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六章 刘擎:我要打十个!

    刘擎一锤定音,采纳了张绣的建议。

    虽然没听过达木的名字,然就算他有几分本事,刘擎也不惧,毕竟如今的他,已经是武力天花板。

    若真如张绣所言,只需要胜了达木力王,就算胜了这支羌族,甚至有可能获得羌人的效忠,那可太行了,刘擎很愿意出这个力。

    说干就干,张辽的一营兵马已经赶往奢延,刘擎仅仅在肤施停留了一晚,第二日便领兵出征。

    张绣的枪骑营,张辽的槊骑营,还有典韦的虎卫营和禁卫,加上骞萦所率的一千亲卫,光光战斗人数就达九千,若是加上随军效力的,押运粮草的辅兵,直接就一万多人了。

    达木部族才多少人?也不过区区几万人。

    以其无法匹敌的力量大兵压境,这便是张绣所说的示之以势。

    奢延水流量并不大,但河水格外清澈,似与本地风景格格不入,大军朔流而上,沿途可见河谷两侧,开发出来的良田被切成一块一块,常有人不顾炎热,在其田间地里走动,而人数最多的,则是挑着水往自家田里灌既的。

    等刘擎的大军出现时,他们也会驻足阡陌之上,好奇的望着鱼贯而过的兵士,有不明所以的民夫甚至挑着的水桶都忘了先放下,就那么直直的站着看,直到感觉肩头的酸痛感传来,才意识到,自己是来挑水的。

    “主公,上郡能从事生产的田地,唯有奢延水两岸,加上南部山区,有一些缓坡,亦可开垦。”张绣一路介绍道。

    他先来上郡,已经跑过一趟奢延县,口中所言,皆是经过调查的事实。

    显然张绣已经进入上郡都尉的视角了,而且他并没有区区关注军事方面的问题,而是对生产,民生,以及羌人的部族情况皆摸了底。

    这非常好!

    “佑维带兵有方,想不到对民生生产,也犹为关注,有太守之姿!”刘擎笑道。

    “主公折煞末将了,绣不过是跟在主公身后,学到了点皮毛,主公每到一地,便先关注那有多少人,有多少田地可控生产,我也照样问一问。”张绣答着,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刘擎转过头,对典韦道:“典韦,你看看,什么叫自我修养!”

    典韦对此颇为不屑,径直答道:“我还是喜欢给主公当护卫!”

    刘擎无奈一摇头,打算放弃治疗,护卫就护卫吧。

    张辽问张绣道:“佑维,我在想,若主公通过这种方式成功收服达木部族,是不是意味着对其他羌族,也可以用类似的方法?”

    “此法可行,便可效法,不过羌人部族之间,关系十分特殊,时好时坏的,时而并肩作战,时而相互攻伐,唯独缺一个强有力者统摄他们,若主公此行达成,说不定可以顺势成为众羌之主。”

    这个可以有!

    从肤施到奢延,河水曲折向西,行进了约两百里,在奢延县十里处,刘擎军撞见了第一支羌人兵马。

    和刘擎的刻板印象不同,羌人兵马看上去并没有穿着什么奇装异服,也没有戴帽子,插雉尾毛,好像与汉人并没什么两样。

    刘擎发现羌人的时候,羌人也发现了刘擎,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并没有因为刘擎人多势众而逃避,反而主动迎了上来。

    “来者何人?”对方用有些变调的汉话问道。

    张绣勒马而上,答喊道:“大汉渤海王,并州牧亲至,还不叫达木力王出来迎接!”

    “笑话!上郡没有太守,并州没有牧,莫当羌人不知汉事!”对方答。

    “主公,此等宵小,一合之将,待我去取他首级,献给主公!”张辽提起铁槊,已经跃跃欲试了。

    刘擎没有回应,而是默默伸手一架,这个动作熟悉无比,身后的班明顿时手一挥,一名禁卫将手中铁槊放在刘擎手中。

    既然今日注定要打,那便先来热热身。

    刘擎说着驱动金戈,陡然离人群而去,一下子来到那羌人头领面前。

    “本王便是新任并州牧刘擎,在并州地界,凡有不服我者,皆可向我提出挑战,谁能胜我,谁便是并州之主!”

