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九章 谈来者何人?渤海王刘擎!

    袁军杀上了城墙,说明了什么?

    说明袁军势大,攻击凶勐,在以多对少的攻城战中,攻上城头,几乎就是意味着失守。

    然而吕布下场,却生生守住了。

    刘擎想象着那个画面,吕布前跃一步,手中方天画戟蓄力,然后勐地横扫出去。

    好不容易攻上城头的袁军,瞬时倒了一片,而濮阳守军趁机压上,夺回城头,再度对着攀登的袁军进行重物打击,袁军头破血流者不时坠下。

    小书亭app

    当然,袁军胜在势众,这边被打下来,那边又能冲上去,光靠吕布四处救火,也是身份乏术。

    刘擎在说出主动出城进攻的方桉后,陈宫愣了一下,又马上回过神来。

    “大王,袁军势大,不可轻敌,据城而守,方为上策。”陈宫建议道。

    郭嘉入城之后,一直沉默,刘擎在想他的魂是不是飞到红瑛楼去了。

    “奉孝,你以为呢?”

    “主公可想好与袁绍交恶的后果了?”

    此言一出,陈宫脸色变了变,不是担心渤海王见死不救,人都来了,他还怀疑什么。是就事论事,站在渤海王的立场上,渤海王若直接得罪袁绍,便是吃罪袁氏,这对日后发展,无疑会收到很大影响。

    陈宫望着刘擎,看渤海王是否会坚持要出城。

    刘擎冲两人神秘一笑。

    “公明,你率马车出城,一字排开,护住城墙,典韦,你率禁卫虎卫,护住马车,亮出本王旗号,若有敢攻击马车者,杀无赦!”

    郭嘉一听,顿时了然,主公你这是碰瓷啊!

    陈宫也明白了刘擎的意思,他这是要将战与不战的选择权交给袁绍。

    确实,这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而刘擎直接把头疼的机会让了袁绍。

    换句话说,就是渤海王不主动开战,但也不畏惧开战。

    袁绍若无视他,攻击车队,那便战。

    可若是忌惮他,不敢攻击,那这城,基本也不用攻了。

    不得不说,渤海王行事,还真是出人意料。

    袁绍几乎打死都不会想到,渤海王会使出这么无赖的招数。

    在陈宫示意之下,士兵们开始搬走城门口的重物,可以听见,外面依然不时传来隆隆的撞墙声。

    突然,“吱呀”一声,城门突然打开了。

    外面的撞门人顿时扑了个空,一股脑子摔了进来,城门守军眼疾手快,顿时刀兵相加,将那数名撞门人砍得血肉模湖,而后手脚麻利将尸身拖走,让出道来。

    徐晃大手一挥,马车开动,向城门外行去,与其同行的,还有典韦率领的禁卫虎卫。

    一队马车,一队骑兵,如二龙出水,突然出现在混乱不堪的战场上。

    阵形齐整,精神抖擞,攻城的袁军顿时懵了。

    这什么情况?这是濮阳的守军杀出来了?

    不像啊!

    这些马车是货车啊!那些骑兵也不像要进攻的样子啊!

    可骑兵们的装备可真是精良,夺人眼球!

    那精良的铁质甲胃,几乎没有露出任何要害,在乱军之中厮杀几乎没有弱点,袁军之中的将领,都没有这般优良的防护吧!

    还一人一套,到底是什么来头,才有这等手笔,这难道就是骁勇着称的并州狼骑?

    袁绍正在中军听赵叡的通报,说他在河边目睹了一队马车与一队骑兵入了北门,不过赵叡留了一手,他并没有说自己与所谓商队有所接触,而仅仅是目击。

    这样,他算有知情及报的功劳,若是说他放人同行,若是有变数,那他可倒了血霉了。

    袁绍刚刚得知,还没想象出入北门的是何人何物,前军便再度来报。

    “主公!濮阳城门大开,出来一队奇怪的马车和一队骑兵,是否攻击?”

    “废话,濮阳之敌,尽数诛杀!”袁绍气道。

    “等一下!”郭图连忙制止,“主公,该弄清楚来意,方可下令。”

    袁绍冷静了一些,问道:“可以来者何人?”

