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六章 瓮中之鳖袁本初

    软玉温香,令人沉醉。

    两人忘情的拥抱了好一会,直到被某根蜡烛捣乱制止,两人才松开彼此。

    蔡琰宠溺的摸了摸万年公主的脑袋,表示自己没有忽略她。

    “夫人如此投入,是在写什么?”刘擎回到他惦记的话题上来。

    一边提问,一边牵着蔡琰来到桉旁, 审视了一番她写到一半的东西。

    “伊雒泾渭,维楫船方。云雨霣零,雾露雪霜。朔时日月,星晨纪纲。冬寒夏暑,玄气阴阳……”

    刘擎很自觉的跳过了那个不认识的字,什么云雨、日月、阴阳的,像是某种常识书。

    小书亭

    刘擎一头雾水的看着蔡琰,“这是何文?”

    蔡琰面露诧异, “夫君未读过?”

    刘擎这就更一头雾水了,这不是你作的么,我怎么会读过。

    “此为大书法家家贾鲂所修《苍颉篇》,乃是蒙学读物,夫君出身宗室,可能习的是另外的读物。”蔡琰道。

    嗯,我习的是九年义务教育,刘擎心道。

    “你熬夜所写,便是这个?”刘擎盯着蔡琰眼睛,眼白中数道血丝清晰可见。

    “原书在圉县家中,尚未带来,先前有父亲在,他教授此篇,无需原书,不过父亲说他要赴雒阳任官。”

    果然!董卓开始征召天下名士了, 自己两个岳父竟然都中箭了。

    “可知做什么官?”刘擎再道。

    “治书御史,此职对父亲有莫大吸引。”蔡琰道。

    刘擎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官, 不过和书有关的官职, 确实对蔡邕有足够的吸引力。

    因为他要去雒阳任官, 所以刘擎所说的大兴学堂之事,应该要告吹了。

    而蔡琰欲将《苍颉篇》默写出来,显然是希望继续学堂能继续办下去,蔡邕启程在即,所以她才连夜默写。

    刘擎望着那清秀工整的字迹,宛如书法帖子,又望了望一旁一叠书稿,紧了紧握着蔡琰的手,道:“何不快马命人去取来。”

    “来回便要半月时日,再有两天,我便能写完了。”蔡琰说着,指了指手稿,看着刘擎。

    刘擎领会,她这是要坐下继续写。

    开学堂容易,请识字者担当老师,也容易,难的还是教什么。

    通常蒙学与经义典籍, 都是士族垄断,比如蔡邕是名师,他所掌握的,由他亲授,成为他的弟子,而刘擎所设想的学堂制,虽然获得了蔡邕支持,但眼下只是在元氏县试点,连常山都还未推广。

    或许可以借助这次机会,蔡琰默写出的《苍颉篇》,乃是经过历代大学问家不断修订完善的蒙学识字典籍,完全可以充当所谓的“教材”。

    如今冀州一统在即,许多想法,可以渐渐付诸实践。

    “休息一会,陪我去院中走走,看看绿意。”刘擎拒绝了蔡琰继续写的想法,拉着她的手,向书房外走去,“万年,走?”

    万年不是很想理某人,自己牵着舅母。

    就这样,刘擎牵着蔡琰,蔡琰牵着万年,出了书房,朝庭院走去。

    刘擎突然想起,昔日改造庭院时,命人栽了几颗桃树,如今已是四月,也不知道这桃花,是不是已然谢了。

    从廊中瞥见庭院的一角,刘擎见到了满树桃花正盛。

    刘擎顿住脚步,回身一把捂住蔡琰双眼。

    “夫君这是做何?”

