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章 不讲武德的打法

    刘擎率典韦张绣南下,进兵汲县。

    典韦领护卫一千,禁卫五百,算作刘擎亲卫。

    如今张绣帐下,有由他亲自训练近半年的两千新骑兵,装备精良,士气高昂, 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磨砺。

    另外,还有褚燕留下的一千弓兵,一同跟随,总兵力近五千。

    随着刘擎南下,愈加接近大河, 信报传来的频率也在加快。

    张郃与韩浩传信:朝歌粮草已送至怀县大营,袁绍大军已开赴前线,怀县大营之中囤积大量粮草,由淳于琼负责粮草输送。

    随后张辽的信报也传到了:在怀县以西伏击淳于琼成功,缴获粮草二十车。

    刘擎暗骂一声,这就是朝歌的粮吧!反手就运前线去了。

    于是对众人道:“袁绍军粮被劫,前军没有粮草,恐无需多时,便会败退,届时,‘董卓军’与‘黑山军’齐出,定将他打得后悔来到河内。”

    “主公,莫要忘了王匡,他也是负责粮草的。”郭嘉提醒道。

    “也是, 为何各路消息之中,独缺王匡?”

    他原本负责粮道与粮草, 而现在粮草已经到位, 囤与怀县大营, 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他现在应该在怀县才对, 若得知淳于琼失了粮草, 王匡应该会补上。

    现在要等的,便是前线的消息了。

    ……

    河阳外一战,樊稠退兵后,向西退守湛城。

    那一夜,彻夜鏖战,将士们都疲惫不堪,可惜天不作美,后半夜降起了大雨,将西营大火尽数浇灭,升腾而起的烟雾,弥漫着整个营地。

    没了火光,加上烟雾,几乎没了可见度,于是樊稠选择退兵。

    不过,西营在降雨之前,已被付之一炬。

    营地受损,伤亡过大,士气低落等问题困扰着袁绍,不甚烦扰,

    如今又传来粮草被劫的消息, 更是令他气不打一处来。

    原以为身为盟主,掌控着一切,对战董卓,优势巨大,需要按部就班,便可得胜。

    然而没想到突然杀出一军,不仅烧了他的大营,给他造成了重大伤亡之后,竟然全身而退,那夜的情形,也无法追击敌军。

    如今,粮草又出问题了。

    “诸位,粮草之事,无需担心,王太守已在路上,眼下的问题是,如何攻取湛城,将董卓军驱逐出大河以北。”

    “主公,我军势大,不如以大军进攻湛城,以绝后患!”郭图建言道。

    袁绍稍稍一品,道:“公则所言有理!”

    对此,陈琳却有不同意见。

    陈琳道:“盟主,湛城与我军战略方向背道而驰,此为董卓牵扯之兵,只需派一将,严加防备,无需特别对待,眼下我军应加紧渡河,与颜良将军汇合!”

    “孔璋所言,也有道理,渡河进攻,方为重心。”袁绍道。

    “主公,樊稠骁勇,若不重视,恐重蹈覆辙!”郭图继续道。

    袁绍愣了愣,看了看郭图,又看了看陈琳,一时拿不定主意。

    “主公,河内先前为董卓所有,我军随攻占怀县,然其余县,尚藏有董军兵马,樊稠便是其一,何况,野王朱儁亦虎视眈眈,文丑将军亲自盯着他,再加上黑山军猖獗,我军若轻易渡河,若是粮草再出问题,岂不有覆灭之灾!”

    郭图发动了【进言】特性,句句在理,节节递进,说出“覆灭”二字时,更是惊了袁绍。

    袁绍当即道:“樊稠骁勇,唯有文丑能敌,传令,召文丑将军前来,先灭樊稠,再图河南!”