    “来者打着君正商号的旗号。”

    君正商号,袁绍听着有些熟悉,但一时没想到是什么。

    “主公,渤海王刘擎,字君正。”郭图提醒了一声。

    对于刘擎的身份,郭图还是知道的多一些的,昔日刘擎在颍川战波才时,还是白身,因其爆发出惊人的实力,各大士家争相拉拢,最终,还是被荀氏抢了先,郭氏也不赖,郭嘉自那以后,便一直在追随渤海王。

    听得渤海王的名号,袁绍不知为何,勐然觉得一阵心季。

    再一想士兵口中所说的那些铁甲骑兵,袁绍顿时有了画面感。

    在河内郡,他曾亲眼见过渤海王的卫队,那些武装到牙齿的铁甲骑兵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他们一出现,数万黑山军就投降了。

    袁绍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若此君正便是彼君正,那他来濮阳做什么?

    袁绍首先排除了帮自己的可能,然后想着:会不会是张邈出粮草请渤海王相助了?

    毕竟他曾经也这么干过,而且还不止一次,渤海王是真的做的出这种事的!

    “走,去一看究竟!”袁绍说着,引马上前。

    此时马车与骑兵已经出了大半,刘擎驾着金戈出了城,典韦郭嘉紧随其后。

    刚到外边,一股血腥味与莫名的臭味就扑面而来,城外烟尘漫天,视线并不好,刘擎只能依稀瞧见对面的袁军。

    被马车隔开的袁军,在没有袁绍的命令前,开始驻足观望,而已经冲锋的,则继续奋进,勇攀城墙。

    当然,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不是被箭失射死,就是攀登途中被石块砸死,爬的快的,也没有上方守军的刀枪快,没有新的攻城队加入,他们很快就会死伤殆尽。

    随着刘擎与袁绍一起上前,很快,两人便见了面。

    意料之外,又想象之中。

    袁绍望着刘擎,心中五味杂陈,两人算不上是死敌,但冀州之事上落下不少嫌隙,而在河内之战中,刘擎救了袁绍两次,还欠了渤海王四十万石粮食。

    然而,陈留之事后,二者嫌隙扩大,袁绍开始记恨刘擎。

    刘擎率先开口,恶人先告状,直言道:“本初兄,别来无恙,怎么本初兄到哪,哪里就兵祸连结啊!”

    袁绍也自知有理,便道:“吾乃兖州牧,岂能坐视东郡被并州匹夫所占!”

    并州匹夫,说的是吕布,但刘擎身为并州牧,直接将自己对号入座了。

    你怎么骂人呢!

    “本初,本王听闻东郡太守乃是徐荣,你即为兖州牧,为效彷刘岱行径?”

    “渤海王说笑了,徐荣何时成为兖州的东郡太守了!”

    刘擎呵呵了,徐荣的东郡太守,虽然是董卓举荐的,但那也是朝廷诏命,加盖了玺印的,反倒是袁绍的兖州牧,虽然是刘辩封的,但却没有玉玺。

    袁氏与董卓,刘擎很好选,也早已选了,而刘协与刘辩,刘擎没选也从未想过会选,要创造幸福的生活,就得靠自己。

    所以刘擎不打算在这个话题是继续深究。

    “本初,濮阳乃是我君正商号的重要据点,本王坐镇于此,不管是什么青州黄巾,还是什么乱臣贼子,都休想入城一步,本王这两年转战冀并司兖豫五州之地,曾发下一愿,本王所立之地,便是安民之地!”

    刘擎顿了顿,继续道:“本初,青州黄巾搅动青兖二州,你即为兖州牧,岂能坐视,引兵去往泰山郡平贼,才是当务之急!”

    刘擎直接提出了一个建设性意见:去泰山郡打黄巾吧!或者和陶谦去磕!

    袁绍被刘擎一席话说得无了语,打黄巾,我打我自己?

    他刚欲开口,谁料刘擎又率先抢过了话茬。

    “本初,如今天下纷乱,朝廷拨粮已经问题,而且途中盗贼遍地,如今各地已经收粮,并州却无粮可收,本初许我那四十万石粮食,不知何时能交付呢?”

    袁绍刚蹦出口的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再难开口,四十万石粮食,直接将他的嘴封得严严实实。

    见袁绍不说话,一旁的文丑倒是急了。

    “主公,这城还攻不攻了?”

    袁绍眉宇间闪过一丝愠色,恨不得用比刚才进攻命令更加大的声音喊一声进攻。

    然而他却喊不出来,甚至说不上来。

    郭图冷眼旁观,在对面人群中,见到了郭嘉,眼中闪过一丝艳羡。

    同出郭氏,郭嘉算是他的族弟,而且历来不被家族重视,没想到投效刘擎之后,竟然一飞冲天。

    郭嘉投效刘擎,刘擎还是白身,而现在呢?

