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五章 那么,本王便亲战吧!

    貂蝉的话像是触动了王允心中的某根弦一般,令他陷入沉思。

    回朔整个事件,鲜卑上一次攻汉,发生在云中郡,那时候,还是雁门太守的渤海王出兵将鲜卑军击退,再后来,便再也没有鲜卑军抄掠的消息,直到这次大兵压境。

    这期间,还发生一事,那便是董卓进官大将军,主动卸任并州牧,然后推举刘擎为并州牧,太皇太后不允,不了了之。

    再这样的情况下,鲜卑大举入侵。

    董卓再荐渤海王为并州牧,迫于鲜卑大军压力,太皇太后与朝臣最后一致通过了此事。

    然后渤海王赴任,鲜卑大军退兵。

    连起来,就像是——

    鲜卑大军就是为了渤海王顺利当上并州牧而大举进犯的。

    “义父切莫多想,女儿只是妄加揣测。”貂蝉解释道。

    “此间确有蹊跷。”

    貂蝉又道:“然此行为与渤海王为人不符,他全歼南匈奴叛军,将单于王庭都连根拔起,对外族历来是高压之策,该不会做出如此之事。”

    王允眉头紧锁,目光闪动,经过一番思虑,又回到了那个话题上:“貂蝉,我欲促成此事,你意如何?”

    貂蝉低下头,道:“义父要貂蝉做什么,貂蝉便做什么,哪怕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

    “如今汉室两立,董卓扶植幼帝专权,而长帝飘零在汝阳,如今兖州战事正紧,董卓欲以并州牧之位拉拢渤海王,若得其支持,董卓将实力大涨,那长帝回京无望啊!”

    王允开始诉说其中深意,其实貂蝉懂,无非就是成为刘擎的女人之后,借着床笫之欢,吹枕边风,离间他与董卓,若是能将其拉拢至长帝一方,与袁氏站在一起,那便更好了。

    见貂蝉不吱声,王允起身道:“我去安排晚宴,女儿好生打扮一番。”

    说完,王允便离去了。

    到了晚上,董卓如约而至,还带了贾诩一同前来赴约。

    宴席之上,觥筹交错,酒过几巡了,也未见王允提起正事,董卓只好自己说道:“子师,听闻你有一爱女,天姿国色,皎月见之乃避于云彩之中,目下朝廷正在为渤海王择良配,可否一见呐?”

    王允故作哈哈一笑,“大将军可真是无所不知,既如此,那便唤小女一见。”

    于是王允吩咐仆人唤貂蝉出来。

    少顷,一袭粉裙的貂蝉轻移莲步,鸟鸟婷婷,出现在三人面人。

    “貂蝉见过父亲,大将军,中郎将。”貂蝉微微欠身,一颦一笑,可谓风姿绰约。

    董卓与贾诩一同呆住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貂蝉。

    这世间,竟真的有如此美人!

    董卓想:王允那些所谓的褒赞之语,简直俗不可耐,应该说是美若天仙,天仙下凡才对!

    王允见着董卓模样,便知此事妥了。

    贾诩率先回神,低下头望着自己桉上的酒食,那满觞的浊酒,微微倒映出自己的模样,年近四十,已是女色离身的年龄了,他又不自觉的瞥了董卓一眼,却见董卓依然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董公已经近五旬了吧,竟还能被美色所迷,突然,他想到一个不好的可能,当即轻咳一声。

    不和谐的声响惊得董卓了回了神。

    “子师,貂蝉不是你的女儿吧!”

    董卓煞有其事说道,王允心中警铃大作,董卓是怎么知道貂蝉是他义女的?

    “你怎么可能有一个天仙的女儿呢!”

    董卓接着说了一句,令王允顿时松了口气。

    “大将军,不知小女是否是这个福气,能得大将军推举呢?”

    王允开门见山的问,董卓陷入沉默,此刻正与内心做斗争,坦诚的说,这样的女人,谁不想占有!

    可问题是,他是王允女儿,辈分不符;再者,今天是替渤海王来看的。

    见董卓犹疑不定,贾诩连忙说道:“董公,渤海王神勇,貂蝉绝色,正是英雄配美人!”

