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七章 羌王之王

    我要打十个!

    此言一出,羌人头领们顿时面面相觑,他们从对方眼中确认了一番,他们没有听错。

    其中一位羌人头领比较急躁上头,哪里受得了刘擎这般挑衅,他将手中兵器高高举起,那是一根棍子,在其一头,穿着几根钢钉,有些像狼牙棒。

    “管他什么天神还是州牧,先吃我一棍再说!”

    言罢,他便纵马奔向刘擎,达木力王当即制止,大喊一声“不可胡来”,然而那头领已经冲了上去。

    刘擎身后张辽诸将纷纷要求出战,不过被刘擎否了,望着冲上来的头领,策马上前两步。

    望着对方将钉棍朝自己面门挥来,刘擎不紧不慢,一抬铁槊,将之定在空中。

    “铿”的一声,棍棒砸在铁槊之上,仅仅是令其颤了颤,却并未移动半分位置。

    那头领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自己想的这般简单,当即挥棍再砸,结果如出一辙,甚至第二次攻击没了战马冲击之势,那铁槊连颤都不颤了。

    头领心道不好,当下意识到眼前的敌人并非浪得虚名,头领晴也并没有说谎,当即收棍欲退,但刘擎又岂会如他所愿。

    在他即将转身一时,刘擎勐然出槊,丈余长的铁槊勐的打在他后背之上,头领顿觉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自后背传来,宛若整个后背都被其削掉一番,头领一声闷哼,当即喷出一口血,当即栽落马下。

    这时,其他头领齐齐行动,朝着刘擎冲来,其中有人则奔向那倒地的头领,欲行进营救。

    刘擎是留了手的,若全力一击,恐怕那人已经身首异处。

    “打十个!欺人太甚,看斧!”

    “看枪!”

    一斧噼来,一枪刺来,看似动作奇快,刘擎却丝毫不乱,铁槊朝前一点,槊锋直接击中在持斧者的斧头木柄之上,“卡察”一声,斧柄应声而断,欲劲不减,当即将他震落马下,与此同此,刘擎再将铁槊一挥。

    那刺枪头领见状,奈何自己枪不够长,若不收回攻势抵挡,要命的恐怕是自己,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便是这个道理。

    于是果断变幻招式,收枪格挡。

    “啪”的一声,连人带枪都被击飞出去。

    短短两招,甚至只有一招半,因为刘擎只出了一次招,两名头颅便失去了战斗力,这还是刘擎留手的情况下。

    若铁槊刺的不是木柄,而是后者的喉咙的话,恐怕落地的就不是斧头了,而是他的头了,至于另外一位,刘擎用的是拍击,若是槊锋相向,恐怕会将他直接削成两截。

    原本还在进攻的众头领,突然停下了。

    皆面露惊骇的望着刘擎,宛如注视着神魔一般不可思议。

    各部头领,皆是部族之中选拔出的佼佼者,用来领导捍卫部族利益的角色,他们相互时间,平日里也没少较劲过招,基本是半斤八两的水平,然而他们这些所谓的佼佼者,在并州牧面前,却如土鸡瓦犬一般不堪一击。

    刘擎收回铁槊,别于身后,望着不远处的余下几位头领,朗声一喝:

    “还有谁!”

    达木力王看着受伤的三人,此时三人已经被扶起,只是嘴角挂着血,脸色苍白,受惊不小。

    头领们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有谁?谁还敢上?

    一个个内心默默否定了自己,几个头领下场都这般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厉害。

    再次望向那个不可战胜的存在时,头领们心情尤为复杂,不由得想起了头领晴的话。

    我碰到天神了!

    若刘擎自称天神,而非并州牧,恐怕他们当中,也会如此认为。

    “达木力王,你要来试试吗?”

    达木力王闻言,紧了紧手中的大刀,那刀极大极重,之所以称达木力王,便因为他力大无穷,是达木部族第一力士。

    可面对刘擎,面对三位头领如此轻易的被击败,达木力王犹疑了。

    战,或不战?

