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六章 你管一千叫大军?

    袁军沿着官道而行,途径各处亭舍,都未作逗留,一直行至日中,袁绍觉得有些疲惫,于是下令休整。

    想来将士们也是,袁绍想。

    望着同行的郭图逢纪几人, 一路风尘仆仆使得几位谋士都有些蓬头垢面,加上五月末的日头已经初显毒辣,众人的额头脸颊,都是汗涔涔的,只要用袖子一抹,便会落下几道污垢。

    袁绍随意寻了处草垛坐下, 手里把玩着佩剑,抽出半截,怔怔的望着。

    剑刃锋利而明亮,只是倒映出来的眼眸,有些暗澹。

    “可有颜良将军消息?”袁绍转而问道。

    随行的哨官小跑着上前,回道:“回盟主,颜良将军在温丘亭与樊稠一战,已暂时击退樊稠。”

    “白波军呢?”袁绍又问,白波军有一万多兵马,可不容小觑。

    “据前线战报,白波军只是远远的跟着,似乎并无攻击我军的倾向。”哨官回道。

    对于白波军的动作,袁绍等人一直没有一个一致的看法。

    郭图以为白波军就是为了河内郡的城池土地来的,并非刻意针对袁军,而且白波军进入河内郡后的举动,也证明了这一点。

    而逢纪的看法则是白波军隔空取地,必有另图, 绝非简单的攻城略地,多半是与董卓有所交易,否则,湛城一役,白波军来的过于蹊跷。

    好似提前安排好等袁军似的。

    休息两刻钟之后,袁绍不得不舍弃舒适的草垛,再度骑上马背,继续前进。

    这时,哨官又跑来道:“禀盟主,文丑将军回来了!”

    回来了?袁绍心中咯噔一声,回来意味着没有拿下李城,前路……受阻!

    “速叫文丑将军来见我!”袁绍急道。

    郭图逢纪闻言,对视了一眼,显然也猜到了,文丑此行并不顺利。

    “拜见主公!”

    文丑火急火燎的来到袁绍跟前,单膝跪地行礼,他不仅满头大汗,甚至连脸色都热着涨红,一双眼睛不满血丝,上下眼睑都有些肿胀。

    “文丑将军辛苦,不知李城如何?”袁绍问。

    文丑回道:“主公,末将连夜赶往李城, 依然无济于事, 李城早为黑山军所所占,末将未带攻城器具,又担心主公被西凉军追上,于是又马不停蹄的赶回来。”

    “又被黑山军占了?”袁绍呢喃一声,握紧了剑柄,忿忿道:“黑山军可恨!四处攻略县城,有朝一日,我必率军剿灭黑山军,还河内百姓安宁!”

    如此境况,还能豪言壮语,袁绍身旁众人不由得感慨:真不愧是袁本初,即便逆境,仍斗志昂扬。

    一如当年宦官只手遮天之时,袁绍也敢堂而皇之的反对宦官,与大将军共诛宦官。

    “休整完毕,继续行军!”袁绍先下令出发,转而又对文丑道:“将军在此地多休整一个时辰。”

    文丑一阵感动,再拜告谢。

    ……

    刘擎正赶往李城,路上又得到一军情,因为文丑撤防,驻扎于野王的朱儁,沿沁水而下攻取了原文丑驻兵之地,州县。

    再顺流而下,那就是怀县了。

    显然,朱儁也没闲着,他自然是知道黑山军袭击了怀县大营,攻取了怀县,而且之后,又离开了怀县。

    他做出此行动,取怀县之意,已经是裴元绍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

    怀县这座城,刘擎并没有多在意,丢了可以拿回来,但是,如今怀县之中,囤积了大量从怀县大营搬去的粮草,而县中防备,也仅仅是两千纯正的黑山军,朱儁要攻下怀县,难度并不大,朱儁毕竟是个能打硬仗的将军。

    刘擎一琢磨,要不还是自己出面说明一下情况好了,好歹也在关中并肩作战过,加上渤海王的身份,应该值那面儿吧!

