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五章 渤海王大器泄露

    蔡琰心情复杂,刘擎又双叕要大婚了!

    而且这一次还是朝廷御赐婚姻,这是渤海王的大喜事,但身为王后,蔡琰觉得自己又增添了一份压力。

    刘擎尽量表现得淡然一点,以显得自己对这份“政治婚姻”和“阴谋婚姻”没那么感冒。

    “夫君,听闻这个貂蝉,是个不可多得的美貌女子,夫君要有福气了。”

    是艳福吧。

    刘擎觉得该狗的时候,还是狗一点。

    “什么样的女人,能有昭姬这般美貌!”

    刘擎据实而言,虽然知道貂蝉肯定很美貌,但是是没见啊!见过的女人之中,还是蔡琰最美貌!

    所以这确实是一句大实话!

    事实证明,女人还是需要花言巧语哄的,一句溢美之词,就让这件敏感异常的事翻篇了。

    蔡琰又取出另外一封,一边展开,一边说道:“这封来自幽州,赵云将军说公孙瓒已经在辽西郡集结兵马,人数超过五万,公孙瓒欲大举进犯右北平郡,”

    “看来公孙瓒已经按捺不住了,或者袁氏许了他什么大好处,足以让他觉得,得罪本王,也再所不惜!”刘擎冷哼一声,撇开公孙瓒,问道:“子龙还说什么没有?”

    “赵云将军问,在其没有集结大军前,是否可以先发制人?”

    “子龙倒是急不可耐了,眼下距离十二月,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不如,我亲自去一趟幽州。”

    蔡琰一听,当即反对。

    “幽州山高水远,两月时间,恐难解决公孙瓒,夫君还是派人前往支援赵云吧!”

    蔡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距离大朝廷赐婚日已经不足两个月,而赶去幽州,就算全速赶路,也要十多日,一来一回,能剩多少时间可用来对付公孙瓒。

    蔡琰虽然不知兵,却知用兵不易,何况还是公孙瓒这种骁勇之辈。

    “若是派人,我该派谁呢?”刘擎开始细数着麾下之将。

    如今能派的出手的,也只有张辽和张郃了,这两人之中,还要留下一位,继续关照兖州其他地区的战事,如泰山郡,如今陶谦也入了兖州的局,恐怕也体面不了多久了。

    左思右想,刘擎还是决定开会讨论一番,而且赶往幽州的人选,得率先选出来。

    一个时辰之后,众人都出现在了刘擎书房,刘擎坐于案后,望着自己业已成型的幕僚团,由衷一喜。

    沮授田丰是冀州钜鹿人,荀彧郭嘉戏志才是豫州颍川人,还有新入的陈宫,一个人屈居后座,十分谦卑谨慎。

    “公台,来前面坐!”刘擎指了指案旁的位置道。

    刘擎的书案十分大,围坐十几人也不在话下。

    “谢主公!”陈宫一拱手,坐到了郭嘉身旁。

    瞧着陈宫,刘擎忽然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往北出兵,需要一名将军,一名军师,单论独当一面的能力,陈宫甚至比郭嘉还要出色。

    他联合了吕布,占据濮阳达数月时间,在徐荣和袁绍两大势力之间,游刃有余,风生水起,直到袁绍举大军围攻,他才选择了投效自己。

    陈宫比郭嘉合适,还有一点,那便是陈宫更年长,更睿智,这次免不了要与刘虞打交道,待人接物这一块,是郭嘉的短板。

    那么,陈宫配张郃,陈宫配张辽,哪个组合更好呢?

    “幽州局势突变,公孙瓒兵锋再起,欲取右北平郡,以子龙两营兵马,恐难以抵抗幽州精锐,若是靠刘虞自己,恐怕几个刘虞,也不是公孙瓒的对手,公台,我欲遣你与一将前去襄助子龙,张郃与张辽,你们说谁更合适?”

    “张郃!”沮授不假思索道。

    “主公,张郃乃是河间郏县人,与幽州相邻,熟悉那边的风土人情一些,张辽年纪轻轻,虽统兵经验不逊于张郃,但此战要与刘虞合作,所派将领,还是中规中矩一些为好。”荀彧也选择张郃。

    说来说去,终究是为了支援刘虞,若非时间冲突,刘擎真的想自己去见一见这位大汉皇叔。

    不过,刘虞与自己是平辈的。

    “那便辛苦公台传令,与张郃一同北上吧,张郃行事谨慎细致,公台与之多磨合磨合,不过……”刘擎顿了顿,旋即一笑:“张郃重士人,他肯定比吕布好相处。”

    陈宫面露尬色,与吕布的配合,还真有点一言难尽。

    “吕奉先赤子之心,时而言听计从,时而桀骜不驯,确实十分多变,没想到主公仅见奉先数面,便知之甚深,陈宫拜服!”