    这时,张绣引马上前,喊道:“达木力王,并州牧亲临,亦在巩固山河,并非为了驱逐尔等,并州之地上,生活着匈奴人,鲜卑人,羌人,不要投效我主,忠心不二,你们便可继续生活在此,甚至,还可以走出这里,过更好的日子。”

    张绣说完,骞萦与于夫罗还十分配合的上前。

    “我是鲜卑王族公主骞萦,鲜卑可汗乃是我弟,鲜卑各部现已与并州盟好!”

    “我是南匈奴羌渠单于之子于夫罗,南匈奴经历判断,支离破碎,我已举族投效并州牧!”

    达木力王望了望骞萦,又望了望于夫罗,生活在并州,自然听过这些人的名字,没想到,世事无常,原本强大凶恶,令汉朝也颇为头疼的鲜卑怂了,而原本就降汉的南匈奴部族,经过一次变故之后,竟然投效了一位州牧?

    他有什么特别的?

    达木力王不由得再度看了看刘擎,年轻,英气,武艺超群,除此之外,好想也没什么。

    “我若投效,该会如何,我若不投效,又该会如何?”

    张绣往了眼刘擎,示意自己该不该说。

    刘擎点点头。

    “你若投效,我主将会将达木部族视如己出,当作自己的子民一般对待,若是拒绝,那么只能请你们离开,并州的地方,只有并州人能生活。”

    并州人?达木力王品了品这个词,他们生活于此,但从来不是并州人,相反并州人称呼他们为羌贼,强盗。

    达木力王收回目光,问了问周围各部头领的看法。

    有直接表示反对的,宁愿死战,也不降,就是那个断了斧头的。

    也有主张靖绥的,毕竟就目前的行事来看,战端一开,达木部族数万人,将不复存在。

    那位被刘擎一槊拍下马的头领,龇牙咧嘴的说着话,显然还痛着:“力王,并州军势大,不宜为敌,不如暂且投效,看看他们能否兑现自己的承诺,看他金光闪闪的样子,不像以前那些穿着黑衣服的并州官,若投效之后出尔反尔,我们就反了他的!”

    达木可汗觉得,这个折中的方法,比较可取,战?那几个莽夫头领的意见,他从来不采纳。

    “商量完了没有你们!”张绣催促道。

    达木力王领众头领上前,对着刘擎躬身下拜。

    “达木部族大头领达木力王,与各部头领宣誓,效忠于大汉并州牧,自今日开始,并州牧,便是达木部族新的达木力王。”

    达木力王不仅投效,而且将名头都让给了刘擎。

    刘擎上前受拜,望着心思不一的一群人。

    恭喜主公收服【达木力王】。

    姓名:达木力王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66

    武力:56

    统率:34

    智力:47

    政治:24

    魅力:31

    特性:【大力】达木力王力量出众,单挑时耐力+2。

    【牧羊人】有着十分丰富的牧羊经验。

    忠诚度:60%

    收益:耐力+0.66,当前耐力84.91。

    至于其余三人,皆是武力出众,而刘擎现在已经得不到武力加成了。

    “诸位起身!”刘擎朗声道:“自今日起,你要遵我并州之法,不可随意侵占田地,你既然擅长牧羊,便好好牧羊,无需自己生产粮食,日后用羊肉羊毛,来换取粮食。”

    达木力王闻言顿时一喜,并州牧这是要与他通商?羌人物资极为贵乏,部族之中,除了羊还是羊,几乎他们的吃穿用度,皆是出自羊身,若大汉愿意,与达木互通有无,那可真是大好事!

    “多谢州牧!”

    刘擎想了想,接着道:“我不需要什么达木力王的称号,你还是达木部族的首领,这个称号,你留着,上郡应该还有其它羌人部族,朔方郡也有羌人部族,待我一一收服,你们便称呼我为——”

    “羌王之王!”

    羌王之王,达木力王一听,心想并州牧不仅武力高,取名字也厉害,一个称号,竟然带两个王,真是霸气!

    心中不得有对刘擎多了几分敬意。

    “这位是上郡都尉张绣,不久的未来,他便是上郡太守,达木部族需听从郡府号令!他的命令,便是我的命令!”

