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三章 朝歌韩浩

    刘擎所说的军队不南下,是指不以渤海王的身份南下。

    至于在未来一段时间袁绍军遇到的劫营、劫粮等事件,那肯定是黑山军干的。

    和我刘擎有什么关系。

    刘擎行至半途,忽见对面有人神色匆匆的向自己而来,从装扮看,应该就是朝歌县令。

    他领着数名县吏,神色颇为拘束与紧张, 好似刘擎要怎么他一样。

    可惜这里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地盘,若真的是,还真要治他的罪。

    大军兵临城下都多久了,才反映过来,刘擎若是真来取城的,这城早凉了。

    他还没发现刘擎军, 城已经拿下了。

    “下官杨介,见过渤海王!有失远迎, 乞望恕罪!”杨介躬身行礼。

    朝歌还是有人有眼是泰山的,虽然这个人不是杨介。

    “县君免礼。”刘擎客气了一声,随后道:“冀州饱受黑山军侵扰,冀州百姓对对此深恶痛绝,本王欲为民除害,故领兵来此。”

    “渤海王大仁大义,实乃冀州百姓之福,朝歌馆驿简陋,委屈大王将就一下。!”

    “无妨无妨,行军打仗,谈何将就!”

    来回寒暄了几句,杨介引刘擎来到馆驿后,以去备宴为刘擎接风为由,离开了。

    “主公,这个杨介,似乎不是一个合格的县令。”郭嘉评价道。

    “哦?奉孝也如此觉得?依我之见,我的官应该是买来的, 不过, 我未通报要来,杨介依然能第一时间称我为渤海王,说明这朝歌,必有有识之士!”刘擎道。

    郭嘉笑笑,主公这是又嗅到人才的味道了,对于主公这项能力,郭嘉是佩服不已的。

    只是郭嘉不知道,刘擎是天命之子,有外挂。

    几人入堂,坐了下来,刘擎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腿,骑马久了,腿有点僵,不过眼下,还是先议事。

    刘擎先对张郃道:“儁乂,我打算将大营扎在城外,你寻一合适地方,由你负责搭建营寨, 新兵嘛,总是要干活的。”

    张郃拱手领命。

    刘擎再度望向张辽,道:“文远, 河内此战,并非厮杀之战,你可明白?”

    “劫持粮草,牵制袁绍。”张辽回道。

    “你所率之骑兵,正是此战主力,儁乂扎营在此,日日操练兵马即可,如此便告诉天下人,本王进兵河内,乃是为平黑山军而来。”

    “主公,那你呢?”典韦突然问道。

    刘擎一笑,典韦这哪是要问自己,分明是想在问他自己,因为刘擎不出战,他基本也没戏了。

    “我自然在这朝歌城喝酒吃肉了!”刘擎不假思索道。

    果然,典韦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没的打了。

    但他还是不放弃,再问道:“那我呢?”

    “你那么像黑山军,不去当一回可惜了!”刘擎打趣道。

    不得不说,典韦可真是个憨厚人,心情就在脸上,听闻自己可以出战,刚刚落寞顿时荡然无存,脸上转而是喜悦。

    只能说,好战分子!

    刘擎又看了看张绣,“佑维,你看你是想上战场呢,还是留在营中训练新兵呢?”

    张绣一脸正色,十分正经的回道:“听凭大王吩咐。”

    毫无自我想法,无论出于拘谨还是陌生,这都是张绣还没有融入这个圈子的表现,如今他依然心向董卓,或者说心向叔父张济。

    既然如此,那便去并肩作战,熟悉熟悉彼此好了。

    “那你便随文远同行吧!”刘擎道。

    “谢大王!”张绣道。

    从这个谢字可以看出,尽管张绣没表达诉求,但内心还是向往战斗的。

    杨介离开了馆驿之后,埋头便回了县府,吩咐设宴。

    县尉韩浩上前问道,“县君,如何?”

    杨介神色凝重,渤海王的到来,让他很有压力。

    “确实是渤海王亲临,渤海王还有言,他来此地,是为了清剿黑山军。”

    “县君难道信?”韩浩问。

    “为何不信?”