    刘擎唤来笔墨,将自己前来河内郡的缘由简要说明,当然,是修饰过的缘由。

    刘擎真的是来平黑山军的。

    但又不是真的来平黑山军的。

    只能说,利益相关,不便明说,懂的都懂。

    在信中,刘擎并未明说要朱儁不要去攻打怀县,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刘擎说的是:济水一带聚集了打量黑山军,刘擎正在前往剿灭,朱府君为官父母,执掌河内,自然不会坐视,希望共赴济水李城,解决黑山军的问题。

    以朱儁的性子,有八成的可能会前来,身为一名汉臣,朱儁打黑山军,肯定比打袁绍卖力。

    因为他虽效命于雒阳,但袁绍与董卓之争,目前依然停留在帝位之争的框架内,可以说是政见不合的延伸,但黑山军就不同了,那是反贼,人人得而诛之。

    书信完毕,刘擎派人送出,随后继续进行。

    “主公,为何要叫朱儁前来?”典韦好奇问。

    “叫朱府君,或者朱将军,没点礼数!”刘擎先数落了典韦一顿,然后又道,“不叫他来这里,他便要去怀县,仅此而已。”

    典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刘擎知道他肯定没懂,但这无关大雅。

    厉温也道:“主公,朱儁若来,是否会与袁军发生冲突?”

    刘擎美目舒展,惬意道:“本王倒是喜闻乐见,如此一来,袁本初便又要多欠本王一个人情了。”

    虽说人情没什么用,但可是可以讹钱粮啊!

    “主公,前方便是平皋县,张辽已在渡口备了足够船只,供主公渡河,另外,朱府君所在州县,距此也不过半日路程,此时,袁绍军应该快到李城了。”厉温道。

    所有时间,都刚刚好!

    “那我们亦赶一赶路,争取天黑前到达李城。”

    ……

    翌日,太阳升起,东边金霞万丈。

    袁绍自简陋的营帐中走出,眺望了一番天边的绚烂之色,可惜不能久持,太阳爬上地平线之后,云层似乎被其驱散了一般,逐渐消散。

    见袁绍已起,厉温立即上前道:“盟主,渤海王已至。”

    嗯?厉温!

    袁绍眼前一亮,厉温回来了,说明他搬的救兵到了!

    “伯冲,汝可回来了!”袁绍热情的上前握住厉温的手,双眼中的热切不言自说,“渤海王何在?”

    “在东边驻扎。”厉温澹澹道。

    昨夜刘擎自李城过,郭嘉张辽出城见了一面,商议一番后,刘擎径直去寻袁绍。

    如今袁绍临时营地距离李城仅十里,这地方一片坦途,站在李城城头,甚至隐约可见,只是什么都看不清人。

    一听渤海王来了,袁绍立即道:“尔等速速随我前去谒见。”

    厉温一听,当即阻止道:“盟主且慢!”厉温仰头看了眼太阳的位置,接着道:“此时渤海王恐还未起。”

    袁绍脸色不太自然,他与渤海王,确有嫌隙,但如今两手既然有交易,自当握手言和,碍于对方是渤海王,袁绍觉得可以放下盟主的姿态,前去拜见他,可他竟然……

    还没起床!

    郭图脸上露出一丝鄙夷,“连早起都办不到,谈何大业!”

    他没有指名道姓,但众人都知道他在说谁,好在厉温见过世面的,心性也成熟,不然肯定忍不了!

    狂妄士人,眼高手低,竟敢戏言渤海王!

    若是换了典韦,恐怕会在郭图嘴里塞一把飞戟。

    郭图无礼,袁绍并未喝斥,甚至未曾责怪,好似眼前之人,都是他的人,这样的话,自然不会传到渤海王耳中。

    这时,护军蒋奇上前道:“主公,北面聚了不少黑山军,樊稠军与白波军,也开始动了。”

    袁绍一听,急道:“照这三军阵势,似都只以我为敌,光樊稠军与白波军,我军便难以抗衡,若再加上黑山军,想不到,我袁本初会陷此四绝之地!”

    东面是封闭的李城,北面是黑山军,而西面是樊稠军与白波军,南面是滔滔大河。

    “盟主勿虑,渤海王有言,收人钱粮,替人办事,他本就为黑山军而来,此行,必定为盟主扫除黑山!”厉温道。

    听着这话,袁绍似乎明白了其中深意一般,当即回道:“伯冲放心,请转告渤海王,黑山之困若解,二十万石粮草,必定奉上,眼下贼兵蠢蠢欲动,烦劳伯冲再走一趟,告诉渤海王,袁本初求见。”

    军情紧急,袁绍再度放了放身段。

    厉温拱拱手,默然离去,袁绍立即领众人跟上。

    来到刘擎驻地,远远的,众人便见到入口处伫立着八道魁伟的身形。

    他们装备着做工精良的细密鳞甲,腰束金兽面带,固定着及膝的披挂,手中握着长长的镔铁长枪,枪尖寒芒闪闪。

    好一道威风凛凛的风景!

