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三章 兖州之变,武力极限

    六月的怀县已初具夏日的严酷,刘擎在河内的一个多月之中,雨天寥寥无几,特别进入六月以来,还未见过下雨,今年的河内,依然有旱灾的隐患。

    刘擎身在怀县,收到董卓回信之时,已是七日之后,董卓不仅回了信,还将任命沮授的文书一并发了来。

    而未过多久,朱儁登门拜访,便将河内太守的印绶,一并送了来。

    董卓办事,依旧靠谱!

    现在万事俱备,就等沮授了,算算路程,也就这两日的事了。

    等待的时间,还收到了一些重要的情报,来自关东联军,比如走投无路的孙坚,在鲁阳加入了袁术军,他们准备经析县武关一带进攻司隶,孙坚这一条线,可以说是收束了世界线,这便是即便时间不同,相似的条件,加上相同的人,依然会走上相似的道理。

    即便孙坚再能征善战,背后没有强力支持,是难以维系的,支持可不是袁绍的几句口号,而是实打实的军粮!孙坚虽身为长沙太守,但长沙郡并非其根基,而随着陈留张邈,颍川李旻落败,袁术已经是孙坚不得不选择的对象了。

    至于得到袁术支持的孙坚能展出何等实力,那便拭目以待了。

    另外一件要事,便发生在东路联军之中,简而言之,刘岱杀了桥冒。

    “奉孝,刘岱杀桥冒,可有说法?”刘擎向郭嘉请教。

    “主公,信中说杀桥冒是因为桥冒违抗军令,刘岱是兖州牧,是桥冒顶头上司,又是东路军主将,算是双重上司,以军令治罪,好似说的过去!至于目的,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杀人立威,而是觊觎东郡吧!”

    “东郡本就在他治下,何来觊觎一说?”刘擎不解道。

    “主公有所不知,桥冒乃前兖州刺史,好不容易执掌一方,却突然多了个驾凌他头上的兖州牧,他自然是不服气的。”郭嘉介绍道,“何况,桥冒此人,确有傲慢之名。”

    所以是桥冒找死咯?

    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桥冒资历深,但刘岱是汉室宗亲啊,兖州牧也是刘宏亲封的,背景大,难道能大过宗室么!

    “如此一来,陈留会盟,已作鸟兽散,唯一还有一战之力的,也仅有南阳方面的袁术了。”刘擎道。

    “主公,还有一事需要注意,姚贡已回清河郡,主公实控冀州的秘密,恐怕瞒不了多久了。”郭嘉提醒道。

    “能否暗中将此坏事之人……”刘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主公便要担一个谋害名士的罪名了。”郭嘉人畜无害的笑道。

    显然,郭嘉并不在意刘擎杀与不杀。

    “那可不行,名声坏了,本王还如何天下归心!”刘擎反驳了自己的想法,随后十分大度道:“他爱说就说,爱传就传,反正清河郡没他的位置了,冀州也没他的位置了,实控冀州之事,早晚会被天下人知,本王何惧早些时日!”

    说完,便撇开了这个话题,将桉上一封文书递过去,“这是元皓之信,他言说甄氏囤粮涨价,且参与了博陵之战,不过甄氏在中山颇有名望,牵扯过大,他难以决断,奉孝,你以为如何?”

    郭嘉接过信一看,回道:“主公可还记得去岁拜访玄德,游历中山之时,便发现母极粮价偏高,背后便是甄氏商号,可见甄氏行此事,由来已久,粮价之事,兹事体大,便是甄氏牵扯再大,也不可姑息,何况,还介入博陵之事。”

    郭嘉的看法,是采用强硬态度了,

    强硬的态度,目前只在安平郡进行,用意便是震慑周边,而如果强硬手段向外扩张,比如甄氏突然遭受毁灭打击,那别说母极与中山了,恐怕整个冀州的大族,都会人心惶惶,不利于冀州长治久安。

    “奉孝可还记得,本王举义之前,乃是一商人。”

    郭嘉笑着会道:“自然记得,我与荀或,乃是因为博贾之术,被主公赢的呢!”

    “那我便用商人的办法,来对付甄氏!”

    “主公莫不是要以低价售粮,来取而代之?”

