,收集,装车,运输,都需要人手和时间,反手交付直接交付一百万石,又不是打游戏。

    所以,刘擎十分体贴的吩咐徐晃,给袁绍改善一下伙食。

    等另外三十万石交付了,刘擎甚至可以让让徐晃请袁绍去红瑛楼坐坐,毕竟男人嘛,还是体谅男人的。

    荀彧主政冀州刺史以来,顿时忙得不可开交,原本零碎的各郡国政务,如今得以统筹,这一回,整个冀州从头到脚,从始至终,皆逃不过荀彧的治理了。

    荀彧忙于政务,而沮授则忙于张罗十二月的婚事,随着期限临近,邺城越来越有喜庆气氛,只是位于城北的新王府虽然主题建筑差不多完成了,但距离竣工乔迁,怕还要大半年的时间,这回娶貂蝉,是赶不上新宅了。

    这一日,刘擎与蔡琰二度出城,前去拜见胡昭,早得早,到得也早,如今天气转凉,不用刻意避开烈日,行程自然也快了,晌午过后,刘擎与蔡琰便到了山中小庐。

    《最初进化》

    一回生,两回熟,侍童胡戍十分热情的将两位请入屋中,入屋之时,刘擎与蔡琰细心的发现,草庐上悬着的木匾,已经换成了“陋室”二字,可见胡昭对陋室铭多么喜欢。

    蔡琰看特地多看了两眼,在她眼里,这可不仅仅是两个字,胡昭作为大书法家,这两个字中包含的遒劲笔法,深刻意境,皆深深的吸引住了她。

    刘擎眨巴着眼陪蔡琰看了半天,只有一个感想:卧槽好看!

    “大王与贤侄来啦,快进屋坐!”

    屋里传来胡昭的话,声音有些绵长,似乎是刚睡醒,这些读书人,都喜欢午休,特别是这么舒服的季节。

    “见过孔明先生,打搅先生清梦了!”刘擎赔笑道。

    胡昭爽朗一笑,回道:“无妨无妨,也是该醒的时辰了,大王不在并州从政,何日回的邺城?”

    胡昭的话,顿时令刘擎警觉了起来。

    他会不知道自己回来?他会不知道东郡之战?他会不知道袁绍大败?

    刘擎不信。

    之所以如此,多半是想装出对刘擎漠不关心的模样,这种傲娇,刘擎懂的。

    读书人嘛,好面子正常,何况胡昭还是大知识分子。

    刘擎讪讪一笑,回应道:“有些时日了,本该早些来探望先生的,后又因兖州战乱,去了趟兖州调停战事。”

    刘擎将计就计,干脆的将事情坦白相告,装,我看你接着装!

    胡昭心里也骂道:调停战事?你真当我不知道你大败袁绍,装,接着装!

    “大王官在并州,身在冀州,心系兖州,身心兼劳,实乃大汉之幸,百姓之福!”胡昭夸道。

    刘擎品了品,这是纯正的夸吗?为毛觉得有点讽刺意味呢?

    “能出点力,便多出点力,但愿劳有所得。”刘擎淡淡回应。

    言外之意:老子跑了几趟了,你也该让我劳有所得一下了。

    胡昭愈发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表现直率,却心有城府,知世故却不世故,属实难得。

    蔡琰听得两人对话,好像听懂了,他们聊了些简单的事,但隐隐觉得,又不止如此,好似话中有话。

    真是为难纯真的人儿了。

    之后,刘擎与胡昭又十分自然的聊到了袁绍之败,又十分自然的聊到了新的冀州牧荀彧,最后还十分自然的聊到了幽州的刘虞。

    刘擎知无不言,言之有物。

    胡昭无所不知,一一对应。

    最后两人都对对方有了一个心理成像。

    刘擎骂胡昭:装糊涂的天才!

    胡昭骂刘擎:脚踏四舟的精神小伙!

    官在并州,身处冀州,心系兖州,神往幽州。

    总的来说,二顾孔明,所谈完全没有第一次那般拘谨客套,聊天内容也有了质的提升,刘擎所述之事,皆能引起胡昭莫大的好奇,偏偏刘擎又喜欢急流勇退,半道截止,整的胡昭十分难受。

    身处深山,最大的欲望不是酒色财气,而是信息。

    而刘擎如今掌握的信息,远远不是胡昭所能探听到的那一丁半点风声可比的。

    按照刘擎盘算,这一次的信息饱和轰炸之后,再让老先生历经数月的信息贫瘠,等下一次来访,基本就可以招募了。

    虽然如蔡琰所说,上一回便可以做出招募动作了,话虽如此,但刘擎并不想简单的得到胡昭的人,和他的大才,那样的胡昭,或许还是傲慢的。

    刘擎想要的,是他的心,老当益壮的心,施惠于天下的志向,与知识垄断阶层斗争的意志。

    因为刘擎知道这条路,远比统一领土更加任重道远。

    黄昏时分,刘擎与蔡琰辞别胡昭,胡昭依依不舍的放两人离去了,并且主动邀请两人多来坐坐。

    今日的信息轰炸,实在将胡昭有些打懵了,原来看色风平浪静的天下,竟然正在进行着如此多的角逐。

    回去路上,蔡琰也好奇,刘擎今日为何如此健谈。

    “夫君,今日为何对先生说出如此多的事情,而且,先生回应颇为热烈,夫君为何不行招募之事?”

