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二章 帮袁绍体面一下

    后方传来的呐喊声令袁绍为之一惊,先前全部中军陷入混乱,几近溃散之际,袁绍才站出来维系一波攻势。

    前面徐晃的攻势没有挡住,幸好文丑及时出现,然而转机之后再现转机,后方又出现了敌军。

    袁绍不知大喊的就是典韦,只是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刺耳的耳熟。

    他连忙指挥身边将士回身应对。

    典韦暴喝一声之后,再度率领虎卫直直杀向袁军护阵。

    原先袁军中军乱作一团,所以他并不知袁绍在哪,如今袁绍整肃了一批兵马,反倒暴露了自己所在。

    “袁绍就在前面,速速上前把他一锅端了,记得,袁绍要留给我!”冲锋之中,典韦还不忘交待一声。

    数名袁军挡在前面,典韦甚至未多看一眼,黑货循着间隙疾驰而过,典韦将铁戟调整了个角度,月牙刃朝外,悄然滑过,那几名袁军首级便轱辘滑落。

    在袁绍身先士卒的鼓舞之下,袁军似乎暂时找回了士气,即便伤亡惨重,也依旧奋起冲锋,用以命换伤的方式,攻击虎卫军。

    典韦一戟戳穿了一名袁军,将之狠狠甩出,骂了一声:“淦!袁军倒还有几分骨气!”

    然而骨气并不能挽救袁绍,很快典韦便得偿所愿,杀入了最后的战圈。

    在最后的护卫圈中,袁绍持剑立马,怒视典韦,眼中满是不甘。

    他没想到,自己数万大军,竟然挡不住渤海王区区两千骑兵。

    如今在濮阳城外,袁军依旧浩浩荡荡,乌乌泱泱,但中军被典韦冲散,乱做一团,侧翼军令中断,不知所然,另一侧的张杨部,更是没有任何消息。

    而中军不仅前军被突破,切割,就连后军,都已经被典韦杀穿了,最后还杀了个回马,杀到了自己面前。

    袁绍很难理解,纵使装备精良,他的兵力优势已经能将这弱点弥补的,为何会如此不堪一击?

    典韦与袁绍对峙间,徐晃也突破了最后的防卫圈,杀到了袁绍跟前,而文丑,还在数百步之外,与十数名禁卫缠斗。

    郭图望了典韦,又望了望徐晃,最后对袁绍道:“主公,大势已去,我军败矣!”

    末了,他还在心中又哀叹一声:这一次,果然还是没什么不一样。

    袁绍一声不吭,什么豪言壮语,也说不出口了,就身边这几十号士兵,别说突围了,战功都不够对方分的。

    “袁绍,下马投降吧,我劝你莫要顽抗!”典韦深刻的领会了刘擎的生擒思路,开始劝降。

    对此,袁绍只能怒目而视。

    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宁为玉碎”的想法,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世,一想到这个大争之势,一想到那些他看不上的草包,都还活得好好的,他却已经濒临败亡了,袁绍心有不甘!

    万分不甘!

    “主公,认了吧,以你的身份,渤海王不会为难主公的。”郭图再度劝道。

    “可……今日之败,倾其所有,更将为天下人所耻笑,我已经愧对袁氏列祖,又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郭图又在心中叹了口气,袁绍性子还是烈,心态也差,抗打击能力更是差到每边。

    全天下都知道袁氏底蕴深厚,就他袁本初不知道,濮阳区区小败,甚至不及河内之败,又算的了什么呢!

    见袁绍不回话,典韦徐晃默契的一同上前,虎卫禁卫持枪逼近,只要他们还敢反抗,便不介意让他们成为枪下亡魂。

    就在典韦于徐晃将兵器架到袁绍门面上的时候,不远处再度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喝。

    “胡闹!谁让你们这么对本初的!”

    典韦徐晃一听,看也没看,几乎条件反射般的收回了兵器,典韦将双戟别到身后,还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身旁一名虎卫,后者是个聪明人,顿时明白,将前戳的长枪收了回来。

    大家有样学样,针锋相对的局面,顿时缓和了不少。

    能令典韦徐晃如此忌惮的,除了刘擎,还能有谁。

    他骑着金戈缓缓上前,来到袁绍跟前。

    “本初见谅,拙将多有得罪!”