    “朝前走,我带着你,不许偷看。”刘擎笑道。

    因为刘擎书屋与寝屋在同一区,而蔡琰连日熬夜奋笔,刘擎猜想她并未去庭院之中,所以他想给蔡琰一个惊喜。

    走了几步,万年公主觉得有趣,抓着蔡琰的手遮住自己的眼,也摸着黑跟着两人。

    几经周转,刘擎小心翼翼的将蔡琰带入庭院之中,虽然桃树只有寥寥数颗,但枝头花朵密布,宛若置身桃林。

    刘擎一把松开蔡琰眼睛。

    “哇!”蔡琰不由自主的轻叹了一声,显然被眼前景致迷住了。

    “夫君,我竟从未留意,府中种了桃花。”蔡琰兴奋道。

    “哇!舅舅,我竟从未留意,府中种了桃花!”万年学舌道。

    刘擎真想寻个理由将这小蜡烛挪走,自己好不容易过个二人世界,非要跟屁虫似的跟着。

    “北方桃花开得迟,却开的刚刚好!”刘擎道。

    蔡琰伸出手,轻抚桃花,一双美目静静的看着,花朵倒映,似在她眼中开出了花。

    她本就喜欢桃花,因为与刘擎情定桃花,她变得更喜欢桃花,如今又知这些桃树,是刘擎所栽,心中阵阵甜蜜泛起,从脸上透出。

    人面桃花相映红,所谓幸福的笑,或许就如眼前的昭姬。

    ……

    袁绍亲率大军叁万,自延津渡河,直取河内郡治怀县。

    如今的河内太守,是雒阳封的朱儁,朱儁出身,算不得士族,所有升迁,皆是靠点滴战功得来的,而且他是守制派,刘协既为汉帝,自当遵从,如何还能再立一位的说法。

    袁绍大军来袭之前,文书早就传过数遍,劝其投降,归顺长帝,朱儁呲之以鼻,直接当着使者直面,烧毁文书。

    如今老搭档皇甫嵩在雒阳朝中为官,虽不是武将,但他既然接受,说明也是守制的。

    一边是岌岌可危、兵少将寡的怀县,另一边是大兵压境的袁绍,就在朱儁打算据称死守之际,却传来了太尉董卓的文书。

    “朱儁所部撤出怀县,沿沁水而上退守野王。”

    先不说太尉之命,自当遵从,朱儁也明白,董卓此举,自然是还有其它部署。

    经过董卓扶幼帝之事,而且大河以南,虎牢关外,联军战败之事,他也听说了,朱儁如今可半点不敢小觑董卓。

    这道部署,自然是贾诩的主意,以朱儁的两营兵马,就算守着怀县,拖延些时日,但在袁绍大军面前,怀县失守是必然的。

    何必白白浪费这两营将士。

    贾诩立于关口,和煦南风,徐徐吹来,北望便是大河,大河对岸,是河内郡。

    王方作为领兵将领,跟随贾诩,他学着贾诩的样子,极目远眺,然而除了几只鸟飞过,似乎也没看出什么。

    “先生,朱儁撤兵,那袁绍可就入如无人之境了!”想了想这件事,王方还是提了一嘴。

    “战线越长,补给越困难,朱太守屯兵野王,会让袁绍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王方一脸懵逼,“何谓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贾诩望了王方一眼,给了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如此简单的问题还要解释,那也太降自己格调了。

    野王在北,而袁绍的目的是小平津关,是南渡大河,可以说攻北那是与他目的背道而驰。

    “先生,听闻袁绍大军叁倍与我军,我们能守住么?”

    贾诩又望了王方一眼,这个问题,事关军心士气,必须要解释一下。

    “王将军,董公命我等来此,为的不是守住此地,而是击溃袁绍军。”

    “击溃?”王方愣住,有些难以理解,袁绍可是叁万大军,他正欲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见贾诩已经离去了。

    “河南已经大胜了,或许河内,也能大胜吧!”王方喃喃道。

    ……

    刘擎走到哪,大量的书信就送到哪,而且在刘擎转移时,书信也常跟着转移,十分麻烦。

    这个问题,刘擎想过多次,可惜都未想出什么法子。

    汉代每叁十里设驿,如今天下纷乱,比如冀州,就废弃了许多驿站,朝廷榜文,几乎都是派专人送至各郡的。

    书屋之中,刘擎以慵懒的姿势蜷缩在地毯之上,自顾一份份的看信报,而蔡琰,则坐于大桉正位,继续默写她记忆中的《苍颉篇》。

    经了解才知道,她要默写的典籍,有七千多字,光这个数字,刘擎听了就觉得头皮发麻,想起了前世被“熟背并背诵”支配的恐惧。

    “张邈王匡兵败荥阳。”

    刘擎望着简洁明了又信息量十足的信报,不由得感慨,徐荣这是一穿四了?

    四个打一个被反杀会不会玩?

    怎么样开口要徐荣呢?

    带着一堆问题,刘擎又开了一份。

    “袁绍大军于延津渡河入河内郡。”

    虎牢关进兵失利,袁绍选择了从北向南进攻,也就是说,袁绍大军现在在河内!

    河内是什么位置,河东郡以东,雒阳以北,魏郡以西。

    河东有张宁的白波军,雒阳自不必说,董卓自会派兵迎战,而魏郡,有张辽,而且还有一点,河内郡有大片区域是有黑山军活动的。

    刘擎灵光一闪,突然有了个点子!

    袁绍送上门来,不动不行啊,叁万大军,若能吃掉,可得多少兵器军马,可缴获多少粮草?

