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七章 谈笑间,黑山望风而降

    “一千?还大军?”

    袁绍表情难掩错愕,这和黑山军一比,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刘擎他如何能确保击破黑山军?

    若是此战于事无补,那他的全身而退依然面临挑战。

    袁绍将目光望向了厉温,像是在寻找答桉,他作为促成此事之人, 总不会谈的就是一千援军吧?

    厉温给了袁绍一个坚定的眼神,道:“盟主勿虑,渤海王的一千兵马,堪比一万大军。”

    厉温是那种比较稳妥的性子,太过悬殊的比喻,他说不惯,其实他内心是想说堪比十万大军的。

    无论是平黄巾, 还是御鲜卑, 厉温都是见识过刘擎兵马的厉害之处的。

    何况,厉温本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戏,为的就是多从袁绍那讹二十万石粮草,至于黑山军的问题,百分之一万不成问题。

    看着厉温言之凿凿,目光坚定的模样,袁绍只好暂时收起质疑,看着自顾穿戴外甲的刘擎,心中再度疑惑。

    渤海王这是要自己冲锋陷阵?

    不多时,典韦回帐通报道:“主公,兵马集结完毕!”

    刘擎看了袁绍一眼,道:“本初,不知你要往哪去?”

    “欲北渡济水,夺回怀县!”

    刘擎点头回应,转而又对典韦道了声出发, 便冲袁绍厉温两人做了个“请便”的动作。

    袁绍与厉温出了刘擎军驻地。

    众人立即围了上来, 郭图连忙问道:“主公,如何?”

    “我与渤海王已达成书面协议,我许他二十万石粮草,他替我出兵。”袁绍道。

    “渤海王兵马几何?”郭图追问道。

    渤海王说他大军一千,袁绍不知如何开口,低头寻思了一番,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仅有一千。”

    “一千?仅半营兵马?何以与数万黑山抗衡!”郭图当即提出质疑。

    旁众几人也纷纷面露讶色,显然,袁绍这笔买卖,要赔光了。

    正说间,刘擎率军出营而来,十分拉风的打着“刘擎”的旗号。

    旁众循声望去,目光落在那金戈铁马之上,在场有多数人,是见识过刘擎禁卫的,除了袁绍,郭图逢纪,颜良文丑等人,都曾在渤海南皮见识过,可当他们再一次进行而来, 依然压迫感十足。

    这一千骑兵, 装备实在太精良了, 就连袁绍麾下那几位将领,都羡慕不已,他们不仅羡慕这样的军队,也羡慕他们中的每一位,因为他们的盔甲与兵器,竟是全金属的。

    刘擎胯下金戈披挂带甲,趾高气扬的从袁绍众人跟前行过,径直向北,也就是黑山军所在位置而去。

    袁绍一挥手,一众人以及一支跟随的兵马跟上刘擎。

    典韦望了望后面跟着的众人,开口道:“主公,他们还跟着咱们呢,难道咱们真的要杀向黑山军?”

    刘擎目视前方,后边人见不到其表情,刘擎笑道:“收了袁绍粮草,自然要做得像一点,待会冲锋,你和黑货给我玩命冲!”

    典韦一时摸不着头脑,也不知昨夜主公与郭嘉商量出了什么对策。

    “喏!”典韦回了声。

    很快,刘擎见到了前方的黑山军阵,乌泱泱的一片,光光看到的人就不下万人,而稍远处还插着众多旗帜,可以说将北渡的路堵得死死的。

    刘擎军就这么直直吃朝着黑山军而去,渐渐加速,渐渐与袁绍人马拉开距离。

    “人说渤海王英锐无双,勇冠三军,我以前不以为然,认为他只是仗着帐下勐士,今日见其亲自领军冲锋,深感惭愧!”文丑突然夸了一句。

    论喜好,文丑是挺不喜渤海王的,因为在渤海,渤海王让他主受辱,俗话说主辱臣死,文丑本该奋起一战,然而他却斗不过典韦。

    看着渤海王冲锋,文丑却暗暗佩服,这可真是冲向十倍之敌啊!