    袁绍采取了郭图之计,众文臣武将皆默然,只是不知为何,大伙心里都不是很舒服。

    郭图为人狂傲,与其他人相处并不好,而袁绍直言只有文丑能敌樊稠时,更是直接打了在场武将的脸。

    fo

    要知道,虽然那日夜战袁军损失较大,但将士奋勇作战,可是没有辱没为将者的名头,而且几位将军作战勇敢,多少都挂了点彩,特别是韩勐,差点废了一只胳膊。

    纵是如此,众将还要背负战败之名。

    厉温端坐一边,他的身旁是贾琮,两人始终未发一言。

    文臣武将的话语与神态,争执与难堪,厉温看在眼中,心中唏嘘,顺道想起了自己的主公渤海王。

    虽然与渤海王相见次数不多,而且几乎没有相处过,却不知为何,为渤海王做事,总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即便他现在深入袁军之中,身怀异心,却依然觉得踏实。

    是信任。

    信,是相信。

    无论将魏郡交给他,还是任他来到袁绍军中,这都是相信。

    任,是任随,是听凭,是追随。

    厉温有如此感觉,渤海王亲临河内郡,以平黑山军为名,以伺机取郡为实,然无论是派褚燕打入黑山军内部,还是派自己进入袁军内部,渤海王的套路,防不胜防。

    而无论褚燕还是厉温,如何做,都是听凭自己的。

    这,或许就是引得沮授田丰荀彧郭嘉赵云张辽傅燮郭典等人追随的缘由吧!

    “厉府君,在想什么?”贾琮突然问道。

    厉温收回思绪,对贾琮点点头,回道:“回贾使君,我在想黑山军的问题。”

    贾琮了然,黑山军可不仅仅袁绍头疼,魏郡太守,同样头疼。

    他叹了口气道:“黑山军势力颇大,纵是袁盟主的粮草,他们也敢劫,这河内,还真是个烫手的山芋。”

    “不然,黑山军不过是一群吃不饱的流民,而且我觉得……”厉温突然顿了顿。

    贾琮翘着耳朵听着。

    “我以为黑山军才是河内郡的所有者,谁能成为黑山军之主,谁就是河内郡的太守!”

    贾琮品了品厉温的话,此话虽然有失偏颇,甚至有些忤逆,但不得不说,很有道理!

    ……

    刘擎收到厉温的战报时,已经是离开汲县四日之后,入驻武德县,入河内作战以来,已快两个月,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才刚刚打起来。

    这种战斗与去岁刘擎平黄巾的战斗截然不同,平黄巾基本就是直接莽,两个月的时间,刘擎已经从冀州转战兖豫又回到冀州了。

    而袁绍讨董,除了先前打得如火如荼的荥阳与梁县,势头最大的河内反而最安静。

    刘擎将信报说予众人听,樊稠之名,对在座的各位甚至都有些陌生,但他的袭击,无疑是出彩的行动。

    此时褚燕已经率领选出的一万黑山军与刘擎汇合,根据郭嘉的计策,褚燕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夺取怀县大营的粮草。

    而张绣会成为“董卓军”,与袁军正面厮杀。

    至于刘擎,大概会化身为和平使者吧。

    老实说,郭嘉之计,过于攻心了,有点不讲武德!

    如今,两军准备就绪,就等一个信号和刘擎的一声令下了。

    两日后,怀县周边的张辽传来信报,驻守州县的文丑被调去了河阳支援前线,根据厉温信中可知袁绍要先消除樊稠这个隐患。

    如今能第一时间驰援怀县大营的大将也去了前线,进攻的信号,已经出现。

    刘擎当即下令,张绣沿大河进兵,而褚燕,则率黑山军,直奔怀县大营,而刘擎本人,坐镇武德县,等待好消息。

    怀县大营作为袁军主要屯粮之地,常驻有一营兵马,加上淳于琼所部,共有三四千兵马,虽然不多,但抵挡黑山军袭扰,却绰绰有余了。

    何况怀县城中,还有王匡所部。

    淳于琼自上次被劫了粮草,逃回怀县大营后,便一直留在此地,上一次战斗,令他对黑山军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淳于琼与几位部将聚于军帐,如同往常一样,喝酒吃肉。

    “我不理解,黑山军为何这么强!”淳于琼又提起了这遭子事,身为昔日的西园八校尉,却被一群黑山军打得仓皇逃窜,淳于琼对此耿耿于怀。

    韩莒[jǔ]子是淳于琼部将,连忙道:“将军,传闻黑山军有数十万众,但我敢保证,咱们遭遇的那一支,必定是其中最精锐的那一支!”

    其余几人纷纷附和,身为战败者的一员,没有人会拒绝一个能下的台阶。

    “来来来,喝酒!等王太守回来,下一次粮草,还是我们来送,将功补过,盟主不会苛责我们的。”淳于琼道。

    众将纷纷举酒,不等饮用,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声呼嚎。

    “敌人杀来了!”

    “敌袭了!”

