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四章 吕布!未曾料想的存在

    夜阑时分,星光闪烁,明月东悬,已是即将落山之时。

    白日的高温已经彻底散去,此刻的风还带着阵阵凉意。

    一支兵马趁着月色,悄然前行。

    夜色之中,濮阳的城郭黑影若隐若现,如同匍匐在地的巨兽,在它南面不远处,有一处营帐,营帐中依旧亮着星点般的火光。

    陈宫取出含在嘴里的树叶,回过头轻声道:“奉先,我军自西面进攻,南北各派一将,带百人呐喊‘敌袭’,留下东门,让刘岱军奔命,切记,不可放火烧营,此战乃是夺营夺粮。”

    吕布点点头,回过头道:“侯成,郝萌,你俩嗓门大,各引一百兵与南北两处呐喊,其余人随我杀入营中,曹性,你留下保护公台先生。”

    曹性顿时哭丧着脸,凭什么兄弟们都能杀敌建功,我要留着围观,可撞上吕布那双黑夜中依然明亮的眸子,顿时蔫了。

    “此战若成,先生乃是首功,你护先生周全,自然功劳不小!”

    吕布似乎看出了曹性的小算盘,当即给他吃了个定心丸,自己几位属下,他还是能拿捏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以为的。

    “奉先,曹性太孬了,不如我保护先生吧!”魏续道。

    “滚犊子!”吕布骂了声,又压了声音,“闲话少说,此乃首战,护东郡,御黄巾,匡扶社稷,自此开始!”

    说到最后,声音又难以控制的高亢起来。

    许汜与徐翕近来可不好过,因为王或拒绝他们入城。

    刘岱死后,兖州别驾王或第一时间赶到了东郡,因为治所昌邑是袁氏的地盘,只有王肱控制的东郡,才算是刘岱真正的地盘,而刘岱已死,摆在王或面前的,是艰难的抉择。

    若选择汝阳与袁氏,袁氏会放过自己吗?

    若选择雒阳与董卓,董卓会接纳自己嘛?

    城外营中,许汜与徐翕正在酣睡,如今黄巾离得尚远,袁氏又未出兵,军队状态已经从初来时的警惕,渐渐放松了。

    接着夜色掩护,数名并州兵悄然摸上了营门,几名哨兵或无精打采的发呆,或直接倚着木栅栏打盹。

    些许轻微的响动从身后传来,随后喉间一凉,一命呜呼。

    并州军身手矫健,门口哨兵清除之后,数人齐上,将营门口的拒马抬走。

    “杀!”

    吕布一声令下,一骑当先,冲入营中,见四下无人,直接一戟噼向一定营帐,生生将之打榻。

    营帐中的人堪堪醒来,不明所以的挣脱乱糟糟的帷布,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寒芒一道。

    人头上天,吕布轻松的获得了第一滴血。

    并州将士纷纷冲入各处营帐,惨叫声此起彼伏,嘈杂的声响开始让一些人醒来,然后发现营地被攻击之时,第一时间并不是反抗,而是叫喊着逃跑。

    然而另外一些睡的特别沉的,则直接在睡梦之中告别了这个世界。

    炎炎夏日,一边是困乏不堪的状态,一边是酷热难耐的折磨,前半夜几乎难以入睡,而后半夜转凉时,便睡得特别沉。

    混乱开始扩散,醒来的人逐渐增多,徐翕惊坐而起,满额大汗,随后便听到外面的喊杀声,战马嘶鸣声,惨叫声。

    黄巾杀来了?徐翕第一反应便是黄巾,当即操起一旁的长枪,向帐外走去,只见营中四周到处是慌不择路的士兵,简直不堪入目,因为许多人,慌乱之下,赤条条的光股而行。

    “勿乱,勿乱!”

    徐翕大喊了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扯过逃亡的一人,厉声道:“许将军何在?”

    被抓的人脑袋一阵勐摇,表示不知,反而发挥出极大的力气挣脱开徐翕,继续逃了,徐翕只好自己提枪上马,淌过人流向许汜营帐而去。

    “徐翕!徐翕!”

