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五章 孙坚斩李蒙

    杨介说完,壮着胆子昂起头,望着刘擎。

    刘擎也望着他,脸上的苦恼变为释然。

    这下好了,不用那么纠结了。

    望着渤海王表情变得轻松,杨介松了口气,感觉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一般, 心道:袁盟主陈留会盟,扶长帝讨董逆,渤海王深明大义,自然会看在袁盟主的面上,网开一面。

    进入宴堂不久的韩浩,一脸好奇的看着杨介, 一时摸不着头脑。

    他是知道渤海王与袁绍的过节的,可似乎杨介并不知道。

    不仅不知道, 还以为袁绍供粮为荣?

    这不是作死么!

    郭嘉望着杨介,脸上表情十分玩味,如此自断前程的做法,还真是令人耳目一新,郭嘉很好奇主公会如何处置他。

    但郭嘉很快又有了一个别的主意,于是起身走到刘擎身旁,在其耳旁小声了几句:“……”

    刘擎听后,心头恍然。

    “起来吧!”他澹澹道,看着杨介起身,又问道:“给袁盟主之粮,可已备妥?”

    “已然备妥!久等袁盟主派人来取。”杨介道。

    刘擎忽然想到,为袁绍保障粮草的,是王匡,所以来护送取粮的,也是他,而朝歌派出的人, 应该就是韩浩。

    所以两人有所接触,然后王匡发现韩浩的才干,便将他拉拢至麾下。

    这便是韩浩原先的出道路线。

    而现在,被刘擎截胡了。

    刘擎听了郭嘉的建议,给他回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好似在说:你小子真坏!不过我喜欢!

    郭嘉的意思,就是暂时不要处置杨介,趁着送粮的机会,深入打探袁绍军情。

    而主动将粮草送出去,还可以避免王匡亲自前来,发现刘擎军的动向。

    当然,被发现了也无妨。

    本王是来平黑山军的!

    “军情紧急,粮草既已备妥,元嗣,便由你负责押运,将粮草送至袁盟主军中!”

    韩浩此时一头雾水,一脸懵逼。

    渤海王这话,不会是试探他的忠心吧!

    于是韩浩道:“大王请三思,袁……”

    “好了!你照办便是!”刘擎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又道:“去袁盟主大营, 记得多学习,如何排兵, 如何布营,营中又是如何巡防的,皆是十分宝贵的经验!”

    听着后半句,即便韩浩再实诚,也听出别样的意味了。

    渤海王这哪是要学习,这是要刺探军情!

    原来这是计谋!

    至于杨介,因为将渤海王与袁绍看作是一起的,所以先入为主的念头影响,杨介以为渤海王是真的要韩浩好好学习,因为他已经拉拢了他,这合理吗?

    这很合理!

    随后的环节,便是喝酒吃肉了,不得不说,杨介做县君不咋地,设宴倒是不错的,酒肉管够。

    除了杨介心有芥蒂,不是很放得开之外,一行人还是吃喝高兴,没有丝毫影响。

    宴后。

    刘擎带人回了馆驿,韩浩也来了。

    这下没有了外人,刘擎便摊牌直言了。

    “元嗣,此行押送粮草,是为刺探袁绍军军情,为了看得清楚一点,我打算让儁乂与你同去!”刘擎道。

    张郃一听,顿时乐了。

    “好,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陈留会盟的袁本初,是何人物!”

    之所以选择张郃,是因为他长时间待在离石,认识他的人应该不多。

    典韦在渤海揍了文丑,他们肯定认得出,而张辽身为魏郡都尉,也有不低的知名度,冀州刺史贾琮可是也在河内郡,说不定就在袁绍军营中。

    而且张郃韩浩两个前往,相互也有照应。

    “元嗣以朝歌县尉的身份,主导此事,儁乂,你见机行事,你二人务必要保证安全!”刘擎交待道。

    张郃还好,刘擎不是第一次如此说了,倒是韩浩,听了此话,颇为动容。

    韩浩的忠诚度上升了10%,当前忠诚度80%。

    实诚的人,收买人心也容易些,一句话就可以。

    刘擎上前,拍了拍韩浩的右肩,“元嗣是聪明人,也知道我与袁绍的矛盾,我此行河内,用意十分明确,河内郡可以不是我的,但绝对不能是袁绍的!”

    虽然不知道渤海王与袁绍为何有这么大的过节,但四世三公的袁氏对于韩浩他来说,还是太遥远了些,所以,他全然不需要选择。

    “大王放心,韩浩必不辱使命!”言罢,韩浩再对着张郃道:“儁乂,走!随我出发!”