    低价倾销策略,不失为一条方法,抢占市场后再提升价格,但这种先自残然后再宰割大众的方法,刘擎怎么可能会用,要对线,也是直接与甄氏对线。

    “我已有主意,此事,便交给……”刘擎转念一想,正好叫韩浩去见识见识,“交给元嗣!”

    韩浩坐于堂下,听到渤海王提到他,顿时打起精神。

    “元嗣,本王要你拌作一商人,去中山一趟!”

    “遵令!”韩浩直言回复。

    “其中细节,晚些时候我与你细说,眼下,董卓与袁氏之争,已转至南线,而袁绍新败,短时间暂不会再骑兵讨董,而桥冒已死,东郡之地,奉孝可有兴趣?”

    张辽等众将一听,忽然眼睛一亮。

    郭嘉无奈的摇了摇头,主公这也太现实了!

    早前可从来没想过短期会向河水以南扩张,如今在冀州闷声发财的大计要被姚贡毁了,主公就干脆撕破脸皮,向河水以南扩张了。

    “主公,东郡之地乃是十足要道,主公若是觊觎,恐会招致袁氏勐烈反扑。”郭嘉道。

    “这么说,是不行了?”刘擎喃喃。

    “此绝非良机,主公,刘岱杀桥冒,必使兖州各郡守人人自危,主公此时,宜隔岸观火。”郭嘉建议道。

    刘擎想了想,郭嘉说的在理,坐山观虎斗,乃是眼前最大的方略。

    这时,班明进堂,道:“主公,沮公距城已不足三里。”

    刘擎连忙起身,对众人道:“随我出城迎接!”

    言罢,便大踏步出堂而去,韩浩轻轻问了声身旁的张郃,“儁乂,沮公何许人也?竟要渤海王亲自前去城外相迎?”

    张郃放低了声音道:“主公幼时王府遭逢变故,孑然一身,乃是沮公,将主公养育大的,沮公随也是主公属臣,但与我等,自然是不一样的!”

    “原来如此,岂非形同养父?”韩浩学着张郃轻声道。

    张郃点点头,出堂而去。

    刘擎领着众人来到城门外,仅片刻之后,天边便出现了一行人马。

    除了沮授,还有同来的赵俨与所率的强兵。

    沮授下马之后,拖着衣袍小跑而来,先是瞧了瞧刘擎,刘擎憨憨一笑。

    “主公远迎,折煞我也!”沮授道。

    另一个声音学着道:“更折煞我也!”

    “沮叔,一路辛苦!”刘擎说完,看向赵俨,只见眼前之人个子小小的,皮肤有些黑,正咧着嘴看着刘擎发笑,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就十分狡猾。

    “你便是赵俨?”

    “卑职赵俨,见过渤海王!”赵俨说着再度低头见礼。

    赵俨身上,总有一股灵动劲,见上位者也不怯场,刘擎听闻过传说版的“窃兵计划”,身后那五百强兵,便是他用计冒险带出来的。

    这些人乃是戏志才一年来的心血,他们之中,应该有不少低属性者,毕竟戏志才是有眼光特性的。

    “无需多礼!”刘擎回道。

    一边往城里走,沮授便谈起了一路见闻。

    “属下沿途所见,河内弃耕撂荒十分严重,可惜如今已是六月!”

    “沮叔无需多虑,粮食问题,暂时勿虑,当务之急,乃是郡治,该除除,该换换,拓荒扩耕,兴修水利,沮公也有的忙了!”刘擎笑道。

    郭嘉走在后方,上前捏了一把赵俨的脸,笑道:“赵小儿,长高了!”

    赵俨一听这欠揍的声音,顿时一阵张望,瞧见了眼前熟悉的面孔,看着郭嘉,眉头一皱。

    “郭奉孝?”赵俨认出人,喊了一声,随后嚷道:“你才大我三岁,赵小儿也是你能喊的!”

    爱阅书香

    因为与荀氏的关系,两人也早早的结识了。

    “小一岁也是小,怎么,毛都没长齐,就来投效我家主公了?”

    赵俨别过脑袋,冷“哼”一声,选择了不理会不抵抗策略。

    他自然知道他既说不过郭嘉,也吵不过郭嘉,当前地位,更是比不上郭嘉,傻子才和他正面刚呢!

