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九章 河内大战爆发,不能便宜袁绍

    袁绍升帐议事,两万大军屯于温县与河阳之间,大河对岸,便是河南尹平县,也就是小平津关所在。

    至于平津都尉贾诩,袁绍是有所耳闻的,毕竟武威贾氏, 亦称得上儒学豪门,只是袁绍不理解,贾诩为何要助董卓。

    因为都是凉州人?

    “盟主,眼下我军万事俱备,只等盟主一声令下,渡河战斗!”郭图道。

    袁绍望着帐中诸将, 豪迈之感油然心生。

    “众将士,我军奉诏讨贼,我已经听闻,颍川路军高歌勐进,已下梁县,我军亦该进取,听我号令!颜良,你作为先锋军进兵孟津!”

    “领命!”颜良道。

    “季雍,你领兵三千,进兵五社津,以为疑兵,若敌军空虚,可趁机渡河!”

    “领命!”季雍道。

    “其余人随我中军进行,此战必须要攻下平县!”袁绍说着,眉眼如星,大手一挥道:“进兵!”

    隆隆的鼓声响起,各部兵马都开始进兵,一时间人头攒动, 兵马交错。

    混乱之中,一匹快马离营而去,那是厉温派出的。

    此战,他编入袁绍中军,随中军行动。

    ……

    “先生!袁军进兵了!”

    平县城头,刚收到消息的王方对贾诩道。

    “按计划行事!”贾诩道。

    王方顿了顿,还是确认了一番:“先生,计划是否过于冒险?”

    贾诩一笑,不答反问:“孟津与五社津疑兵,可布置妥当?”

    王方点点头,“一切按先生之意部署。”

    “去吧,你去坐镇孟津,记住,放其渡河。”

    王方领命离去,贾诩眺望江面,唤道:“来人!通报樊稠将军,今夜行动!”

    ……

    是夜,明月高悬,一支兵马趁着夜色,向东而行, 他的目标,便是袁绍军。

    樊稠原本未列入贾诩军中, 是贾诩通过密信,暗调樊稠自平阴渡过大河,悄悄进入河内的。

    贾诩深知,明令封将与调动,对袁绍而言,是没有秘密的,袁氏在雒阳,甚至在朝堂中,有多少眼线,不得而知。

    所以,贾诩也藏了一手。

    樊稠连夜赶路,直奔袁绍大营,如今袁绍先锋与前军已经渡过大河,正是击其后军的最好时候。

    经过大半夜赶路,在哨探掩护之下,樊稠军在袁绍大营以西五里外停了下来。

    “传令全军,休整半个时辰,检查弓失与引火之物。”樊稠下令。

    借着微弱月光,可见人人脸上都闪着晶莹,不仅是因为赶路,还因为今日有些闷热。

    “将军,天气如此沉闷,不会下雨吧?”一名骑司马问道。

    “我如何知道,下雨又不归我管!”樊稠没好气道,话锋一转,“但是,放火归我管,今夜要让袁绍大营付之一炬,要是能生擒袁绍,那便更好了!”

    夜色中,可见看见骑司马正咧着嘴笑。

    半个时辰,一晃而过,樊稠再度出发时,已是子夜。

    此时正是睡意正浓的时候,甚至连瞭望塔上的兵,也有些乏,主要是漆黑一片,就算瞪着眼睛,也看不出什么东西。

    除非出现火光。

    除了偶尔经过的巡逻兵,哪来的火光。

    守哨本就是一件极其无聊的时,两名哨兵倚靠在木栏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从“你来自何方”一直聊到“我老婆有多美”。

    “嗖嗖”两声。

    哨塔上突然安静了。

    樊稠派了两名好手,偷偷潜到近处,一起出手,同时射死了两人。

    营外火光起,军中人相互引火传播,顺着樊稠人马快速蔓延,不出一刻,便在黑夜中形成了一条火龙。

    火势一成,尤为醒目,其他哨塔也发现了,然处于好奇,他们一时间并未发出警告。

    因为距离更近的哨塔都没有动静。

    直到“哗啦”一声,一片火失飞掠而来,正是射入营中。

    “敌袭!”

    “敌袭!”

    在火失落地瞬间,数道呼喊刺破了夜的宁静,营中巡视之兵,纷纷急着张望,然后——

    火失落地。

    数千支火失如雨点般落下,栅栏,拒马,营房,帐篷,还有倒了血霉的巡逻兵,皆插满了箭失。

    “救火!救火!”