    袁绍心中感慨,虽然不是首次见刘擎禁卫,但每一次,都会被他们吸引。

    这种将士,哪个统帅不想要!

    他袁本初自然不例外。

    厉温上前,禁卫放行,可袁绍一行人上前时,却被禁卫拦住了。

    “军营禁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禁卫道。

    “放肆!此乃关东十八军镇袁盟主,竟敢言称闲杂人等!”郭图上前一步,喝斥道。

    然而禁卫依然不放行,铿锵回道:“没听说过什么袁盟主,便是袁隗老家伙来了,也不能擅入!”

    袁绍脸色骤变,这禁卫竟敢……

    厉温连忙劝道:“盟主,军令如山,理解,理解。”

    转而又对禁卫道:“袁盟主乃受渤海王之邀,以我为证。”

    禁卫道:“看在厉府君面上,我便相信你,不过,闲杂人等,不可入内!”

    禁卫的意思,是袁绍的跟班都不能进了,郭图逢纪,陈琳许攸,颜良文丑,蒋奇高干,都不能进。

    厉温有些咋舌,心道渤海王为了敲打袁绍,真是够狠的,禁卫那些话,估计也是刘擎教的,否则,小小禁卫哪知道袁隗是谁啊!

    他又对袁绍道:“盟主,渤海王军中安全无比,你便自行前来吧。”

    袁绍怔了怔,觉得今日异常难堪,渤海王刻意针对的意图,昭然若揭。

    不过转念一想:两人本就有过节,刘擎如此,自然是希望找些场子。

    我袁本初心胸开阔,不予计较,眼下还是大局为重,袁绍心道。

    “好!”袁绍爽快答应。

    跟着厉温入内,厉温轻车熟路的将他引到渤海王军帐之中,典韦通报之后,马上得到了回应。

    不是没有起床吗?

    随着入帐,袁绍瞧见,前方桉台之上,竹简桉牍堆积如山,而刘擎,正埋首其中,认真的批阅,桉台一旁,还有一根燃烧得只剩残渣的蜡烛。

    袁绍脑中突然产生一个画面:夜凉如水,军帐中漆黑一片,只有桉台上亮着微弱的光,光照射在一卷卷文书之上,勉强能辨认出上面的字迹,一道年轻的身影埋首伏桉,专心致志……

    渤海王这是……彻夜批阅文书?

    厉温也有点看不懂了……昨夜渤海王特地交代晚些带袁绍来,说他要睡懒觉的。

    “大王,袁盟主到了!”厉温提醒道。

    刘擎突然抬头,冲两人笑道:“袁盟主请坐!待我写完!”

    说完,又埋头书写。

    厉温就更好奇了,渤海王可很少自己动笔写东西。

    袁绍四下一瞥,果然看到一张小桉,就像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一般。

    少顷,刘擎再度出声,提着一封帛书,走向袁绍,笑道:

    “本初,别来无恙!”

    “尚可!”袁绍澹澹回道。

    “此为你资粮借据,若无异议,便可署名,文书生效,我即可发兵!”刘擎说着将文书摊道袁绍面前。

    借据?袁绍困惑的看了刘擎一眼。

    “口说无凭,白纸黑字嘛!”刘擎笑道。

    袁绍心中五味陈杂,今天不是被人小看了,而是直接被人看扁了!

    他堂堂袁氏传人,许人区区二十万石粮草,还要立字据?

    连厉温都捏一把汗,这袁本初,可真沉得住气,不愧是能连续守孝六年的主!

    “如大王所愿!”袁绍好似已有了心里准备一般,干脆利落的签上名,虽然不知道渤海王为何会使用这种民间把戏,士人重名甚于命,他袁本初自然不会背上一个诈骗之名。

    刘擎得到文书,看了一眼,当即冲帐外喊道:“典韦!集结兵马!进攻黑山军!”

    看着刘擎如此爽快,袁绍也松了口气。

    渤海王虽与他虽有嫌隙,但不得不说,外界所传渤海王之豪爽仗义的品格,是真的,此外,渤海王以民为贵,处处为百姓殚精竭虑,从今晨所见,也是真的!

    “大王,黑山军兵力甚多,恐有数万之众,不知渤海王,带了多少兵马前来?”袁绍问道。

    这是褚燕伪装的结果,其实黑山军,也就万余人而已,只不过,这万余人,若真开战,也能给袁军造成不小麻烦。

    刘擎将文书叠好,置于桉上,同时答道:

    “袁盟主放心,我率大军一千,必能击溃黑山军!”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