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五章 刘擎三气袁绍

    袁绍气冲冲的回到郡府,左手死死的握住佩剑环首。

    志得意满而来,操控渤海王之事,正有条不紊的展开,谁料到突然杀出一个渤海王,竟真真切切的能拿出皇帝圣旨。

    是什么原因,让一直视刘擎为眼中钉的刘宏,发生如此大的转变,竟将渤海王之位,都封还给了他?

    “主公,那厮如此无礼,我们什么都不做吗?”颜良问道。

    “刘擎那,不可妄动!将人撤回来!”

    袁绍想了想,此事如何收场,还是听一听诸位幕僚的看法吧。

    袁绍召来荀谌逢纪陈琳等人,将圣旨之事说出后,一个个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毕竟渤海王之事,历来都是士子们的谈资,宦官陷害汉室宗亲,先帝亲弟这种天理难容的事,士子们怎能不借机狠狠抨击呢。

    所以从刘擎在颍川展露头角开始,便一直是士子们的话题人物,平黄巾,拒外族,加上宦官与皇帝的一次次刻意针对,俨然将刘擎塑造成了抗宦一线人物。

    而如今,万恶的宦官被打倒了,昏庸的皇帝在弥留之际,幡然醒悟,将封国和王爵还给了刘擎,抗宦人物突然取得了抗宦全面胜利,百姓从此以后……

    袁绍觉得自己编不下去了,心态也有点绷不住了。

    见众人不说话,袁绍只好挨个问。

    先是对着最为器重的荀谌问道:“友若,依你之见,方今局面,该如何处置?”

    荀谌顿了顿,组织了一番言语,道:“圣旨既是真的,便无可违逆,陛下封赐刘擎为渤海王,此事背后,恐怕另有隐情,不如先回汝南,与袁公商议一番吧。”

    袁绍又瞧向逢纪。

    “友若之言可行。”

    此时,郭图突然道:“诸位,你们想想,先帝对待刘擎态度,历来都是打压与排挤,刘擎立大功,却落得个驻守边郡的下场,而且渤海王之案,虽是宦官谋划,却是先帝默许,如此仇怨,先帝怎会在弥留之时,封他为王,为两个皇子,留下隐患呢?”

    隐患?众人听了这个词,不由得品了品。

    这味道可太熟悉了,渤海王这个头衔,一而再的被撤,就是因为所谓的“隐患”。

    “公则,言之过矣!公子为人,世人皆知!”荀谌阻止道。

    可不兴乱说,荀氏可是在刘擎头上,下了重注的。

    “我倒以为,公则之言,有几分道理。”辛评道,“听闻先帝病重之时,诏令皆是由赵忠之辈所拟写宣发,包括传国玉玺,也是由常侍看管,宦官视财如命,若是被人收买……”

    在座都是明白人,辛评也没有将话说满。

    袁绍品了品,辛评之言,看似立的住脚,可经不起推敲。

    很简单,因为渤海王这个位置的开价,高达五千万钱。

    刘擎不可能出的起。

    众人各执己见,袁绍一时也不知该如何采纳,还是决定纳荀谌之言,先退出渤海,与袁隗商议一番。

    既然决定了,袁绍打算先去送客,毕竟请了姚贡曹操等人前来,大事已告吹,自然只能送客了。

    袁绍刚领着众士子前去,正值下人来报:“主子,门口来了个渤海王。”

    “什么!”袁绍觉得自己幻听了。

    “门口来了一队人,自称渤海王。”下人又说了一遍。

    袁绍双拳紧拽,这个刘擎,就这么赶不及的要撵他出郡府吗?

    难道看着袁氏的面子上,不应该让他体面的离去吗?

    “不好啦!不好啦!”又一名下人跑了过来,跪地道:“主子,不好了,他他他……他们太拆郡府牌匾!”

    “什么!”袁绍不仅拳头拽的紧紧的,这回连牙齿都咬紧了。

    刘擎!你要做什么!袁绍心中问候道。

    催他离开是不给面子,若在他离开前就拆了郡府了牌匾,那可就打袁氏的脸了!

    “岂有此理!我看谁敢!”颜良突然窜到下人跟前,怒喝道:“主公!此事万万不可姑息!我看谁敢动手,看我不砍了他!”

    “我也去!取我枪来,我定要在那人身上捅几个血窟窿!”文丑也跟着道。

    “两位将军不可妄动!”荀谌连忙劝阻,又对袁绍道:“府君,还是先去一看究竟吧。”

    袁绍只好与众人一起来到门前,他看见姚贡等数位贵客,已经在府门外观看,而始作俑者刘擎,正人畜无害的站在郡府外的街面上,他的身旁,还站着曹操。

    袁绍刚到门口,便见着悬于门上的牌匾径直砸落在地,倒个个儿趴在地上,这牌匾,竟是有人用长兵直接捅落下来的。

    袁绍咂了咂嘴,上前道:“公子这是做什么?”