    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董卓尬尬一笑,缓和着气氛:“啊对对对,渤海王神勇,貂蝉角色,英雄配美人,此必成一段佳话!渤海王这个媒,咱做定了!”

    董卓于是开始想,三公九卿之中,有何职位空缺,杨彪任了太尉,而崔烈任了司空,如今司徒一职,空缺。

    董卓又看了眼貂蝉,旋即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望向王允。

    “咱欲举荐子师为当朝司徒,再奏请陛下,将司徒爱女赐婚给渤海王!”董卓咬着牙,将这话说了出来,心中还念叨着:我有很多爱姬,我有很多爱姬,我有很多爱姬……

    司徒!王允大感意外,想不到董卓竟然直接将之举荐为司徒,当即起身,对着董卓躬身作揖。

    “大将军提携之恩,王允铭记于心!”

    “哈哈哈!”董卓朗声一笑,望着王允受宠若惊的模样,心中压抑轻松了不少。

    “子师莫要谢咱,要谢,便谢渤海王,若非三公之女,岂有嫁于渤海王的资格!”

    董卓的话,王允与貂蝉听得分毫不差,王允心想董卓与渤海王的关系,似乎比他想象的更密切一点,竟然仅仅是因为一场赐婚,就要将他王允拔到三公之位?

    这可是三公啊!

    仅仅三言两语,貂蝉也从董卓的话中,品到了一些别的东西,似乎董卓与渤海王,并非简单的有联系,不知是否是错觉,她竟然从不可一世的董卓身上,看到了一丝苟且。

    渤海王对其而言,可能有更深层次的关联……

    ……

    刘擎驭马缓行,望着前方土城,众多兵马迎风而立,旌旗猎猎作响。

    “这鬼地方,石头上烫得能煎蛋。”

    刘擎蹙着眉,眯着眼,一边是怕汗水流入眼中,另一边是怕风沙入眼。

    “主公,这地方这么差劲,为什么羌人还要来占呢?”

    好奇宝宝典韦,不懂就问。

    刘擎瞥了眼地上顽强的的灰色杂草,“此地虽差,却还是长了几根毛的,或许羌人原本生活的地方,才是真正的不毛之地。”

    这个道理,刘擎是粗略懂一点的,因为地球小冰期,整体气温下降,会有越来越多的水以固态形式留存,造成降水减少,所以旱灾频发,而原本就是荒漠的地区,沙化会越来越严重。

    所以鲜卑匈奴要南下,西北羌人要东进。

    张辽,张绣与于夫罗迎面而来,刘擎笑着嚷道:“诸位,这肤施,可还舒服!”

    刘擎是吐槽的,因为一路上已经口干舌燥了,喝水都解不了的那种渴。

    张辽笑道:“主公,此地产瓜,又沙又甜,美味无比!”

    刘擎一听,顿时口中生津,竟然没那么口渴了。

    文远,你这个是望瓜止渴啊!

    “快快入城,一起吃瓜!”

    张辽张绣让开一条路,让刘擎通过,来到肤施城门前,只见一名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子,对着自己行礼道:“下官肤施令孔从,见过刘使君。”

    “孔县君免礼,此地酷晒,快些将人撤去歇息!”刘擎细心的发现一众人立于城门之前,皆大汗淋漓,比赶路的刘擎还要夸张。

    刘擎汗少,一是因为在兜风,二是因为金戈在为他负重前行。

    一行人来到郡府,上郡太守之位,一直空着,一郡之地,才区区几万人,即便刘宏打折加分期付款,也没将上郡太守卖出去。

    张辽张绣提前来,郡府显然已经打扫过了,但府中依旧处处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味道,难以形容,柴禾味?

    很快,刘擎真的吃到了又沙又甜的瓜,只是并非想象中的西瓜,而是哈密瓜……

    “使君,此为蜜瓜,乃是张骞自西域引入。”

    刘擎拿起两块,一块塞入口中,另一块递给了骞萦。

    一口咬入,甜汁满嘴。

    “好瓜!”

    骞萦接过瓜瓣后,刘擎又拿了一块,准备左右开弓,同时坐到主位。

    “上郡羌人,是何状况。”

    孔从连忙上前回话:“回使君,上郡羌人主要占据奢延泽与奢延水上游周边草场良田,而且欲加往中下游而来。”

    肤施城,便是建在奢延水中游与另一河交汇处。

    “他们占据此地,有多久了?”刘擎又问。

    “已有数十年,近些年,有加速向下游扩张的趋势,上郡人员不足,兵马不足,几乎没有岁钱上缴,朝廷对此地,几乎是忽视状态。”

    “历代并州刺史,皆不管此事吗?”

