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章 孟德济南相,玄德平原相

    虽然不知道老农是怎么区分打仗的兵和不打仗的兵的,但是从他描述的状况看来,程普还是捏了把汗。

    这荥阳不仅不是什么空城,相反,这有大军驻扎。

    必须通知孙将军,尽快离开!

    “老人家,多谢!”程普道了声谢, 勒转马头,立即离去。

    “好嘞!”老农说着也自顾回头,不过下一瞬,他又怔怔了,转过身道:“诶?我还没告诉你怎么走呐!”

    程普回道上,当即下令撤离, 也不绕路了,而是循着远远可见的敖山,径直回去。

    孙坚听了程普所述, 一脸凝重。

    “如此说来,我军若攻汜水关,粮道必被荥阳守军所断,若汜水关大军与荥阳守军以包夹之势杀出,我军必危!”孙坚道。

    手下几员将军也望着孙坚,等待他拿主意。

    “孙将军!”

    远远传来一声呼唤,是祖茂回来了。

    他跑到孙坚跟前道:“孙将军,不好了,末将并未发现粮草,照道理,粮草应该已过垣雍了。”

    若说孙坚方才还仍有犹豫,此刻听到粮草也有问题, 他便下了后撤的决心了。

    “粮草未到,我军便暂先后撤到垣雍,待粮草送到, 我军亲自押送, 再进兵。”孙坚目光狡黠, 下令道。

    此时黄盖提醒道:“大将军身为先锋, 若是退兵,恐会被盟主怪罪。”

    “不妥,战场之势,因时而动,岂能意气用事!”孙坚当机立断,道“执行军令,盟主怪罪,我一人承担!”

    孙坚率兵撤退,几乎是连夜行军,直到后半夜,才赶到垣雍。

    翌日,孙坚照例安排祖茂前去查看粮草情况,却见一支兵马行来。

    等认出的时候,发现是破虏将军济北相鲍信和他的弟弟裨将军鲍韬,当即迎了上去。

    “鲍将军!”孙坚招呼道。

    鲍信闻言,也认出了孙坚,当即回了一声,两人随照面不多,但孙坚平黄巾,御外敌的声名,鲍信还是听说过的。

    “孙先锋?你为何还在此处?”鲍韬问道。

    “此事正要告知将军,经我探查,荥阳城中驻有大军,我军若此时去汜水关,必会被其截断退路!”孙坚道。

    鲍韬默不作声,不过心中,对名头响亮的孙坚却多了一分小看。

    还人称“孙破虏”呢,还自称孙武之后呢,不过尔尔。

    鲍信道:“可知那荥阳城中,是何将防守?”

    孙坚一愣,又望了望程普。

    程普道:“只知城中兵马众多,是何将防守,如何能知!”

    鲍韬与鲍信相视一眼,道:“将军莫不是未有城下叫阵?”

    城下叫阵?

    孙坚心中笑笑,真是什么都敢说,他虽是区区开路先锋,但不代表他真的只能做一名先锋,就这么点人,还去城下叫阵?

    恐怕人家随便就是说一句:你攻吧!

    “若要攻城,自然要等盟主大军开赴而来,你我这区区两营兵马,恐怕城皮都啃不下来。”孙坚道。

    他可是亲自参与过攻城战的,攻黄巾的南阳宛城时,他还是第一个杀上城头的,孙坚并不是畏战,而是知道这点兵马,谈攻城就是扯淡。

    原先料想,以董卓的带兵风格,应该不会安排人守关外之城,因为等关东联军开到,这里自然就是孤城,相当于白给。

    只是没想到董卓还藏着这门心思,多亏了程普及时发现。

    “我看未必,董卓严防虎牢关,岂会将兵马置于关外,既如此,那末将便先去探一探!到底是何人物在驻守荥阳!”鲍韬道。

    “鲍将军,稍安勿躁,敌军不可小觑!”孙坚是对着鲍信说的。

    这个叫鲍韬的,他不喜欢,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这种人,就是缺乏血与火的淘砺。

    现代的一点的说法,叫缺少社会毒打!

    西凉军的战斗力,孙坚可是亲自领教过的,他有个叫周慎的战友,都快被湟中义从打到弃武从文了。

    “多谢告知!”鲍信拱了拱手,还是离开了垣雍,继续向前。

    路上,鲍韬道:“兄长,这孙文台徒有虚名,逡巡不进,我看这头功,归我们了!”

