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二章 恐吓!公孙族灭

    曹操信使派出,向西只一日,便到了东郡的临邑县,也是与济北国交界带上的一座县城。

    刘备在此地遭遇的,皆是一些黄巾游兵,自然无法对刘备军造成威胁。

    “我早便听闻青州黄巾,携兵十数万,而我游走数日,皆为有所见,原来是被孟德尽数当下了!”刘备对着关张笑道。

    张飞拉着关羽直乐呵:“俺倒说呢,黄巾去哪了,原来是曹孟德在吃独食呢!哈哈哈!”

    “那他也要吃的下才行,目前看,吃不下!”关羽捋着胡须,脸上红光焕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二弟三弟,我等速速整兵前往!”

    这时,一旁的简雍却道:“玄德,管亥佣兵十余万,我军仅有千数,支援之事,是否斟酌一番?”

    “宪和勿虑,黄巾军不足为虑,先前在渤海国,管亥也是举兵十万,生生被渤海王数千人击溃,我二弟三弟,皆有不下典韦之勇,待我援至,与孟德里应外合,定能痛击黄巾!”刘备战意已决,“宪和,我军战线渐长,粮草之事,便由你主理。”

    简雍拱手领命。

    就在刘备整备兵马,准备开拔之时,曹操的另外一路信使,也到了清河郡甘陵县,将求援信送到了傅燮手中。

    看着曹操来信,傅燮由衷感叹:“主公真乃神人也!竟能预知兖州战局!”

    原来,早在之前,刘擎便命朱灵与高顺率军压上东郡边境,以防兖州战事外扩,其中还特地交代于他,容易刘备与曹操求援,可率兵前去支援,除了这两人,其他人则作壁上观。

    预先布置好了兵马,又预见性的预判了曹操的求援,并事先同意。

    于是傅燮掏出帛书,开始给刘擎写信,既然要出兵了,自然要将事情来龙去脉向主公汇报清楚。

    另外,离开之前,郡中事务,也要安排妥当,特别是甘陵县防务,在朱灵军调走之后,十分空虚,这种时候,更该加强戒备,以防止诸如姚贡这类人突然袭击。

    傅燮事无巨细,悉数交待给功曹吏张先,后者仔细的一一记下,有不清楚的地方,便向傅燮请示,共事数月,张先已经摸到了傅太守的脾性,他不会嫌弃下属学识不够,不会嫌弃下属笨手笨脚,他只求结果。

    张先是傅燮到任之后,从郡吏中提拔出来的,而一直跟随他的主簿杨会,做了郡丞,兼主簿。

    毕竟秘书这种职位,用习惯一个人,很难更改。

    看着不厌其烦交待郡务的傅燮,杨会直接埋怨道:“好了南容,你尽管上阵杀敌,清河郡便交给我了!”

    傅燮笑笑:“我若身殉,替我照看干儿!”

    “走吧走吧!”杨会没好气的赶着。

    这句话听着很不吉利的话,几乎就是傅燮口头禅,无论是被波才困于长社时,还是叛军兵临冀县时。

    数日之后,魏郡刘擎住宅。

    烈日曝晒之下,书屋中的窗户也紧紧闭着,屋内有些闷热,更加令人昏沉,刘擎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听昭姬说出傅燮之信的内容的。

    听罢,刘擎摆摆手,表示知晓了曹操被围之事,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因为他早有安排,当初是自己怂恿刘备曹操进入兖州作战的,若真有麻烦,自然是有求必应的。

    毕竟,我渤海王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见刘擎听完信无动于衷,蔡琰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夫君,孟德兄长求援,您不作安排吗?”

    “嗯?还要作何安排?”

    蔡琰愣了下,当然是安排驰援曹操之事了,不光光因为曹操与蔡父亦师亦友的关系,而且猜猜还是刘擎与她的媒人。

    但她没有说出口,蔡琰心中有分寸,军机大事,不是她能插嘴的。

    见蔡琰不出声,刘擎突然睁开眼睛,瞧着蔡琰欲说还休的模样,不由得笑道:“你要说便说嘛,是不是希望本王派兵支援孟德?”

