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一章 生擒袁绍,活捉本初

    陈宫催促再三,吕布眯眼一瞥。

    只见城下军阵之中,渤海王正与颜良文丑二将打得有来有回,二将骑马绕着渤海王,时不时发起攻击,并且都是一击即退,可见二将对渤海王的实力,十分忌惮。

    这压根不需要支援啊!

    吕布眼中的战斗,刘擎游刃有余,虽然没有主动进攻,但应付二将,显然得心应手,吕布不由得想:若是换了自己上,能否这般绰绰有余。

    “奉先为何不为所动!”陈宫又催促一声,显然,在他眼中,下方的战斗凶险异常。

    fo

    战场上空出了一片地,战圈周围的双方将士甚至停下了对攻,看着自家主公与将军对战,并且不时暴出怒吼。

    刘擎左顾右盼,警惕的盯着绕圈的两人,面对时而发起的攻击,刘擎轻松便能接下来。

    刘擎不不由得困惑。

    兜圈子,这是谁发明的战法?

    好无聊!

    此战关键在于典韦与徐晃,刘擎只是负责拖住袁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两员大将,虽然这样也能算拖得,但刘擎还是打算打破这种无聊的兜圈。

    待文丑行至前方,刘擎一改驻足状态,突然催动金戈前行,战马骤然疾驰,刘擎长槊反手一挥,迎着文丑的方向横扫而去。

    文丑也没想到渤海王会突然发难,而且攻击角度极为刁钻,就这么噼头盖脸而来,除了硬挡,几乎无从闪躲。

    文丑双手执枪向前一竖。

    “铿!”

    一股巨力在交击中暴开,文丑直觉得双臂一颤,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去,文丑双腿勐然一紧,狠狠夹住马鞍,然而战马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的,最终,文丑还是脱离了马背。

    这一切几乎都发生在瞬息之间,众人只见得是刘擎一槊将文丑打落了马下,刘擎军中一阵呼号,反观袁军,而冷静得许多。

    “先生,你看,渤海王还需要我支援么!”吕布澹澹说道,言语间透着一丝得意,好似他又有一样东西是超过陈宫的了,那就是对战斗的理解。

    不过吕布虽然看出了渤海王的得心应手,却不理解他接下来的动作。

    被打落马下,是最为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不上去一招结果了他,渤海王是怎么想的?

    “害!错失良机了!”吕布叹道。

    陈宫看着那一幕,着实精彩,渤海王神勇,果真如吕布所言,不需要帮助,他也没有再催了,而是认真的看着下方打斗。

    文丑依旧持枪,落地时还不忘就地一滚,以避开渤海王可能的后招。

    滚了一身尘土之后,文丑才发现渤海王竟然依旧立于那便,笑着看自己。

    渤海王这是在嘲笑自己吗?

    若是刘擎能听到文丑心声,一定会吐槽一句:你戏真多!

    颜良勒住战马,关切的望着文丑,在确认他没事后,松了一口气,再度盯着渤海王。

    心想:这渤海王武艺果真了得,怪不得能获得冠军将军这等殊荣。

    “文丑将军,给你马!”

    刘擎笑着用铁槊赶了赶文丑的战马,将他赶回文丑身旁。

    不仅不补刀,还将战马还给自己,渤海王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耻辱!这是耻辱!文丑觉得无地自容!

    唯有战胜之,再用同样的方法“戏弄”回来,方能洗刷。

    这么想着,文丑再度上马,二话不说,抬枪杀向渤海王,颜良一见,文丑没什么事,好似还更亢奋了,也便举刀朝着刘擎疾驰而去,他锁定一个格挡死角,一刀噼去。

    刘擎见一枪一刀同时袭来,立马看出了颜良的小心思,不由得冷笑一声。

    格挡?

    “莫不是以为本王与尔等一般无能!”刘擎不紧不慢道了一声,随后手中变幻,右手滑至槊尾,左手扶住勐然一送,丈长的铁槊,加上一臂距离,瞬发瞬至,直戳文丑面门。

    文丑见识了什么叫真正的“一寸长一寸强”,立即收回攻势,后仰躲避。

    躲是躲开了,然后刘擎却还有后招,刺空的槊锋勐然下拍,槊刃狠狠的拍打在文丑甲胃之上,原本就不平衡状态闪避姿势,挨了一记重拍之后,再度失控,摔落马下。

    而且这一回,姿势更为不雅,四仰八叉。

    文丑怔住了,或者说开始怀疑人生了。

    若说一次是巧合,那么两次被打落马下,已经足够说明他的无能了!而且还都是被一招打落的。

    刘擎并未关注文丑,一击得手之后,立即回槊,他将铁槊扛在肩头,抡过半圈,护住了后背。

    “铿!”