    陈宫真是会说话,拍得刘擎贼舒服,哪怕数落吕布,也是避讳了恶言。

    高情商:赤子之心。

    低情商:幼稚狂妄。

    相信陈宫去幽州,也能和张郃与赵云以及幽州牧刘虞相处的愉快的。

    “那此事便就此定下,沮叔,晚上设宴为公台践行,本王也参加!”

    原本打算和夫人小酌的刘擎也改变了主意。

    陈宫再度拱手,“谢过主公,不过,陈宫尚有一疑问。”

    “哦?是何疑问你说!”

    “主公出兵出力,襄助刘虞,所求者,是刘虞呢?还是幽州呢?”

    陈宫的问题,着实出人意料,在场几位都对其刮目相看。

    进入状态有点快!

    就像渤海王解陈留之围,是为了帮助张邈吗?

    错,是为了张邈和陈留郡。

    再像渤海王替他解濮阳之围,最后还将到手的濮阳给了徐荣,是为了帮助自己与徐荣吗?

    当初陈宫以为自己是为了自己和吕布,对濮阳无感,直到刘擎将濮阳送给徐荣,陈宫便觉得,刘擎甚至有意招揽徐荣。

    若是将徐荣招揽至麾下,那濮阳,乃至整个东郡,还不是渤海王的。

    那时,陈宫便觉得,渤海王的格局与城府,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的多。

    那么此事帮助刘虞,又岂会区区帮助这么简单。

    陈宫的话,几乎将刘擎内心最深处的小人儿都逼出来了。

    是啊,我为什么帮助刘虞?

    因为他是汉室宗亲?因为他作风正派能力出众?

    别扯了,还不是馋人家身子,想收入麾下。

    只是因为刘虞的特殊身份加上特殊的人格魅力,刘擎愿意将一州之地,悉数予之。

    对于这一点,沮授不知道吗?田丰不知道吗?荀彧不知道吗?郭嘉不知道吗?

    大家都知道,只是不说。

    好家伙,陈宫直接把盖子揭了,这相当于挑明了刘擎的野心。

    不然陈宫怎么混的不怎么样呢。

    “公台,你的问题,很好!我想,诸位应该都知道本王的真实想法,皆没有明说,今日便借公台之问,本王说一说肺腑之言。”

    “本王固然敬重刘虞,先前发信威胁公孙瓒,后又派子龙前去‘劝架’,皆是帮助刘虞,可若公孙瓒执意起兵,本王只好亲自下场了,而本王下场,那么结局只能有一个。”

    刘擎目视众人,缓缓道出:“幽州可以是刘虞的,但幽州必须是本王的!”

    刘擎抛开了所有的人情与虚伪,直言道。

    北方一统,是刘擎的首要大计。

    第一步,依托常山占据冀州,第二步,占据并州,如今可以正式提前宣告进入第三步:占据幽州了!

    原定今年的年度计划是占据冀州的,没想到,世事难料,一不小心,刘擎不仅完成了第一步,还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第二步,甚至提前开启了第三步。

    这其中,董卓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比如冀州各郡的太守,比如并州牧。

    还记得当初董卓兵败张宝之手,几乎是死罪,而刘擎力挽狂澜,将三张首级抢先一步送到了雒阳,刘宏大喜,大赦天下,让董卓卢植等因战获罪的人都释放了。

    后来刘擎还多次以“上天视角”帮董卓开挂,毕竟知恩图报,是董卓最好的品格,那刘擎便给他报不完的恩。

    与之相比,袁氏故吏那点东西,反而成了小恩小惠,所以董卓才敢亦然走向袁隗的对立面。

    只希望随着董卓地位越来越高,他不要飘了……

    瞎比浪,真的会翻船溺亡的。

    “主公,若今岁能完成第三步,那北方一统的大计,便相当于提前两年完成了!”

    刘擎点点头,笑道:“今岁成与不成,便看公台了!”

    又怕他压力太大,便补充交待道:“不过一切务必求稳,不可急于一时!”