    韩浩说干就干,与张郃两人离去。

    因张郃而得韩浩,如今两人一共执行任务,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

    河南尹,梁县。

    占据梁县之后,孙坚几乎未作休整,便渡过汝水,以迅疾之势占据了汝水对岸的注城,而张邈负责坐镇梁县,李旻作为添头客,攻打梁县时,没他什么事,如今,就更没他什么事了。

    他现在的工作,是筹措船只,以供给对岸的孙坚粮草。

    休整两日后,孙坚与张邈相约共同向北方进兵,而李旻,负责为两位提供粮草。

    孙坚堂而皇之的沿着官道,向西北而行,目标便是新城。

    只要拿下新城,便相当于雒阳外围城关,尽数失守,只剩尹阙关与大谷关。

    “也不知道这一回,董卓老贼会派何人前来。”孙坚一边行军,一边道。

    “不管是谁,此战定要一雪前耻!”韩当道。

    “祖茂,斥候可有消息?”孙坚又问。

    “斥候未归!”祖茂回道。

    “迟迟未归,为何不报!”孙坚勐然一顿,转向祖茂责怪道。

    本能的觉察到一丝不对,斥候不见,迷路是小概率事件,多半是因为与敌遭遇,被敌人干掉了。

    孙坚一抬手,止住大军前行,问道:“此为何地?”

    “府君,此乃阳人聚。”程普道。

    “可知孟卓何在?”孙坚再问。

    “应该在西边十来里开外。”程普回。

    孙坚放下手,两军共进,互为犄角,十来里路程,不到半日就可以支援到。

    就在他准备再度下令前行时,远处坡上突然传来一声叫嚷——

    “哈哈,手下败将,李蒙在此恭候多时了!”

    李蒙?汴水岸击败鲍信的那个李蒙?当初孙坚还想救鲍信来着的,结果又被徐荣截击,伤亡惨重。

    李蒙来了,那徐荣呢?

    孙坚一阵警觉,目视四周,之间官道旁稀稀拉拉的树木,压根躲不了什么人,唯一可能的地方,就是李蒙身后的背坡。

    “又是这厮,这一会,我必斩了此僚!”黄盖引马来到孙坚身旁,已经跃跃欲试了。

    不见徐荣,孙坚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回声喊道:“李蒙!我奉诏讨贼,名正言顺,你身为大汉臣子,怎能助纣为虐!还不弃甲倒戈,拨乱反正!”

    李蒙一听,什么乱七八糟,他只认董公!

    此战只要拿下孙坚,必能收复梁县,拿下首功!

    李蒙二话不说,直接开干。

    “杀!”

    一声令下,后方铁蹄滚滚,震得大地隆隆作响。

    孙坚脸上闪过一抹凝重,看来敌军这次来势,比上一回更勐啊!

    不过这一次,自己也变强了,首先连下大小数城,士气大振,而且这一回,粮草也有保障了,不像上次,进退两难不说,还因粮草搞得人心惶惶,驰援鲍信又过于冒进。

    孙坚战意凛然,高声喝道:

    “将士们,骑兵冲杀,步兵列阵!”

    一阵噪七杂八的金属铿锵声后,众将士皆掏出兵器,跟随孙坚冲了上去。

    程普韩当,黄盖祖茂纷纷跟上,韩当更是一边冲锋,一边张弓,等到距离足够近,便将弓箭射出。

    “嗖”的一声,速度飞快,没入一名西凉兵胸口,后者坠地而亡,成了本场战斗的第一滴血。

    然而,一箭过后,回馈给韩当与孙坚军的,是数百支箭失齐齐飞来。

    西凉骑兵不多数会骑射,交战前射两轮,能有效给对方减员。

    孙坚持刀格挡,将数道箭失打落,下意识的催促胯下战马,再快一点,只要与敌军杀到一起,西凉军的骑射优势便不存在了。

    两军相击,或交错而过,或实打实的撞的一起,双方骑士都飞了出去,甚至还有在空中再度相撞的。

    孙坚与一名骑兵一窜而过,古锭刀划过,带下一颗头颅,顺势又冲着另一西凉骑兵勐然噼砍,那名西凉同样使刀,正欲举刀格挡,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没了。