    达木力王再度躬身,以示知悉,同时对张绣也回敬了一礼。

    刘擎转而望向奢延县,此行前来,出奇的顺利,关键还是张绣前期工作做的出色。

    “佑维,这次做的极好,有达木部族这个最大的羌人部族投效,接下来的收服工作,我想已无需我亲自出马了。”

    “主公所言极是,有达木部族做表率,不出一年,绣便可让上郡所有羌人,投入主公帐下!”

    “还有朔方郡的!”

    刘擎直接整了个一送一活动,眼下中原战事日趋紧张,并州军情传播,极为不便,他不便长久待在并州,解决羌人的问题之后,刘擎便打算回魏郡。

    也不知董卓与袁绍,分出胜负没有,每一次兖州军报来,皆是对峙,对峙,这个徐荣也太稳了。

    董卓不是进攻的一方吗?

    羌人事了,除了张绣,所有人都打道回太原了,此次行动,举兵近万,刘擎难免集结如此庞大的兵力用以对付一个弱敌,好在效果超出预期,不仅实现了张绣所说的“示之以势,胜之以武”的方略,关键还不废一兵一卒。

    刘擎回到太原,恰好九月,虽然温度降了些,但依然几乎没有下雨。

    回太原的第二日清晨,刘擎便带着郭嘉典韦,以及骞萦去龙山视察,在山脚下,民夫们正在卖力的开山垫石,干得热火朝天。

    “主公,目前正在修建上山之路,为将来大兴土木做准备,崖岩之上,平整工作也已经在做,目前参与其中的,有工匠三十二人,民夫八十七人。”韩珩汇报道。

    “我离开太原已经半月,半月时间,才修这么点!若要建成,岂不猴年马月!”

    “主公,臧太守已经尽可能的调集人手了。”

    “臧旻行事保守,回头我再命他调你一百工匠,一千民夫,龙山书院,本王寄予厚望,两年之内,主体建筑务必建成!”

    “喏!”

    韩珩只好硬着头皮应下来,他知道主公脾气,有困难只需直言,但主公不喜欢听不可能,不要,不能之类的话。

    两年后完工,刘擎不由得畅想一番,两年后,天下大势,会是何种格局?

    “奉孝,你以为两年后,这天下会是何种格局?”

    “主公,双帝之争,一时难以落幕,而袁氏似乎意不再董卓,转而蚕食其他州郡的地盘,如今兖州牧刘岱已亡,下一个,会是谁呢?”

    刘擎很快想到:“荆州牧刘表,袁术已占南阳,此乃荆州重镇,刘表断然不允,而且刘表身为汉室,自然不会与袁氏为伍,袁刘之战,想必已经开打。”

    “主公英明!且不光荆州,恐怕青州各郡,除了刘备与曹操的平原济南两国,其余各郡,已经沦为袁氏附庸,光我所知的,乐安杨沛,北海孔融,是袁氏一系的,还有扬州各郡太守,与袁氏往来甚密,如今袁氏所展现的战力,与其底蕴截然不符,主公不可掉以轻心,小看袁氏。”

    “奉孝此话何意?”

    “幽州一州人口,不过两百万余,公孙瓒乃一小小豪强,皆能聚与州牧抗衡之兵,而袁氏如今所辖之地人口,怕已逾千万,主公不会以为袁氏无兵吧?”

    《骗了康熙》

    千万……刘擎不由得一挑眉,他这个并州牧,感情是最没有含金量的,并州在册人口,不过六十六万。

    这差距也太……

    好在冀州拥有超过五百万人口,如今冀州已被刘擎所掌控。

    “那袁氏为何不大举发兵讨董,一战平定之呢?”

    郭嘉沉默了会,望着劳作的民夫出了神。

    刘擎转而问张辽:“为何?”

    张辽爽快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刘擎又望向典韦。

    典韦一挠头,憨憨道:“大概是学主公猥琐发育吧!”

    郭嘉突然道:“典韦所言,切中要害!”

    刘擎:???

    郭嘉解释道:“袁氏名为讨董,还长帝于雒阳,实则并非如此,长帝在汝都(汝阳),与袁氏而言有诸多好处,绝非简单的奉天子以令诸臣,还有另一层用意,更为深远。”

    “什么?”

    “挟天子以纳士族!”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