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章 黄巾犯境,绝处逢生

    刘擎注视荀采,见其神色如此认真。

    以一生来等待,旁人听起来或许只是一句话,但在知道她身世的刘擎来说,却是另一番触动,不知不觉间,竟令刘擎将紧张的军情抛诸脑后, 眉眼舒展开来。

    刘擎反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不会太久的!”

    言罢,刘擎出堂而去,穿过庭院,门廊,府门, 刘擎回眸一瞥, 只见堂上一双美目正注视着自己,以及一旁的荀彧,在与宾客解释着什么。

    刘擎出府,便撞见了典韦,此时他已拿着刘擎的佩剑战甲,等候在那。

    “主公,虎卫和禁卫已经集结,文博的新兵营,需要多一些时间,这位是信兵。”典韦道。

    刘擎张开双臂,典韦心灵神会,开始为刘擎戴甲,不过他刚刚拿起臂甲,却见一双手将它接了过去。

    典韦一瞧, 原来是骞萦夫人。

    骞萦动作干净利落, 很快替刘擎戴好甲,刘擎一跃上马, 冲骞萦一笑。

    “夫君先行, 我去换身装束便追上来。”骞萦道。

    刘擎点点头,渤海兵马不多,四百禁卫,加上典韦五百虎卫,还有朱灵的一营兵马两千人,骞萦那一千亲卫,还真是不弱的力量。

    至于渤海各县的兵力,先不说人数不够,而且疏于训练,或许守城时可以帮上忙,但野战的话,还是暂时不带了。

    南皮城外,朱灵已经集结待命,比刘擎想象的快上不少。

    “朱灵!你率军立即出发,沿官道往重合县行进,记得骑哨探路,寻到敌军,立即来报!”刘擎下令道,他准备等一等骞萦,也不差这半刻时间。

    朱灵领命,领着本部兵马疾驰而去,这一营新兵,皆是配备了代步马匹的,如今刘擎手中的马匹数量,已经远远超过士兵数量。

    只不过合格的战马本就百里挑一,加上折损严重,如今算作一种战略储备,是不可能给普通兵士用的。

    朱灵出发之后,刘擎听见了背后马蹄声传来,回头一看,等待的骞萦没有来,反倒是曹操来了,而后身后还跟着不少人。

    “君正留步!”曹操人未到,声已至。

    看着驱马来到面前的曹操,刘擎好奇道:“孟德何故来此?”

    “我听文若之言,青州黄巾大举来犯,操已命人回乐成调拨兵马,如今身旁有两百护卫,亦随君正前线一战!”

    “孟德今日是贵客,岂有让你上战场的道理!”刘擎道。

    “操安居乐成已近半年,如今想来,甚是惭愧,今有黄巾犯境,操焉能袖手旁观!”曹操道。

    刘擎正欲再劝,曹操直接插道:“君正勿再多言,吾意已决!”

    “如此,本王代表渤海国民,谢过孟德!”刘擎拱手道。

    正说间,骞萦也引兵赶来,曹操诧异的望了望为首的女将,渤海郡有这号人物吗?一位女将军?

    不等曹操开口问话,刘擎已经策马向前,而那女将军,也领着兵马错身而过,追上刘擎。

    望着官道上扬起的滚滚尘土,以及那一众兵马,曹操叹了声:“渤海王真乃奇人也!”

