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章 懂事到令人心疼的甘陵王

    如信报所言,若真是王匡张邈已至荥阳,那贾诩所说的荥阳之围,便可兑现,如此,雒阳也可如贾诩之言,高枕无忧矣!

    贾诩告退之后, 董卓心情大为舒畅,一案的美酒鲜肉,大块朵颐一番。

    酒足肉饱之后,没了关东军之忧,董卓开始思虑国事,如今朝堂被袁隗割裂,导致许多官职都空缺着,虽然帐下一众将士皆嚷嚷着要官做,但董卓明白,行军打仗,他们或许可以,但是做官,还是算了。

    还是需要大举名士,可是天下士人,以袁氏为尊,如今袁氏正和自己分庭抗礼,如何能争取他们呢?

    董卓望着眼前之酒,忽然灵光一闪,既然那些小名士要看袁氏面色,那我就征召那些不需要看袁氏面子大名士。

    还有,再为先帝时被宦官打为叛贼的太傅陈蕃、窦武以及第二次党锢之祸中被捕杀的党人平反,如此, 便能收拢一大批天下士子的人心。

    而且也能拉拢颍川陈氏。

    颍川……董卓再又想到,颍川荀氏,名士众多,人脉甚广, 可征召为己用,上一辈还有荀俭荀爽荀绲数人,而荀氏子弟,也都十分不错,他可是听说过荀彧之事的。

    董卓突然想到,好像荀爽将自己女儿嫁给了渤海王,而自己,竟没及时送上一份贺礼。

    “田景!九卿之中,是否有空置?”董卓问道。

    “董公,光禄勋空置。”

    “那便命荀爽为光禄勋!”

    董卓顺着这条线索由一想,荀爽如今为渤海王岳丈,而渤海王还有另外一位岳丈,那便是天下闻名的蔡邕。

    “若我征召蔡邕,可为何官?”

    “董公,蔡邕才名达天下,有一职正合之,治书御史。”

    “善!咱也正有此意!”董卓笑道,转而又开始想别的人。

    “还有皇甫嵩,朱儁,既要拉拢, 又不能给予大权。”

    “皇甫嵩乃善战之将, 只需不给予兵马,便无事,可命其为议郎,而朱儁出身平凡,董公可拉拢此人,不如命他为河内太守,以镇河内!”

    “甚好!你便按此拟书,送予宫中,太皇太后必会欣然同意!”

    ……

    刘擎在清河郡又待了数日,直到朱灵与傅燮将清河七县尽数掌控,至于这一干县官,若能跟上傅燮脚步,自然可以留着,若是不行,那便只有淘汰了,不过,此间干系,刘擎不可能一一过问。

    留下朱灵给傅燮做都尉便成,话说朱灵的渤海都尉,才做了三个月。

    随着地盘扩张,刘擎发现自己帐下人才,已经不够用了。

    武将方面,赵云如今是常山都尉,掌管着刘擎帐下最强战力,两营精锐骑,其中一营,乃是转战各州的老兵,精锐中的精锐。

    张辽如今成了魏郡都尉,作为冀州治所,刺史贾琮手中也有一些力量,必须用来制衡。

    张郃以雁门都尉之职,坐镇离石,以目下态势,河东外族残余已灭,并州无战事,离石并无大碍,或许可以将张郃与褚燕召回。

    眼下,也只有高顺还空着了,不过赵郡都尉,已经预定了。

    人才!人才!人才!

    武将!武将!武将!

    不够用了!

    刘擎心中呐喊着,突然,在郭嘉和朱灵诧异的表情之下,刘擎骑上战马金戈,径直来到甘陵王府,寻到了甘陵王刘忠。

    “贤侄,我有一事,要与你说!”

    刘忠明眸闪动,眼中似有警觉的回问一句:“王叔何事?”

    “这几日,王叔外出,替清河君平了黄巾,而且,为保清河君安宁,我打算将朱将军留在清河郡,来跟你换一个人。”刘擎道。

    实际上,刘擎外出是不假,但并没有平黄巾,至少没有亲自平,因为刘擎外出,乃是和游渤海郡一般,视察风土水文的,并未走远,倒是朱灵,真的去了绎幕县一趟,还真的碰见了黄巾散兵,只不过还没等朱灵动手,黄巾散兵便作鸟兽散了。

    被朱灵吓走,广义来说,这黄巾也算刘擎平的。

    “王叔是要崔相?”

    出乎刘擎意料,刘忠竟然直接将崔琰点名说了出来,而且不等刘擎回应,便对下人道:“去唤崔相来!”

    刘擎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经历,会让十多岁的刘忠成为如此人精的?