    “渤海国位于渤海之滨,距离河内郡千里之外,若他所言的冀州百姓是渤海国民,那他们根本不会受到黑山军侵扰。”韩浩分析道。

    “或许是魏郡,赵郡一带的百姓呢?他们求渤海王为其主持公道,也不无可能。”杨介道。

    “县君莫要小看渤海王,先前袁绍在渤海国之事,说明渤海王与袁绍有过节,此行,多半是冲那袁绍来的。”

    “我管他是为谁来的!黑山军也好,袁绍也罢,要住朝歌那就住着,可若是要霸占此县,我可不依!”杨介说道,随后翻开一卷竹帛,接着道:“元嗣,你看,今年县府收成极差,天杀的黑山军,将百姓的油水都搜刮干净了,若渤海王真是来剿灭黑山军的,我可真要感恩戴德!”

    韩浩默不作声,县君的情况,他也清楚。

    此官是去年所买,可惜上任未多久,便遭逢黄巾起义,而河内郡,马元义在此举事,导致战乱不断,车骑将军何苗平定叛乱后,未过多久,又来了黑山军。

    可以说,杨介的回本之路遥遥无期。

    碰到这样的上官,他也很无奈啊!

    若非他率县兵固守,说不定黑山军已经掀翻了朝歌了,不仅如此,韩浩还在南边划了一片良田,为了保证生产,还他每日亲自巡视,为的就是防止其它地方颗粒无收,造成县内饥荒。

    见韩浩不说话,杨介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过了。

    什么叫渤海王剿灭黑山军就感恩戴德,他韩浩固守朝歌,一直未被黑山军侵入,对朝歌来说,他做的不比渤海王多的多么。

    “元嗣,我的意思是,朝歌这一年来,多亏了你了,今日我设宴款待渤海王,你也一同参加吧!”杨介顺手拉拢道。

    “多谢县君抬爱,不过,眼下正值春耕,下官还好巡视良田。”韩浩道。

    “不必了不必了,渤海王大军屯于城外,难道还有黑山军敢来不成!这些时日,你便趁机休息休息!”

    韩浩谢了礼,离开了县府,虽然县令都说了不需要巡视了,但韩浩,并没有理会。

    因为他知道,黄巾会来也会走,袁绍会来也会走,黑山军会来也会走,渤海王回来,也会走。

    如果因为谁来了就可以懈怠,那朝歌迟早要饿肚子!

    韩浩领着一屯县兵,出了县,徒步往南而去。

    到了良田所在位置时,韩浩顿时傻眼了,良田边上,竟然有一支大军,正在打木桩。

    显然,他们是要扎营,而且从营地面看,这是要占据他大片的良田啊!

    韩浩顿时急了,当即上前,制止道:“此为朝歌县田,不可扎营!”

    声音一出,数百名干活的新兵噌噌的望向韩浩,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只是顿了顿,然后依然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你们可是渤海王的军队?”韩浩问。

    其中一人停下工作,笑了笑,和善回道:“不错。”

    他看得出来,来人应该是朝歌的县兵,如今渤海王住在城里,双方自然是和睦关系。

    韩浩道:“此田乃是县中的保留田,你们可见那边已经翻垦过了吗?”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等等,我去喊张将军。”新兵说完,便去寻张郃了。

    韩浩望着新兵跑开的身影,忽然之间,莫名的,自己竟然不生气了。

    如此文明之师,应该能好生沟通吧!韩浩心想。

    未过多久,张郃骑马来到,望了韩浩一眼,下马上前,拱手道:“在下张郃,复杂搭建营地。”

    韩浩回了一礼,道:“下官朝歌县尉韩浩,此地乃是朝歌县自留地,距离朝歌近,故而能照看到,不知将军能否另寻一处扎营?”

    张郃四下张望一番,此地土地平坦,两边夹山,可以说是天生的营地,他也是寻了好久,方才找到的,想不到下方这未开垦的土地,竟然是田?

    不过韩浩似乎没有撒谎,因为不远处,确实已经开垦出一大片了,张郃领兵来到此地时,确实还有人在劳作、开垦。

    然而一见到有兵来了,他们就吓跑了。

    “另寻一处?”张郃也无奈了。

    四下都看过了,就这里最好,他才挑的,而且兵营占据险要之地,主公此次率军过万,营地自然是重中之重,张郃身为将领,自然懂这个道理。

    “此乃军机要事,本将不能擅自做主,当请示我王。”张郃道。

    如果要他选,他必然是选择此地的,没有二话,这是为将者的坚持,唯有一人能改变张郃的意见,说是请示,张郃其实是委婉的。

    其实他的本意就是我不同意换!

