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八章 起夜风张郃纵火(求推荐票)

    大半日过去,押注的钱币已经收了几大箱子,刘擎感慨,这帮士族真是狗大户!

    人们纷纷下注,而且无一例外,都下在了第二牌。

    十倍赔付,足以让人疯狂。

    刘擎甚至看不不少眼熟的身影,正是昨日禹台所见,此刻他们纷纷来此,但是无一人下注在第一牌之上,即便刘擎昨天已经说出火攻之际,即便他们几乎讨论了一整天如何让王师赢得长社之战。

    嘴里都是王师必胜,在十倍利益面前,下注都是王师必败。

    这个结果,着实令人想不到。

    “唉,文若先生来了!”

    这时,人群发现了荀彧,给他让开了一条路,荀彧和郭嘉径直来到了木台前。

    刘擎见了,揖礼相迎。

    “将军毋须多礼,我等可受不起。”荀彧连忙扶住刘擎。

    “文若,奉孝,你们可来了!”

    “将军知道我等要来?”郭嘉问。

    “奉孝心知肚明。”刘擎眼笑眉开,他们来了,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一半。

    郭嘉稍稍意外,之前只是怀疑,刘擎这么一说,他几乎可以肯定,刘擎这个阵仗,就算为了吸引自己而来。

    不过就算有如此手笔和诚意,他依然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思路,首重实力。

    “既然来了,文若也押个注吧!”刘擎笑道。

    “荀彧拿出钱袋颠了颠,一百钱,我押一牌,波才败!”

    荀彧一出手,就引起了阵阵议论。

    “文若先生,你为何押波才败?”

    “对啊,为什么啊?”

    荀彧看了眼身边的士人,“昨日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

    “你相信他?”这回,反倒郭嘉提问了,他看着刘擎的眼睛,似乎想从中得到答案。

    “你会怎么选呢?”荀彧不答反问。

    “我选——”说着,郭嘉掏出沉甸甸的一袋钱币,那都是荀彧那搜刮的,“一牌!”

    荀彧似笑非笑,再度掏出一小袋钱,“这是志才的,也选牌一。”

    “志才?”刘擎耳尖,顿时听到了这个敏感的名字,“文若说的可是戏志才?”

    “不错,你也知道他?”

    “有所耳闻,我听说他身体不好。”刘擎道。

    “是的,志才久病缠身,不便出行,我便替他押注。”

    荀彧登记完,冲刘擎一拱手,“将军先忙,我与奉孝先告辞。”

    荀彧走了,留下的人又开始窃窃私语,开始议论为什么荀彧会选择牌一,难道昨天议论的那个方案,真是有很强的实施性?

    “我相信文若先生!”这时,一个还没押的人,选择了牌一。

    “我也相信文若先生的眼光!”

    “牌一,一千钱!”

    “五百押牌一!”

    荀彧的到来,迎来了一众粉丝,纷纷跟着下注,又给木台增加了一大波流量,看这财源滚滚,刘擎笑不拢嘴。

    果然设赌局比辛苦货殖来钱快的太多了!

    一天折腾之后,钱币暂放太守库房,看得杨彪都有点傻眼,一天时间,刘擎竟然收了近三百多万钱。有些士子甚至押上了自己全部积蓄,只为博那十倍之利。

    离开了库房,杨彪送刘擎出去。

    “将军此举,着实冒险。”杨彪感慨道,若输了是什么结果,一百万赔光。

    这一百万是刘擎找他暂借的,有人马在,杨彪倒不至于怕刘擎不还,只是实在没想到刘擎会玩这么一出。

    “富贵险中求,没有高风险,哪来的高收益呢!”

    “将军为何如此确信波才会败,难道就凭那里应外合之计?”杨彪问。

    “不是!”

    “那是为何?”

    “因为——”刘擎将手举起,停在空中,感受着风从指间穿过。

    “起风了!”

    ……

    “甘来,山风不止!”黑暗中,张郃笑道。

    “时机已到!”甘来言语中带着兴奋,这是效忠刘擎后的第一战,而且主公将指挥权交给了自己,必须要打得精彩,漂亮!

    “我军是否立刻出发?”

    “将军莫急,你先整备兵马,带好物资,时机虽到,却还不完美。”

    完美?何为完美?张郃不解,却也没问,只需要听命行事。

    又约过一时辰,探马来报:西面官道出现大批人马,疑似雒阳援军。

    甘来眼睛一亮:“来了!将军,击破波才,就在今夜!”

    张郃立刻下令出发,一百多人钳马衔枚,摸向长社北边,此时虽已初春,但夜间刮的依然是西北风。

    摸到了上风方向后,一百多人分散开来,约定以火为号。在所有人就位后,张郃一声不吭,率先点燃火把,朝着波才营地冲了过去。

    百骑一道行动,举着火把,将引火之物点燃,抛向营地。

    近的点燃干草树丛,远的直接投向营帐,百人投一次便有百处火点,投出几次,便是星星之火迅速接连成片,在风势裹挟之下,顿时形成了一片火海。

    “着火了!”

    “救火!”

    起初数道声音传出,很快便形成了嘈杂的喊声,发现早的黄巾军还试图灭火,然而大风鼓吹,火势猛涨,直接烧断了他们扑救的念头。

    张郃见火势已起,便招呼众骑兵道,“此处火势已成,随我再往前放火!”

    “有人纵火!”

    “官军杀来了!”

    波才北营一片混乱。

    大火顺着营地的栅栏,军中营帐等处蔓延,大批黄巾士兵光着身子就从营帐中窜出,然而发现,四面皆是火海,走投无路。

    张郃往前奔跑了一阵,再度点着一片,大笑一声,“痛快!”

    “将军,此处火势已成,我等可以往东继续纵火,流下西边,供其撤退。”甘来道。

    “甘来言之有理,将士们,随我去东边!”

    长社城头,皇甫嵩和朱儁远眺敌营,见北方大火冲天,不由得面露惊色。

    波才这是自己玩崩了?

    特别是皇甫嵩,这几日,日日苦思破敌之策,一听敌营起火的消息,就灵光一闪,立马叫人去准备引火之物,然后叫来朱儁一起往城头察看。

    “此火绵延成片,断然不会是失火导致。”看了一会,朱儁似乎看出些端倪。

    “公伟的意思是,此火是人为所纵?”皇甫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