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九章 天崩开局,袁氏要认真了

    泰山郡的黄巾闹得如火如荼。

    曹操的济南国内虽然获得了短暂的安宁,但如此规模的大军就在邻郡,还是叫人放心不下。

    有渤海国前车之鉴,万一黄巾调转方向,攻向济南,后果不堪设想。

    曹操原有兵马三四千人,曹仁与之汇合之后,扩充为五千余人,除了常规守备兵外,曹操率四千兵马,屯扎于济南国与泰山郡边界地带。

    这两日,曹操先后收到了刘备,张邈,以及渤海王的信。

    刘备的信只是惯例交待各自国中的黄巾状况,因为过去作战之中,交界地带的黄巾时常越界流窜,两人通过信件联络,时常还共同对付一支黄巾。

    至于张邈的信件,曹操打算将此事拿出来商议商议,特别听听娄圭的意见。

    军帐之中,除了曹操曹仁夏侯惇等一众曹氏亲属,还有娄圭,以及一直跟随曹操的西园军助军左校尉赵融。

    张邈的主动计划,着实有些惊到在座众人,就连曹操自己,也诧异连连。

    是谁将自己的老实人朋友张邈逼成这样的?

    当然是刘岱。

    “以复仇的正义之名来讨伐刘岱,却行霸占东郡之举,此番说辞难以自恰,恐为世人多笑!”

    赵融率先提出了看法,显而易见,赵融的看法是不赞成曹操介入此事。

    “我看未必,夺取东郡的,是刘岱,道义上站得住脚,若能成功,我们可推举一位关系好的人,来当东郡太守,如此,与孟德而言,有大益处!”娄圭道。

    “子伯,汝心中可有人选?”曹操问道。

    娄圭摇了摇头。

    想到东郡,曹操不由得想起了去年在东郡讨伐黄巾的事,当时自己与皇甫嵩,傅燮,还有渤海王刘擎一共征战卜己,将之诛杀。

    曹操勐然一想,渤海王!

    如今渤海王身兼雁门太守,而雁门乃苦寒边地,不如推举渤海王为东郡太守,以渤海王功绩,绰绰有余!

    但马上,曹操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渤海王,也给他写信了。

    而且信中的建议十分明确。

    渤海王建议曹操进兵兖州,但目的不是什么抢夺东郡讨伐刘岱,而是平黄巾。

    不得不说,这首先是一个绝对立得住的脚的问题,解决了师出无名的问题。

    渤海王还隐晦的提到,为了平黄巾,在兖州占据一些城池县地,以作防守,也是十分合理的。

    占据一些县城,这其中,就可大做文章了。

    再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为平黄巾而进兵兖州,就算占了城,刘岱恐怕还要感谢自己,刘岱的实力,曹操大致知道,他是不可能全面防守的。

    心中打定主意,曹操再度出声,已是不容置否的语气。

    “黄巾贼跨州作乱,我虽是济南国相,然黄巾所到之处皆是大汉领土,我身为汉臣,当追讨到底,我意进兵兖州,诸位以为,走哪条道比较好?”

    曹操将要不要去兖州的问题,变成了从哪去兖州的问题。

    娄圭是主张进兵的,连路线他都想到了。

    “孟德,我军可经历城,进兵茌[chí]县。”

    “好!曹仁夏侯惇!”

    二将上前。

    “夏侯惇为先锋,曹仁为后军,进兵茌县!”曹操下令。

    “喏!”二将齐道。

    ……

    刘备面对滚滚济水,驻兵休整,河对岸,就是兖州地界。

    与曹操相同,刘备也在差不多的时间收到了刘擎的“公开信”。

    与曹操不同的是,刘备三兄弟稍一合计,便达成共识。

    刘备:“渤海王忙着平定黑山之乱,还不忘兖州黄巾之祸,心系天下,令人钦佩!我欲依渤海王之见,进兖州讨黄巾贼,以救兖州百姓于水火!”

    关羽:“大哥所言极是,大丈夫身居乱世,当以天下苍生为念,惩奸除恶,扫除娥贼!渤海王身怀英雄之志,既遣信来,大哥当秉之!”

    张飞:“俺也一样!”