    “喏!”陈宫应道。

    刘擎甚至,统一北方,不过是领土统一,想要真正将北方打造成一个根据地,任重道远,其中不少问题,甚至依旧毫无头绪,比如土地政策,比如对待士族豪强的态度,比如如何打破知识垄断,这些深水区的东西,刘擎现在甚至还不敢想。

    散会之后,离夜宴还有些时间,刘擎刚出书房,便撞见了兴冲冲来见自己的万年公主,然后刘擎顺其自然的被万年和荀采拉着去逛坊市了。

    刘擎也乐于如此,女人小孩去逛,只是为了买买买,而刘擎的视角,我看一看邺城的商业氛围,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以后好让邺城百姓,乃至冀州百姓,以及自己的老婆们更好的买买买。

    看吧,她们觉得的岁月静好,那是刘擎在为她们负重前行。

    ……

    雒阳,大将军府。

    徐荣的战报,也如期发了回来。

    东郡已经站稳脚跟,同时,董卓将陈留之事,以及吕布为东郡都尉之事,悉数禀告董卓,最最最重要的是,刘擎率军正面击败了袁绍大军,俘虏了袁绍以及谋士将军,至于一百万石粮草的事,徐荣不知情。

    “哈哈哈!壮哉渤海王,壮哉冠军将军!”董卓当着一种幕僚的面,夸赞道。

    “董公,何事如此夸赞渤海王?”

    董卓眉开眼笑,心情大好。

    “徐荣战报,渤海王于濮阳正面击溃袁绍数万大军,并且将濮阳送给了徐荣!”

    众人顿时明白,如今徐荣怕已经是一颗钉子,牢牢的楔入兖州了吧!

    “恭喜董公!”众人齐声道贺。

    “此战全赖渤海王,诸位说说,我该如何报答呢?”

    这下众人可犯难了。

    加官?人家已经官拜州牧了。

    晋爵?人家早已封王了。

    还有什么荣誉能超过冠军将军呢?

    要不,三公之上,封个大司马?和刘虞一样。

    可一朝怎么能有两个大司马呢?

    至于金石玉器,绫罗绸缎这些,董卓几乎是三天一小送,五天一大送,送货的马车怕都从雒阳连到太原了。

    当了大将军之后,董卓自然人事不断,收到手软,每每有好东西,董卓都会记得分一些给渤海王。

    “董公,上回的赐婚都尚未完礼,如今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主播田景道。

    一众人叽叽喳喳商量了一通,多数都是吹嘘夸赞渤海王的话,一众幕僚甚至都摸到了董卓的心思,在董公面前,夸渤海王好想比夸董公自己还能令他高兴。

    今日这么好的机会,众人自然不会错过。

    最后的结果就是,啰啰嗦嗦半天,依然不知道该如何。

    “董公,借一步说话。”

    一直不发声的贾诩突然道。

    董卓一喜,文和先生开口,显然是有主意了!

    于是董卓与贾诩来到后堂,两人对席而坐,董卓虽位居高官,但丝毫不摆谱,可以说是十分礼贤下士。

    “文和可有主意?”

    “董公可还记得,渤海王曾向朝廷举荐郭缊为赵郡太守,傅燮为清河郡太守,田丰为中山郡太守。”

    “自然记得,渤海王为国举贤,我助其一臂之力,岂不妙哉!”

    “数月之后,渤海王又举荐崔琰为河间国相,审配为安平郡太守,后荐常山太守沮授为河内太守,董昭为常山太守,董公,渤海王举荐之才,几乎已遍布冀州各郡国。”

    “渤海王亦是冀州人,为冀州举贤,合情合理啊。”

    作为人情世故的践行者与受益者,送礼大人董卓深谙此道。

    “然此次陈留郡太守张邈,在徐荣兵临城下之际,选择投效渤海王,令人深思,再想到渤海王之举荐……”

    贾诩在适当的时候停住,没有说出可能有诽渤海王的话。

    下面的话,董卓自己能想到。

    果然,顺着贾诩的思路往下一想,若是有一种可能,凡渤海王举荐之才,皆投效渤海王的话,那冀州……

    算上河内和并州……

    董卓也有些吃惊了,不知为何,甚至隐隐有些头皮发麻,还有点兴奋。

    心道:渤海王这手笔,果然神怀大器!

    “那先生之意是……”

    贾诩一笑,“董公,渤海王对董公有厚赐,助徐荣,败袁绍,令主公得兖州一郡,东郡之势,乃必争之地,犹为要害,渤海王能将之献于董公,可见其心!”

    董卓认真听着,不时点头。

    贾诩顿了顿,再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渤海王馈赠一郡,主公可倍而偿之!”

    “如何倍而偿之?如今咱的并州牧,都已经给渤海王了!”

    贾诩神秘一笑,说出了一个名字。

    “冀州刺史贾琮。”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