    恍忽间,徐翕在嘈杂的声音中听到有人在呼唤,借着营地火光,徐翕终于瞧见来人模样,正是许汜。

    “许将军!发生何事了?可是黄巾军攻进来了?”

    许汜骑马靠近,面色焦虑,满头大汗。

    “并非黄巾军,亦非袁绍军,来袭兵士皆持枪带甲,乃是朝廷之军!”

    许汜口中的朝廷军,也就是正规军,是配发了甲具与制式兵器的兵马。

    “自西攻来,确为朝廷兵马,可朝廷兵马,为何攻击我等?”徐翕问。

    许汜不耐烦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个,军营已经溃败,我等还是先逃出营中,再想办法重整兵马吧!”

    徐翕迫不及待的回应了声:“许将军言之有理!我等速速撤离,整兵再战。”

    许汜的话给了徐翕一个台阶,两人一拍即合,一起逃离,随他们一同逃出的,还有数千士兵。

    东边泛白,随后朝霞升起。

    营中的战斗已经几近停息,并州将士们经过一夜战斗,又困又累,一个个席地而坐,也不顾身旁死尸与血污,甚至直接枕着软塌塌的死人睡去。

    抓紧时间,就地休整,是并州军历来的作战风格,如有敌杀回,他们好能快速反应。

    吕布安排几对人把守营门,而后领着几位将士开始商讨下一步方桉。

    陈宫的计划是先取营寨立足,得了营中粮草,便可以图濮阳了。

    “公台先生,我军兵少,且并州军擅野战,而非攻城,濮阳恐强取不下,若是逃走的人都逃回了濮阳,可如何是好?”

    陈宫自然知道强取不成。

    “取一城池立命,乃是当务之急,首选濮阳,其次白马,实在不行,便只能退居东南小城咸城了。”陈宫给出了三条方桉。

    吕布两眼泛光地看着陈宫,觉得公台先生好生厉害。

    “先生,我军并无舆图,先生如何对此地如此了解?”

    “吾乃兖州人士。”

    吕布这就困惑了,兖州人士就对兖州这么熟悉的吗?

    他吕布是并州人士,可对并州却很不熟悉啊!

    别说不熟悉,有时候对着舆图走,都能走错。

    这必是先生谦虚的说法,吕布心想。

    “让将士们休息两个时辰,而后兵指濮阳,战与不战,城下见分晓。”陈宫建议到。

    吕布点点头,“公台先生说的对!便依公台先生之计而行!”

    ……

    这日,是刘擎举办加官晋爵宴的日子。

    雒阳的诏令与印绶,也已经送达刘擎手中,自接了诏令与印绶始,刘擎便是并州的最高军政长官了。

    今日宴会颇为隆重,不仅魏郡大小官员皆会赴宴,而且距此不远的赵郡太守郭缊,还有临时从前线赶回的高顺,甚至还与刘擎有过一面之缘的繁阳令车奔。

    蔡琰细心的为刘擎整理着礼服,令其没有一丝褶皱,刘擎嘴上挂着微笑,心情极佳,也时不时抚一抚蔡琰衣服上的“褶皱”。

    另一边,已经穿戴结束的荀采杵着下巴,泛酸地瞧着刘擎蔡琰两人相互打理。

    “大王,宾客皆已入位。”

    门外传来了班明的声音。

    “走!两位夫人,随我赴宴!”刘擎笑道。

    荀采迎立而起,雀跃的来到刘擎跟前,将自己的手交给已经伸出的刘擎手上。

    刚出门,便撞上了一个小鬼头。

    “万年,你不去先吃为敬,来这做什么?”