    那羌人首领一听,不停的打量着刘擎,心里揣摩着刘擎的话,他并没有怀疑,看着刘擎一身金黄甲胃,在烈日下熠熠生辉,宛如金子打造,而刘擎所乘骑的宝驹,身为羌人的他又如何会不识马。

    如此宝驹,万金难求,此人分身,不言而喻。

    再看看那张年少英气的面庞,分明是个小子。

    头领紧了紧手中木枪,盘算一二,决定试一试,什么虚头巴脑的并州之主,若是赢了,就扒了他那身行头,还有战马,还有兵器,还有战袍……

    头领打定主意,当即冲了上来,“咱不要什么并州之主,若赢了你,咱就要你的战马,要你的铠甲,要你的兵器,要你的……”

    “铿!”

    头领话音未落,铁槊与木枪相击,槊锋闪过一道刺眼之芒,头领甚至没有看清对方出手,只觉得双臂一震,肩头一沉。

    等他定住身时,却瞧见刘擎的槊锋,已经压在他的肩头,沉重无比,那闪着白光的刃口,近到几乎贴上了他的脖颈,仅仅是锋芒,就好似割开了他脖颈的表皮,汗水渗在其上,辣辣的疼。

    而此时他手中的木枪,铁质枪头已经消失不见,木棍被平整的切开了。

    头领一时竟忘了害怕,壮着胆子回道:“我败了,战马没了,武器也没了……”

    刘擎莫名觉得这个羌人有点可爱,他应该考虑的不该是他的命吗?

    “要杀便杀!”

    不等刘擎疑惑,头领马上豁出去了。

    刘擎却反而收回了铁槊。

    “佑维,取一根枪来。”刘擎道。

    张绣闻声从兵马中取出一支枪,上前递给刘擎,刘擎接过,转手便将枪递给了羌人头领。

    “回去告诉达木力王,这里是并州的土地,如果想在这里生活,得征得本王同意!”

    头领接过枪,手感沉甸甸的,细细打量,这是一柄铁枪,而且做工极为精良,枪身有防滑细纹,枪尖枪刃光滑如镜,寒芒四射。

    毫无疑问,他从未见过如此精良的兵器。

    “这是送给我的?”头领满脸疑惑,听说中原是礼仪之邦,难道是因为削断了我的枪头,所以要赔我?

    可战斗不是你死我活的吗?为什么我败了,不但没有死,对方还赔了自己一柄宝贵的铁枪?

    刘擎点了点头,“记得将本王的话带回去!”

    头领又一脸懵逼的退了数步,离开前,还下马捡走了那枚被刘擎削飞的短铁枪头。

    率人离去的背影,有些狼狈,有些萧瑟。

    张绣上前道:“主公,看这羌人的愣劲,主公在其心中,依然如天神一般崇敬。”

    “有这么夸张吗?”

    “真有,羌人会将自己拥有的一切当作是天神赐予的,主公手下留情,还赠兵器与他,于他而言,主公便是天神在现。”张绣笑道,显然刘擎的所作所为,比他所想的方桉,还高明了许多。

    张绣心想主公真是深不可测,自己要学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另一边,头领回到了奢延城外的羌兵大营。

    “我遇见天神了!我遇见天神了!”他十分兴奋的冲向主帐,欲将此重大事件告知达木力王。

    头领冒冒失失的冲入帐中,忽然见到十多双眼睛升起的看着自己。

    原来,他打断了达木力王的话,导致达木力王不知道说道哪了……

    这可是围攻奢延的重大计划!

    “看你干的好事!”达木力王用羌话骂道。

    “大王,我真见到天神了,他身着金甲,骑着金马,我与他比试,一招便被削断了兵器,然后……然后他将兵器架在我的脖子上,你们看,有道口子。”

    头领比划着,展示着,最后,将刘擎赠予的铁枪示众,连带那根被削断的铁枪头。

    “晴,该不会是你缴获的兵器,不想上交,所以编出故事来唬我们吧!”帐中另一名头领道。

    又有一人接过那根被削断的铁枪头,观察一下,道:“坚硬的木杆被齐整的切开,其力量难以言喻,反正凭晴是没有能力削断的,应该不可能编故事。”

    “对,我要是编故事,我就是圈里的羊羔子!”头领晴答道。

    听得众头领分析,加上晴的赌咒,达木力王重视了起来,于是问:

    “天神还有说什么没有?”

    晴见达木力王说话,当即来了劲,兴奋不已,说道:“他说他是并州牧,这里是并州的土地,如果想在这里生活,得征得本王同意!”