    “十倍敌军,视若无物,难以置信!”蒋奇也感叹了一声。

    郭图望着前方,有些发怔,眼前场景,有些熟悉。

    昔日颍川阳翟县,他便立于城头,亲眼看着刘擎率领十数亲卫杀向波才三万大军,和那时比起来,今日好似不算什么了。

    那时候的刘擎,仅是个白身,而且兵力悬殊更甚。

    “为何我觉得,渤海王此行能成!”郭图幡然醒悟一般的说了一句。

    连袁绍都意外的侧目看了郭图一眼,又转向东边看了眼。

    太阳是从东升起的。

    另一侧,黑山军阵中,褚燕瞧见了径直冲来的主公,于是喝斥道:“待会求饶的时候喊得凄惨一些,真挚一些,谁喊的好,喊的大声,就有肉吃!”

    黑山军们连声附和,但不少人脸上,都洋溢着质朴的笑容,简直可称欢天喜地。

    看着刘擎军渐渐逼近,待看清那“刘擎”字样的旗帜之后,褚燕下令行动。

    只不过所谓的行动,并非进攻或防守,而是——

    请降!

    “渤海王英明神武,求渤海王放过我等!”

    “渤海王宅心仁厚,乞望渤海王垂怜我等可怜之人,收了我们吧!”

    “渤海王收降百万黄巾,恳求收了我们黑山军!”

    呼喊声一声高过一声,如潮水般反向涌来。

    典韦露出一丝诧异,连忙道:“主公,怎么回事?”

    “下令减速!”刘擎道。

    禁卫队慢了下来,黑山的军的声音也变得清晰可闻,只是喊声太多,听不清晰,最终,刘擎停在了黑山军阵不远处,远远看着迎面走来的褚燕与张牛角。

    两人未带武器,包括所有的黑山军,都放下了武器,他们齐齐的向着刘擎下跪,上万人的阵仗,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一种莫名的气势,甚至连下跪也是。

    等褚燕与张牛角走到刘擎跟前,黑山军齐齐噤声。

    “拜见主公。”褚燕道。

    “拜见大王。”张牛角道。

    “起身!”刘擎在马上回应一声,默默看着两人。

    双方好似都在等待着什么。

    渐渐的,袁绍众人赶上了,带着惊诧,带着不可思议,来到刘擎身旁。

    穷凶极恶,为非作歹的黑山军降了?战都未战,就直接降了?

    眼前的景象显然就是答桉,但袁绍依然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见袁绍来了,刘擎朗声问道:“褚燕,张牛角,你二人真愿放下兵器,作为我的子民追随与我?”

    番茄

    “我等愿意!我十数万黑山父老乡亲愿意!”两人齐声同话,像是经过排练过一般。

    刘擎望了袁绍一眼,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而后再度面向褚燕与张牛角,道:“汉室不振,连年天灾,致使百姓流离失所,本王身为汉室宗亲,每见此状,痛心疾首,尔等愿追随本王,本王可许尔等温饱!”

    “多谢大王!”两人齐声道。

    悄然见,褚燕也改变了称呼。

    袁绍一脸懵逼的上前,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大王,这……”

    “本初,黑山军全军降我,黑山之围已解,你可以北渡济水了!”刘擎回道。

    这一回,刘擎没有掩盖脸上的笑意。

    投降了,解决了,按理袁绍应该高兴,然不知为何,袁绍觉得刘擎的笑并没那么顺眼。

    他用二十万石粮草,求刘擎来援,而刘擎只率一千兵马不说,甚至连交战都未曾发生,敌军就直接投降了。

    他袁本初难以处置之强敌,在刘擎看来,却谈笑间完成,这种巨大的落差,令袁绍觉得异常讽刺。

    “本初?”

    望着出神的袁绍,刘擎又唤了声。

    “啊?”袁绍回过神。

    “袁军可以北渡济水了,你我之约已完成,记得将粮草,送至渤海国。”刘擎视线转向黑山军,又道了声:“顷刻间,渤海国可又多了十万张嘴吃饭!”

    “黑山军如何会……”袁绍欲言又止,显然,此事已是心中块垒,不吐不快。

    厉温眼亮,连忙回道:“盟主,我曾听闻,渤海王在平黑山军之时,并非一味打杀,而是妥善安置,吃不上饭的,甚至将军粮分予他们,这之中,不少便是他们的家人,故而渤海王在黑山军之中威望很高!”

    不赶尽杀绝,还将军粮分给他们?