    回到郡府之中,刘擎将任命文书,以及河内太守印绶,悉数交给沮授,如此,便算作完成了交接。

    “沮叔,河内郡,便交给你了,两年时间,变成第二个常山,如何?”

    沮授小心接过文书与印绶,正色道:“主公放心,两年时间,能成!”

    “如此,我便放心回冀州了,我得亲自去安平瞧瞧,怕安平豪强被审配杀光。”刘擎笑道。

    “正南该有分寸,不过我听闻,幽州似有战事,前去陈留会盟的公孙瓒,已经经冀州回幽州了。”沮授道。

    又是从未听闻的信息。

    幽州又乱了?有刘虞在,乌桓应该不会作乱才是,难道是……鲜卑?

    没有进一步明确的消息,胡乱揣摩也毫无意义。

    是日,刘擎在郡府举行晚宴,为沮授与赵俨接风洗尘,河内诸将共聚一堂,久违的酒宴。

    翌日,刘擎率强兵来到怀县操练场,五百强兵集结完毕,依照老规矩,刘擎对他们一一鉴定。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若是运气好,再来几十个低属性者,那自己的武力属性,可能成为第一项达到极致。

    刘擎满怀期待!

    在第七名的时候,便出现了第一个,耐力+0.35,然后是第二十五个,武力+0.31,当前武力95.77。

    第三十八位,武力+0.32,当前武力96.09。

    ……

    几乎花了一整天时间……

    刘擎已经忘记了进行到第几位了,但他的武力值已经不再上涨了,因为——

    当前武力:100

    此外,不仅武力达到极致,刘擎的耐力,也达到了84.25,其中选拔出来的低属性者达三十七位,五百人出这个比例,已经十分高了。

    可见戏志才的眼力,是真的好!

    黄昏十分,日头已经西陲,金色的阳光撒在操练场上,照得刘擎的战甲熠熠生辉。

    原本五百人,被分成了两个方阵,一大一小,小的那个,便是三十七人。

    “将士们,你们或许会奇怪,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我虽不知道你们从军的目的是什么,但我想,没有人会拒绝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你们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你们是精锐!而你们——”刘擎指向那三十七人,“是精锐中的精锐!”

    言罢,刘擎对身后班明使了个眼色,后者领会,掏出小旗,打了个旗语。

    五百士兵皆好奇的望着刘擎,他们目前对自己的认识,依然是牛高马大,力气重大,在一众吃不饱饭的军队中,确实堪称精锐。

    然后,他们听到了“隆隆”声。

    “打雷了吗?”有人小声滴咕道。

    “不像!像是骑兵奔袭的声音!”习扬作为一名老骑兵,一下道出了真相。

    骑兵?众人皆四下张望起来。

    而后,沉闷的“隆隆”声开始炸裂开来,变得清晰可闻,五百将士皆循声望去,便瞧见操练场的外围,突然冲入一阵骑兵。

    刘擎赏心悦目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看热闹的赵俨看得眼球都凸了出来,只见之中骑兵,裹挟着汹涌之势,从远处奔驰而来,他们合在一起,似一道无可阻挡的铁甲洪流。

    骑兵们从五百将士眼前呼啸而过,近距离的观察,他们才知道这一个个骑兵,皆十分奢侈的穿戴着全身铠甲,这还不算,连那些矫健的战马,也被披挂裹得密不透风,整一个铁甲巨兽。

    这种存在在战场全力冲锋,会是何等景象,对敌人来说,会是何种噩梦。

    反正五百人齐齐觉得,他们是不愿意面对这样的骑兵的!

    “这便是我的禁卫骑兵,经过严格的臻选,艰辛的训练,能坚持到最后的,便能得到如此矫健的战马,量身打造的甲胃与兵器,还有堪比县吏的粮俸,现在,我问你们,你们想成为这样的精锐吗?”刘擎说着说着,声音逐渐轻快起来。

    “要!”

    “要!”

    五百将士争先恐后的回答,声音此起彼伏,生怕落后,直至高高举起手中兵器,呼喊声尤为振奋。

    对此,刘擎颇为满意,禁卫与虎卫,终于大规模的扩张了一次。

    更重要的是,刘擎的武力值,满了!

    ……

    {PS:求书友们的推荐票,月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