    “弟弟切莫轻敌,孙文台武略,满朝皆知,前太傅张温亦推崇有加,方才,你有些失礼!”鲍信教育道。

    自己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见的世面太少,以为自己的大哥鲍信就是泰山平阳县第一人,他鲍韬,便是那第二人。

    再往西南行进了半日,鲍信来到了所谓的荥阳城。

    可是这荥阳,与孙坚所说的大军驻扎,完全不是一个样子啊。

    城头上只有稀稀拉拉的旗帜插着,因为无风,所以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而且城头上没有发现一个卫兵,只是荥阳的大门,同样紧紧闭着。

    和一路走来的大小县城,皆一模一样,这明明是座空城,其中官民仅仅是害怕战火波及,将城门封死。

    难道孙坚弄错了?

    若是程普见到这番景象,恐怕也会说:难道我被那老农忽悠了?

    “兄长,这明明没人啊,是不是那孙文台为了怕什么抢得头功,故意说这有重兵的?”鲍韬道。

    鲍信不语,自顾望着荥阳城墙,心有犹豫着,孙坚并不像骗人的样子,也不像是会骗人的人。

    课眼见为实,眼前的景象更不会骗人。

    “兄长,要不我们先西进,去汜水关前叫阵,说不能还能先斩几人,夺得头功!”鲍韬劝道。

    鲍信面色凝重,听着头功字样,有些心动,但沉着的性格也让他跟着上头,立即答应。

    “兄长?时不我待,再不行动,后面盟军可就上来了。”

    鲍信一咬牙,挥手向西,道:“那便向汜水关进军!”

    ……

    荥阳城县府之中。

    李蒙听到汇报之时,顿时笑出了声。

    李蒙笑道:“徐将军果然好谋略,命城头偃旗息鼓,贼人必定以为这是空城,到时候他们在关前挫了锐气,我们再给他们致命一击!”

    徐荣捋了捋整齐的胡须,很是淡定,说道:“只怕外面依然有很多人见过我军动向,若关东联军询问起,必然露出马脚,故而,我们也不能守株待兔。”

    李蒙:“徐将军的意思是……”

    “趁敌不备,突然袭击!”

    李蒙:“那我们现在就……”

    “不急,等到天快黑了,荥阳地界皆在掌控,害怕他们飞了不成,而且,区区鲍信,不值得我们暴露,军师安排我等在此,乃是一步险棋,军师有言,棋越险,能得到的好处,便能最大!”徐荣道。

    李蒙贼贼一笑,道:“末将愿听徐将军差遣!”

    徐荣微微点头,招了招手,李蒙凑上前去,徐荣在其耳旁轻道:“敖山以东,是汴水,西岸有一谷,你率本部兵马前去埋伏,然后……”

    李蒙听着,双眼一亮。

    ……

    渤海重合县,此时攻城的黄巾兵业已溃散,四散逃去,而典韦与骞萦率领骑兵,一直向南追杀。

    刘擎行走在重合县之街,街上的尸体虽然已经搬走,但依然有不少血污,如此规模的杀戮,自然是城中男子也参与了守城,才导致杀身之祸的。

    “文博,传令下去,城中死者,皆安军中抚恤标准发放,军人双倍发放。”刘擎下令道。

    此战,重合县是守住了,黄巾军也击退了,甚至杀敌数量是十数倍战死者,完全不能说是败仗,但因为响应速度的问题,重合县的损失还是比较大的。

    “喏!”朱灵轻声回应。

    “另外,这几日,你抓紧休整,我已修书给奉孝,约五六日之后,便要出兵清河郡了,皆是奉孝从西自东,我们会师清河。”

    “得令!”朱灵也去安排了。

    这时,刘擎转身望着一直跟在身后的曹操与刘备两人。

    “二位,此番多谢了!”刘擎拱手道。

    曹操刘备连忙回礼,还默契的齐声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刘擎望着两人,在前三国时代,两人皆是有理想有抱负的豪杰,所谓时势造英雄,或许历史上,有许多形势所逼,让他们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很多人的改变,或许是从一件小事开始的,从刘备受尽督邮侮辱,却并未拔剑杀之的抉择之下,督邮悬赏让百姓诬告他,却无人愿意站出来,刘备也仁德待民,也受到了百姓爱戴,或许由此走上了仁德之路。

    而曹操,错杀吕伯奢一家之后,多疑嗜杀的病根,也在此时种下,随着地位越来越高,这种病就越被放大。

    但此时此刻,却非彼时彼刻,现在他们还有的选。

    “孟德,不久之后,你所率兵马,便会悉数赶来,不如你趁此机会南下,清剿青州黄巾,如何?”

