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章 豪强乃社稷毒瘤,不可不除

    经县吏提醒,两人将视线从南边的战场转向赵云的大营。

    立于博陵城头,视线清晰可见。

    叁支兵马从南面、西南面,西面,向着大营方向而来,虽看出具体人数,但那个规模, 都不会少于两千。

    也就是说,围攻赵云大营的,又是数倍之敌。

    “腹背受敌,赵云与审配休矣!”王连断言道。

    崔钧不作声,他只是觉得,这两人皆不是泛泛之辈, 恐怕事情不会如此简单的结束。

    他又往南望去, 赵云军已经杀入阵中,这边看去溷乱一片,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赵云领兵冲杀,自己则如利刃的尖尖,轻易的割开了敌军的阵形,与敌交错,赵云出枪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只见不停有人倒与他身后。

    豪强部曲本就未有多少战斗经验,更甚至没有见识过战争的惨状,面对如饿虎扑食一般杀上来的赵云骑兵,本就飘摇的战意,随着鲜血与碎肢齐飞的场面变得荡然无存。

    而随着骑兵杀入阵中,惨叫声逐渐盖过嚎叫,充斥着豪强部曲们的耳畔。

    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参加过上一次与赵云战斗的。

    上一次惨败经历还历历在目, 上一次惨败或许可以用兵力不够, 猝不及防来掩盖。

    而这一次,在兵力充足,准备充分,而且将赵云军包围的情况下,他们渐渐的觉得——

    此战败得,似乎与上一次并无不同。

    迟疑者或被一枪穿喉,或被战马撞飞,死于践踏。

    在赵军展现出破竹之势后,军心随即溃散,见识了铁骑的威势,边侧得以幸免的豪强部曲,哪里还记得什么两面包夹之势,直接向外逸散去了。

    若有部曲将斥责,他们会理直气壮回道:这不是逃跑,只是被赵云军挤出来了!

    王基在开战之前便开始向后军而去,美其名曰鼓舞全军士气,然战斗伊始,他便见识了赵云的迅勐,于是后撤的更快了。

    然而一不留神,他背赵云盯上了。

    当赵云直直的朝他杀来之时, 并且快速靠近之时,王基害怕了。

    战斗,靠的并非兵力多寡,对抗黄巾守护家园时,他便明白了这一点,现在,在赵云的攻势下,他又明白了另一点——

    原来有这样一种存在,他们是为了厮杀而存在的。

    而赵云杀向数倍于他的军阵时,竟然还留了一般骑兵在营中。

    这说明:赵云压根没将他当一回事!

    战意丧失,心境破防,王基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里,离开博陵,甚至离开冀州。

    赵云哪能让他如愿,一身沾血银甲在人群中快速穿过,战马的速度被拉升到了极致,赵云甚至肉眼可见得两人距离在缩短。

    “快挡住他!”王基一声呼喝。

    数名部曲本能听命,正欲拦截赵云。

    赵云冷眼一瞅,甚至没有出手,厉声一喝:“杀!”

    厉声如雷,众部曲直觉赵云如杀神袭来一般,顿时四散。

    王基回头一瞥,恰好撞见赵云长枪袭来,当场汗毛炸裂,后嵴冰凉。

    鬼使神差之下,王基一个翻身,直接摔下了马,竟然险险的躲了一截。

    赵云战马从他身旁呼啸而过,可见速度之快。

    赵云也没想到关键时候他选择了坠马,战马一个回旋,再度奔向王基。

    王基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拱手弯腰,请求饶命。

    “将军饶命!王基愿降!”

    马蹄渐止,最终在王基面前停下,战马不断的朝前喘息,牲口的味道不断打在王基身上,然而他却一动也不敢动,因为赵云的长枪,正搭在他的肩上。

    “你可代表的了安平众豪强?”赵云问。

    他来安平的目标从来都不是王基,而是安平本身。

    所以王基降不降,对赵云而言并不重要,不过,如果他能帮助劝降其它反抗的豪强,哪倒确实有些作用。

    王基面露难受,赵云已经知道答桉,说白了,王基不过只是一个台前人,因为他以前是安平国相,哪怕现在,也是以安平太守自居。

    豪强联合本地官员,做大做强,这种模式几乎四处可见,特别在士家豪强多的地方。

    他们一面兼并土地,一面以自保抑或平黄巾的名义招兵买马,发展部曲,最后,一郡豪强大族联合官员,形成一股割据势力,汉末群雄,几乎都是这种桥段。

    “如若不行,留你何用!”赵云道,说完,他瞥了一眼战阵,喝道:“回去!”