    “贤侄,你如何知道我要崔相?”

    “因为我从崔相身上,学得许多,崔相之才,留在甘陵,过于屈才了!”刘忠道。

    刘擎一时不知该惊喜是好,还是惊喜是好,这娃也太懂事了,简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刘擎上前,蹲下身子抱住刘忠,在其耳旁轻声道:“贤侄放心,清河太守傅燮,是王叔的人,你有任何事,可以找他!”

    刘忠重重的点头,生怕刘擎领会不到。

    这时,崔琰应召前来,好奇的望着抱在一起的叔侄两人。

    不等刘擎开口,刘忠抢先道:“崔相,我有一事与你相商!”

    “大王请说!”崔琰恭敬道。

    “我想说的是,自今日起,你不再是甘陵相了。”

    崔琰一听,顿觉不对,当即跪下道:“可是崔琰有何过失?”

    刘忠上前将之扶起,道:“且听我说完,我王叔刘擎,征战四方,顶天地里,崔相有大才,报大志,正是良禽得缘木,良臣遇明主,刘忠年幼,且无大志,崔相不该在此朽木门庭之下,荒度年华,今日我特向你王叔举荐你,你可愿意投效我渤海王叔?”

    一席话,说得崔琰呆若木鸡,说得刘擎目瞪口呆。

    刘忠这孩子,打小就会说话!

    崔琰认真的望了眼刘忠,见其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满是真诚。

    崔琰又望向刘擎,刘擎报以微笑,崔琰这才意识到,刘忠所言,是认真的。

    投效渤海王?崔琰心中不由分说,自然是愿意的。

    甘陵王,渤海王,势力孰大孰小,无需思考,而刘擎的潜力更是光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自然无需置疑。

    良禽择木而栖,这一点,正如刘忠所言,崔琰是心向往之的。

    或许是碍于旧主颜面,崔琰迟滞了数息,方才迎着刘擎的目光,躬身跪拜道:“下官崔琰,原为渤海王孝犬马之劳!”

    刘擎连忙将之扶起,胡乱说道:“我得崔相,乃是高木得良禽,哈哈哈!”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崔琰】

    忠诚度:70%

    收益:政治+0.85,当前政治74.38。

    人才啊人才,刘擎可是记得,等自己的政治到达80时,是可以激活【治国方略】特性的。

    今日的刘擎,格外的直白,格外的不要脸,刚收了崔琰,刘擎立马拉着崔琰的手问道:“季珪,我听闻清河郡文人才士众多,今你从我,可有人需要举荐?”

    刘擎之言,令崔琰一阵诧异,这主公倒是实诚,别人得人投效都是说如鱼得水,如虎添翼的,怎么到了他那里,变成了:还有吗?

    其实崔琰心中是有答案的,他原先就想将从弟崔林举荐给刘虞,只是还没来得及,刘虞便被调回雒阳,接替宗正之位了,而后来,又去了幽州为牧,便一直没有机会。

    之所以再三犹豫,是因为崔林家境异常贫寒,所以虽然崔林苦读经典,年少便是一个有学问的人,可惜族中因为他家境贫穷,还是对他多番看不起。

    加上崔林性格执拗,不喜迎奉他人,所以更被人所不喜。

    思虑一二,崔琰还是打算暂且搁置,还是先熟悉一下这位新主公的脾气,再择机举荐从弟。

    “暂未发现。”崔琰拱手回道。

    刘擎没有失望,转而对刘忠道:“贤侄,清河郡事已了,傅太守执掌清河郡,必然能让清河郡成为真正的‘诸郡之清河’,我今日便打算回归渤海国,那可是还有一件要事,等着我,你可想一同前往玩乐?”

    呸呸呸!刘擎要干的事,岂能和他人一同玩乐?

    他可是还欠荀采一个洞房。

    “王叔公务繁重,刘忠便不来添乱了。”刘忠答道。

    万年你来看看,什么叫懂事!

    你霸占着我的昭姬算怎么回事?

