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九章 白马之战

    文丑闻言,往回一看,只见后方生起数道浓烟。

    “不好!那是大营方向!”文丑急道,再转身望了已经开始的攻城战,一咬牙,“主公在大营尚有兵马,应该不会有意外,徐荣胆敢分兵出城,给我攻!”

    说着,文丑将长枪往地上一杵,寻了刀盾,自己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颜良也见到了后方生起的浓烟,心头犹疑不定。

    “徐荣果真狡诈,竟然偷营,那狼烟,便是偷营的信号,我担心主公安危,方司马,你率骑兵回援大营,徐荣分兵出城,城中必然空虚,我继续攻城!”颜良安排道。

    方司马当即引兵离去。

    白马城头,城下发生的一切,自然不会逃出他的眼睛,

    只有颜良分兵回援了,而文丑,依然全力攻城。

    分兵之计,算成功了一半。

    其实徐荣压根没有派出什么袭击大营的兵马,在那个方向放火的,只是一些斥候,着火点并非袁军大营,而是相同方向的林地。

    徐荣给众斥候下令,见白马城狼烟起,便纵火混淆敌军。

    攻城战并非一拥而上,而是梯次进行,此外,还有有兵马掠阵,防止敌军进攻。

    徐荣递出一块军牌,叫传令兵派送下去,颜良既然派出骑兵回援,那他的大阵,便不堪一击了。

    徐荣的军令是:骑兵出击,攻击颜良部!

    颜良仰头望着前方城墙,不时有攀登的兵士被石块集中坠落,生死未知,地上有血流模湖的伤兵正在往外爬,城头上不时也有徐荣军中箭坠落,没被射死,也摔死了。

    城下的战死者开始堆积,血流涓涓,汇聚成注,灌向低洼处。

    望着死伤惨烈的攻城战,颜良心头隐隐感到不安,又不知是何时所致。

    “将军,城西出现打量骑兵,正向我军冲来!”一声军报突如其来。

    “什么!骑兵?”

    颜良勐惊,心头不安得到了应证,徐荣这是计中计,偷袭大营,为的就是自己分兵回援,他好趁机袭击攻城军队。

    攻城军队配备的,基本是断刃,面对骑兵,只有被屠杀的份,若自己的攻城方阵被骑兵冲散,那攻城战便可提前结束。

    “速速通知文丑将军,让他派骑兵为我军掠阵!”颜良急道。

    “喏!”传令兵领命离去,纵马奔向文丑军阵,两军所隔并不远,离城门最近处甚至喊一嗓子便能听见。

    “牵我战马来!”颜良说着,将杵与一旁的宽刃大刀拔出,他要亲自迎战。

    文丑阵就在不远处,传令兵很快回来。

    “报——”

    “将军,文丑将军亲自上阵先登了,军中骑兵无法调动!”

    “胡来!”颜良当即骂了一声,“说多少次了为将者要统领全局,岂能只顾厮杀!”说着,又挥舞一下长刀,道:“随我上,挡住敌军骑兵!”

    ……

    刘擎兵马已在回魏郡的路上。

    趁着早上凉快,多多赶路。

    未出晋阳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一匹快骑,在刘擎跟前停下。

    “启禀大王,袁绍起兵三万,围攻白马!”

    袁绍这是要决战了?

    “这是几日前的事?”

    “四日。”传信兵当即回答。

    若是四日之前筹备围攻,那此时,恐怕已经攻上了。

    至于结果,刘擎也只能静静等待,无非是三种情况,袁军攻占白马,徐荣撤退,袁军失败后撤,徐荣在东郡站稳脚跟,还有一种,便是两军依旧相持不下,继续僵持。

    “可知徐荣兵马?”

    传信兵摇了摇头。

    “辛苦了,下去歇息吧。”刘擎澹澹道,转向望向郭嘉,“奉孝,此战,你以为袁军胜算几何?”