    “既如此,烦劳将军请示渤海王,保留地事关朝歌粮食大计,万不可有误。”韩浩言辞诚恳,在此说道。

    渤海王之名,他还是听说过的,韩浩相信他会通情达理的。

    张郃望了众多新兵一眼,只好下令暂停工作,等待通知。

    “那便请韩县尉,与我一同去见我王。”张郃望着韩浩,不容置否道。

    他停下了扎营工作,已经让了一步了。

    韩浩伸出手,做了个引导动作,同时道:“乐意奉陪!”

    于是张郃领着韩浩,来到了馆驿。

    韩浩进入馆驿,啧啧称奇,平日里几乎是荒废状态的破旧馆驿,此刻却因为严密的防卫,显得别有一番格调。

    目光不经意从那些身披全身战甲的守卫身上掠过,韩浩眼中闪过一丝羡慕。

    张郃有精良的战甲,他不羡慕,因为张郃是将军,而这些普普通通的守卫,他们竟然也有如此装备,韩浩心中就有点酸了。

    他做梦都想自己拥有一套战甲,穿着它上阵杀敌!

    刘擎听闻张郃与朝歌县尉要见自己时,还挺意外,便随郭嘉一同前来见了。

    “张郃拜见主公!”

    “下官韩浩,拜见渤海王!”韩浩也跟着行礼。

    刘擎打量来者,只见他身着赭色外衣,胸前裹着一块铁甲片,上方悬于双肩,下方束于腰间,这已经不是不体面了,简直算是狼狈。

    可见这位县尉,出身并不好。

    他行礼低头,刘擎尚未见得他面貌,不过听其粗犷的声音,应该有几分武力。

    刘擎心念一动,再度打量,果然!

    姓名:韩浩,字元嗣

    品级:卓尔不群

    耐力:65

    武力:71

    统率:69

    智力:68

    政治:87

    魅力:64

    特性:【屯田】从农出身,异常注重粮食的重要性,所在区域粮食产量大幅提升。

    【守纪】严于律己,带头模范,作战时统率+3。

    【泰然】面对因火攻、断粮等异常状态时,能保持真定,士气不易下降。

    见识了眼前的人才,刘擎不动声色的呼出一口气,再望了郭嘉一眼。

    郭嘉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望向韩浩。

    “不必多礼,入座说话!”刘擎说着,自己坐上了主座。

    张郃算半个主人,先引导韩浩入座,然后自己才坐。

    刘擎这才看清韩浩面貌。

    他的长相可以说毫不出众,最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就是那双剑眉,尖锐且挺拔,像一个倒写的“八”,而上唇又偏偏留了八字胡,这个长相,可以说是既平凡,又特别。

    好似【泰然】特性作怪,韩浩丝毫不怯场,比县令杨介得体不少,他落落大方,率先开口:“渤海王,下官前来,是有一事相求,张将军所选营地,恰恰位于朝歌县自留地上,此地乃是我屯田所用,正在开垦,朝歌县黑山军猖獗,百姓粮食收入极不稳定,此田由县府巡守,聚众耕作,为的便是朝歌免于饥荒。”

    条理清晰,理由充分,一言将此事症结说得清清楚楚。

    不愧是卓尔不群级别的人才。

    不过,刘擎却没有正面回应这件事,而是问道:“本王入朝歌,从未对任何人说起,杨县令能知我,可是你介绍的?”

    韩浩注视刘擎,原本在等刘擎答桉,想不到却等来这句。

    渤海王是如何知道此事的?韩浩心中讶异。

    刘擎笑道:“瞧你神态,应该是了,本王很好奇,你又是如何知道是我来的呢?”

    “渤海王乃当世豪杰,刘擎大名,下官多有听闻,是县兵通过大王旗帜认出来的。”韩浩道。

    刘擎倒是忘了,自己的旗帜上,是绣了“刘擎”二字的,难怪!

    “嗬嗬!有趣!现在本王回答你的问题,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刘擎说着,突然起身,走入堂中,走向韩浩。

    “其一,我下令换地扎营,腾出良田。”

    “其二,你所担忧者,不过黑山军,只要我彻底清剿黑山军,让整个朝歌归于太平,此事可迎刃而解,只需要——”

    刘擎顿了顿,目光紧紧盯着韩浩。

    “元嗣之才,留在朝歌,实乃明珠蒙尘,不如随本王,平乱讨贼,匡扶汉室!”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