    “舅舅,你要走了吗?”万年公主红着眼睛问了声。

    刘擎瞧着万年的模样,玉面琼鼻之上,沁出点点细汗,显然是小跑着来的,身后两名婢女也低着头,喘着气。

    显然,这小妮子是在席间听到什么,或许是渤海王即将赴任并州之类的,而且今日搞得过于隆重,十分像是践行宴。

    刘擎也不顾礼服起不起褶子了,上前一把抱起万年,一边走,一边说。

    “舅舅是要离开一段时间,不过还是会回来的,你舅母还在此地呢。”

    小万年秀气的眉毛一蹙,呼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以后没人给我发薪水了。”

    刘擎一愣,当即将万年放在了原地,重新牵起两位夫人的手,向着宴会厅走去。

    还以为是舍不得自己呢,原来是舍不得俸薪,这外甥女,终究是错付了。

    搁这“以舅换薪”呢!

    于是刘擎牵着两女狂走,后面万年跟着狂奔,在追逐嬉闹间,刘擎心情更好了。

    宴会开始,渤海王携王后王妃入座,还有高贵的万年公主,同样位列上席。

    中席主要是自己人,郭嘉,戏志才,典韦,张辽,厉温,郭缊,高顺,皆在。

    下次主要是军中低等军官,还有魏郡官员,以及一些本地的大户之人。

    魏郡的大户们,刘擎结交不多,应该是厉温安排来捧场的,不过他们皆是精明之人,送的礼十分土豪,对于权势,他们总是不吝本钱的攀附,冀州人谁没听过渤海王刘擎的名字,能参加渤海王的宴会,那是说出去都能吹牛的。

    渤海王入座之后,众宾客皆齐声道贺,如此大的场面,刘擎还真是首次,上一次大型宴会,还是去年在颍川之时,荀氏宴请的。

    刘擎简单的致谢之后,也未多说什么,只是号召大家吃好喝好,向郭嘉与万年学习。

    这种宴会,本质上还是社交,一方面刘擎给了他人机会送礼结交,另一方面则算跨圈聚会。

    汉末的圈子文化可谓盛行,豪侠与豪侠,名士与名士,

    刘擎所在的中上席,也自顾自的聊起来。

    久未想见的郭缊,精神状态比过去好了许多,应该是病已彻底痊愈,刘擎与其寒暄两句之后,还笑称要他前去并州任职。

    “孝父,饮一觞嘛!”典韦劝道。

    “不可不可,宴会结束,还要赶回军中。”

    高顺端坐笔正,拒绝了典韦的劝酒,典韦无可奈何的望向刘擎。

    “孝父军纪言明,当我吾辈楷模!”刘擎道。

    不仅不劝酒,刘擎还夸赞起了高顺,一旁的张辽,不动声色地将举起的酒觞放回桉上。

    宴会结束之后,他也要回军中呢。

    “此次赴并州,郭嘉,典韦,张辽与我同行,其余人各司其事,郡内之事,伯冲处置,若涉及冀州县务,可询问志才,再报送与我。”

    “孝父,你且多留意东郡战局,如今曹刘军,黄巾军,袁氏军,还有董卓军,皆在盯着这块肥肉,我虽目下无意此地,然此地扼守枢要,乃是冀州通向南方的门户,曹刘两人可得此地,董卓军可得此地,而袁氏兵马与黄巾军,皆不能得,你每日务必将战局变化写成军报给我,若有紧急状况,你有便宜行事之权!”

    “喏!”高顺应道。

    提到兖州战场,刘擎笑着与众人打起了赌,刘备,曹操,董卓,袁绍,黄巾,这五支兵马,谁能夺得东郡。

    《控卫在此》

    众人纷纷选择,不亦乐乎。

    然而谁人能够想到,此时东郡治所,濮阳城下,正列着一支兵马。

    吕布仰望濮阳城算不得高的城墙,心中盘算着攻城把握。

    陈宫抬头望了望太阳方位,此时已经接近正午,太阳处于正南的方位,而且今日阳光尤为刺眼,只一眼,差点令陈宫飙出泪来。

    吕布眯着眼,撇着嘴,望着陈宫,不知道他在等什么。

    将士们已经吃饱了饭,攻城梯也已经带上了,一声令下,便可攻城,虽然并州骑兵不擅攻城战,但只是不擅而已,不是不会。

    “公台先生,这濮阳,攻,还是不攻?”吕布问道。

    陈宫收回目光,道:“将军可转向感受一番。”

    吕布不解,但依旧照着陈宫之言,引马转身,面南而立,他眯着眼,对陈宫道:“有何异常?”