    ……

    乐陵,既是渤海国与平原郡相交地,也是冀州与青州的交界地。

    刘备自从离开了安熹,便一路向南,冀州无战事,便去了青徐等地,以区区数百兵马,凭借三人之勇,斩杀黄巾逾千,累功甚厚,被青州刺史焦和表为平原郡高唐县尉。

    青州黄巾略作平息之时,刘备在高唐招兵买马,将兵马扩充至千余,再多,他也养不起了。

    然二月末,青州黄巾又四处乍起,聚兵十万,区别于之前,这一次,大渠帅管亥直接率军北上,先后攻陷乐安,厌次等地。

    刘备闻讯连忙率军支援,在乐陵遭遇黄巾大军,只好向北撤退,进入渤海国境内,而黄巾十万大军,似是受人驱使一般,直接扑向渤海国的重合县,重合县西北不到百里,便是南皮。

    一路向北,刘备且战且退,路上斩杀不少黄巾小队,可惜区区数百人,与十万大军而言,不足道也。

    “大哥,这个管亥发什么疯,怎么扑向渤海郡来了!先前俺还以为,是冲平原来的呢!”张飞道。

    张飞在马上,与两位兄弟并排而行,身后的兵马,则小跑着赶上。

    刘备四处转战,如今的骑兵,还不到两百,这之中还有一些是劣马,大部分士兵,还是徒步跟着的。

    “三弟所言,与我所料不差,所以我很意外,这青州黄巾,为何突然攻向冀州。”关羽也很是不解。

    刘备一言不发,一边驾马一边思索。

    “大哥,你在想甚?”张飞瞧着刘备道。

    “云长,翼德,我想我知道青州黄巾为何杀向冀州了。”刘备道,他指了指前方,“此道通往渤海郡重合县,不对,现在应该唤作渤海国重合县,管亥在青州,自起事之日算起,也未曾离开,为何此次进攻如此迅猛?”

    “哎呀大哥你快说!”张飞催促道。

    “是因为刘擎公子!”刘备一语道破。

    关羽与张飞相视一眼,显然没想到管亥的破事,如何能扯上刘擎公子身上去。

    看着两人犯懵,刘备索性干脆道:“刘擎公子如今为渤海王,管亥一路向北,正是杀向南皮的渤海王去的,依我之见,他是要为大贤良师张角报仇,所以管亥此次北攻,不是为了劫掠,而是为了复仇!”

    “大哥一言,茅塞顿开!”关羽捋着长须道。

    “俺好想也懂了……”张飞点着头道,“感情管亥那厮不是撵着俺们追的,而是俺跑在了他前面。”

    “大哥,你乃高唐县尉,职责所在乃是平原郡,此地已经过界,我们是否退守平原?”关羽道。

    刘备刷的看了关羽一眼,眼中似有责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备身为汉臣,自当守土杀贼,与反贼势不两立,岂有退守本线之理!何况渤海王与我有举荐之恩,如今他有难,我焉能只顾自己全身而退?”

    关羽点点头,没有答话,一副“对对对”的模样。

    “大哥所说是,我们便在此地与管亥小儿决一死战,看俺不杀他个片甲不留!”张飞喳喳咧咧道。

    刘备突然停下,眺望前方,只见一座城市轮廓,现于前方。

    重合县,已至。

    刘备率军来到重合县城下,见到城门已死闭,城墙之上,已有兵马驻守,显然,他们已经知道了敌军要来。

    “管亥乃是乍起北攻,刚刚入渤海境内,想不到渤海国内已严阵以待,公子不愧为治军之典范!”刘备仰头望着,赞叹道。

    “喂!俺是自平原来的帮手,要不要放我们进去!”张飞仰头叫唤道。

    城头上有人回道:“城门已封死,不能开启,我王已在赶来路上,黄巾来势汹汹,几位还是暂避锋芒吧,可至城后驻扎。”

    刘备大感意外,他见过许多县城,别说十万黄巾大军袭来,就算是区区千人的部队,都会吓得弃城而逃,而眼前这位,竟丝毫无惧,还给他安排了去处。

    这渤海国,可真不一般!

    “大哥,此地戒备森严,黄巾必难以讨到便宜,我们……”

    “去城后驻扎!”不等关羽说完,刘备直接道。

    原本关羽是想离得远一些,如此既可以保住自身安危,又可以随时支援,而刘备却宁愿加入守城战,关羽只能依刘备的。

    三月四日清晨,刘备被一阵寒意惊醒,虽然带衣休息,但春日的夜间,还是有些寒意的,特别是黎明下露时分。

    刘备睁开眼睛,见身旁的关张二人尚在酣睡。

    “二弟,三弟!”

    刘备将两人唤醒,“叫士兵们起来,活动活动,吃些干粮!”

    千余人窸窸窣窣的活跃过来,开始活动筋骨,啃食干粮。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刘县尉,快看!”

    刘备循声望去,只见重合县城头,一缕狼烟缓缓升起,这表明城头上的人,已经发现远处的黄巾大军了!

    “全军备战!”刘备当即下令。

    他伸出城后一段距离,若是重合县被围,他尚能在外围周旋一番,提供一些助力,不过,十万大军,管亥完全可以分兵来击他,而他依然只能退。

    两个时辰之后,已快正午时分,黄巾军对重合县完成了合围,刘备远远的望着那一眼看不到头的大军,心想:上次见到这种景象,还是上次。

    就广宗之战那次。

    守住,是不可能的。

    这座城中恐怕撑死只有数百兵士,连他这个黄巾肆虐的高唐县,也不过千余人防备,还是自行招募的,而一直相安无事的渤海国,一县又有多少兵马呢?