    “哦,回本初的话,王府年久失修,已不能住人,我打算先搬到相府来住。”

    “相府?”袁绍不解。

    迎着袁绍带怒的目光,刘擎分毫不让,走上前去,径直踩在那牌匾之上,对着袁绍笑道:“渤海国,没有郡守府,只有国相府!”

    袁绍刚刚平复的心绪再度郁结,脸颊微微涨红,他想大骂刘擎,甚至想动手,但仅剩的理智还是制止了他。

    他心中很是不解,为何渤海王,对他如此充满敌意?袁氏好似从来没有得罪过他吧?自己和他甚至从来都没有过接触,谈何敌意呢?

    刘擎之话,偏偏无法反驳,如今渤海国立,自然而然,不光没有了他这个渤海太守,连行政之所,郡府,也随之消息,而要改为国相府。

    袁绍无言以对,只好作罢,背过身去,对刘擎道:“今日之辱,我袁本初记下了!”

    袁绍说完,挥袖离开,颜良文丑二将紧随其后,怒视刘擎,若是眼神能杀人,刘擎估计要被两人千刀万剐了。

    自古主辱而臣死,刘擎这般折辱袁绍,而袁绍毫无还手之力,两人恨不能和刘擎决一死战。

    一众谋士鱼贯而过,刘擎一个个瞧着,大开眼界,逢纪,陈琳,郭图,辛评等等……这首发阵容,真不愧是豪门啊!

    咦?荀谌?

    刘擎突然发现一个荀氏。

    “等等!”刘擎道。

    荀谌一愣,见刘擎看着自己,便回了一礼:“见过渤海王。”

    “你是荀氏之人?”

    “颍川荀谌,字友若。”

    “友若?文若是你什么人?”刘擎问。

    “乃是谌之兄长。”

    好家伙!荀彧怎么没说自己有个亲弟弟,原来是给袁绍准备的,怕自己惦记所以没说,反而给了个妹妹。

    荀俭这是要下大棋么,朝中有荀攸,自己身边有荀彧,袁氏再给个荀谌,一手平衡术玩得登峰造极。

    可惜这种投入,是换不到大回报的,众所周知,承担的风险越小,获得的收益也越小,荀氏分散投资,这种模式在东汉末年很常见,著名的诸葛氏,也是魏蜀吴三家都有押注。

    有玩平衡的,也有之后重仓梭哈的,比如司马氏,最终赢了整个天下。

    平衡与豪赌,都是为了家族,这无可厚非。

    荀俭老成谋算,刘擎也不怪,不过,既然荀彧青睐与我,我自然要还他一个巅峰的荀氏,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既是荀彧之弟,可留下一叙。”刘擎丝毫不避讳袁绍,直接邀请道。

    “啊?这!”

    荀谌有些犯难,毕竟他现在可是袁绍幕僚,就算他对刘擎有好感,也不能表露呀!

    袁绍顿住脚步,但没有回头,好似在等什么。

    荀谌顿时尴尬了,袁绍这是要停下来看看,自己的幕僚,会不会听刘擎的。

    他当然有信心,荀谌会乖乖跟自己离开了,因为这是袁氏和荀氏盟约,而他拒绝了刘擎,自然会让刘擎脸上无光,算是扳回一城。

    “雁门乃是苦寒之地,文若在那,时常想念家乡,想念他的父亲与弟弟,你既来到此处,我便召文若来与你一聚,以全他思念之情。”刘擎笑道。

    啊?荀彧要来?荀谌顿时一懵,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不知道,雁门不仅冷,还很贫瘠,种不出粮食,寻常百姓多以野菜草根充饥,文若跟着我受苦,他这点小小的心愿,我岂能不满足。”刘擎又低声道。

    荀谌望了望刘擎,迎着刘擎那双温柔的眸子,有胆怯的低下头去,双手无措的藏到身后,紧紧拽着。

    在雁门郡的一处草甸之上,艳阳高照,荀彧与几位郡吏坐着毛皮垫,围坐着一堆营火,上方架着一只全羊,已被烤的色泽金黄,肉绽油流,不时低落发出滋滋声,一旁还有一位专门添加养料的厨子,香料沾染鲜嫩的羊肉之上,发出诱人的香味……

    “啊嘁!”荀彧猛的打了个喷嚏。

    一旁军郡吏连忙关心道:“荀郡丞,披上那件狐裘吧,莫要染了风寒!”

