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章 平内乱禁卫显威(求推荐票)

    这个消息无疑是道晴天霹雳,在杨彪以及一众士族脸色雷出一道惊骇。

    “怎会如此,速派兵去剿灭!”杨彪顿时下令。

    “太守不可,波才若是攻城,城墙岂能无人防守!”一旁顿时有人提醒道。

    “内贼亦不能坐视,等他们杀到城门,恐城门有失!”

    陈氏的陈迁建议道:“太守,应趁波才未攻,先镇压内乱!”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各说各的都有理,杨彪一阵头大,不知如何处置。不经意的看了刘擎一眼,见他目视远方敌军,眼中从容不迫,没有丝毫惊乱。

    “将军,如此内外交困,该当如何处置?”杨彪问道。

    “置之不理即可!”

    置之不理?杨彪难以置信刘擎会说出这样的回答,等他们攻到城门,万一城门有失,波才率大军杀入,他们岂不是引颈受戮。

    “如此十万火急之时,将军就莫再说笑了。”杨彪无奈道。

    “父亲,你随我过来!”这时,杨修将杨彪拉到一边。

    “父亲,原本驻扎城外的数百人消失不见了,而城内数百贼人作乱,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杨修低声道。

    杨彪大惊失色,杨修虽然年幼,但脑子一直灵光,亏他能想到此处,若真如儿子所言,那刘擎岂不是……

    “他入城方才两天,波才就亲率军杀来,这也是巧合吗?”

    杨修越说,杨彪越怕,甚至后背冷汗直冒。

    “刘擎乃是汉室宗亲,如何会……”

    “父亲,当今陛下诬杀他一家上百口,他会不会和黄巾……”

    “德祖慎言!”杨彪低声斥道。

    陛下诬杀,这种话岂能说!

    可杨修的话句句有理有据,令杨彪不得不怀疑,刘擎勾结黄巾,夺取阳翟,不然如何解释他面对大兵压境时,那副事不关己的淡漠表情呢。

    杨彪沉思之际,一声通报传来,吓得他魂飞体外。

    “太守大人,贼兵攻过来了!”

    杨彪循声望去,远远的,一帮人头裹黄巾,正沿着干道直直的冲杀过来,沿街商铺与人家皆大门紧闭,所以畅通无阻。

    “来人!”杨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于是开始喊人,城门处守卫不过十几人,不容有失。

    话音刚落,却见刘擎转过身,走了过来。

    “太守何故如此紧张?”

    看着满头冷汗的杨彪,刘擎淡淡一问。

    杨彪看了眼刘擎手中长剑,强撑着道:“一县性命系于吾身,如何不紧张。”

    “太守勿虑,我去挡住贼人!”说着,刘擎径直朝着阶梯走去,自始至终,云淡风轻。

    他去挡住?杨彪与杨修对视一眼,不明所以的看着那个背影。

    怀着同样眼神的,也有士族一干人等,荀彧郭嘉也望着那个背影,若有所思。

    刘擎下了城头,十六名禁卫候在一旁,青铜盔甲在红日映衬下蒙上了一层异样的光泽,手里的镔铁长枪寒芒闪烁。

    “吾之禁卫,随吾杀敌!”

    刘擎一声过后,径直走向城门口,十六名禁卫一言不发,默默跟上,在城墙下横成一排。

    区区十七名身影,排成一排甚至都显得单薄,但看着他们毅然决绝的样子,城头上的人稍稍动容,莫名的感受到了一丝心安。

    但也仅此而已,一丝心安无法抚平心中忐忑,毕竟黄巾歹人约四五百人,无论如何,十几个人是不可能挡住的。

    冲过来的黄巾军见对方只有十几个人,兴奋的大声呼嚎。

    “杀过去,打开城门,迎接渠帅入城!”

    刘擎禁卫岿然不动,黄巾直直冲杀过来。

    双方交战的一瞬间,冲在最前面十六名黄巾突然捂着脖子倒下了,鲜血从指缝中滋射而出,双目圆瞪,口吐血沫。

    禁卫出枪即回,扎穿喉咙,然后进行下一次刺杀,这一招,在赵云的指导下,经过无数次的特训,已经形成肌肉记忆。

    加上禁卫属性,如今刘擎武力已经72点,禁卫们都继承到了42点有余,虽然不高,但武力对普通人的压制是显而易见的。

    出枪速度迅捷,距离把握精准,刺杀角度准确。

    快!准!狠!

    黄巾军高举着武器冲上来,可一进入某个距离,就好像中了邪一般倒下,喉管上留下一个血洞。

    仅仅几息之间,躺在地上的黄巾军已有数十人,而对方,别说伤,连毛都没碰到一根。

    横尸遍地,挡住了后来者的奔跑脚步,而悍不畏死的黄巾,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朝着禁卫攻击。

    “给我冲过去!打开城门者,波帅重重有赏!”后方的带头黄巾再次鼓舞道。

    然后黄巾虽然悍勇,却于事无补,冲上去的黄巾,和前者并没什么不同,一枪一穿喉,一枪一血洞,偶尔能有多前进一两步者,禁卫又默契的齐齐后退一步。

    片刻过后,四五百人,折损大半,而刘擎和十六禁卫,也退无可退,再退便是城门。

    黄巾头领不可思议的看着遍地的尸体,不少依然在地上挣扎抽搐,两三百人,竟然就这样死于十几人之手,而他们,竟然没有一人受伤。

    他满眼血丝的瞪着对方,对方已经退无可退,就算再倒下两百人,也要将你们屠戮殆尽!

    等渠帅破城,再将所有人屠戮殆尽!

    城头上的杨彪父子已经震撼的说不出话来,那各大士族子弟,一个个也活见鬼一般的看着城下这群人。

    这便是刘擎云淡风轻的仰仗吗?

    一帮全副武装,杀神一般的兵士,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如同武艺高强的大将,以一敌十,不在话下,以一敌百,亦敢一战!

    遍地的尸体和横淌的血流也让年轻士子感到无所适从,腹中翻滚,偶尔有人难以抑制,自觉的溜到一角,埋头狂吐。

    而一直处于战斗中心的那个男人,手持长剑,虽然未杀一人,但他直面杀戮,巍然不惧,甚至,眼中还有火热。

    “太平兄弟们!他们已经退无可退,城门之后,渠帅的大军已经到来,我等在此,本就为了迎接渠帅,如今渠帅已至,随我杀将过去,打开城门,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余下两百黄巾,突然暴发出了强悍的战意,死去的同伴并没有让他们却步,头领的鼓舞将他们化成了一个个无畏的战斗利器。

    刘擎冷眼以对,黄巾也不尽是草包,眼前这帮,尽然抱着死战之心。

    黄巾再次发起了冲击。

    面对汹汹之势,刘擎一字一顿道——

    “禁卫们,热身结束,跟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