    一声金鸣之声想起,颜良的攻击被卸掉了。

    颜良见状,立即后退,生怕重蹈文丑覆辙。

    “文丑将军,你怎么样!”颜良远远的问道。

    “还死不了。”刘擎插话道。

    文丑再度从地上爬起,不仅身上满是尘土,就连脸上,也沾染了不少,除去污垢,此时的文丑,面容木讷,目光无神,显然已经被刘擎打得心态崩了,战心碎了。

    “文丑将军!”颜良试图唤醒。

    刘擎撇下文丑,调转马头,望向颜良。

    “颜良将军无需多言,下一个就是你了!”

    言罢,刘擎拍马杀向颜。

    望着攻势骤然暴起的渤海王,颜良不敢托大,举刀相迎。

    “铿铿!”两声,大刀与铁槊相交两下,便令颜良心惊不已。

    高手过招,有时候一两招便可分出胜负,此时的颜良,便是这种状态。

    难怪文丑败得如此干脆,换作自己,彼番境地,未必能做得更好。

    文丑败得不亏!

    “渤海王武艺高深,我二人不是对手!多谢高抬贵手!”颜良道。

    刘擎笑了笑,这个颜良倒是比文丑敞亮。

    “两位将军乃是难得的将才,有能者当为社稷出力,岂能用作私利,本王不忍伤尔等姓名,望尔等好自为之。”

    刘擎之言,在颜良文丑耳朵中,振聋发聩!

    过去他们以为效忠袁氏,也便是效忠大汉社稷,而现在,大汉最大的忠臣能臣高速他们,他们的行为,不是效忠社稷,而且仅仅为了满足袁氏私利。

    莫说什么格局了,连信仰都动摇了。

    正说间,有一侧突然重出一兵,大声喝道:“颜良将军,文丑将军,主公有难!”

    颜良文丑顿时心头一紧,刚刚裂开的三观骤然一紧,一听主公有难,两人面色刷的变得凝重,担心的不得了!

    刘擎暗骂一声:“该死的令兵!”

    旋即横槊与前,挡住了颜良文丑驰援之路。

    二将这才明白,渤海王为何一直不下死手,一来,他需要拖延两人,二来,两人觉得,渤海王显然有意招揽他们的。

    拖住他们,为的就是他的兵马,能杀向袁绍,虽然不知道凭什么一千多兵马就能威胁到袁绍,但那句警报,不会凭空捏造。

    颜良文丑对视一眼,久经沙场默契开始显现,两人背道而驰,远离刘擎,再转向袁绍中军方向。

    刘擎忽然觉得好笑,既然求救已经传来,以典韦和徐晃的战力,恐怕颜良文丑驰援不及了。

    刘擎直接追向距离较近的颜良,金戈奋蹄,速度其实寻常战马所能比拟的,几乎数息之后,刘擎的攻击便到了颜良跟前。

    颜良不得不持刀再战,但心在中军,魂不守舍,更加不是刘擎对手。

    事实证明,武力天花板,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除了城头上始终不肯来支援的吕奉先。

    最后,颜良也被刘擎一槊扣于地上,而且比文丑更加不堪。

    因为渤海王的槊锋,正直直地指着他的笔尖。

    “本王赐尔等体面,尔等不要,那本王便替你们体面!押起来!”

    刘擎一声令下,数名禁卫一拥而上,上下其手,便将颜良捆扎起来。

    文丑余光瞥见,心中凄然,一咬牙,再度杀向中军。

    “主公,你可挺住啊!文丑来也!”

    袁军中军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不少袁军士兵现在已经分不清北了。

    典韦杀入中军大阵之后,率领虎卫横冲直撞,将大阵撕扯得七零八落,而且专杀领兵之将,一来二去,袁军不仅阵形大乱,而且指挥已然失控。

    袁绍见军乱,亲自下场指挥,纵使有心扭转,却也收效甚微。

    由秩序井然到混乱不堪容易,再变回秩序井然,可就不容易了。

    然后,袁绍见到了那个噩梦一般的身影,再度出现在战场。

    白波军的徐晃!