    刘擎伸过手,揉了揉刘忠脑袋,这般亲昵的动作,也只在血亲之间了。

    “既然你喜欢宅这王府,我便不勉强了,有事告诉傅太守,有大事,送信给我!”刘擎说着,松开了手。

    “刘忠恭送王叔!”刘忠用胖墩墩的身子弯腰行礼,虽然样子有点滑稽,然礼仪之分标准。

    刘擎径直离去,侯在堂口的郭嘉朱灵两人,默默跟上。

    崔琰再对刘忠行礼一礼,然后告退,这一走,便意味着卸去这甘陵相的职衔了。

    在甘陵城外,刘擎,郭嘉,张辽,傅燮,朱灵,还有崔琰,都在。

    郭典已经提前回锯鹿了,张辽打算原路返回魏郡,此地尤为重要,因为它与司隶的河内紧邻,所以赵云与张辽,刘擎尽数部署在哪。

    《第一氏族》

    朱灵部署在清河郡,说是为了防御黄巾,实则为了防御黄巾背后的人,因为袁氏对冀州贼心不死。

    如今朝廷红玺诏令在此,配合刘擎手中兵力,在袁氏将注意力转回北方之前,控制中山、安平、清河、赵郡四郡,应该问题不大。

    渤海位于东海之滨,除了黄巾,并无强敌,并不需要部署兵力,所以有禁卫骑和虎卫骑,加上骞萦亲卫,这三支卫队的两千人,战斗力已经堪比数营精锐。

    何况如今的渤海国格局,有平原国阻隔,有事有刘备挡着,还有济南国的曹操可以施以援手。

    倒是北方,依然有隐患。

    刘虞乃是君子中的君子,汉臣中的汉臣,刘擎自然是放心的。

    不放心的是公孙瓒,他在辽东一带与乌桓作战,已经积蓄了不少力量,而且那地方天高皇帝远,民族混居情况又十分复杂,恐怕连幽州牧刘虞,都难以应付。

    刘虞的怀柔,可以怀柔心怀感恩之人,而狼子野心之人,是无法怀柔的,如农夫与蛇一般,将毒蛇拥入怀中,无疑是自寻死路。

    白马公孙瓒,受了袁绍的邀请,垮了一整个冀州,前去讨董,或许他就是为了捞一些功劳,在汝阳天下那边,谋求更大的地位,让自己日后和刘虞斗起来,更加有名义和把握。

    只不过公孙瓒的算盘算的再好,也没有刘擎算的好。

    若公孙瓒紧守本分,或许可为一郡之长,公孙氏在辽东,可成一方望族。

    可若是公孙瓒不守本分,那刘擎就不需要客气了,因为在刘擎的蓝图中,幽州局势过于复杂,特别右北平以西之地,刘擎是希望刘虞为幽州牧,哪怕中原再乱,也可保边境太平。

    就像刘擎为了震慑阴山外的诸多鲜卑部族,两万边军,一兵一卒未动,由督瓒统率,镇守阴山。

    回渤海的队伍很小,只有刘擎郭嘉与崔琰,还有十多名禁卫。

    但迎接刘擎的阵仗,却很大,荀彧领着一众官吏,他的身旁,不是别人,正是王妃荀采,荀彧身后是弟弟荀谌,荀采身后是她父亲荀爽。

    四人就这么一站,令荀彧感慨:荀氏,真的和渤海王已经分不开了!

    而这一切,离他下注跟随刘擎离开颍川,不过才过了区区一年。

    一年时间,从一文不名的罪臣遗孤,到渤海国复,加冕为王,一时间,荀彧竟有些恍惚。

    “兄长,夫君为何还没来?”

    “快了!”荀彧从恍惚中回神,几乎已经忘了说了几遍了。

    而荀采身后的不喜抛头露面的荀爽,则每当荀采开口,他都会皱一下眉头。

    “你都说了几遍了,可还是没有出现,你是故意框我我吧!”荀采道。

    “知道你还问!”荀彧淡淡的回了句,语气之中满是拿捏的得意。

    好似眼前之人,压根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王妃,依然是他的妹妹。

    谁能想到,历来文质彬彬待人以诚的荀彧,很会捉弄自己的弟弟妹妹,所以荀谌跟在荀彧身后,如同透明人一般不言不发,而与荀彧相处较少的荀采,喜欢针锋相对。

    “兄长,夫君几时才能回来?”荀采似乎丝毫没有被气到,歪着脑袋又问了句。

    好似在说:我知道了,但我偏问!

    荀彧看也不看她,目视前方道:“来了!”

    “嘁!”荀采可不上当,正想嘟囔着找回场子,目光却瞥了前方一眼,

    只见视线尽头的官道上,出现了十几道身影,虽然看不清人样,但那特殊的旗帜,已经告诉众人,那是刘擎。

    因为别人的旗帜,写的通常是姓氏,而刘擎的旗帜,写的是“刘擎”!

    “你不是不信?怎么……”荀彧刚想打趣,不料荀采只留给他一道背影。

    荀彧诧异的望着那个背影,荀爽更是直接扶额摇头。

    所有人都“诚意满满”的在此等候渤海国王。

    而荀采突然跑上前去,让所有人的诚意,瞬间掉价。

    ……

    (PS:今日第二大章,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