    “并州刺史居于太原,而并州八成人口皆居与太原,雁门与上党三郡,其余地方,难免有所忽略。”孔从望着年轻的刘擎,认真而含蓄的答话,生怕刘擎与某位前并州刺史有旧,得罪了人。

    这也是东汉末年最为真实的官官相护。

    “自本王来此地始,攻守之势,易型了!佑维,羌人情况,可探查清楚了?”刘擎问。

    张绣如今是上郡都尉,这件事,对羌人作战,应该是他来主导的。

    张绣上前答话:“回主公,羌人已知我大军集结,欲对其用兵,远近羌人已悉数集结于奢延附近,似乎有攻取奢延之意。”

    张辽结果话,接着道:“主公,奢延仅有两个部曲的县兵,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的,我已派两千骑兵率先赶往。”

    “奢延区区四百人,羌人一直不拿城吗?”刘擎好奇道。

    孔从解释道:“使君,羌人占据水源与草田,为的是生产与生存,他们也知道汉朝对丢失城池极为忌讳,故而只占地,不攻城。”

    这也是算一种变态的平衡,最终双方都睁一眼睛,闭一只眼睛,汉末边郡屡屡遭受外族侵扰抄掠,实在是忙不过来。

    直到如今刘擎大兵压境,羌人们才突然有了压力,开始集结兵马。

    “可有策略?”

    张绣看了眼张辽,显然,两人已经碰过头了。

    “主公,我与文远各有一法,请主公定夺!”

    “分别说说。”刘擎说着,吃了口瓜。

    “文远,你先说!”张绣谦让道。

    张辽点点头,说道:“主公,羌人所居之地,乃是是狭长的河谷,我军可沿奢延水朔流而上,羌人虽彪悍,装备却不精良,与我军作战,无甚胜算,一战,便可将之驱逐出境。”

    刘擎总结了一下,这是平A过去。

    “佑维呢?”

    张绣一拱手,“主公,我已经打听清楚,此羌人部族命唤‘达木’,寓意是高山上的云,首领自称达木力王,听闻此人力大无穷,向族中宣布,凡有能击败他的人,便可称为新的达木力王,统领达木部族。”

    力王?刘擎差点笑喷出一口瓜,这人可真敢叫。

    “此人不仅孔武有力,而且豪迈自信,待人却极为温和,故而族中人皆很拥戴他,我想,达木不攻县城,或许也与此性格有关。”张绣又道。

    温柔的汉子?

    “佑维,你是如何知道这么多羌人信息的?”

    张绣一笑,“回主公,我粗通羌语,刚来肤施时,我便换了身行头,亲自前去与羌人打过一些交道,这些信息,皆是出自羌人之口。”

    刘擎有些无语,张绣还会干这行,这是特工啊。

    “那你的意思呢?”

    “末将斗胆,请主公亲自出面,挑战达木力王,主要主公胜,达木部族,便可不战而降!”

    张绣话音刚落,张辽立马补充道:“刀枪无言,纵使主公武力超群,还望主公三思!”

    “主公,要不我去挑战达木力王吧,是不是打败了他,我就是力王了?”典韦也凑热闹道。

    “典将军不是不行,若是随便一人,击败他就可以,那我便自己上了。”张绣否定道,再度对刘擎拱手:“主公,羌人尚武,崇尚强者,主公可亲率大军前往,示之以无敌之势,再提出单打独斗,两王相决,胜之以武,主公必定得到达木崇拜,说不定,还能得一部族效忠。”

    以王对王,示之以势,胜之以武,不得不说,张绣很有想法。

    刘擎转而望向郭嘉,只见郭嘉正捧着瓜在认真的吃。

    “奉孝,你意如何?”刘擎只好点名。

    郭嘉嘴里塞满了瓜,含湖不清地说道:“主公心中已有抉择,何须多此一问!”

    刘擎无语了。

    “那么,本王便亲战吧!”

    ……

    (PS:新的一月,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