    只要管亥一声令下,四面围攻,这座县城压根无力防守。

    “大哥,他们要上了!”张飞瞪着一双炯目,眼中战意燃烧,可理智告诉他,这场战斗,他大哥这点家当压根经不起折腾。

    一千人丢入十万人之中,可能都不会起什么波澜。

    刘备紧紧握着剑,手指已经拽出白印来,他也在犹豫,毕竟这一战,很可能将自己这一年积攒的家当都搭进去,一招不慎,可能自己也会交待在这里。

    刘备死死的盯着县城方向,猛然发现,黄巾军攻城了!

    当即头脑一热,一股战意涌遍全身,刘备铿的拔出双股宝剑,高举道:“将士们,敌军虽势大,但我们也要杀他一通,听我号令,跟我杀!”

    刘备策马前进,关张二将紧紧跟进,其后是那两百骑兵,以及后面的步兵。

    管亥大手一挥,黄巾军一拥而上,登城的梯子多到几乎将整面城墙覆盖,那铺天盖地而上的黄巾兵,远远望去,如同扑向吃食的蚂蚁,密密麻麻。

    “我一路向北,奔袭冀州的时节,大军所到处,平渤海舍我其谁!”管亥叹道。

    言罢,忽有一马窜来,报道:“大渠帅,城北遭到攻击,是刘备!”

    “又是他!死路一条,还敢造次!俞治,我将骑兵尽数给你统领,从侧翼绕到其后,此次务必不能让他走脱!”管亥道。

    俞治道:“领命!”

    管亥望着那城头升起的狼烟,不屑一笑。

    支援到来之前,他便能杀光这城中所有抵抗力量!

    引兵杀入黄巾军外围的刘备,与二兄弟身先士卒,杀入敌阵,关羽张飞见刘备无畏,只好再驱使战马更快一步,好先杀入敌阵。

    丈八蛇矛挥舞,将前排数名黄巾哗啦一声划开,力道之大,一溜人头直接滚落在地,尸身喷血,血腥无比,张飞直接驱马越过,浴血杀出,长矛捅住一人,四处扒拉,如同一柄巨锤,左右打击,同时嘴中还惊雷般炸响——

    “可识得你燕人张爷爷!”

    在黄巾军看来,这般模样,与见鬼何异,常人闻之见之,无不肝胆俱裂,张飞所到之处,都能造成一波小范围溃散。

    只不过这种数十人的溃散,无足轻重。

    就算张飞喊破喉咙,也吓不走十万大军。

    相比张飞横冲直撞,关羽厮杀起来,则游刃有余的多,他领军冲一方杀入,又冲另一方杀出,虽然区区百骑跟随,但这支百人骑,在数万大军之中,就像青龙偃月刀本身一般,锐不可当。

    有了关羽切割战场,张飞咆哮横行,在小范围战场内,刘备率领步兵,且战且追,对已经丧失斗志的黄巾兵来说,无疑是一面倒的屠杀。

    突然,身后一阵隆隆之声传来,刘备下意识的向后一看,乍一看——

    是骑兵!

    是援兵到了?

    当他再度审视之时,却发现,这竟是黄巾骑兵!

    气势滔天,已包夹之势,向他们所在的战圈围来。

    刘备心中咯噔一下,心跳骤然加速,黄巾竟有如此多的骑兵?简直匪夷所思!

    《逆天邪神》

    原本小范围战斗,若遇大军反扑,他是可以快速撤离的,这下可好,被黄巾包了饺子。

    “二弟三弟,速退回来!我等已陷死地!”刘备急忙喝道。

    张飞杀得正兴起,全然听不到刘备喊声,径直追着那些伤残败兵杀过去。

    关羽绕过一道曲线,再度杀到刘备跟前,也见到了后方来势汹汹之敌,瞧那架势,足足有数千众。

    两人都不解,黄巾军是有马,也有小规模的骑兵,可什么时候拥有这样一支大规模的骑兵了?

    莫不是管亥将十万大军之中所有的战马都集合起来了?

    “大哥,如何是好?”关羽急切道。

    “嗐,我命休矣,即便骑兵能拼着杀出,我属下士兵,亦无路可逃!”刘备叹道。

    “大哥,不如你率骑兵,从西面步兵之中杀出去!我来挡住他们!”关羽道。

    刘备望了眼那茫茫步兵海洋,区区两百骑,穿过这种大阵,恐怕战马都会被捅烂。

    就在刘备沮丧之时,黄巾骑兵之中突生变故,关羽眼睛一亮,诧异的看着后方,惊道:

    “大哥,快看!”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