    于是三兄弟领着区区两千兵马,渡过济水,进入兖州济北国。

    因为知道兖州最乱的地方,便是东面的泰山军,于是刘备转而向东。

    一路行军,途中所见可谓百般艰辛,官道上逃亡的百姓熙熙攘攘,时而还能遇见整队的车队,举家搬迁者,亦不在少数。

    “黄巾祸乱已有两载,倒也没见过此等状况!”刘备感叹道。

    如此规模的流动,足见黄巾危害远超从前。

    行走的人,见了刘备兵马,皆会自觉的避开,整条官道上,唯独刘备这一逆行者,领兵向东。

    “尔等何方人士?”刘备拦下数人,打算询问一番。

    面前的这位,虽身着麻衫,但还算的上得体,应该有几分见识。

    果然,麻衫年轻人十分礼貌的给刘备行了个礼。

    “我从博县而来,这些,几乎都来自岱山附近的几个县。”

    “以往黄巾作乱,百姓多是以隐忍和躲藏为主,为何此次,皆四处奔走,成为流民呢?”

    麻衫青年叹了口气,“世道已变!”

    刘备不解,直言问道:“何解?”

    “以往流窜的是黄巾军,县城亭舍,尚存一丝治安,而如今州兵已然崩溃,再不走,留下唯有死路,除非想加入黄巾!”

    “州兵已然崩溃?”

    刘备好似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不错,州牧举兵岱山,欲与黄巾军决战,然而他失败了,将军再走不远,便能看到逃回的兵士了。”

    一边听着,刘备望人群中瞥了数眼,还真被他发现了几名兵卒模样的人,刘备当即给麻衫青年拱手,再向着兵卒行去。

    那几名兵卒模样的人,见了刘备分明想避开,生怕刘备是派来的援军,要将他们再编入军中,上前线作战,军中通常也是这么干的。

    避来避去,刘备有些没辙,张飞却恼了,直接上前揪出一个,提到刘备跟前。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兵卒一个劲的重复着。

    “俺大哥就问几句话,要不了你的命!”张飞没好气道。

    “翼德莫要吓人!”

    刘备说着,对着兵卒拱手问道:“敢问壮士,从何处而来?”

    兵卒闭上嘴巴,默默看着刘备,对刘备的举止困惑不已,除了困惑,他眼中还有惊恐流露,看着唯唯诺诺。

    “我是毛将军的兵,毛将军败了,已经逃了。”

    毛将军?刘岱帐下姓毛的将军,应该就是毛晖了。

    “可知刘使君在何处?”

    兵卒摇了摇头。

    刘备点了点头,放他走了。

    关羽望着兵卒踉跄离去的身影,道:“大哥,看来岱山战况不容乐观。”

    “不乐观,才显得咱们来得及时,快快快,我的长矛已经饥渴难耐了!”

    突然,官道前方发生一阵骚乱,几声模湖不清的叫喊传来,并有阵阵马蹄声。

    随后,十余匹战马便出现在刘备视线之中,他们在官道上纵马而行,丝毫不顾及拥挤的人群,难民们惊吓得四处闪避,给他们让路,使得他们更加骄纵。

    直到对面的刘备拦住去路。

    “何人挡路!”

    刘备不答反问:“为何纵马!伤害无辜!”

    “干你何事!”为首的骑兵显然不以为意。

    “来来来,干我的事,与我干一干再说!”张飞引马上前,举矛对着对方。

    “翼德回来!”关羽连忙劝道,他发现大哥的脸色很沉,张飞胡来的话,怕要责罚。

    能将自己大哥气成这般,关羽也实在是无奈,随便一个兵卒,大哥都能以礼相待,偏偏这种目中无人的桀骜之人,最是头疼。

    “尔等不在前线杀敌,临阵脱逃,还纵马伤民,为祸百姓,天理何在!”刘备忿忿道。

    “杀敌?州牧都死了,我们还杀什么敌!兖州军完了,全完了!呵呵……”

    为首的骑兵笑了,但笑得很冷,很难堪。

    州牧死了!

    刘关张三人皆一愣。

    随后回过神来,刘备道问道:“此话当真?”

    “我等亲眼所见,岂能有虚!要怪就怪黄巾军太过狡猾,诈使州牧分兵东平,而岱山,才是黄巾军的主攻方向,州牧寡不敌众,死于乱军之中。”

    刘备依然不敢相信,堂堂兖州牧,战乱尹始,他就战死了?

    刘岱没了,那那兖州岂不是要彻底沦陷了?

    见刘备不说话,骑兵们避开了干道,绕开遛了,刘备自始至终也没有多说一句。

    先前的愤怒,欲对骑兵施以惩戒的念头,已抛到九霄云外。

    “大哥,刘使君已然战死,我等是否……”关羽欲言又止。

    “继续向岱山前进!州牧身死,说明战况惨烈,我军更要前去支援!”