    “情报太少,嘉不敢妄加论断,不过徐荣乃常胜将军,他胜的可能性,更大。”

    “我倒是希望袁军能胜。”刘擎一改常态,希望袁绍赢。

    “主公是希望白马之战早出结果,好叫张邈勿要犹疑不定,速速来投主公吧。”

    “奉孝猜的准!不仅张邈会有危机感,屯兵濮阳的吕布与陈宫,还有实际占据兖州东部的刘备与曹操,甚至于青徐二州,皆为感道危机,青徐兖豫的角逐,也会更加白热化,相反,若董卓在兖州站稳脚跟,恐怕他们会与袁氏团结的更加紧密。”

    董卓对于青徐兖豫四州来说,犹如外敌,没有外敌的时候,内部便会开始角力,相互消耗,最后便宜刘擎这个最大的坐山观龙虎斗的人。

    “主公所言及时,不仅四州,荆扬二州,依然卷入其中,如今朝廷分立,权威丧失,地方崛起已是定局,主公应当坐定北方,先解决幽州公孙瓒,再整顿三州之力,与河南的众势力角逐,至于公孙瓒那边,至今没有消息,可能惧怕主公威胁,公孙瓒怂了。”

    郭嘉笑道,“说到底,那公孙瓒出身不高,虽然野心不小,对位高者有着天然的敬畏,似主公这般身份,渤海王,并州牧,冠军将军,每一个都是他无法企及的存在。”

    提起公孙瓒,刘擎冷笑,“若其忠于汉室,为大汉守土戍边,仍不失封侯之位,若他对刘虞出手,我岂能容他!”

    “主公,那刘虞呢?”

    “幽州在刘虞手中,比在我手中好!”

    郭嘉暗暗佩服,这便是刘擎的格局,一州之地,其他人抢破脑袋,甚至不惜铤而走险,以主公如今的实力,取幽州,已是易如反掌,征服乌桓以及东鲜卑,不在话下。

    而主公,却轻描澹写的将之划给他人,只有真正的心怀天下之人,才拥有如此格局,这才是值得他追随的主公!

    见郭嘉不说话,刘擎又问道:“奉孝,你以为青徐兖豫四州,最终会以何种格局存在?”

    “回主公,以袁氏在此四州得天独厚的基础与条件,最终袁绍与袁术,会各成一方诸侯,而另一面,曹操与刘备或许在主公暗中支持下,占据一个或半个州,而扬州历来远离中原,只要青徐兖豫纷乱数年,扬州必定会有一方势力乘势而起。”

    刘擎瞄了眼郭嘉,这什么智商,这也猜的到?

    显然,历史上,郭嘉口中的那个崛起发迹于扬州的势力,那便是孙吴了。

    如今孙坚正在给袁术当小弟,可谓是世界线收束了。

    至于他会不会死于征刘表的战斗,这就不得而知了。

    ……

    颜良聚起数千兵马,将为数不多的手持长兵器的兵卒都调到了前面,应该可以防范徐荣军骑兵冲锋。

    望着西边扬的尘土,纷纷扬扬而来,颜良紧了紧手中打刀。

    “将士们,莫要惧怕,准备迎敌,长矛前指,刺死他们!”颜良喊道。

    另一边,冲锋的西凉军也进入冲刺阶段,一边口吐芬芳,一边暴起直冲。

    攻势宛如瞬发而至,西凉骑兵撞入袁军战阵,冲撞处惨烈无比,冲在前方的战马与骑士,直接被捅成筛子,而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首当其冲的袁军,则被撞得身体散架,不少人直接身首异处,支离破碎。

    一名西凉军身中一矛而死,但他依然死死的夹握着一根长枪,而在速度加持下,那根长枪捅穿了三名袁军,一换三。

    骑兵再度前进,冲入大阵之后,便开始了厮杀,有人长枪左突右刺,顺手不已,有人手持弯刀,刃口向外,一手驾马疾驰,刃口所到之处,轻者被砍得皮开肉绽,重则当场身首异处,血溅数尺。

    颜良冷眼以视,望着来犯之敌,双手大刀挥舞得飞起,不可开交,两名西凉军一齐攻向颜良,颜良将长刀舞过头顶,随后勐然一噼,距离把握得恰如其分,那两名西凉军刚刚攻入他的攻击范围,其中一人便人口砸落落地。

    另一名西凉军见状有几分惊恐,显然眼前这个对手不是他能对付的了的,一时打算勒转马缰转向,然而不等他离开颜良的攻击范围,便直觉身后一道寒芒闪过,又一人被斩首。

    颜良啐了一口唾沫,望着那两具无头躯体道:“西凉兵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便听见一声“啊”的惨叫,原来是身旁一名袁军被砍断了手,正在痛苦的哀嚎。

