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五章 口袋阵,装袁绍

    文丑怔怔的仰望城楼上的人,高大粗犷,头裹黑色帻巾,倒是与黑山军的装扮十分契合。

    他将目光转回城门处,老旧泛白的门板紧闭着,黄土夯筑的墙体坑洼不平,被雨水侵蚀出许多纵向的褶壑,上方挂着一块同样泛白的大木板,但上面的字迹却依旧清晰,上书李城二字。

    文丑知道自己没走错地,也意识到自己来晚了。

    “黑山贼人,既知我名,还不献城受降!”文丑挥鞭前指,对准严兴道。

    严兴身后,郭嘉与张辽掩着嘴笑着,郭嘉说了声:“将军跑路之名,倒是四海皆知!”

    严兴不认识文丑,只是将郭嘉的话大声复述:“将军跑路之名,倒是四海皆知!”

    文丑一听,当即怒火中烧,“黑山贼!可敢下城一战!”

    严兴一听,顿时不会了,虽说他不惧死,但与下面那位一战,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正当严兴不知道如何回时,身后郭嘉又道:“你上来啊!”

    严兴有样学样,喝道:“你上来啊!”

    上去?文丑顿时傻眼,这不耍无赖么!

    文丑自以为自己没什么文化,但还算讲道理,可眼前那黑山贼,不讲理啊!

    文丑无奈,那一句“你上来啊”,简直将文丑继续叫骂的心思都搅没了。

    连夜赶路至此,所率皆是骑兵,压根没有攻城器具。

    于是下令:“城外三里扎营,回报主公,李城已被黑山军所占。”

    一旁的部将却道:“将军,若不能取李城,我军不宜在此久留,主公那缺少骑兵,若是被敌军追上,后果难料。”

    文丑一想,觉得十分在理,不甘的看了眼城头,冷哼一声。

    “撤兵!”

    严兴望着退去的兵马,回过身道:“军师,将军,文丑撤了。”

    张辽也将目光落在郭嘉身上,道:“奉孝,文丑彻夜行军,必定疲惫困乏,我军此时出击,必能大胜!”

    郭嘉摆摆手,否定了张辽的提议。

    “文远,此战必胜不假,然于大局而言,乃是无关痛痒的小胜,主公要的是,乃是全面的大胜,就无需多费力气了。”郭嘉道。

    张辽向前走了数步,在城头上露出脸,他望着远去的文丑,紧紧的握着剑柄。

    “便依奉孝之意!”张辽道。

    ……

    旭日东升,天已大亮,袁绍骑马行走在笔直宽阔的官道之上,温县过来之后,袁绍明显发现此地与他处不同。

    道路休整的更好,亭舍规模通常较大,说明居住人口众多,而官道两侧,皆是大片的麦田,绿油油的麦苗已然长得两寸高,跟随着微风摇曳,远远眺去,犹如一片修建得齐整的草原,而且田间地里,还能见到三两农夫,在田间劳作。

    “此地一副太平景象,似从未受到黑山军的侵扰。”袁绍忍不住叹道。

    陈琳目光一闪,阴晴不定,没有接话。

    现在是太平景象,再过不久,也许就未必了。

    为何如此,他与袁绍应该都心知肚明。

    这番景象只说明在此之前,朱儁还是将河内郡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田地大部分没有抛荒,也从未听说过黑山军攻占县城,他们都是在黑山一带活动,甚至去了冀州,兖州等地,也不怎么祸害河内。

    朱儁平乱的能力,可是出了名的!

    而因为袁绍到来,朱儁不得不集结各地兵力,一同退守野王,导致各县守备空虚,而袁军所过,除了屯粮之城,几乎没有分派兵力,所以黑山军才在两月间变得如此猖獗。

    “这些田地,可能就是温县司马氏的产业。”陈琳没来由说了一句。

    “田是好田,麦是好麦,司马氏必定粮仓殷实,可惜不愿借粮于我。”袁绍叹道。

    陈琳无言以对,司马氏也是为了自保,并无过错。

    “好田好麦,可惜即将成为贼徒铁蹄下之烂泥!”郭图言语之间,似在惋惜,神情却是鄙夷,不知是在为主公袁绍说话,还是司马家的绿头小麦刺激到了他,接着道:“贼人岂会只走官道,他们可不会管这么多,必是是怎么近,怎么来!”