    ……

    刘岱战死的消息不胫而走,快速扩散。

    分兵的徐翕[xī]许汜二将听闻,顿时无措,不想孤身迎战黄巾,便引兵离开东平,退回东郡。

    然而令两人没想到的是——

    刘岱任命的东郡太守王肱因为未见刘岱,拒不开门,更不承认刘岱已死,于是二将便在城外驻扎了下来。

    而陈留一众人听到消息时,也大感意外。

    这下好了,定制的义旗都没有缝制出来,声讨对象却突然暴毙了,这种感觉,多少有些叫人……意难平。

    陈留郡府之中,张邈陈宫张超程昱等人在此碰头,商议下一步行动。

    “刘岱已死,陈留威胁已去,我看东郡计划,便取消吧!”

    张邈继续恪守本分,选择了放弃。

    “府君,刘岱身死,以王肱之能,东郡断难守住,我军自长垣进兵,必能拔得头筹,取下东郡!”陈宫主张继续拿下。

    张超不说话,看着张邈,显然,他以兄长马首是瞻。

    余下几人纷纷将目光投向程昱。

    程昱回望众人,有节奏的抚摸着自己的美髯,良久,他开口道:“刘岱既死,我欲回东阿。”

    不赞成,也不反对,而是离开。

    张邈听了这话,心中有些不快,他想留程昱,又不到理由,而且他不得不承认,程昱之能,在他之上,恐怕很难留下为自己做事。

    程昱的话,令陈宫有些动容,跟随张邈已近一年,虽然张邈待自己甚厚,甚至言听计从,但陈宫明白,此非成事之主。

    何况,他已经积攒了太多了失望了。

    客堂之中忽然安静了会,于是陈宫开口道:“仲德,吾乡东武阳与东阿县不过一河之隔,我离家年近一载,也想回乡看看,你我结伴同行如何?”

    陈宫之言,令张邈眉头一挑。

    难道陈宫要走?

    “幸甚幸甚!昱喜闻乐见!”程昱笑道。

    陈宫这才拱手向张邈,道:“府君,年近一载,承蒙关照,陈宫感激不尽!然东郡形式已危如累卵,东郡百姓,有倒悬之急,宫虽不才,尚有可用之躯,为郡县百姓而战!”

    原来如此!

    张邈恍然,难怪程昱与陈宫,皆赞成取东郡,原来两人都是东郡人。

    陈宫孤身之时,犹在濮阳斩杀黄巾,而程昱,更是发动百姓,守住了一县之地。

    惭愧!张邈自惭形秽。

    当然,张邈也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看法,事到如今,也只好祝福他们了,这点格局,张邈还是有的。

    “两位既已决定,那张某便为两位备一马车……”

    ……

    “刘岱死了!奉孝你输了!”

    刘擎将一封信报拍到了郭嘉面前。

    郭嘉一脸沮丧,比输光了所有的钱还难受,因为奇葩主公定的赌注,压根不是钱财,而是一个月不能行房!

    这不是要命么!

    故意的,主公一定是知道了自己将南匈奴的美娇娘接到邺县了,才会下如此恶毒的注!

    “刘岱匹夫!”郭嘉大骂一声,“首脑已死,兖州已成无主之地,此对主公大计,乃是大利,与我而言,呜呜呜……”

    戏志才知道了刘擎与郭嘉的赌局,笑道:“奉孝此言差矣,与你而言,亦是大利,休整一月,固本培元,与你身体而言,乃是大利!”

    “志才之言极是,本王也是为你好!”刘擎附和道。

    郭嘉悻悻,不鸟说风凉话的人。

    “奉孝,要不要再赌一次?输者,一月不得饮酒!”

    郭嘉一听,连连对刘擎行拜礼,“主公求放过,郭嘉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如今已经输了半条命了,若是再输另外半条,那可真全完了。

    不过话说回来,郭嘉十分好奇,主公是如何知道刘岱七月前必死的?

    生死乃天命,祸福尚且不可预知,何况生死。

    巧合?郭嘉不信!

    有两位绝色夫人在,郭嘉不认为主公自己就能输的起,一个月不碰两位夫人。

    其中必有蹊跷。

    “主公,能否为嘉解惑,主公是因何判断出来,刘岱会在七月之前速死的?”

    戏志才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刘擎,显然对刘擎展示出的神鬼之术,颇为好奇。

    刘擎神秘一笑,弯着身子凑近了两人。

    “因为——袁氏要认真了!”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