    “敌袭!”

    一时间安静的营中嘈杂无比,睡眠浅的兵率先起身,跑出营帐,开始打水救火。

    樊稠调整角度,第二波火失射出,将火势有意识的向营地深处引导,火失既是纵火之箭,也是杀敌之箭。

    然后是第三轮。

    三轮火失之后,樊稠军纷纷上马,开始一边运动,一边射出,齐射变成了稀稀拉拉,且连绵不绝。

    大约射了六七轮,普通士兵一口气也就能射个六七箭,樊稠下令停了下来,静静的在一旁观察敌营。

    袁绍大营虽然火起,但是其规模太大,想光靠火失来燃烧一座大营,是不可能的。

    “将士们,随我杀入营中!”樊稠下令。

    一时间,铁蹄滚滚冲入营中,率先冲击、斩杀那些扑火之人,营中火光通天,压根没有视线障碍。

    勉强有袁绍军集结起来迎敌,却在骑兵冲杀之下,顷刻覆灭。

    “杀进营中,活捉袁绍!”樊稠喊着,一种西凉将士一边砍杀,一边跟着附和。

    大营内部,袁绍被郭图叫醒,不用等人解释,他就知道是敌袭了。

    “敌人杀来了,随我杀敌!”袁绍当即抽出宝剑,向营外走去。

    “主公不可,敌军乃是骑兵,而且火攻得逞,此事进攻,必然不敌!”郭图劝道。

    “我大营尚有两万将士,有何俱哉!”袁绍说完,扬了扬宝剑,冲外大喝道:“蒋奇何在!”

    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传来一道声音。

    “末将在此!”

    袁绍身着单衣,随意披另一件胸甲,出帐而去,望见营外已有数将集合于此,而数将身后,尽是兵马。

    “义渠,西营是何情况?”袁绍问蒋奇。

    “敌军突然火攻西营,且骑兵已杀入营中,正向此地杀来!”蒋奇道。

    “河内为何还有董卓之军,而我竟全然不知!”

    郭图上前道:“必是雒阳眼线疏忽。”

    袁绍此时不想追究什么疏忽,只想拿回西营!再渡河攻下平县。

    “蒋奇,韩勐,高干,率军随我夺回西营,马来!”袁绍道。

    众将一听袁绍要亲自上阵,连忙劝阻。

    “盟主身份紧要,不可亲涉险地!”陈琳劝道。

    “主公当坐镇中军,不可与众将争锋。”郭图也劝道。

    其余将军纷纷表态,定当消灭敌军。

    袁绍见状,只好依众将。

    ……

    血色朝阳冉冉升起,天空一碧如洗。

    刘擎出了屋子,顿觉一片清新,空气中还夹着泥土的芬芳。

    看来昨夜偷偷下了一场雨,今年的天气给力,旱灾不再,若能保持住,今年定然是个丰收之年。

    若是冀州丰收,刘擎心想,恐怕未来一段时间都不需要再为粮草担忧了。

    典韦见刘擎已起,便上前,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件,道:“主公,怀县急报!”

    “何时到的?”

    “昨夜子时,禁卫交给我的,故而未打扰主公。”

    刘擎速速一阅,是厉温所书,信中称袁绍已离开怀县大营,打算渡河了。

    如此一来,怀县大营应该已经空了。

    刘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刺探怀县大营的情报还有意义吗?

    没有意义。

    所以,那十几车粮草,白瞎了!

    不行,不能白白便宜袁绍!

    “典韦,召集禁卫以及虎卫营。”刘擎下令,然后自顾向郭嘉屋子走去:“奉孝!奉孝!”

    屋子里的懒人被迫起来,蓬头垢面的出现在刘擎面前。

    “主公急唤,何事?”

    刘擎见着郭嘉的鬼样子,无奈道:“你先梳洗一番!”

    片刻后。

    一袭白衣,风度翩翩的郭嘉出现在了刘擎面前。

    刘擎将急报之事说了一遍,要求很简单,粮草!不能便宜袁绍!

    郭嘉听了笑道:“主公何时成了一毛不拔的人了!”

    刘擎突然一脸正经的注视着郭嘉,道:“那可是十几车粮食,奉孝可知,这河内郡,还有多少吃不饱饭的人?”

