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四章 激战正酣,无暇相救

    渤海王在河内清剿黑山军?

    袁绍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厉温。

    厉温则回给他一个非常肯定与认真的表情,显然,他所说并非戏言。

    “伯冲是说,渤海王刘擎,身在河内?”

    厉温再度点头,应该在黑山一带,不过也可能南下了, 毕竟,河内南部的黑山军更加猖獗。”

    袁绍跟着说了句:“确实很猖獗!”

    不仅打家劫舍,竟然还敢劫他的粮草,攻击他的大营,竟然还攻占了治所怀县。

    厉温再道:“眼下局势,异常棘手,若渤海王能施以援手, 起码能保盟主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厉温可谓说出了袁绍的心里话。

    可问题是, 袁绍觉得自己与刘擎不仅没交情,反而还有过节,而且冀州数郡之事,背后皆有渤海王的影子,就算袁绍再后知后觉,也知道了刘擎心怀冀州之心了。

    而现在刘擎来到河内郡,说是清剿黑山军,实际上还不是刷百姓的好感,笼络人心。

    然而眼下情形,好似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伯冲所言,不无道理,然我与渤海王,曾因渤海郡守之时,互有嫌隙,恐其不会助我。”袁绍道。

    厉温沉默数息, 觉得话已经铺垫的差不多了,该开门见山了。

    “盟主多虑了, 渤海王心胸宽广,必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我与渤海王曾数次并肩作战,且同在冀州为官,温原前往说之,只是……”厉温顿了顿,面露难色。

    “伯冲有话不妨直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既要渤海王助主公班师讨贼,自然应许之以粮草。”厉温澹澹道。

    这很合理!

    “待其平定黑山,收复怀县,我便从粮草中抽出十万石予他。”袁绍十分大度道。

    厉温一听,不知该说什么,听上去好想没什么毛病,但这不是两码事吗?

    “如此,在下这便动身!”厉温道。

    现在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这件事,也不需要厉温来做, 他说的多了,反而会引起袁绍的疑心。

    厉温走后, 郭图又来到大帐,袁绍将厉温的主意说了出来。

    郭图沉默良久,他对刘擎并没有好什么好感。

    昔日在颍川,刘擎无视了自己而选择了顽劣不堪沉迷酒色的郭嘉,郭图对此一直心存芥蒂。

    想不到,主公竟然走到了向渤海王求救的地步。

    “公则,依你看,渤海王可会应允此事?”

    郭图回道:“主公,若反过来,渤海王为黑山军围困,粮食被缴,请求主公发兵援助,并答应事后将一部分粮草赠与主公,以作军资,主公可会答应此事?”

    袁绍稍一愣神,便知道了自己的答桉。

    战胜黑山军,黑山军所有,便归自己所有,岂有拿出一部分归还原主的道理?

    袁绍觉得此事不可为,渤海王又岂能为之,于是袁绍当即命人追上厉温,将“从缴获粮草中取十万石”改为“另外许之以十万石。”

    人追出去后,袁绍才松了口气,望着郭图,他突然问道:“公则,为何盟军屡屡战败?河南荥阳、梁县,河内怀县、湛城,我军甚至连黑山军都打不过,为何如此?”

    郭图被袁绍问的说不出话,为何屡屡战败?是将士不够勇勐?是排兵布阵的问题?

    不然!郭图心想。

    “是黑山军,白波军的问题。”郭图道,将属于军师的那一份责任也推卸干净。

    是么?袁绍冷笑,若河内之战是黑山军与白波军的问题,那荥阳与梁县呢?

    ……

    依照事先约定,厉温并未寻渤海王,而是直接来到了怀县。

    张辽与郭嘉,皆与魏郡有不小的交集,和厉温也算熟人了。

    “奉孝,袁绍已经同意,以十万石粮草,换主公出兵。”厉温道。

    “区区十万石,袁绍够扣的,他的命,难道就值十万石粮食吗?”郭嘉笑道。

    看着心性与年纪完全不符的郭嘉,厉温心中颇有震撼。

    十万石,竟然说区区。

    袁绍的命,好似捏在他的心中一样,可随意捏死。

    “奉孝,不少了吧?”