    淳于琼手中酒觞“咣当”一声落地,“噌”的一声站起,道:“众将迎敌!”

    韩莒子与众人也纷纷放下酒觞,小跑出营。

    等他们拿了兵器,骑着战马来到没面营门之时,便瞧见营外黑压压的一片人影。

    “黑山军?为何这么多!”淳于琼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不好了,将军,西凉军从南门杀进来了。”

    西凉军?淳于琼怀疑自己听错了,这里哪来的西凉军!

    “休得胡言乱语,可是另一支黑山军?”淳于琼骂道。

    “不,是西凉军,来者自称董卓麾下西凉军,清一色的精锐骑兵!”

    淳于琼眉头一拧,脸上露出一丝狞色,嚷道:“韩莒子,你率军挡住黑山军,我去南门瞧瞧!”

    言罢,淳于琼领着骑兵奔向南门,然而未至南门,便瞧见西凉军已经杀过来。

    军容肃穆齐整,铁枪寒芒四射,铁蹄滚滚发出沉闷的隆隆声,好似踏在心脏上一般,令淳于琼一阵心悸。

    虽然没见过西凉军长怎么样,只是听闻过董卓麾下徐荣击败了盟军四路兵马。

    但眼前的骑兵,满足了淳于琼对西凉铁骑的所有想象。

    面对来势汹汹之敌,淳于琼心中闪过一丝挣扎,战,或退?

    几乎是一瞬间,淳于琼就做出了选择,他不可能赢,那么为何要选择战?

    “撤退!”淳于琼大声下令,丝毫没有觉得羞耻,好似面对如此强劲之敌,能全身而退,便是殊荣。

    张绣一马当先,亲自出枪击杀数名守营门外,而后长驱直入,竟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他一眼瞧见那个见了自己就喊着撤退的敌将,便引兵追了上去。

    谁曾想,淳于琼竟然向西逃去,直接出西门而走了……

    他抛弃了怀县大营。

    “废柴!”张绣骂了一声,放弃了追赶。

    转而杀回到营中,杀向北门。

    韩莒子正和黑山军杀得有来有回,这些黑山军,并没什么战斗力,他一刀噼死一个。

    杀入袁军阵中的褚燕,铁矛横戳,将一遛袁军带倒在地,数名骑兵紧随褚燕,生生践踏而过,撕开袁军一道口子。

    韩莒子见状,调转方向,提刀杀向褚燕,褚燕见状,抬矛以迎。

    “铿”的一声,两兵相击,发出一阵脆鸣。

    褚燕收回铁矛,望着来将,见是个浓眉粗须的矮子,便朝对方啐了一口,以表“敬”意,而后矛头一弹,引马直戳韩莒子面门。

    而韩莒子同样战意充沛,挥刀迎击,两人再度互击数次,经过数次试探性的进攻,褚燕已经心中有数。

    对方的大刀略微有点沉,所以对方攻击迟缓但致命,这一点,倒是与褚燕自己相反。

    身具【飞燕】特性,褚燕不仅战斗彪悍,而且身形异常敏捷。

    再度交击时,褚燕没有选择硬抗,而是采用敏捷回避的方法,避开了韩莒子一击,同时,趁着韩莒子换力,将自己铁矛一击刺出,正中韩莒子左肩窝。

    韩莒子一声闷哼,咬牙回撤,右手颤抖着,依然紧握兵器,用手堵着伤口。

    褚燕哪里愿意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趁势再攻,出矛速度,比刚刚还快了一截。

    韩莒子咬牙抵抗两个回合,便痛的龇牙咧嘴,挥舞大刀的速度,不知慢来多少。

    一变快,一变慢。

    巨大落差形成,褚燕再度得手,在韩莒子身上戳了数个血窟窿。

    韩莒子一声哀嚎,再也支撑不住,摔下马去。

    褚燕当机立断,马蹄向前,矛头向下,一击将铁矛扎入对方心窝。

    淳于琼部将,韩莒子,卒!

    “敌将已死!”

    褚燕一声大喝,吓得周边袁军吓了一跳,好似下一个要死的,就是他们自己一般。

    另外几位袁军部将见状,顿时进退失据,韩莒子是他们之中最厉害的,如今都被黑山军头目诛杀了,他们几个上,又能如何呢?

    不等几位部将下定决心,却见,袁军身后变故再发!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