    那个在河内足足追了他上百里的徐晃,连颜良与文丑都挡之不住的徐晃,亲自领着一彪铁甲骑兵,嘴里嚷嚷着清晰可闻的叫喊。

    “生擒袁绍,活捉本初!”

    此话放诸天下,也会觉得狂妄,然而当事人袁本初却表示丝毫不怀疑其可能性。

    因为上一次,徐晃率领一帮乌合之众,都差点活捉了他,而现在,他率领的,是渤海王的铁甲重骑,是那支未尝一败的无敌之师。

    “主公速走,我来挡之!”吕威璜挺身而出,对袁绍道。

    “主公,可暂且撤退!”郭图面有急色,显然他也想退。

    哪知袁绍突然犟了起来,大喝一声:“大丈夫宁可冲上前去战死,岂能潜身缩首!”

    说完,拔剑高举,喝道:“弓弩手,射击!”

    袁绍振臂一呼,为凌乱的袁军中军注入了一丝雄气,周遭兵马纷纷向着袁绍聚拢,形成了新的防御阵形。

    同时,原属于攻城队的弓弩手,此时也全然不顾前方是否是友军,对着徐晃方向便是一阵齐射。

    徐晃重斧在手中举重若轻,挡下数道有威胁的箭失,余下,则任凭它们射在自己护甲之上。

    不是要害,压根破不开。

    望着袁军再度成型的防御,徐晃一阵恼怒,大喝一声:“恶来何在!”

    不远处立即传来了典韦了回应,“典韦在此!”

    为了表明自己位置,典韦甚至纠了一名袁军,径直抛向空中,已让徐晃看到自己位置。

    见到“空中飞人”,徐晃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个典韦,怎么杀到后军去了!难道已经杀穿中军了?

    在袁绍鼓舞之下,袁军纷纷杀向徐晃,颇有悍不畏死的味道,只不过这些袁军,充当攻城的炮灰或许可以,但在刘擎禁卫面前,完全不够看,只是带来了一点点小麻烦。

    徐晃一马当先,浑身已被袁军之血染红,精铁打造的开山巨斧一挥,数人身首异处,数道血泉喷射得几尺高。

    再对着袁军密集处一挥,十数人直接被开膛破肚,血浪翻滚,肝肠滚地,场面十分骇人,亲眼所见的袁军不仅汗毛炸裂,甚至抖得双腿都走不动路了。

    相比徐晃的粗犷砍杀,禁卫军的杀人术,则显得优雅许多,他们的铁枪曾在训练中一次次刺入木头的同一部位,而实战中,依旧精准犀利,钻心,锁喉,暴头!

    而且点到即止,力度把控到能杀死敌军,而不会自顾无脑穿刺,最终穿起一串“糖葫芦”,然后不得不放弃兵器。

    徐晃杀得正兴起,忽闻身后传来一声暴喝:

    “白波贼,休得伤我主公!”

    这声音,徐晃一听便知是老对手文丑。

    两人曾交战过数次,都已经平手告终,不过军势上,每每都是徐晃占优,文丑劣势。

    “烦人虻,竟能从主公手中走脱?”

    徐晃有些意外,毕竟主公当初可是两招便制服了自己的,那文丑和他半斤八两,应该不是主公的对手才是。

    一定是颜良拖着主公,然后文丑脱身的。

    “你们几个,去挡住文丑,其余人,继续随我杀!”徐晃下令,跑出两步,再度暴喝:“恶来何在!”

    你有队友,我也有队友!

    “来了来了!”

    声音再度传来之时,徐晃瞧见前方再度有一颗袁军头颅飞上了天,对于典韦这种报位置的方式,徐晃突然觉得清新脱俗了起来,再看那位置,那不是——

    袁绍之后么!

    好家伙,典韦这厮,竟然抢了自己的任务,直接摸到袁绍背后去了!

    “将士们,快快冲杀,莫要被典韦将功劳都独占了!”徐晃嚷着,直接加快了速度,一边砍杀一边突突,直接用战马的护甲去撞飞阻挡之敌。

    “生擒袁绍,活捉本初!”徐晃再度号召道。

    周遭禁卫还不待开口重复,徐晃倒先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附和,内容完全一致。

    “生擒袁绍,活捉本初!”

    不是典韦,还能是谁。

    ……

    (PS:六月下旬啦,求月票支持一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