    “操真有此意!”曹操干脆的说道,在婚礼上,他已经决定这样做了。

    “不知玄德目下,官居何职?”刘擎突然问道。

    刘备面不改色,心中却泛起嘀咕:怎么刘擎公子也问这个,难道当了渤海王之后,也要以势取人了吗?

    “现为高唐县尉。”刘备不卑不亢道,并没有因为官职低微而羞于启齿。

    出乎刘备预料,刘擎却突然一笑,道:“怎么玄德还越混越差了,昔日你我在易县相见,你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刘备淡淡道。

    “那日我在城上观玄德面相,便知玄德绝非等闲之辈!”说着,刘擎还斜过身子,望着刘备身后关张道:“还有两位壮士!”

    张飞嘿嘿一笑:“渤海王好眼力,俺也这么认为!”

    关羽拉了张飞一把,低声道:“三弟,不得无礼!”

    那可是渤海王!

    刘擎转而对刘备道:“玄德百里驰援,其德可鉴,其行可褒,本王感佩于心,你既在平原国做官,那便送你一礼。”

    刘备也不问,拱手道:“多谢渤海王!”

    张飞伸出脑袋,问道:“是何礼物?可是粮草?俺大哥就缺粮草,都不敢招兵买马了!”

    “翼德!不可胡言!”关羽这一回大声责怪道,像是骂给刘擎听的。

    这三兄弟,真叫人羡慕,不过也仅仅是羡慕而已,真要拥有这样的兄弟,刘擎消受不起,因为关张的性格,他怕吃受不住。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那是刘备!

    刘擎还是觉得女人如手足比较好,什么手啊,足啊的,都挺好的!

    这一点还是和曹操比较英雄所见略同。

    或许也只有刘备,才能和关张契合,如此,才能成就千古佳话吧。

    张飞的话,看似胡闹,何尝不是一种索求,告诉对方自己最需要什么,如此目的便达到了,而且,为主的刘备态度恭和,自然不会因此不高兴,而张飞的无礼有二哥大声斥责,也能令人消气。

    三人搭配,绝了!

    刘擎笑了笑,道:“无妨无妨,翼德为人豪爽,我说的礼物,自然比粮草兵马好上千倍,有了它,便不再需要为兵马粮草担忧。”

    刘擎话音刚落,便瞧见喜怒不形于色的刘备,双眼之中也闪过一丝异彩,而关羽眯起丹凤眼,似在期待,张飞则是瞪着双目,像是说:“少唬俺老张!”

    瞧着三人,刘擎也不再卖关子,“三人可知,平原王刘硕,是我什么人?”

    曹操与刘备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显然是不知道,因为大汉宗亲实在是太多了!

    而平原王这种宅在封地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别人只知道他姓刘,是吃皇粮的。

    “平原王刘硕,乃是桓帝之亲弟,家父渤海王之亲兄,算是本王亲叔叔。”

    这个消息,属实有点爆炸,主要他们不是桓帝时代的臣子,所以忽略也正常,刘悝这么出名,还是因为冤案,如此说来,还是刘硕好,至少还活着。

    “竟是渤海王之叔……”刘备低头喃喃了声。

    “故而——”刘擎顿了顿,“我打算修书一封,让他荐你为平原相!”

    刘备闻言,猛然抬头望着刘擎,连忙退后数步,拉着关张二人,一同给刘擎行跪拜礼。

    举荐之恩,差不多是仅次于父母恩师恩的第三大恩了,行跪拜礼,其实也是说的过去的,这仅仅是一种高级礼仪,还没有和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扯到一起。

    《剑来》

    不过刘擎还是觉得别扭,便一步跨过,单手后背,单手扶起刘备。

    优雅,永不过时。

    刘备诧异的望着刘擎,一时不知如何言语,以刘擎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作数的,不必说平原王是他亲叔这道身份,光刘擎自己渤海王的身份,便够了。

    因为这个渤海王,不是上代世袭来的,而是刘擎实打实用战功换来的!

    “玄德不必如此大礼,如今青州黄巾依然肆虐,为非作歹,若孟德为济南国相,玄德为平原国相,你二人联手,区区黄巾,不足为虑!我这也是为青州百姓计,忘二位皆不要推辞!”刘擎正色道,这个时候,一本正经。

    曹操与起身的刘备再度冲刘擎拱手致意,再度齐道:“渤海王高义!”

    “哈哈哈,这就对了!”刘擎大笑一声,上前牵住的手,向县府走去。

    哼哼,袁氏,叫你背刺我!

    我先挖了你的老曹墙角,再让刘备把你的青州搅混了,没了棋子,看你怎么下棋!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