    渤海王行事果非常人,这种收买人心的伎俩,袁绍熟悉无比,然而,谁会对着一群山寇来收买人心呢!

    袁绍不以为然,渤海王收了这帮刁民,恐怕也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这么想,袁绍心中舒服了一些,他对文丑道:“通知全军,准备渡江,颜良将军断后。”

    文丑领命而去,而刘擎,则招呼起褚燕与张牛角来。

    “本王听闻,李城也被占了,那便作为临时驻地吧,万余人皆要吃饭,本王粮草,尚在途中,你们便忍耐忍耐吧!”

    褚燕大声回道:“大王放心,我军粮草充足,无需大王接济,大王若需要粮草,尽管开口!”

    一旁的袁绍一听,嘴角一抽。

    黑山军粮草充足?那是抢的自己的粮草吧!

    他望向厉温,似有难言之隐。

    褚燕的话,厉温也听在耳中,别说刺袁绍的耳,连他厉温听了,都觉得不适。

    黑山军劫了袁绍的粮草,袁绍出粮请渤海王帮忙对付黑山军,而渤海王冲锋之计,黑山军全军投降,这样,袁绍的粮,也便成了渤海王的了。

    这属实是双赢了,渤海王赢了两次。

    “盟主,事已至此,还是向前看吧!”厉温提醒了一声。

    袁绍又看了看随众,他们皆没有发表感想,显然不愿意在这个场合说出有损渤海王的话。

    袁绍深吸一口气,缓解一下胸闷,强作泰然道:“大王,既如此,我军现行一步,粮草的事,待我回去,便第一时间安排!”

    刘擎客气拱手,笑道:“恕不远送!”

    说完,调转马头,朝着李城方向行去,转过身时,脸上的笑容逐渐夸张起来,但是没有出声。

    这是留给袁绍的最后一点面子了。

    两军分头而行,黑山军潮水般退去,让出了济水渡口,袁军占领后立即准备渡河。

    济水汤汤,灌既两边良田,袁绍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有些出神。

    回想整个河内之战,从一开始的势如破竹,占怀县,过孟津,可就在袁绍准备一展身手,一鼓作气兵临雒阳之时,却后院起火。

    先是淳于琼护送的粮队被劫,后是怀县大营遭到了西凉军与黑山军夹攻,而驻守怀县的王匡出兵相救时,怀县又丢了,致使袁绍前军彻底断粮,不得不全面撤退。

    黑山军不过一群山寇,他们真的有胆子敢劫官军的粮草吗?好像先前,从未发生啊!

    而且黑山军那一波调虎离山,占据怀县,怎么看都不像是一群山寇能做出来的谋划。

    巧合,还是……

    袁绍总觉得哪里藏着问题,一时间,又不知问题出现在哪里。

    “主公,渡河已准备妥当。”逢纪提醒道。

    袁绍点点头,头也不回道:“那便开始吧!”

    逢纪依然没有离去,接着道:“主公,我军粮草不能久支,且后军又有追兵,实在不宜再度攻城。”

    按照原定计划,北渡济水,是为了攻取怀县,这是郭图的建议,否则在河内,毫无立足之地。

    逢纪显然反对渡河攻城。

    “元图,你意如何?”

    “主公,河内之战,自河阳一役,我军便已露败绩,此时当回撤陈留,保留生力,再作它图。”逢纪道。

    袁绍转过身,重复了一遍:“你意如何?”

    “放弃北渡,东渡平皋,再经广武城渡口过大河,经敖仓至垣雍,与刘兖州汇合,方能最大限度的保存生力。”逢纪细细道来,一城一渡,皆说得明明白白,显然是做了功课的。

    袁绍略作思索,这不失为一条合格的路线,可惜是逃跑路线。

    战斗失利已经很丢脸了,难道丢脸还要丢要刘岱那里去?

    就在袁绍犹豫再三时,郭图来了。

    “主公,将士已准备就绪,可立即渡河。”郭图道。

    见袁绍面色挣扎,郭图不动声色的瞧了逢纪一眼,他知道逢纪肯定又对袁绍说了什么。

    “主公,后有追兵,时不我待!”郭图提醒道。

    袁绍眉头一紧,随即舒展开来,下令道:

    “渡河!”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