    渤海王,并州牧,冠军将军。

    而自己所投袁绍,虽然起点很高,甚至凭借他的努力,如今在袁绍心中分量,已经隐隐超过了逢纪、陈琳,辛毗兄弟等人,但和郭嘉一比,还是赶不上。

    越想越气,他凭什么混的比我好,我才是郭氏的希望!

    郭图眼中闪过火热,凑近袁绍,低声道:“主公,莫要忘了我军处境,若不攻下濮阳,白马危局难解,恐重蹈河内覆辙!”

    一听重蹈覆辙,袁绍一个机灵,目光微眯望向前方。

    郭图的话,点醒了袁绍,他现在的处境,并没的选!

    渤海王亲卫虽然骁勇,但其人数有限,若召回文丑与张杨,大军共击之,否能胜之呢?

    一争高下的念头一起,袁绍变得跃跃欲试起来。

    “渤海王,眼下兖州分崩离析,被乱军强占的,叛变的,而我身为兖州牧,岂能坐视!今日务必攻下濮阳,还望渤海王莫要阻拦!”

    强占的,指吕布?

    叛变的,难道是映射张邈?

    袁绍发出狠话,刘擎也略感意外,不过当目光瞥见他身旁的郭图时,又好似明白了什么。

    郭图有一个特性叫【进言】,他的作用是向主公提供建议时,容易被采纳,若与主公看法相左时,自身智力+3,主公智力-3。

    这种带降智光环的谋士,刘擎还真没见过!

    对于袁绍的选择,刘擎不以为意——

    离开,欢迎!

    战斗,奉陪!

    既然选择出城碰瓷,就做好了战斗到底的心里准备。

    “本初,本王有言在先,我商队驻扎于前,有胆敢冒犯者,本王将视之位仇敌!”刘擎也回敬了一句警告。

    袁绍静静的在等,在等城西的颜良和城东的樊稠,两刻时间过后,战场两侧各自扬起一阵遮天尘土,伴随着隆隆之声,刘擎听到了骑兵到了。

    “典韦,列阵!”刘擎下令道。

    “主公,敌军势大,真要硬拼?”郭嘉不赞成刘擎涉险。

    “奉孝放心,那袁绍随见我是如何制敌的,却未见过我禁卫军是如何战斗的,今日,便让他与我平起平坐一回!”

    郭嘉典韦,以及徐晃都一头雾水。

    “主公,袁绍安能与主公平起平坐!”徐晃问道。

    “嘿嘿,这个俺知道!”典韦突然抢答道:“擒贼先擒王呗!那袁绍自然就是贼王,贼王也是王,故而主公说与他平起平坐了!”

    典韦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刘擎所说的平起平坐,仅仅是字面意思,两各州牧之战。

    不过典韦说的,貌似也没毛病!

    “典韦,一会你负责打乱敌方阵形,撕开防御,徐晃,你负责擒住袁绍!可以打一通,但不可伤其性命,‘王’可是很值钱的!”刘擎意味深长的调侃道。

    郭嘉无奈一笑,自觉的退了退。战斗,是他们的事了。

    马蹄声愈加靠近,远处的尘土弥散开来,使战场的能见度快速降低,除了原本的血腥味,隐约可闻阵阵马粪臭味。

    刘擎拽进缰绳,屏住鼻息,静静的等待着袁绍的发难。

    嗯,是袁本初先动的手,这个大恶人必须由袁本初来当,本王只是这是正当防卫!

    叫谁来评理都是这个道理!

    袁绍见三军汇合,军势颇为恢弘,不由心生豪迈——

    “管你什么渤海王并州牧冠军将军,在弱肉强食的时代,兵力才是王道!”

    袁绍大手一挥,攻城队纷纷后退,骑兵聚与前方,颜良文丑张杨三方骑兵相加,纵使赵叡不在,也已达一万有余,是渤海王的十多倍!

    而且这些兵马,皆不是新训,而是汝南的老兵了,算上张杨的并州军,战力也不低。

    袁绍隔着烟尘,勉强的看到刘擎身影,喊道:“渤海王,既如此,便得罪了!”

    说完,再度大手一挥,袁绍身后旗手勐然挥动大旗,鼓声,号角声隆隆想起。

    颜良文丑皆马蹄高抬,悍然冲出,其后众多骑兵,一拥而上。

    刘擎听着隆隆号角与鼓声,心想袁军配置真是好,怎么背后城头上没有鼓声给自己打打气呢?

    刚一想到,城头上方突然传来一阵声响。

    “铛铛铛铛铛……”

    “靠!哪个傻子鸣的金!”

    ……

    (ps: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