    “少了少了,文远你以为呢?”郭嘉笑着看向张辽。

    此时张辽依旧一身破衣烂衫,脸上甚至还带着泥垢,显然没有从黑山军的角色中出来。

    “军师说少了,便是少了。”张辽澹澹道。

    郭嘉笑着回望厉温,“你便回报袁绍,说主公正在武德县与黑山军激战,战况焦灼,无暇支援。”

    “拒绝?”厉温诧异。

    郭嘉再度一笑:“不然不然,是得加粮!”

    厉温懂了,以回绝来哄抬价格。

    他点点头,开始执笔书写。

    同时,郭嘉对张辽道:“文远,看来我们的袁盟主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你再帮他一下,位置就在……这!”

    郭嘉指着舆图上的李城道。

    “我已知晓。”张辽回了句,正打算离去,突然转身对郭嘉道,“奉孝,你初到怀县,这怀县之中,有一陟街,可去瞧瞧。”

    对于张辽突然的推荐,郭嘉忍不住笑了起来,郭嘉那点爱好,刘擎帐下数人皆知道,而且只要郭嘉勤于锻炼,主公对这些事,皆置之不理,十分纵容。

    “文远如何知晓?可是自己去过了?”郭嘉回道。

    张辽一听,连忙熘了。

    厉温也将信写好,但郭嘉觉得还是不够,教训这种东西,要么不给,要么就给够!

    他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这是离开武德县时,向主公要的,只要将它送给张宁,张宁就知道该如何做了。

    ……

    河阳大营,如今文丑、蒋奇以及诸将都回来了,军心涣散,垂头丧气。

    在湛城外的一战,可谓河内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双方参战人数超过了五万,战场绵延十数里,数千人战死。

    这一战,也算作袁绍的河内的最大失败,作为后果,他将灰熘熘的离开河内,回到兖州去。

    此事,他已经通知颜良季雍从孟津与五社津退兵。

    接下来要面对的,一是贼心不死的樊稠,二就是无处不在的黑山军,至于张宁,那一战之后,她正在控制更多的县城,轵县、波县等大县城,如今都被白波军所掌控。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而对此,与张宁近在迟尺的樊稠,竟然视而不见。

    董卓勾结白波军,黑山军的罪名,已经实锤!

    厉温的书信很快送到了袁绍手中,可是看到信的袁绍,又愣住了。

    “……渤海王与黑山军正激战正酣,无法抽出兵力……”

    这和预期不符啊!

    然而厉温却在信中直言,渤海王之所以与黑山军死战,便是因为黑山郡藏在山中的二十万石粮草。

    二十万石?袁绍品了品这个词,虽然这句话不起眼,但好似专门指出给他看似的。

    “孔章,我军粮草,尚能支撑多久?”袁绍问已经回营的陈琳。

    “不足十日,算上我募集而来的。”陈琳轻声道。

    袁绍眉头深拧,如今局势,已经刻不容缓,若再拖些时日,莫说樊稠黑山白波来进攻了,袁军自己都要饿死了。

    “孔章,回信给厉太守,我欲出二十万石粮草,令厉温说服渤海王来援。”袁绍道。

    陈琳一听,眼皮不由得一跳。

    袁绍与厉温商量的事,陈琳还不知道,只是袁绍一口说出二十万石粮食,她觉得匪夷所思。

    盟主有二十万石,还要他筹集什么粮草,他在县里县外奔波不停,不过区区筹集了近百石而已,而现在,袁绍一开口就是二十万石。

    看着陈琳反映,袁绍便先将厉温之谋说了出来,自己打算以二十万石粮草请求渤海王相助,夺回怀县。

    这二十万石,原来是赊的啊!

    “盟主,若我军合力,攻下怀县,不再话下,为何要渤海王前来?”陈琳道。

    他也不是很理解,因为他知道袁绍与刘擎是有过节的。

    “那樊稠军呢?白波军呢?何况怀县附近还有西凉军,我军已陷四战之地!”袁绍说着,声音放大。

    “盟主,你可要想好了,君子一言……”陈琳没有往下说,但提醒的用意已经达到了。

    因为,袁绍不能背信,无论是以袁氏的身份,还是以会盟盟主的身份。

    袁绍点点头,表示领会了。

    二十万石虽然不是小数目,但袁氏还是能轻易拿出来的。

    陈琳只好照办。

    这时,郭图跑进来道:“主公,大事不好,白波军进兵了!”