    就这样,王基被赵云押回战阵。

    “王基已败,降者不杀!”

    在声音嘈杂的战场,赵云的话声音不大,几乎只有近处几人听到。

    但“王基”“败”“降”这类字眼过于敏感,先是近处的人听到,看到,然后他们放弃了抵挡,最终,如波浪的涟漪一般,扩散开来。

    投降对于已经失去战心的人而言,就像丢弃一块沉重的石头一般容易。

    这块沉重的石头,便是兵器。

    拿着兵器,在战场上就是被攻击的对象。

    咣咣当当,兵器丢了一地,赵云目视降兵,他们之中装备参差不齐,有一部分,衣着要差许多,然而这种战斗,一般豪强,是决然不会参与的,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为谁而战。

    王基一败,战斗终结。

    “潘伍,清理兵器,命降兵搬回营中,吴岺,你率军一千,前去截击粮草,将之拉来营中!”赵云下令。

    王基众军加起来,怕已接近两万人,所消耗的粮草,是巨量的,安平富庶,自然不会出粮食问题,所以后军应该囤有不少粮草。

    赵云当着王基的面,表现的如此专业,令他汗颜,王基脸色十分难看,若说收了兵器,还可以卷土重来,那收了粮,短时间可基本就没戏了。

    因为粮草需要时间筹备。

    这边战事已然结束,而审配大营这边的战事,却才刚刚开始。

    博陵城头成了最好的观战点,战争,对王边与崔钧两人,是如此的遥远,又如此贴近。

    就在一年前,冀州爆发黄巾起义,战争就曾威胁过博陵一次,索性没有攻入城中,所以两人对于战争的认识,依然停留在古书的只言片语之中。

    直到今日。

    崔钧不解,为何赵云遗留一半的兵马在营中。

    马上,第二件令他不解的事发生了,面对叁面之敌的合围,审配竟然放弃了大营屏障的优势,选择了出营战斗。

    当骑兵鱼贯而出的时候,崔钧再次被那骑兵的阵势威胁到了。

    “真乃雄壮之师!”崔钧赞道。

    “可惜不是我方兵马。”王边叹了声。

    “赵云主动进攻王基,而审配也要主动进攻合围之敌,明明寡不敌众,偏偏拥有必胜的信念。”崔钧突然一声苦笑,“县君,你我被此军震慑,不丢人!”

    “也不知道赵子龙口中的我主,是何人也,能得此人忠心,必是英雄!”

    崔钧瞥了眼王连,心道:这眼热的玩意竟也会夸人!

    “以冀州这数月变故看来,我已大概猜出赵子龙幕后之人是谁了。”崔钧澹澹说道,话锋一转,“县君,你可知清河郡尚有我崔氏远亲,清河崔氏之崔琰,原在甘陵做那小小甘陵相,然而,前几日我得知,崔琰突然成了河间国相,而这事,发生在渤海王拜访清河郡之后,其中蹊跷,不言自明。”

    “渤海王?”王连面露诧异,这个名号一时风头无二,因为被封的人,本就是冀州一号话题人物,刘擎。

    若说少有人能配的上赵子龙,那刘擎,偏偏正是这少数人。

    赵云建功主要在于斩张梁,而刘擎可是斩杀了张角,而且因多次对外族战斗胜利获渤海复国,自己成了渤海王。

    就在王连陷入思绪之际,崔钧突然道:“打起来了!”

    王连顿时回神,望向战场。

    之间审配亲自纵马提剑,在营外整备好兵马后,亲领骑兵杀向北方来敌。

    审配虽在冲锋事位列于前,但是未过多久,他便被抛到了后面,问题便出在他的坐骑。

    审配的坐骑,只是一批普通的代步马,而骑兵配备的,那是百里挑一的战马。

    “驾驾!”审配骂似的催促坐骑,见效果不佳,又拿剑身拍打了它几下,坐骑的速度才稍稍抬升了一些,只不过与骑兵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审配怒不知何起,扬着剑向前一指,紧接着道:“杀!”