    蔡琰轻轻点头。

    “都怪南容信中未说明白,你再看看,我记得听到一句‘已照令而行’。”

    “确有此言。”蔡琰道。

    “你可知‘照令而行’,是何令?”

    蔡琰摇了摇头。

    “若收到曹操求援,便出兵支援。”刘擎笑道。

    “夫君已事先告知傅太守要出兵驰援孟德?”蔡琰眨着大眼睛,似觉得不可思议。

    刘擎伸手取过蔡琰手中之信,随意放在榻边,再握住她的手,拽在掌心。

    “昭姬放心,孟德不会有事,此事,南容自会处置,你我权当不知。”

    蔡琰被刘擎说得一头雾水,一会可知不可知,一会已知当不知,到底在卖什么关系。

    其实刘擎的意思很清楚,以他的身份,目下不适合介入地域之争,更不适合直接与袁氏对着干。

    现在袁氏的首要目标,是董卓,而自己介入的话,很可能会引火烧身,不干涉兖州战事,这是荀或与郭嘉的共同看法。

    至于傅燮,傅燮去支援老同事,干我渤海王何事?

    “昭姬,你不午休么?”

    刘擎说着拍了拍空着的半天竹榻,蔡琰顿时红着脸,哪好意思真上去,又不好直接拒绝,于是岔开话题道:“夫君,父亲前往雒阳行中,曾去拜访过一人,并将其隐居地告知于我,夫君若有意,可前往拜谒。”

    “哦?何人?”

    “此人姓胡名昭,字孔明,乃当世大贤,父亲说过,此人弱冠之年就以绝世才华而为人称道,他幼时便攻读经史,学识渊博,且工于书法,堪称一绝,但他历来痛恨朝廷腐败,鄙夷宦官外戚争权夺势,故而厌恶仕途,屡屡拒绝郡县察举与公府辟召,甚至为了避免无休止的打扰,选择了客居冀州,隐居魏郡乡里。”

    听着孔明二字,刘擎虎躯一震,随后回过神来,应该不是诸葛孔明,诸葛孔明现在还是儿童呢。

    但听着蔡琰对其推崇备至,想来应该是了不得的人物,可惜刘擎孤陋寡闻,竟然不知道东汉末年有两个孔明。

    屡屡拒绝察举,这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事么,无数寒士想得察举而不成,他却弃若敝履,最后选择消失。

    这样的人,刘擎想到的首先就是水镜先生。

    “既然他如此厌恶官场,岂能为我所用?”刘擎疑惑问。

    “胡昭先生乃是厌恶朝廷,并非厌世,夫君不光有神勇之名,亦有仁德之名,冀州的改变,百姓有目共睹,胡昭先生岂能不知?”蔡琰道。

    刘擎将前后之事联络起来,想了一想。

    蔡邕离开冀州时,去拜访了他,蔡邕再转告蔡琰,蔡琰向自己推荐,这么费周章一圈下来,刘擎好似想到了什么。

    这颇有徐元直回马荐诸葛的意味啊,而且蔡邕拜访后方才推荐,说明胡昭也有意于此。

    就像诸葛亮有意于刘备,所谓推荐与三顾,不过是走个过场和给个台阶,彼此塑造,直白一点说,这是高情商的做法。

    现代思维,便深谙此道。

    刘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表示十分认同蔡琰的话。

    “昭姬言之有理,胡昭先生在何处,我欲亲往拜见,求其相助,一次不成,便去两次,两次不成,便去三次!”

    “夫君若有此心,先生必能被夫君感召,出山相助。”

    两人交谈一来二去,刘擎睡意全无,干脆起身坐着。

    “上回崔琰说欲使崔林前来述职,想来应该到了吧。”

    刘擎特意记得此事,正是因为崔林也是个难得的人才,打天下易,守天下难,而要将天下治理好,那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崔林昨日便到了,昨日夫君巡视旱情,回来时天已黑了,故而未见。”蔡琰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你我今日便见见他。”

    “我?”