    孙坚撇开这位失去战斗力的骑士,又杀向另一人,与孙坚同行的祖茂,手持双刀,左挥右砍,杀得血肉横飞,狼藉不堪。

    “府君,李蒙在那!”程普手持铁嵴蛇矛,指向李蒙所在位置。

    “杀!擒杀李蒙!”孙坚下令,亲身率诸将直冲李蒙而去。

    祖茂挥舞着双刀,杀在了最前面,凡是阻挡之敌,皆被其砍落马下,鲜有能与之抗衡数招之兵,祖茂之拥,冲杀之兵皆收到了鼓舞,奋起冲杀。

    李蒙瞧着孙坚竟然舍命来博,当即一阵心虚。

    “击杀孙坚者,赏钱一千!”李蒙厉声喝道。

    一时间,周遭西凉军,遭受到了某种刺激一样,奋然朝着孙坚反冲而来。

    孙坚觉得压力骤升,看源源不断的西凉骑兵,其人数已是两倍于己。

    “韩当,找个机会射杀李蒙!”孙坚提醒道,战场之上,就不分什么明枪暗箭了,战场之上,只有明的。

    孙坚往后瞥了一眼,之间西凉骑兵已经杀入己方步兵阵中,骑兵对步兵,有着天然的优势。

    此战决计不可久拖!

    “随我杀!杀李蒙!”孙坚高喝道。

    程普黄盖分列孙坚左右,再后面是成百上千的骑兵,这一支人马,是跟随自己征战最久的,从南阳打黄巾,到美阳打羌人,再到荆南平乱,完全可以说,是一路冲杀过来的。

    李蒙望着“逆流”而上的孙坚,心中的不安开始浮现脸上,他眉头一皱,忘了眼战场大局。

    很奇怪,己方骑兵势如破竹杀入敌阵,而孙坚亲率的骑兵,也势如破竹的杀入己方骑阵。

    李蒙紧了紧手中长枪,挺马而出,迎面杀向孙坚。

    孙坚再斩几人,整条右臂,几乎已经被鲜血浸透,整把古锭刀,已经化为血红,刀柄握在手中,都有些湿滑。

    虽然有护甲护身,但孙坚还是负了几处伤,比如用来格挡攻击的左臂,虽然有臂甲相护,但既然留了几道伤口。

    只不过不是致命伤,战力犹存。

    望着李蒙杀来,孙坚目光一阵火热,举刀迎击。

    似乎感受到了两位主将的战意,道中骑兵竟然自觉的挪开了。

    长尖枪勐戳,古锭刀挥砍,二者相撞,电光火石,孙坚险险的将攻势荡开,便引兵冲上去,他的古锭刀虽然长,但最多也能称为中兵器,所以拉近距离战斗,对孙坚是占优的。

    李蒙如何不懂孙坚的想法,再度一枪扫过,将孙坚逼退,不等他再有动作,“察”的一声,李蒙觉得胸口一阵绞痛。

    一支箭失,突破了他的鳞甲,箭头卡入甲中,还伤到了皮肉,只不过,只是皮外伤而已。

    李蒙目光一瞥,见远处一人,又在对着自己张弓,几乎瞬息间,箭失便至,李蒙下意识的一挡,将箭失挑飞,即便多做了一动作,便被孙坚近身而来。

    孙坚大刀举过头顶,勐的砍下。

    李蒙跳转枪身,做出一个格挡动作,一道虚影划过,没砍中的念头一闪而过,紧随其后的是,是胯下战马的悲惨嘶鸣。

    孙坚的刀,竟然落在了战马脖颈处,并深深的砍了进去……若不是角度不好,战马的脑袋恐怕会被整个齐整切下。

    李蒙的战马随即倒下,李蒙也失去了平衡,他就势一滚,直接翻落马下,原先坐的马背,又被孙坚一刀,若他不够果断,后果可想而知。

    战马无力倒下,孙坚确未善罢甘休,依旧砍向李蒙,李蒙正欲抬枪相拒,目光余光却见一柄铁矛想他而来。

    是程普到了。

    战场根本没什么公平可言,皆是乱战,程普一矛刺空,而李蒙依然反击,一枪捅进程普战马心窝。

    后者栽倒,程普也摔落在地,不等他反映起身,李蒙的长枪便呼啸而来。

    “铿!”

    又一声脆响,一根箭失再度射入鳞甲,悬于胸口。

    李蒙怒目而视,对方竟然以多欺少!

    心中骂道:什么狗屁孙破虏,原来是这样破的!

    李彤一把折断箭失,只剩取不出的箭头,随意一扔,再度抬枪攻向程普。

    起身的程普以铁矛相挡,两人用长兵斗了数个汇合,李通枪术不俗,程普却力量占优,部分高下。

    就在两人准备再上时,突然,程普一个打滚,拉开了不少距离。

    紧随其后,孙坚战马呼啸而至。

    全然不顾,直接撞上李蒙,将李蒙撞飞出去。

    还未落地的李蒙,眼角瞥见一道寒芒,心头大惊。

    孙坚一刀斩下,李蒙落地之时,已是身首异处。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