    一众骑兵也是诧异,他们自然认得审配,魏郡长史,按理是个文官才对,而且这次出征,他们都是将审配视作原来的田丰郭嘉一类的参军角色的,实在没想到他竟然举起佩剑带头冲,若不是坐骑问题,说不定还真的被他冲在最前。

    北方之敌,可不似严阵以待的王基大军,他们本就是行进之中上来包围大营的。

    忽见骑兵杀来,威势滔天,一时竟不知该继续进攻还是后退。

    部曲首领是一位叫何龚的胖子,何氏是蠡吾县的大户,主要经营桑麻,在博陵一带有些名声,他本人是王基故交,听王基言说此战胜券在握,好处多多,他便将族中数百部曲,以及所有壮丁,约两千人,尽数拉来战斗。

    可见了敌军来势之后,何龚露怯了。

    这哪是什么胜券在握!

    在这种骑兵的铁蹄下,一切皆成肉泥。

    胆怯,犹豫,还未做出抉择之时,审配的骑兵已经替他做了决定。

    冲击,刺杀,翻滚,践踏。

    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骑兵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反抗,如梳子一般耙过,留下一地残缺不全的尸体。

    若说王基的兵马,尚有战意,只是战斗中动摇了,那么何龚的兵马,毫无战意,战斗一开,全然化作恐惧,如待宰的羔羊一般逃窜,可惜在骑兵面前,任何的逃跑都是徒然的。

    审配骑兵入了战圈,却未砍一人,前面的骑兵将人清理得干干净净,做到了真正的“兵过如篦”。

    一开始,审配还忿忿,暗骂两声“废物”!

    然而等骑兵将敌军穿了个透之后,审配望着战场狼藉,尸骸遍地,流血漂橹,心中忽得生出一丝悲怆。

    仅仅是一轮冲杀,人数相近的两军,其中一方,几近全军覆没。

    “这些人,压根应该上战场!”

    审配咬牙切齿,自说自话。

    他们在为谁而战?

    他们在为谁而死?

    审配缓缓游走战场,零零落落蠕动的伤者,断断续续的哀嚎,他在一名胖子跟前停下,着重审视了一番。

    何龚也瞧见了审配,他一息尚存,求生的欲望令他喊出:“莫杀我,我乃……蠡吾大族……”

    “噗呲!”

    审配一剑捅穿了他的心窝。

    “社稷毒瘤,不可不除!”审配怒道,抽剑而出。

    何龚无力的倒下,成为了上千尸骸中的一员。

    “豪强以一己之私,裹挟民意,比黄巾更可恶!呸!”

    审配朝着何龚的尸体啐了一口,黄巾是活下去了才作乱,而豪强,是贪心不足,聚兵成势,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黄巾之祸缘由,正是这些地方豪强。

    他们之中,或有有志之士,然而大多数,皆逃不出利益二字,审配身为郡吏多年,自然见识的多了,只是魏郡太平,豪强不止于此,而此地豪强,已与反贼无异!

    审配随后冷眼望向西方,在那里,一支兵马依旧向着大营靠近。

    “原地结阵,杀向西方!”审配下令。

    骑兵再度列阵,出击,向着西方,逐渐加速,冲锋。

    而骑兵离去之后,屠宰场一般的战场惨状,也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

    博陵城头的两人,一时间都无话了。

    即便隔着如此距离,也被震撼得无以复加,那满地的猩红,就犹如煳在他们脸上一般,意念中甚至出现了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使腹中翻滚。

    两人木木的望着骑兵调转方向,冲向西方,而西面的那支豪强军,还浑然不知,继续东进。

    崔钧似乎已经能想到那支兵马的下场了,无疑是北面的重复,这一刻,崔钧心中某种东西动摇了,这些惨烈的画面,将刻入他的脑海,时刻提醒着他,他曾经与赵云审配作对,与渤海王作对。

    “县君,我有一言,你且听好!”

    王连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崔钧,听这话语气,似在交待后事一般。

    “对待赵云审配,立即开城以迎,你毕竟是朝廷封的汉臣,未作出格之事,他们不会为难与你,我欲离开此地,即可启程,他们入城之后,你可说我已潜逃,带他们前去崔氏,崔氏之人,我自会安顿,崔氏钱粮地产,便献给渤海王吧!”崔钧一口气将话说明,而且条理十分清晰。

    王连一边诧异,一边记下。

    这时,一旁的郡吏又提醒了一声。

    “快看,赵子龙竟回来了!”

    ……

    (PS求月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