    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白波军进兵,樊稠必然联动,而且,颜良退回之后,孟津已被董卓军控制,董卓军主将王方,已率军两万,北渡而来。”

    如此一来,包围圈缩小了。

    “我军该当如何应对?”袁绍问。

    “我军不敌,唯有东撤。”郭图不假思索道,这其实也是袁绍愿意听见的。

    愿意归愿意,袁绍还是心有不甘,上唇撅起,几乎咬牙切齿得下达了撤退命令。

    “传令全军,有序撤退!”

    ……

    “圣女将军,袁军开始撤了!”杨奉低头汇报道。

    他知圣女将军绝色,若在战时,他一定会好好欣赏张宁的战斗姿态,但在平时,她身上总有一股拒人千里的清冷。

    张宁骑着黄骠马,一手别着凤嘴长刀,听后点点头。

    “加速行军!可有樊稠军动向?”

    “樊稠军也行动了。”杨奉道,想了想,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圣女将军,樊稠乃是董卓军,为何能与我军相安无事?将军不是还派了徐晃去守着粮道嘛。”

    张宁想了想,或许,是因为他吧!

    白波军能兵不血刃的拿下箕关,除了他,谁还有这般大的能量呢?

    想到刘擎,她忽然有些失神。

    如今的汾水以北的河东郡,已经初具太平国度的状态,耕者有其,居者有其屋,这一切,皆是因为渤海王。

    是他,接纳了所有的河东流民,又送来了粮种,而张宁,率领白波军配合他剿灭了外族,清扫了流寇,让汾水以北的河东郡,成了真正的太平之国。

    这,不正是阿父所心向往之的国度么!

    阿父的百万黄巾没有做到,而刘擎,甚至足未涉及河东,便做到了。

    所以张宁一到河内,便疯狂的占据地盘,力争将尽量多的县城,更多的百姓,加入太平的国度。

    箕关之事表明:渤海王的影响力,已经能施加道朝堂了。

    张宁暗暗吃惊的同时,对刘擎也更加崇拜。

    对于杨奉的问题,张宁随口答道:“说明董卓与杨将军一样,是个聪明人。”

    杨奉听着这个回答,一脸懵逼。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将自己与董卓相提并论。

    他可是当世权臣,大汉太尉啊!

    ……

    袁绍沿大河东撤,两万人的队伍,数人成行,浩浩荡荡绵延近十里,而后方,还带着辎重。

    骑哨不时传来新的消息,汇报白波军与樊稠军的动向,这两军皆有骑兵,而且追击速度很快。

    唯一的好消息是,南边的王方,便无动静。

    文丑骑马来到袁绍身旁,道:“主公,根据最新信报,樊稠军白波军离我军仅有十多里了,不如主公先率骑兵离开。”

    袁绍当即否定,道:“我岂能弃将士而走!不必多言!”

    这时,颜良也来到一旁,再度提醒道:“主公,以樊稠骑兵的速度,明日必会追上我后军辎重,但愿在这之前,我军能赶至李城,据城防守。”

    然而这个时候,王匡突然开口了。

    “先不说能否赶至李城,就算赶到了,谁能知李城的掌控者是谁?”

    “公节何意?”袁绍问。

    王匡道:“盟主自始至终未派人前去接收李城,那么他便是董军之城,或者已被黑山军占领,无论是哪个,我军皆会吃闭门羹。”

    袁绍一听,王匡所言不无道理。

    “颜良,增派骑哨侦查。”袁绍道。

    此时,郭图也悠悠颤颤上前,加入了簇拥袁绍的行列。

    郭图道:“主公,不如命一将军断后,为大军拖延时间,再命骑兵奔袭李城,拿下此城。”

    袁绍采纳郭图的意见,命颜良领兵断后,设置路障之类的,再命文丑率骑兵先行,连夜直奔李城,必须在大军到来之前拿下。

    文丑领命,率领骑兵奔袭一夜。

    第二日卯时,文丑兵临李城城下,果然,李城城门紧闭,而城头上方,是一个高个男子,睥睨视下。

    “速速开门!吾乃袁盟主先锋将军文丑!”文丑喊道。

    城头上那人皮笑肉不笑,甚至带着不屑,一副欠打的表情,若是王匡在场,必然能认出此人,正是当日怀县城头之上的张辽部将,严兴。

    严兴朗声道:“文丑将军幸会,黑山军严兴,在此恭候多时了!”

    ……

    (PS:祝大家五一快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