    郭嘉突然发现主公是认真的。

    黑山军猖獗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百姓填不饱肚子,只能抢别人的,虽然他们身怀罪孽,但他们只是为了活下去。

    郭嘉也认真了,略作沉思。

    随后开口道:“主公,我以为自主公来到河内,袁绍已经没有胜利的可能了,主公可是想要他的命?”

    刘擎摇摇头,道:“本王怎么能让袁隗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此事好办,只需要令袁绍惨败,再命厉温向其谏言,许主公于粮草,求主公出手相助。”

    “那如何让袁绍惨败呢?”刘擎接着问。

    “主公以为贾诩与袁绍,胜局在谁?”

    “自然是贾诩!”刘擎不假思索道,他对贾诩可是推崇备至的,而且打定主意不能让今生的贾诩做错误的决定。

    这也符合刘氏皇族的利益。

    “既如此,主公可令袁绍从小败,变成大败,再变成惨败!”

    这一点,刘擎是知道的,也是派出张辽伪装黑山军的原因。

    但这似乎还不太够。

    “主公,不要忘了,城外营中,还有一个凉州张绣。”

    刘擎眼睛一亮,提到张绣,就心中有数了。

    张绣是董卓之兵,只需要“借兵”给张绣,就可以让他以董卓的名义锤袁绍了。

    道理类似于黑山军,但又高于黑山军,因为董卓军是袁绍军死敌,而黑山军更像是中立势力。

    “奉孝之意,本王已经知晓,战事已然开始,我已命典韦集结军队,立即出发!”刘擎道。

    说走就走,两人起身来到营中,张绣也已经早早的到来,训练将士。

    “佑维!”刘擎远远的呼唤道。

    “见过大王!”张绣行礼道。

    “新兵训练的如何了?”

    “尚可!如今他们已经掌握刺杀枪法,若上战场,实力应该不俗!”

    “佑维,如今袁绍与董卓,已经开战了。”

    张绣一愣,问道:“不知是哪位将军领兵?”

    刘擎一笑,回道:“张绣!”

    ……

    怀县大营之外的山上,张辽一直潜伏于此,观察大营动向。

    淳于琼从北面撤军,入了怀县,未出几日,便带着一队辎重出营而去,向西而行。

    “将军,淳于琼必定是给袁绍护送粮草,这批粮草,我军可以拿下!”严兴道。

    张辽瞥了眼严兴,这个好战分子,看到人就说可以拿下,看到粮也如是。

    不过,上一次驳了他的看法,这一次,张辽打算采纳。

    “你如此关心,便由你盯着它!”张辽道。

    “好嘞!”严兴兴奋道,当即上马,招呼本部兵马跟上。

    之所以要盯一段路,是因为这里距离怀县大营过近,一旦战斗爆发,很可能会有援军。

    山下,淳于琼骑马而过,虽然时而看一眼身后二十辆粮车,但对于被人跟踪,他却全然不知。

    大约行进了大半日,淳于琼下令全军休整,同时,自己拿出一壶酒,小饮了起来。

    淳于琼身旁的粮草官看着他,善意提醒道:“将军,骑马不可饮酒。”

    “无妨无妨,我心里有数,你要不要来两口?”淳于琼言之凿凿的狡辩道。

    粮草官连忙摇头,他可不敢答应,他又不似像淳于琼这般出身。

    喝了两口,又喝了两口,最后喝了一大口,淳于琼这才心满意足的收起酒。

    “出发!”淳于琼下令。

    “杀!”

    四处突然传来喊杀声,淳于琼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只见一个个黑山军从四边涌来,令淳于琼诧异的是,如此多的黑山军,是何时逼近己方的?

    “迎敌!保护粮草!”淳于琼下令道。

    两军很快交战在一起,初一交战,淳于琼骇然发现,自己的兵竟然远远不是黑山军的敌手。

    保护粮草的防线很快被张辽的“黑山军”攻破。

    加上是四面受敌的夹包之势,护粮队人心惶惶,士气受挫,很快便开始溃败。

    “活捉淳于琼!”张辽喊着杀向淳于琼。

    淳于琼望着作战骁勇的“黑山军”,自知不敌,加上张辽来势汹汹,果断的选择了领兵撤退。

    张辽倒是意外,对方竟然熘得如此干脆与快速,留下了二十辆载满粮草的牛车,难道这货不怕担责吗?

    张辽下令,命人将粮车拉走。

    主公曾经说过,不能便宜袁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