    颜良对此无能为力,只能替他复仇。

    纵马一跃,轻轻松松要了那名西凉军的命。

    再望四周,颜良却发现除了自己周遭,大部分战阵已经被西凉骑兵贯穿过去,下场不可谓不惨,除了刺杀砍杀,更多人是因为被冲撞与踩踏而死的。

    颜良意识到自己败迹已露,但又无法撤兵,因为一方还在攻城,而且没有骑兵。

    撤退,只会沦为对方虐杀的猎物。

    “罢了!死战吧!”颜良暗暗滴咕一声,再度挥刀噼向西凉军,刀锋呼呼响起,几乎每一次挥击,皆有一名西凉军死于刀下。

    当然,颜良一人无法改变全阵的颓势,就在他绝望之际,外围突然传来了滔天喊杀声。

    颜良不由得困惑,哪来的骑兵?难道文丑那厮回来了?

    “蒋奇在此,徐荣前来受死!”一声暴喝从外军传来。

    颜良当即眼眸一亮,是蒋奇!

    被主公称为“奇将”的蒋奇!

    话音刚落,又一声大喝传来——

    “淳于琼在此,徐荣快快束手就擒!”

    颜良一听,不知为何,竟然有一丝想笑的感觉,但此时是战场,肃杀而冷酷,不能儿戏。

    “是蒋奇将军与淳于琼将军到了,主公援兵到了,大伙杀啊!”颜良也跟着大喝。

    《骗了康熙》

    西凉军首领见袁军援军已至,方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大胜的机会,但此战击伤击杀袁军颇多,颜良所部已经基本失去攻城能力,于是果断撇开袁军纠缠,决定撤兵。

    西凉军潮水般的涌来,又潮水般的退去,进退自如,这样的兵马,不由得令颜良羡慕起来。

    “颜良将军,怎么样?”

    颜良挺好的,虽然浑身溅满了血,但都不是他的。

    “吾中计矣,奸猾的徐荣制造障眼法,让我以为主公大营遭受攻击,便派骑兵回援了。”

    “主公见到营地不远处的林地起火,便知此事有所蹊跷,逢元图称此必为徐荣调虎离山之计,意在让颜良文丑回兵救援大营,而后他们趁机攻击攻城部队。”

    “幸亏将军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逢元图真乃神机妙算,算过了徐荣。”颜良道。

    “可惜西凉军熘的太快了,不然非要将他们见识见识我的厉害!”淳于琼插了一句。

    颜良与蒋奇皆不说话。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

    “报——”

    “颜将军,文丑将军已亲率所部兵马,先登上了城头。”

    颜良一听,再度心神振奋,望向白马城墙,此时,就连自己这边的城墙,也快攻上去了,显然,因为文丑先登成功,这边的兵力,也被抽调走了。

    “太好了!想不到奇刚至,便得如此重磅消息,看,徐荣军墙头已经开始乱了,文丑将军真乃虎将,竟一战先登成功。”将奇笑道。

    原本攻城战,都是旷日持久的,而这一次,竟然如此快结束了。

    只能说,中了计,却因祸得福,徐荣派出一支兵马,白马县便少一支兵马,而文丑选择了亲自上阵,攻势自然非同一般。

    颜良却笑不出来,因为文丑的任性,自己差点交待进去了。

    ……

    白马城头,徐荣亲自持剑砍杀越上城头的袁军,且战且退。

    从徐荣看见远方飞扬的尘土起,便知袁军救兵到来,他从西门派出的骑兵,是应付不了。

    “将军,怎么办,我们守不住了吗?”

    徐荣长话短说:“且战且退!”

    就在方才看到援兵时,另一侧又传来了文丑登上城头大杀四方的消息时,徐荣已经下令放弃白马。

    在城头上,文丑手持短刃,带头朝着徐荣军冲锋,他的周身已经被鲜血染红,甚至连脸上也湖得满是血,此战是他所经历的战斗中最为酣畅淋漓的一战。

    浴血奋战,异常贴切,

    徐荣军节节“败退”,文丑所部越杀越顺利,最终将城头杀了个对穿,杀道了颜良一侧。

    文丑望着城下极为惨烈的战场,登城战斗惨烈无比,但与颜良周遭一比,却又差了一截,文丑当即明白自己全力冲锋的时候,颜良承受着多大的压力,而城下多出来的兵马,显然是主公派来的援兵。

    文丑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颜良身上,立于城头大喝一声:

    “颜良将军辛苦了!”

    颜良紧了紧手里刀,暗骂一声文丑,冲动的家伙。

    颜良冲城头回道:“文丑将军恭喜了!”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