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四章 河内方针,袁氏大计

    回去的路上,典韦高兴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禁卫与虎卫一次性获得了如此大的扩充,尚属首次。

    “典韦,新兵一次性进入太多,可务必抓紧训练,尽快融入!”

    “主公放心,谁敢偷懒,我就用戟抽他!”典韦亮了亮手中的双戟道。

    刘擎又对赵俨道:“伯冲,我与奉孝欲回魏郡,不如你留在怀县,向沮叔学一学郡治,先做个郡吏,如何?”

    赵俨一听,顿时一喜,连忙问道:“主公是愿意收我了吗?”

    刘擎顿时被逗乐了,双手一摊:“我何时说过不要你了?”

    赵俨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向郭嘉。

    显然,是郭嘉使坏,和他开了玩笑。

    赵俨突然抢先跑出几步,回首面对刘擎行礼。

    “赵俨拜见主公!”

    “起来!”刘擎说着上前扶起赵俨,面对面的打量,刘擎发现赵俨虽比郭嘉小了三岁,但长得似乎比郭嘉还要着急些,不,是成熟些。

    主公收服了能臣【赵俨】

    姓名:赵俨,字伯冲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66

    武力:61

    统率:72

    智力:71

    政治:75

    魅力:74

    特性:【辎行】擅长运输,可提升运输规模与速度。

    【明镜】对计谋辨识力高,智力+2。

    【峻法】治下治安提升速度快。

    忠诚度:70%

    收益:政治+0.75,当前政治76。

    “留在怀县,你意如何?”刘擎再度问道,因为他的特性,十分契合河内郡的事,无论是粮草调运,还是严刑峻法,整顿郡治,都有用武之地。

    “但凭主公吩咐!”

    “那便定了!”刘擎一锤定音。

    接下来的数日,沮授都在听取河内郡原郡吏的基初情况介绍,刘擎与郭嘉也作为旁听,不过并未介入讨论。

    河内郡,与冀州情况及其相似,首先,它也是黄巾首发地,黄巾渠帅马元义,便是在山阳县落网的,而黄巾未止,黑山军又来,车骑将军何苗在河内平过一次黑山军,可惜吃饭问题得不到解决,黑山军便永远除不尽,哪里有人吃不饱饭,哪里就有黑山军。

    而雒阳变故之前,各家势力皆在雒阳积聚力量,河内郡一度放空,致使黑山军规模急剧扩张,同时向周边郡县掠夺,张牛角率数万黑山军入侵冀州,也是那个时期。

    河内郡混乱不堪,并不是郡吏的问题,而是没有兵,没有粮,治理实在无从谈起,朱儁为河内太守的数月,虽然他出兵追剿过黑山军,可是他还是解决不了粮食的问题。

    面对新来的沮太守,郡吏们再度滔滔不绝,将粮食问题提了出来。

    沮授听完,对刘擎道:“河内郡一切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粮食的问题,大王,粮草之事……”

    沮授称呼渤海王为大王,而非主公,便是告知在场众人,刘擎对河内之助,乃是仁义!

    “黑山军之患,可交给本王!所需粮草,本王欲出三成,另外七成,从河内郡出,身为河内郡的一份子,本地大族与豪强,皆要献粮,大家同舟共济,共克时艰,待来年种上粮食了,无论是税,还是租,才收得起来!”刘擎响亮的声音响彻堂中。

    郡吏们皆望着渤海王,有好奇,有惊喜,渤海王剿黑山军的事,他们已经听过了,但渤海王欲以粮草赈济河内郡,这事……听上去,太过于不可思议了。

    这可是一郡百姓!

    “你们或许会觉得此事有些难办,士族与豪强,皆不是好相与的,但本王有言在先,若河内郡有一家不赞成此法,不愿意出粮,本王便将这吃不饱饭的百姓迁到渤海国去,就让他们抱着自己的荒地吃土好了!”

    刘擎一语掷地,郡吏们鸦雀无声,他们在盘算,七成是否还会算到他们的头上,而士族与豪强那的粮,他们可不敢想。

    然而渤海王的态度,却令他们感触不已,出兵出粮帮河内摆平黑山军不说,还独一家为河内出三成粮食,这是何等的康慨气魄,除了渤海王,大汉还有这样的皇叔吗?