    这时,一骑越过众人上前,汇报道:“盟主,樊稠军已至温县,恐午间十分,便能追上后军了。”

    “白波军呢?”袁绍问。

    “白波军应该在樊稠之后,不过……”

    “不过什么,速速道来!”

    “五社津出现董卓军,似要北渡击我军。”

    “不可能,董卓王方所部,乃在孟津,五社津何来董军!”郭图道。

    哨官并未回应郭图,只是继续对袁绍道:“此为骑哨亲眼所见,请盟主明察!”

    此时,刚与袁绍汇合的逢纪突然上前问道:“可有渡河打算?”

    “有,对岸备了不少船只。”哨官答。

    逢纪眼睛一亮,连忙对袁绍道:“主公,此为大转机!”

    “哦?何意?”

    “我军不妨设伏于北岸,待敌军过河,击其于半渡,必能大胜,我军再南渡夺取敌军粮草,而且河南各县,甚为富庶,完全不必为粮草担忧,我军南渡之后,进可击雒阳,退可击虎牢汜水二关,与刘岱军里应外合!”

    逢纪一口气将计划说出,袁绍听完眼睛瞪着大大的,如此逆境,竟然还有如此计谋!

    然不等袁绍开口,郭图当即反对道:“主公不可,若我军攻击渡口受挫,而追兵又至,必腹背受敌,死路一条,何况河南乃是董卓老巢,我军南渡,如鳖入瓮中,自寻死路!”

    袁绍一听郭图之言,将刚窜到喉头的夸赞逢纪之语咽了回去。

    郭图之言,也十分在理,此举实在过于冒险。

    “主公,我军兵精将勇,唯一所缺,乃是粮草,只需杀到河南,迎刃而解,如今王方大军已北渡,必然不会想到我军突然杀向河南,良机稍纵即逝,请主公三思!”逢纪再劝。

    “孤军入险地,此为兵家大忌!”郭图再阻。

    袁绍望着两人,脑中一片混乱,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行事,目光转向陈琳。

    通常用兵谋断,陈琳不喜参与,但此刻,好似不表态不行了。

    逢纪之计,确实是险,但南渡成功,确实能打开局面,而原定撤退的计划,则更为稳妥,所以陈琳偏向后者。

    于是陈琳道:“盟主,绝境之中,方可搏命,如今我军尚有退路,还是妥善为之为好,何况,主公不要忘了,主公已许渤海王二十万石粮草,此时,渤海王恐怕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对对对,主公已许渤海王粮草,盟主之言,一言九鼎,岂能作废。”郭图连忙附和道。

    袁绍松了口气,一时着急,竟然忘掉了这一茬。

    “罢了,继续前进吧!”袁绍下了决定。

    逢纪只能无奈的垂下头,他已然料到,此去怀县,必定困难重重,而且无甚转机。

    ……

    刘擎望着新送来的书信,笑着对厉温道:“伯冲,二十万石粮,此事由你作保,袁绍不会耍赖吧?”

    厉温面露一丝尴尬,勉强笑着,道:“主公何出此言,袁氏名声,岂是区区二十万石粮可比的。”

    “我是不是要少了?”

    刘擎一言,厉温着实一惊,连忙道:“主公,不少了,而且,袁军此时应该已过温县,距离怀县不远了。”

    “不远了?伯冲,那你可就小看奉孝了,这二十万石,乃是袁绍主动给的,除此之外,还要被动给的呢。”

    “被动给的?”厉温听不明白了,难道主公要反悔?

    “伯冲不会以为,我替袁本初解了围,他就有了粮吧。”

    “主公难道要借他粮草,再收息?”厉温反问,这也是豪强剥削农民常用的手法。

    “粮草乃死物,我要那么多粮草作甚!”刘擎笑道,但话锋一转,又道:“我要的是他的人!”

    “他的人?”厉温好似有点懂了……他勐然想起了自己。

    刘擎取魏郡,便是先取了魏郡的人,也就是自己。

    当初就是派了傅燮与郭典来游说,又派了赵云郭嘉陈兵魏郡边境,可谓软硬兼施,厉温丝毫不怀疑,自己如果拒绝,刘擎必然强行取郡,而且他一定会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就如这次取河内郡一样。

    时至今日,厉温还是好奇,若是当日反抗,刘擎会以何方方法来攻取魏郡。

    “主公欲招揽袁本初?”厉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啊?”刘擎诧异,这怎么可能,以袁氏目前的地位与企图,岂会受制于人,再说目前的刘擎,能量也不够。