    瞧着吕布睁不开眼的模样,竟然还问有何异常,陈宫一笑,道:“将军眼睛舒适乎?”

    “日头过勐,刺得我睁不开眼。”吕布说着,旋即一愣,好似想到了什么。

    “先生高见!此时日在正南,濮阳守军面南而守,久而久之,视线必定收到干扰!”

    “正如将军所言,我军可再等上半个时辰,待守军双目疲乏刺激,便可下令攻城了!”

    “善!先生妙计!”吕布道。

    “再命人纵马于城下,向城墙上骑射,令其疲于警惕。”陈宫又出了个主意。

    “好!成廉,曹性,你二人骑射上佳,由你们率人与城下放箭。”

    成廉曹性一同出列领命,而后领着兵马前去。

    濮阳城头,王或与王肱望着莫名其妙出现的军队,他们已经在濮阳城下杵了一早上了。

    攻又不攻,退又不退,交涉没有,也没有叫阵,完全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

    “王别驾,来者到底是何来历,难道他们要站到天黑?”王肱吐槽道。

    “王府君多虑了,要不了多久,他们便会攻城了。”王或眯着眼,有些难度的望着远处的军队。

    “从何看出?这‘吕’是何人,袁绍军中有姓吕的将领吗?”王肱又问。

    王或摇了摇头,望着“吕”字旗帜,想不到是什么来历,袁军之中的知名将领,有颜良文丑,蒋奇淳于琼等待,从来没有听说过姓吕的。

    突然,王或眼眸一紧,勐然想到了一个人。

    丁原帐下的吕布!

    如今丁原正是济阴太守,济阴正处于东郡南部。

    “是斩蹇硕的吕布!”王或道。

    “啊?他杀了宦官蹇硕?”

    孤陋寡闻的王肱显然没有听说过吕布杀蹇硕之事,但蹇硕的大名,他还是知道的,他不仅孔武有力,力大无穷,在宫中做武卫中常侍,而且还被先帝封为上军校尉,统领西园军,其地位巅峰之时,更是压过大将军何进一头。

    “竟是此人。”王肱不明所以的说了一句。

    “并州军骁勇,濮阳危矣,小心!”王或连忙拉着王肱闪避开来。

    百来道见识刷刷刷的飞上城头,不少人不留神,纷纷中箭,轻者带伤倒下,运气不好命中脑门,喉间等致命地方的,则当场毙命。

    “戒备!加强戒备,主意流失!”王或在城头上行走起来,一边行走,一边喊着。

    而王肱则直接退到了后墙,不知不觉得,双腿竟然颤抖了起来。

    时间点点滴滴过去,曹性成廉已经绕了几个来回,城墙上的伤亡也在渐渐增加,变得愈加混乱。

    时机已至!

    陈宫连声道:“将军,下令吧!”

    吕布等待着这一刻,早已饥渴难耐了,在其派出箭手骑射了一轮的时候,城墙上方处置的混乱,可笑的反击,令他对此战多了数倍信心。

    “并州虎狼,随我攻城!杀!”

    吕布高举一张精致的木弓,引马上前,率先冲了上去,同时开始张弓搭箭。

    “嗖”的一声,一名手持弓弩反击的守军正中面门。

    “嗖”的又一声,一名用铁戈试图将登城梯支出的守军脑门上又中了一箭。

    “将军好射!将军威武!将士们,随我先登!”魏续一边夸赞着吕布,一边嘴里叼着弯刀,双手并用,快速的向上攀去。

    一名濮阳守军探出身子,高举石块,正欲砸向魏续,可刚举起石头,身上却突然插了数支箭失。

    不只一人再用弓箭援护魏续。

    而魏续也速度奇快,近两丈高的城墙,几下便爬上了,他抽弯刀,大吼一声,杀向城墙正中。

    那正是王肱所立的位置。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一下。)

    ------题外话------

    今天收了不少推荐票,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