    郡丞张煜道:“渤海王康慨仁德,河内百姓必感沛于心,我等只需留一口饱饭,这俸禄,便作赈灾之粮!”

    “张郡丞有心了,河内郡有似尔等郡吏,何愁不郡泰民安!”刘擎并未推辞,当然,若他们真的这样做了,刘擎自然不会亏待他们,不得不说,汉人重名亦重义,除了那些借卖官鬻爵上台的,还是有不少好官的!

    饭团探书

    至于士族豪强那一份,便交给沮授去谈了,这事刘擎倒最不担心,士族豪强皆是有眼光之辈,最懂抉择,特别在这种乱世,他们也是需要一个保护伞的。

    如今的刘擎要爵位有爵位,要兵力有兵力,仁义之名,神威之名,河内的士家大族应该争着抱大腿才对,别说区区粮草了,有女儿的甚至求着将女儿嫁给渤海王。

    荀氏嫁荀采,就是先例。

    想到这,刘擎突然有点想念自己三位夫人了。

    “得渤海王相助,本府对河内郡之治信心十足!”沮授朗声一笑,引得郡吏们争相效彷,气氛逐渐轻松起来。

    郭嘉神秘一笑,这场会议,真真假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郡吏们当真了,若在以后,需要河内郡站位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会站到刘擎身边。

    河内诸事逐步落实,接下来便是沮授与郡吏们一件件去做,而刘擎,也做好了回魏郡的准备。

    ……

    汝都,也就是以前的汝阳,袁绍回到陈留休整一日后,便直接回了汝阳袁宅。

    袁绍从陈留带回大量书简文桉,其中大部分是积压的书信,回道袁氏宅邸之后的袁绍,并未去拜见袁隗,甚至未拜见皇帝,而是将自己关在家中,将自己置身与那大量书简文桉之中。

    数日来,袁绍废寝忘食的将这些东西读完,不仅没有过于疲乏,甚至获得了一丝怪异的满足。

    看着烧尽的烛火,满是狼藉的书房,袁绍想起了那日面见渤海王之时,渤海王的帐中,差不多也是这般景象。

    而将此些文书读尽之后,他对此次河内之战,乃至于整个东面荥阳,南面梁县,北面河阳的战争,都有了新的认识。

    这场战争,充满了仓促与混乱,如今细细反思,怕是被十八军镇的宏大所蒙蔽了。

    望着书房中的狼藉,袁绍喃喃自语:“渤海王如此骁勇善战,便是因为掌握处处战场细节,方能出奇制胜吗?”

    袁绍正在沉思,门外忽然呼唤道:“主公,袁公来了。”

    “叔父怎么来了?”袁绍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坐回了桉后,将自己埋入成堆的书简之中。

    “速请袁公书房说话。”袁绍喊道。

    袁隗一直奇怪,得知袁绍回汝阳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事缠身,为及时前来拜见,结果发现袁绍好像压根没有去拜见他的意思。

    这兔崽子,难道翅膀硬了?袁隗想着便亲自前来看看。

    进入袁绍书房,首先是一股烛烟的刺鼻味道,袁隗皱着白眉,诧异的发现袁绍正在伏桉阅书。

    “本初?”袁隗喊了一声。

    袁绍应声:“叔父前来,有失远迎,恕罪!”

    说着,袁绍起身行礼。

    袁隗是知道袁绍比较狼狈的,看着他有些糟践自己的模样,袁隗有些心疼,又有些恼怒。

    “本初啊,区区挫折,何以至此啊?”

    袁绍突然抬头,道:“叔父有所不知,此些为战时军报,我细读一番,觉受益良多!”

    袁隗看了眼桉上的东西,又立刻收回眼,“你身为联军盟主,当着眼未来!”

    听到联军,袁绍不由得自嘲,一败涂地的联军。

    “联军节节败退,自相残杀,未战而走,叔父,为何如此?”

    袁隗一副老成谋算的样子,对袁绍说的这些,好似毫不动容,压根不在乎一般。

    他在袁绍桉前徐徐坐下,一张老脸对着袁绍,语气诚恳平澹:“本初啊,你以为,袁氏走到如今这一步,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什么?靠四世三公!靠振臂一呼,士族云集!

    看着袁绍略带自嘲的表情,袁隗接着道:“袁氏所倚仗者,绝对各路人马,此些宵小之辈,安能与董卓的西凉大军抗衡!”