    “对头,大王与王后一同召见,方显器重,以后他办事,亦会更加卖力。”

    蔡琰看着刘擎,心想做了渤海王之后,刘擎已经开始展现与年龄不符的深沉心思了。

    府宅正堂,刘擎端坐其上,身旁便是昭姬,郭嘉与厉温,也皆在场。

    刘擎远远的瞧见,迎面走来一道身材矮小的身影。

    这也太矮了,刘擎心想。

    直到崔林步入堂中,刘擎才看出,原来不是崔林矮小,而是他的样貌,分明是个还带着稚气的少年。

    少年身着一袭绿袍,头发裹在同色缁撮之中,他轻声慢步的走入堂中,步伐沉稳,丝毫没有怯场。

    见的人多了,刘擎如今也有几分看人能力,光看这年少气度,刘擎便知道此人经历比寻人少年要复杂一些。

    刘擎多看了一眼。

    姓名:崔林,字德儒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31

    武力:22

    统率:34

    智力:72

    政治:81

    魅力:76

    特性:【振兴】治下民生发展,提升区域开发速度,振兴农商。

    【大器晚成】随着执政经验积累,可增加相应属性,每十年统率+1、智力+1、政治+1。

    【立志】崔林少年立志,并能以此鼓舞他人,提升士气或干劲。

    相比许多人而言,崔林属性并不出众,不过他有一项成长性特性:【大器晚成】,统率、智力、政治三属性+1,以他十多岁的年纪,若干年后,政治直逼90,治理能力也可见性的提升。

    不过,得长寿才行。

    崔林中规中矩的行礼,朗声道:“臣崔林,拜见大王,王后!”

    仪式感一上来,刘擎就收到了+0.81的政治加成,当前政治76.81。

    “快快起身!”刘擎平举着双手,示意道。

    崔林再度在堂中站直,又分别冲两边的郭嘉与厉温点头致意。

    “你兄崔琰可未曾说起过,你还是以少年啊。”刘擎道。

    “有志不在年高!”崔林答道。

    嚯,还真是人小志气大,我以前在你这个年纪,放学还要爸妈接送呢,刘擎心想。

    不得不承认,古人确实牛逼,霍去病十八岁便能击败匈奴封侯,而刘擎那年十八,站着如喽啰。

    现在十八所取得的成就,那是逆天的开挂。

    “好一个有志不在年高,你今年多大?”

    “十三。”

    “那本王与王后倒是好好听听,你是如何述职的?”

    崔林再度对着渤海王与王后行了一礼,便开始讲述河间国事。

    从崔琰入主开始,到他如何安抚百姓,说服士族大户出钱出钱,恢复生产的,又是如何整顿吏治,将原先寄居在官僚体系中的蛀虫清除的,凡此种种,刘擎听得别样入神。

    不是因为崔林说得好,而在于崔琰做得好,让士族大户,以及豪强们参与恢复生产之中来,比光向其借钱借粮,要来得深入,刘擎目前的方式,太过于依托最底层,反而对中等水平的社会中坚力量有所忽视,虽然知道这样不对,但刘擎目前没有找到平衡点。

    因为许多时候,他们是对立的,刘擎不得不做出选择,刘擎选择扶持底层百姓,但并不意味着他要放弃别的。

    崔琰的做法,给刘擎提供了一个方向,若能行得通,可改进之后再行推广。

    如今刘擎治理冀州九郡的办法,可谓五花八门,郡守们各显神通,治理一段时间,刘擎打算到时候博采众长。

    最后,崔林叹到了幽州的问题。

    “公孙瓒的行动很快,控制辽西郡之后,便已经兵临右北平郡,而且因为幽州战乱再起,原本相安无事的乌桓各部,如今又开始兴风作浪,崔国相预估,七月以内,公孙瓒便能占据右北平郡,兵临渔阳郡。”

    公孙瓒的扩张,来得早了一些,也来得迅勐了一些。

    袁氏是给他吃了什么药?能令他如何疯狂。

    幽州牧?

    如果是幽州牧,确实可以令他疯狂。

    要知道刘擎立功无数,奋斗至此,还在等着朝廷给自己一个并州牧,若是光光攻下幽州城池土地,就能做幽州牧,那刘擎早就暴兵平推到雒阳去了。

    只不过豪强出身的公孙瓒,未必懂这个道理,或者他懂,只是克制不了野心。

    小书亭app

    崔林的话,令郭嘉厉温等人也陷入了沉思,如今兖州正乱,北方幽州又乱了。

    “赵云可到河间了?”