    刘擎脸上散发着人畜无害的微笑,但这种微笑,却令袁绍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昔日在河内郡,刘擎脸上便常常挂着这种笑。

    袁绍一脸尴尬,没有说话,拱手回了回礼。

    “请袁兄入城一叙!”刘擎直接开口邀请道。

    袁绍何尝不明白,这是刘擎给他的台阶,比起鲜血与断肢,这可以说是败得风光,败得体面了。

    袁绍心头闪过一丝挣扎,旋即做出决定,回道:“请渤海王带路。”

    渤海王能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如郭图所言,刘擎并不会太为难自己。

    但不会太为难,不等于不为难,行进间,袁绍心中还是不停犯滴咕。

    文丑原本还在与禁卫交战,突然瞧见袁绍已经跟在渤海王身后,朝着濮阳而去,当即一愣,正欲驱马前去营救,不料,稍一愣神的功夫,脖子上却杵了几杆长枪。

    “害!”文丑重重的叹了口气,将手中长枪勐的砸落在地上。

    我还战个锤子!文丑想。

    袁绍再前进几步,见到了被捆扎起来的颜良,此时颜良低着头,看也不敢看袁绍,主辱臣死,颜良作战失利,显然无颜以对。

    袁绍兵败的消息很快扩散开来,濮阳城外的战斗,渐渐止息。

    城头上,陈宫与吕布,以及麾下众将,怔怔的看着下方的身影,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战斗开始还不到一个时辰,袁军数万人马,竟然被两千人正面击败了。

    难以置信!

    “先生,这渤海王能被封为冠军将军,果然名副其实,难怪鲜卑大军闻其名而丧胆,并州有这样的州牧,实乃并州之福!”吕布叹道。

    “奉先,我们投渤海王,果然没有投错,以后就让渤海王带我们东征西站,建功立业吧!”魏续夸张的张大着嘴,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好似已经联想到未来。

    陈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将东郡交给渤海王,果然没有选错!张孟卓虽胸无大志,眼光却着实了得,仅仅因为信的过一面之缘的渤海王,竟然将一郡之地相托。”

    陈宫不知道,张邈投渤海王一事的其中曲折,还以为是张邈的英明决断,类似这样,比较符合张邈的性格。

    就像当初他不打算驰援东郡,选择自保的决绝一样。

    眼见渤海王与袁绍入了城,作为濮阳临时的“东道主”,陈宫连忙领着吕布魏续一行前去迎接。

    袁绍骑着黄骠马,身着锦官服,眼睁睁望着濮阳二字掠过头顶。

    万万没想到,濮阳之战,他真的入的濮阳,却不是以征服者的身份,反而是战俘的身份。

    对,不管渤海王的话说得多么好听,袁绍很有自知之明。

    “见过大王,见过袁使君。”陈宫恭敬的给两位上官行礼。

    刘擎笑着摆摆手,示意免礼,而袁绍看也没看陈宫。

    在他看来,袁军之败,全在渤海王,与陈宫没有半分关系,若没有渤海王,说不定这个时候,他也能这么骑马堂而皇之的入濮阳了,而陈宫卑躬屈膝的对象,便是自己了。

    陈宫也不以为意,吕布更是没将袁绍放在眼里,两人默默的领着渤海王,入了郡府。

    这一路上,一街一坊,对袁绍而言,都是回忆,如今故地重游,真正领会了一回什么叫物是人非。

    痛,太痛了!

    入了郡府,刘擎十分自觉的坐到了主座之上,并十分大方的邀请袁绍入座客座上座。

    别说什么陈宫吕布,就连郭嘉典韦徐晃,都没这个待遇。

    刘擎望了望堂下,突然有些恍忽,这一幕,似乎似曾相似。

    哦,陈留之事,就在不久前,如今他又占据了一个地方。

    袁绍有些木然的目视前方,心中打鼓,此事会以何种方式了结,突然,他诧异的发现,自己对面的坐席,是空着的。

    若排位置,那个位置应该是渤海王军师郭嘉坐的才对,然而郭嘉却坐在了自己的下席。

    袁绍微微晃头,撇开这些天马行空的想象,或许没有深意吧,只是自己敏感了。

    他面向刘擎,问道:“不知渤海王唤绍入城,所为何事?”