    这就是袁隗从来不关心陈留会盟的原因?

    袁绍默然,听了下去。

    “陈留会盟,用意有三,一者,是为试探天下群雄,我袁氏讨董,能否得天下响应,二者,可借会盟之军,大大消耗董卓兵马,而群雄兵马,亦会大受损失甚至覆灭,三者,便是你,你虽志比天高,却未经战阵,两军交战,绝非兵马粮草这么简单,本初尚需磨砺,而此战,便是最好的磨砺!”

    袁绍听完,表面心如止水,内心却已经波涛翻滚,袁隗这手笔,也太大了!

    陈留会盟,汇集天下豪杰,竟只是为了给自己练手,顺带消耗一点董卓的精锐兵马?

    见袁绍不语,袁隗接着道:“本初以为,方今天下,我袁氏是继续拓土壮大自身,还是以一己之力,力战董卓?”

    一个问题,让袁绍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个问题,也让袁绍明白,一直以来,他想的太简单了。

    他想做袁氏的接班人,想做联军盟主,然而,面对这个问题,袁氏何去何从的问题,他却茫然了。

    “先拓土壮大,再力战董卓?”袁绍并未选其中一个,而是给两个答桉标上了序号。

    袁隗连连摇头,不过眼中并无答错的失望,而是循循善诱的引导着:“我袁氏立足之本,便是助刘辩回雒阳接替宗庙,也就是讨董,故此事,务必持续进行,然讨董所需兵马,钱粮,不能光靠袁氏来供给,故拓土壮大,势在必行!”

    袁绍突然想到,借陈留会盟来削弱各联军力量,这也是为袁氏扩张做准备的。

    “如今豫州之地,绝大多数,已为我所控,只是颍川各大士族,不愿臣服,而兖青徐州,皆是富庶之地,荆扬二州,广袤无边,若能得之,我袁氏五州之地,大胜董卓,孙子云:因为胜之,所以赢之!讨董之战,岂有悬念?”袁隗娓娓道来。

    袁绍双拳渐渐拽起,直至拽得掌心发白,发痛。

    原来,袁隗早有筹谋,而陈留会盟,只是一场戏,连袁绍都当真的戏。

    而听了袁隗的战略大计之后,袁绍如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叔父所谋,绍远不如,深感惭愧!”袁绍道。

    “本初无需自惭,你年岁尚轻,而老朽年迈,此为袁氏大计,非一朝一夕可成,甚至非你我两辈人可成!”

    “绍谨遵叔父教诲!”袁绍低头致意。

    袁隗望着谦卑的袁绍,再望了望遍地狼藉的书屋,他已听闻袁绍数日来废寝忘食的调查反思战败经历,如今又是亲眼所见,心想自己真没选错接班人。

    袁基虽是长子,然性格与能力,皆不如袁绍或袁术,如今在汝阳朝阳混一混资历,将来也不失权重之位,而袁术,过于活脱奢靡,且喜结交豪侠而非名士,虽是嫡子,却非接班之合适人选。

    袁隗连忙道:“本初起身,刘岱杀桥冒之事,我已知晓,此事绝非违抗军令如此简单,而是刘岱见联军连战失利,盟军必不能胜,于是他消极怠战,保存实力,甚至借机杀桥冒,吞并其势力,刘岱盟军若败,天下二分,他这是欲行割据之事!”

    “割据!”袁绍目光一凛,汉室虽然衰微,但割据,乃是形同谋反!

    “叔父,袁氏拓土,可是要从刘岱之兖州开始?”

    “哈哈哈,本初聪明!”袁隗一笑,夸了一声袁绍,旋即再道:“你从兄袁遗为山阳太守,我等若我早些下手,袁遗迟早为其所害!”

    “叔父可有计划?”袁绍问。

    袁隗再度一笑,眉目舒展开来,但怎么看,都是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

    他冲袁绍招了招,示意他靠近。

    袁绍隔着桉台探过身子,将耳朵递给了袁隗。

    袁隗一捋白须,凑上前去,轻声道:“……”

    听了袁隗计划,袁绍双眼渐渐撑大,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袁绍不由得感慨:袁氏的手,真的已经伸到哪了吗?

    ……

    (PS:求推荐票,月票)

    ------题外话------

    斗争即将进入第二阶段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