    袁氏可是一直肥得流油的。

    “夫人,我去军营一趟!”刘擎对蔡琰道。

    蔡琰昂齐头,冲刘擎微微一笑,默默点了点头,旋即再度埋头书写。

    不仅认真的男人很有魅力,认真的女人,也很有魅力啊。

    刘擎离府,径直到元氏大营。

    张郃与褚燕,已经回到元氏,如今正居在大营,刘擎此行,正是来商议接下来的行动。

    大营之中,有些冷清,这是为五万大军打造的兵营,如今里面的士兵,恐怕五千都没有。

    张郃只有两千戟兵,而褚燕,只有一千弓兵,余下都是韩珩募来的新兵。

    刘擎到来,很快惊动了张郃几人,还未等刘擎入中军大帐,张郃与褚燕,还有一支滞留在营中的张绣,迎了上来。

    “张郃拜见主公!”

    “褚燕拜见主公!”

    许久未见的两人,连行单跪礼都分外用力,生怕刘擎忽略了他们的勇武。

    “张绣拜见渤海王!”

    刘擎扶起几人,一齐入帐。

    “数月不见,两位将军愈加抖擞,想来驻守要塞日久,憋坏了吧!”刘擎笑道。

    张郃与褚燕对视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显然是被刘擎说中了。

    “接下来,便有大战等待你们,你们可以先高兴一下!”刘擎道。

    张郃顿时眼睛一亮,很是期待,而褚燕则咧嘴笑着,配上那满嘴未修得体、参差不齐的短须,样子很是滑稽。

    “但你们要面对十倍兵精粮足之敌!”刘擎突然一道转折。

    十倍之敌,张郃一听眸子再度亮了一分,不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而褚燕,则当场愣住。

    他与儁乂合起来不过叁千兵马,十倍之敌,也就是叁万了。

    “不过我们还有援兵!”刘擎又一次转折。

    “不过眼下,我还未联系援兵。”刘擎想了想,又道。

    张郃褚燕,以及张绣立于一旁,好似在等主公一口气说完一般。

    “河内郡北面与东面皆是山,补给难入,适合设伏,而西面与南面水系密布,大军进退,容易受阻,如此,叁万兵马入河内,如鳖入瓮中。”

    “下面,我说说部署。”

    刘擎话音刚落,张绣便上前一步,拱手道:“渤海王,张绣告退!”

    军事部署,乃是机密,张绣很自觉的告退了。

    “佑维无妨,此事董太尉亦参与其中,你若愿意,也可参与!”刘擎对张绣道。张绣的字,没有考据,网上有说法是字这个,便用一下。

    张绣顿住脚步,停在原地。

    刘擎接着道:“河东张宁,有兵数万,我欲命其令一轻骑,入箕关,进河内,以为西面策应,儁乂,你率本部戟兵南下,自黑山入河内,与张辽一并,以为东面策应,另外,褚燕,我有一重要任务,要交予你!”

    愣神的褚燕顿时清醒,回望刘擎,嘴巴再度一咧,差点令刘擎笑出声。

    “黑山军有兵数千兵,连同张牛角降于中山郡,我一直未将此些人强行贬为劳工,便是是为了今日。”

    褚燕听着一头雾水,除了黑山军与张牛角他听说过,那是鼎鼎大名的黑山军头目,昔日他落草为寇,也是自称黑山军的。

    “我欲让你带张牛角一同返回黑山之中,召集所有黑军山,攻击袁绍。”

    “主公,我没听错吧,你是要我去做黑山军?”

    “嗯……好像……貌似……确实如此!”刘擎道,“不过你的终极目的,并非袁绍,而是要收拢所有以打家劫舍为生的黑山军,其人数,恐怕在十数万,甚至数十万,准确的说,我打算以你为引,收降整支黑山军。”

    刘擎解释的再清楚不过了,褚燕懂了,张牛角所领,不过黑山军一部,而刘擎要的,是全部!

    “褚燕领命!”

    “你本部弓兵,由我亲率,此战,我亲自会前去会一会袁本初,佑维,你便随我一同出征!”

    “张绣领命!”张绣重声答道。

    刘擎所设,乃是与张宁褚燕东西夹击之谋,西是白波军,东是黑山军,这两支势力,在外人看来,皆是叛逆,如此,可避免刘擎直接下场。

    如今袁氏势头正盛,刘擎可不想公开与袁氏撕破脸皮,引来疯狂报复,特别是名声打击,这个时候的袁氏,还是无解的。

    至于刘擎去河内干嘛,当然是去平黑山军的!

    只不过,巧合也罢,默契也好,贾诩摆了南北夹击阵,而刘擎,摆了东西夹击阵。

    这袁绍,可真要成瓮中之鳖了!

    ……

    (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