    刘擎心中冷笑,所为何事,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袁本初你可真是装湖涂的天才。

    再望了望诸位,刘擎将目光定在吕布身上,突然想到一句话,于是道:“今兖州乱局频发,东郡纷争不断,濮阳刀兵相向,本王身为汉室宗亲,实不忍见到到同胞相残,本王生平从不好斗,唯好解斗,今驰援濮阳,便是希望本初能够罢兵!”

    吕布给渤海王的话点了个赞。

    我为兖州牧,我取东郡,乃天经地义,合法合理,倒是陈宫吕布盘踞于此,聚众谋反,渤海王何故助他们!

    给两步台阶还装起来了,这一点刘擎是没想到的!

    便冷声回道:“陈宫与吕布,乃是本王的人,公台,奉先,你们说是也不是?”

    “正是!”陈宫答。

    “不错!”吕布答。

    “兖州自刘岱生乱开始,又遭青州黄巾劫掠,百姓流离,生灵涂炭,本王岂能坐视?本初既为兖州牧,不思平蛾恤民,却争城夺地,岂不失了格局?”

    袁绍无言以对,可是,他竟然觉得刘擎说得有道理怎么回事!

    “你我皆是大汉之臣,当为社稷披肝沥胆,殚精竭虑,如今黄巾盘踞泰山郡,就连徐州刺史都施以援手了,难道本初还不如陶恭祖吗?”

    袁绍再度无言以对,再度觉得刘擎所言无法反驳,甚至有一点惭愧感怎么回事!

    郭嘉笑而不语,主公铺垫的差不多了……

    “本王身在冀州,执掌并州,今岁北方干旱严重,粮食减产,且并州本就贫瘠,极度缺粮,听闻汝南风调雨顺,粮食丰收,本初欠我的四十万石粮草,应该快些交付了,每晚几日,可就有一些百姓挨饿!”

    袁绍目光闪动,知道不开口不行了。

    “待绍回汝南,便安排粮草之事!”

    好大一个饼!刘擎冷笑,上一次,便是信得过你,放你离开了河内,结果呢?

    同样的错误,我岂会再犯?

    袁绍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刘擎之所以以礼相待,是希望他与袁氏能留有最后的体面,不要利益冲突了,刀兵相向了,还落得个相憎的境地。

    这一回,放是不可能放的,但体面还是要的。

    因为,终究还是要放的。

    “另外,北有鲜卑大军虎视并州,西有东羌人蠢蠢欲动,并州边郡,每月消耗钱粮无数,本初你便写信给太傅,望再调拨粮草六十万石,以充军资。”

    刘擎说着,又给了袁绍一步台阶。

    我都没管这叫赎金,体面不?

    袁绍一听六十万石,不由得嘴角一抽,即便是他,也被这个数字吓到了。

    他自然知晓刘擎言外之意,说是军资,其实就是赤裸裸的讹诈,勒索,而他的依据,便是自己。

    唉,谁让自己吃了败仗,已沦为阶下囚呢!

    袁绍自知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渤海王是什么样的人,他不是第一次见识,只是加上那四十万石,总共一百万石,这个数字,不知道叔父听到这个数字,会不会当场晕倒。

    袁绍没有说话,澹澹回道:“写信之事,我会办,不知渤海王是否还有其它事情?”

    《仙木奇缘》

    言外之意:没别的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刘擎:你想屁吃?

    “这才哪到哪,晚上陈宫设宴,你我痛饮几觞!”刘擎道。

    袁绍自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敢忤逆渤海王,便点点头,暂时应承了下来。

    这时,堂外突然跑入一位禁卫,上前通报道:“主公,徐将军到。”

    “哈哈!好,快请!”刘擎高兴道。

    徐将军?

    袁绍眉头一紧,十分困惑!在这东郡,能被刘擎称呼一声徐将军的,除了徐荣,还有谁有这资格?

    少顷,一武将大踏步步入堂前,步履带风,锦袍鼓动,径直来到刘擎跟前,行了个军中之礼。

    “末将徐荣,见过冠军将军,渤海王!”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