    刘擎笑笑:“不必急于一时,先生之才,并非务政之才,亦非统兵之才,而是育人之才,育人大事,并非才干德行到位便可,大争之世,当有求变求强之心,我说这么多事给先生听,便是希望借此刺激先生,方今天下大乱,英雄辈出,是英雄当迎难而上,断不能有隐蔽退却之心。”

    刘擎瞧着,蔡琰又双目放光了,又觉得自己的男人是盖世英雄了。

    “夫君为天下,真是煞费苦心。”说着,蔡琰便依偎到刘擎怀中。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伴随着马车颠簸,刘擎会稳稳的搂着她。

    刘擎叹了口气,道:“生在帝王家,是万幸,也是不幸,幸而免于受黎民之苦,不幸的是,自己的命运,也无法与天下分离,即便本王想苟安避祸,这大争之世也不会允许!”

    刘擎到处心中无奈,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种生活,身在帝王家是不存在的。

    他父亲渤海王,身为桓帝之弟,差不多就是准备混吃等死的人,可惜还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这样“被造反”而致满门诛杀。

    等真正的乱世降临,莫说郡国之王,即便是大汉皇帝,也可以是他人手中玩物,自己的皇后爱妃,被人说杀就杀,说换就换,不说没有半分帝王尊严,就连男人的尊严,也荡然无存。

    刘擎岂能坐视悲剧重演?!

    蔡琰依偎在怀,仰头望着刘擎,安静乖巧的听着……

    ……

    幽州,广阳郡,蓟县城外。

    此时的幽州业已显露萧条之景,树木纷纷脱去了黄叶,只留下孤零零的枝干剪影,北风迎面吹来,已带着阵阵寒意。

    “一路北上,景观各异,听说幽州北部,已经降雪。”陈宫望着蓟县洞开的大门道。

    拜帖已经送上,陈宫张郃正等人来接。

    “我身在河间郏县,亦属北方,倒没觉得有什么新鲜。”张郃道。

    “那公孙瓒倒是会择时日,如今战马养了秋膘,正是兵强马壮之时,若过了十二月,幽州普遍降雪,那时候,对骑兵作战便不利了。”河间国相崔琰道,此次,他也跟随着两人来到了蓟县,先前便是由他,负责对接刘虞的。

    刘虞听闻贵客到来,当即亲自骑马出城迎接,听闻此次,贵客还是率军来援的。

    先有赵云,再又有贵客前来,未见渤海王其人,刘虞却已经受其襄助良多,当即感叹:汉室宗亲当中,还是有担当之人的!

    “见过刘使君!”

    三人齐声见礼。

    刘虞身材高挑挺拔,而且样貌俊伟,怎么看,都觉得此人正派异常,能得到乌桓人的拥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真是一个看颜的世界!

    刘虞引三人入城,一边吩咐备宴,一边表达辛苦了,以及感谢。

    辛苦了,是给三人的,感谢,则是遥谢渤海王,刘虞还是懂的。

    赵云和刘擎的关系,懂的都懂,不懂也不会多说。

    陈宫生性直率,刚刚入座,便开始打听公孙瓒军的事,刘虞也稍稍为陈宫的敬业而动容。

    “公孙瓒精于军事,很会择机,这个季节,正是幽州突骑战斗力最为强劲之时,他会借助兵锋最盛之时,占据右北平郡,此时我军准备反击,只需拖个把月,幽州便入冬了。”

    入冬之后,几乎是休战的。

    “公孙瓒倒是打的好算盘,此事岂能如他意,我军再此之前,阻止他攻占右北平郡,不就成了?”张郃道。

    “张都尉所言,虽有道理,不过土垠县几乎位于右北平与辽西郡边界,与公孙氏所在令支仅五十里,眼下是公孙瓒聚兵时期,若要袭取土垠,骑兵几乎一日便至。”

    张郃咂了咂嘴,这也太方便了,相当于把郡治按在了人家嘴边了。

    “昔日张纯叛乱,欲攻取土垠,便是令支公孙瓒派家族子弟兵奇袭,大败张纯,方才保住幽州,但此战之中,多有公孙子弟身死,公孙瓒便将此仇迁怒于张纯与乌桓,并与之斗得难分难解,曾深入大漠追杀。”

    刘虞顿了顿,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

    “虞作幽州牧之后,采取怀柔政策,包容乌桓鲜卑人,然此政策与公孙瓒的赶尽杀绝之意图,势同水火,自此,公孙瓒在幽州东部,特别在辽东辽西等郡国,大肆发展势力,渐成割据之势。”

    听刘虞大自说完,陈宫心中对公孙瓒有了个基本印象,这差不多是一个嫉恶如仇的热血青年,战斗力也强悍,因为在长时间和乌桓的对抗中,家族受到了乌桓和叛军的迫害,所以私仇公愤夹杂,才会做出追杀进大漠这种毫无理智的事。

    除了愤世嫉俗的因素外,根据主公交待,陈宫还知道公孙瓒与袁氏的勾连,一个好战,疯狂,暴躁又带点野心的家伙,就像一头狂暴又贪婪的野兽。

    这种时候,只需袁氏抛出一点点饵料,便能轻易引爆这头野兽。

    公孙瓒眼下的举动,显然符合这一点。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经过初步了解,陈宫已经有了基本印象,等到了战场,再观摩一番其战斗风格,便能为公孙瓒量身定制谋略了。

    “以军势割据,不得人心,使君放心,公孙瓒失道寡助,此战必败!”崔琰道。

    刘虞想想倒是认可,但他最头疼的问题,恰恰是其军势过猛。

    陈宫看出了刘虞忧色,和声笑道:“使君勿虑,我已有对付公孙瓒的基本方略!”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