    达木力王面色阴沉的看着晴。

    “来人,将晴关到羊圈里去!”达木力我下令道。

    头领被拖走了,但是他的枪留在了帐中,其余头领皆细细端详,眼中无不露出垂涎之色。

    这可真是一柄利器啊!

    “达木力王,头领晴所言,是并州牧率兵来征讨咱们了,先前发现有两千汉军,不知这一次,又来多少。”

    “怕个甚,我达木十部盘踞在此数十年,可不怕什么汉军。”

    达木力王取过铁枪,摩挲着上面的花纹,突然,他问了声,“晴今日是安排在哪巡视的?”

    另一人道:“西北外围。”

    达木力王眉头紧锁,沉思一番,旋即道:“走,一起去瞧瞧,将那羊羔崽子晴也带上!”

    ……

    刘擎领兵继续朝着奢延县前进。

    “主公,看,那座小土城,便是奢延县。”张绣指着远方道。

    “背山面水,倒是风水宝地!”

    “主公看,又有兵马来了!”张辽道。

    刘擎转而望向奢延南,那正有一支兵马,对方也拥有着大量的骑兵,正在快速靠近。

    “看这阵仗,应该是达木力王要来了。”张绣道。

    “那不正好,若本王一战征服达木部族,想必又能成一段佳话!”

    “主公,你的佳话已经很多了。”郭嘉笑道。

    “张辽!”刘擎突然唤道。

    “末将在!”

    “右翼列阵,摆开架势,四千人,要摆出两万人的阵势!典韦张绣左翼列阵,我与骞萦充作中军,既要示敌以强,那便充一回胖子!”

    各将各自调兵,很快,刘擎兵马一字摆开,刘擎左顾右盼,竟看不头,这便是效果。

    又等了片刻,羌人大军开到了。

    达木力王一路上都在想,汉军这回会有多少呢?上次来了两千,这回如果再来两千,那可翻一倍了,汉军虽然弓马功夫不如羌人,可他们胜在军备精良,羌人根本难以与之一一抗衡。

    可见到汉军大军时,达木力王麻了。

    前后看不清楚,左右看不到头,这……起码得有好几万兵马吧。

    而且要命的是,这些汉军与他们所见所知的汉军,还不一样!

    远远的,他就能看见,这些汉军身穿铁质甲胃,就连战马,也是披挂上阵,简直奢侈至极,作战时的状况可想而知,双方战斗,对刺对砍,然而羌人的兵器砍在汉军甲胃上,不过擦出一道划痕,而汉军的铁枪,却鞥轻易捅穿羌人的革甲。

    达木力王要爆粗口了,瘪羊犊子,这回要被晴害死了!

    若是汉军冲杀过来,可如何是好!

    然后达木力王担心的事好像没有发生,对方仅仅只有区区数骑过来。

    应该是要谈判,达木力王松了口气。

    刘擎,张辽,张绣,典韦,四骑上前。

    达木力王环顾四周,放弃了独自上前的念头,他打算也做出点势头出来。

    “十部头领随我上前,与汉军谈判!”达木力王道。

    于是一方去了四个,一方去了是十一个。

    张绣虽未见过达木,但对羌人的治理方式还算熟悉,于是解释道:“主公,为首那人,应该就是达木力王,而身后那些,应该是各部头领,他们以力王马首是瞻。”

    刘擎点了点头,表示知晓了。

    张绣率先开口:“来者可是达木力王?”

    达木力王再度上前一截,表示他就是,开口道:“将军来此,有何贵干?”

    不等张绣回话,刘擎便道:“本王视察上郡子民,发现有兵马集结于此,达木部族这是打算攻城吗?”

    达木力王连忙否认,“不,我部集结于此而已。”

    刘擎懒得说来说去,开门见山道:“听闻达木部族强者为尊,若能在挑战中胜过你,便可以做新的达木力王?”

    达木力王打量着刘擎,他应该就是一招击败晴的所谓天神,晴不是他的对手,若是自己对上,胜算会如何呢?

    就在达木力王还在琢磨刘擎实力水平的时候,刘擎已经扫视完对方十人,区区平民,连强兵都算不上,十大部族头领,仅仅三人有属性,而且武力不超过五十。

    “本王来此,为的就是挑战达木部族,你不吭声,可是惧怕了?若是怕了,你们十人可以一起上!”刘擎特别贴心的将方才那个败过的排除在外。

    达木力王一时以为自己听说了,他说什么?

    他说要同时挑战我们十个人?是幻听了吗?

    然而刘擎的话再此响起,清晰无比。

    “我要打十个!”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