    “赵将军已至河间,目下屯兵易县。”崔林答道。

    易县,刘擎有印象,自己在那里发了一笔横财,程远志征涿郡,被自己抄了家。

    “奉孝,幽州之事,如何看待?”

    郭嘉答道:“主公,传闻公孙瓒战斗强悍,其麾下白马义从,骑射一流,大司马兵马不多,且都是县兵,无作战经历,若公孙瓒执意攻取幽州全境,恐大司马独木难支,七月下右北平,今年之内,便可全据幽州。”

    “公孙瓒是何东西,也敢觊觎幽州,大汉朝还没亡呢,”

    刘擎厉声骂着,典韦一听主公生气,当即上前几步,拱手单跪,“主公,若子龙不够,我去协助子龙!我倒是可以与子龙比一比,看谁先斩下公孙瓒的狗头!”

    刘擎散了散手,典韦瞪着眼睛看着:这是何意?

    是要他退下,还是要他立即出发?

    “典韦,主公不想与公孙瓒交战。”

    郭嘉出声替典韦解围,典韦一听,又凑到了郭嘉的桉前。

    “为何?此僚如此放肆,攻击当朝大司马,还是他的上司幽州牧,还光明正大,这不是形同谋反?”

    郭嘉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要解释,得从袁隗与董卓分庭抗礼开始解释了。

    “因为他的背后,是袁氏!”崔林直接开门见山道。

    “袁氏,又是袁氏,那便更该打此僚了!上一回,就不该放袁绍回去!”

    崔林能看到这一层,属实不像是这个年龄该有的眼光,或许是崔琰告知的。

    “主公,可先传信警告,命公孙瓒不得越过右北平郡,更不得蓄意加害幽州牧,否则,便是以渤海王为敌。”郭嘉建议道。

    这算是一种名示警告,但凡公孙瓒能有一点理智,都应该避免与渤海王为敌。

    就算他没见过刘擎的战斗英姿,必也应该听过渤海王的赫赫战功与如雷威名。

    待将并州收入囊中,河水以北,便只剩幽州了,依照先定“大河北”再图“大河南”的方阵,下面一个就是幽州了,而幽州的最强反派,无疑就是公孙氏的公孙瓒。

    嗯,不错,到时候就不是收拾公孙瓒一人了。

    “奉孝之言,合乎我意,并州尚有诸多变故,在取得并州之前,不宜节外生枝。”刘擎目光瞥向偏座的书左,厉声道:“按我意传信给公孙瓒,若敢染指渔阳郡,抑或对刘虞动手,公孙族灭!”

    言简意赅,义正辞严。

    刘擎鲜有在蔡琰面前冒出火气,虽然不是对她的,但也惊得她心儿一颤。

    崔林那稚气尚存的脸上,有些发怔,双目放光的看着刘擎,显然已经被刘擎的虎躯一震发出的王霸之气震慑到了。

    到底是个小屁孩。

    就连郭嘉,也有些咋舌。

    他的建议是警告,而刘擎说出口的话,是赤裸裸的威胁。

    公孙族灭,这是何等的霸气,郭嘉似乎已经联想到公孙瓒见到书信的气急败坏的模样了。

    然而又能怎样,他看不惯刘擎,也只能憋着,除非他没脑子。

    恐吓信也写了,公孙瓒的事,就此揭过,整体而言,刘擎对崔林还是满意的,特别他如此年纪,可以说是惊喜的。

    领兵打仗的将领缺,但是后方发展的能臣谋士,更缺。

    小规模战斗拼的是兵将,大规模战争,拼的则是钱粮,国力。

    就在刘擎领着几人继续围绕河间之事交谈讨论之时,一声嘹亮的通报,突如其来的打算了众人。

    “雒阳加急!雒阳加急!”

    刘擎眼光顿时一亮,雒阳加急!

    若没猜错,便是心心念念的并州牧了!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