    另一名郡吏则递过一支撤下的羊排,道:“荀郡丞,这味道,你来把把关!”

    荀谌面有难色,一边想到雁门边郡的苦寒,兄长在那苦苦坚守,还有刘擎公子的善解人意礼贤下士,让他很难拒绝。

    “友若,你也很想兄长对不对?”刘擎道。

    “啊?”

    “文若很想友若,友若也很想文若是吗?”

    “是吗?”荀谌问自己,不是荀彧想我吗?

    刘擎转而对袁绍道:“本初先离开吧,友若在此地等候几天,兄弟两人聚一聚。”

    袁绍猛的回头,没有看刘擎,而是看着荀谌。

    他的态度尤为关键,他原自信满满荀谌会离开,想不到刘擎几句话之后,荀谌竟然开始犹豫踌躇了。

    “友若,我们走!”袁绍憋不住了,还是出声唤道,虽然这样打脸轻了,但自己依然可以挣回了一些脸面。

    “渤海王,我……”荀谌刚欲开口。

    “本初,你怎能阻人兄弟相聚呢!岂不闻,疏不间亲,血浓于水,情同手足,友若很想念他的兄长,你又何苦为难?”刘擎卖弄着为数不多的成语。

    我为难他?袁绍顿时觉得血压都高了,这渤海王怎么如此无耻!

    “友若,你很想念文若了对不对?”刘擎循循善诱。

    荀谌还是觉得应该大局为重,若是袁氏和荀氏的关系破裂,这可不是想不想的事能比拟的,于是道:“感谢渤海王体恤兄长,盛情相邀,只是……”

    “只是,你很想念文若了!”刘擎接过话道。

    荀谌被突然打断,望着刘擎,刚想解释,可是撞上刘擎那道目光,他似乎多出了一些异样的感觉,除了俊朗英气与仁慈之外,多了一些高不可攀,贵不可言,但又令人心生崇敬的感觉。

    刘擎发动了特性【高祖苗裔】,魅力+20。

    基础魅力,叠加特性,再加上自己英武的装扮和渤海王的身份,刘擎觉得魅力拉到90+就没问题的。

    荀谌觉得自己很奇怪,刚刚还想着得罪了袁氏,后果会很严重,可他现在又觉得,若得罪了刘擎这个大汉渤海王,后果会更严重。

    两害取其轻,荀谌心中有了答案,并鬼使神差的说道:“不错,我很想念文若!”

    这话虽然不是表态,但也足以应证结果了,他想荀彧了,明白人就知道,他想留下来。

    袁绍难以置信的看着荀谌,虽然他说的不是“我要留下来”,而是“我很想文若”,还是给袁氏留了一点颜面的。

    可袁绍不这么想,原先他以为自己开口,荀谌必会选择跟随,然而现实再度打了他的脸。

    而且因为他开了口,可以说是双重打脸。

    袁绍的连再度一阵青一阵白起来,他紧咬着牙,怒视刘擎,似乎要将他的“丑恶”面目印刻在心里一般。

    突然,袁绍因为心急气短,气血上涌,两眼一黑,当场晕厥了过去,颜良文丑二人眼疾手快,将他拖举住。

    看着袁绍狼狈的败下阵来,刘擎话不多说,径直朝着府中走去,路径门口的姚贡等人时,脸上再度露出和善的笑容,道:“几位既然来了,便共商大业吧!”

    姚贡等人连忙退了几步,对刘擎拱手称是。

    对四世三公袁本初都敢这般,他们可不想招惹。

    刘擎入内后,田丰典韦两人也脸上挂着得意,跟随入门。

    荀谌望了望袁绍,想过去一看究竟,可看到颜良文丑那两双吃人的眼神时,畏惧的停下脚步,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低垂着脑袋步入府中。

    整个过程,曹操都看在眼里,他虽未发一言,可在心中做了无数次尝试,袁绍此言,若是他会如何答,刘擎彼言,换作他会如何回答。

    越看越心惊,越想越心凉,原本刘擎在他眼里,就是个潜力无限的年少英才。

    而此次见面,亲眼目睹了他与袁绍的三次交锋,皆以袁绍完败告终,其中纵有圣旨这种无法逆转的优势,但此刻的刘擎在他看来,突然高深莫测了起来。

    曹操心中暗道:我绝我不与此种人为敌!

    两手一摊,曹操望了望刘擎回府的背影,又望了望一直被众人摇晃的袁本初,旋即快步上前。

    “别摇了,快掐本初人中!”

    ……

    (PS:求推荐票,月票)去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