    步子大了是走得快,但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

    “伯冲说笑了,袁氏的野心,已昭然若揭,刘辩不过是其遮羞布,如今袁隗野心勃勃,欲取董卓而代之,若能成,袁氏必成大汉首席权贵,哪怕不成,他也可与董卓分庭抗礼,裂土称帝。”

    “裂土……”

    厉温睁大了眼睛,这个字,过于触目惊心,这意味着大汉自此真的会有两位皇帝了,而且他们会各自传承。

    饱读诗书的古人,对裂土有这种惊愕很正常,就像刘擎轻巧的说出二字,宛如司空见惯,也很正常。

    因为哪怕前世,中国依然裂着。

    若刘擎不加干涉,汝阳的情况很可能就是刘辩传两代,便“禅让”给袁氏,反倒是董卓那边,可能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弘农杨氏,河内司马氏,皆有可能。

    刘擎也是第一次与属下谈起这个问题,不是沮授田丰,也不时荀彧郭嘉,而是厉温。

    “大汉欲裂,皇纲失统,本王身为高祖之后,岂能坐视?故而,雷厉风行,攻略冀州,对袁本初处处排挤,这河内郡,亦不能让其轻易而得!”刘擎道。

    刘擎一席话,令厉温顿时清明不少,先前对于主公所有困惑,此刻油然而解。

    这哪是区区为了夺地盘的霸王啊,这分明是上安社稷,下定民心的明主啊!

    能追随这样的明主,厉温心头忽得生出一股死不足惜的感觉。

    刘擎心头为之一震,收到一条信息:厉温对主公彻底认同,愿以死相报,忠诚度上升了30%,当前忠诚度100%。

    两人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厉温突然行了个大礼,跪拜在地:“主公大义,厉温愿肝脑涂地,以报主公!”

    刘擎连忙起身相扶,没想到一席话,竟能令厉温有如此触动。

    不知道,这算不算洗脑。

    如此卓有成效,或许,这便是主义的力量吧!

    如今拥据冀州,似乎也该拿出一个纲领性的东西了。

    待河内之事了却之后吧。

    刘擎扶着厉温笑道:“伯冲,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随我一同去李城看看吧!”

    《最初进化》

    ……

    李城又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真正的黑山军首领,褚燕。

    如今他率军一万,沿济水驻防,为的就是阻止袁军向北渡过济水。

    如今,袁军东进的路上,南边是大河,河南是董卓军,北边是济水,一万黑山军驻防,而东边唯一的城池,也就是袁绍行军的目的地,便是李城,如今已为张辽所占领。

    此外,张绣的新骑营,也已经渡过济水,屯于济水大河交汇之地。

    袁绍东进,犹如钻入了郭嘉布置好的口袋,而张宁的白波军,便负责等袁绍入口袋之后,负责收紧袋口。

    “至于樊稠,若与袁军一同入我口袋阵,应该会很有趣吧!”郭嘉笑着,将李城部署介绍完毕。

    裹头的张燕蓄着浓密的须渣,一同大眼瞪大了看着郭嘉,似有疑问。

    “军师,黑山军战力低下,且分散与济水之上,若袁军强攻,恐难以抵挡。”

    郭嘉笑笑:“谁说黑山军战力低下的?”

    郭嘉说话看着张辽,如今他的骑兵,也算“黑山军”,他可是正面打败了淳于琼,劫了二十车粮草的。

    褚燕不太理解,这不是事实么!

    攻击怀县大营时,黑山军就折损不小。

    “黑山军击溃了西园校尉淳于琼,又攻占了怀县与怀县大营,谁敢说黑山军战力低下?”郭嘉对着众人反问道,随后将目光移向褚燕,“褚将军,褚首领,济水黑山军,做出声势浩大的模样即可,袁军必不敢攻!”

    “为何不敢?”耿直的褚燕又问了一句。

    张辽眉头一挑,似乎同样在思考:为何不敢?好像他也不知道!

    袁军总要突围啊!相比而言,北面的济水,无疑是最佳方向,因为那是怀县的方向。

    郭嘉突然走向大堂门口,仰望着天空,背对着众人道:“袁绍入我口袋阵,却并非困兽,只要有希望,便不算困兽。”

    郭嘉再度转身,回望众人,接着道:“因为我们的主公,我们的大王,乃是袁绍的希望!”

    ……

    (PS,祝大家假期快乐!投个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