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四张 渤海王圣旨打脸,袁本初无地自容

    典韦提着双戟,径直来到王府门前,见到了所谓的袁绍,还有一个熟面孔。

    这不曹操吗?典韦已经见过多次,自然记得,怎么他也在?

    典韦瞅了瞅袁绍,又瞅了瞅他身后的颜良文丑,还有跟在后面的一众兵士, 面无好色道:“渤海王府拥挤,请不要介意,入内说话。”

    末了又冲曹操说了句:“曹将军,你来了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家主公知道一定很高兴。”

    曹操心想我比你家主公先来的吧,怎么通知?

    而且对袁绍说话时连称呼都不带, 显然是不把袁绍当回事, 不过典韦的态度,曹操觉得十分受用,毕竟典韦对袁绍都没有好脸色,曹操礼貌的笑答:“典韦将军说笑了,我也没想到,会在此处碰见公子!”

    说着,曹操迈步向前,袁绍也跟着,再后面的颜良文丑,也一同跟着。

    突然,典韦手一拦,将颜良文丑挡了下来。

    颜良顿时面露怒色,正欲大骂,却被文丑拦了下来, 从文丑的目光中,颜良也明白, 眼前之人,就是战一回合便击败文丑的“护卫”了。

    “我刚才说了,府内拥挤, 主子进去就可以了!”

    颜良一听,当即一恼,作出一个拔剑手势,喝道:“汝敢!”

    哪只典韦根本不当回事,铁戟一挥,沉重的铁戟,硬是被挥出了破空声。

    看着典韦一副待战的姿态,文丑喊了一声,“主公!”

    袁绍有些犯难,这刘擎明显是给他下马威啊,若是妥协,岂不是有伤袁氏名头。

    就在这时,曹操插话道:“本初,见个面而已,我等又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曹操给个台阶,袁绍只好踩着下台,当即道:“颜良文丑,就留在府外等候吧!”

    颜良这才松开剑柄,退了回去,只是他看着典韦的表情,依然有敌意。

    典韦没搭理,带着曹操与袁绍入府。

    望着典韦离去的背影,颜良还是不信邪的问了声:“文丑,他真有如此厉害?我怎么就不信呢!”

    文丑摇了摇头,不解释,退回到了外面,领着士兵等待。

    袁绍与曹操望着王府四处颓败的景象,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渤海王之案,心头多了一丝难以挥散的阴霾。

    “本初,如今朝中纷乱,若公子真欲取回此地,我看还是睁一眼闭一只眼吧。”曹操再度劝道。

    袁绍脚步不停,似乎被曹操话语所动,“一处宅院而已,只是渤海王之头衔,不可妄称。”

    刘擎等了片刻,直到脚步声传来,才与田丰一道回头,望着向他们走来的袁绍,咦?还有曹操。

    会面的地方,在一道长廊之中,此处有一方水池,水位已经很浅,但已是王府为数不多能看的景致了。

    “孟德!”刘擎大老远的呼唤了一声,十分热情。

    曹操听着,连忙撇下袁绍,小跑几步先来到刘擎跟前,还对同是刘擎媒人的田丰报以微笑。

    “公子,你怎来这渤海郡了。”

    “我倒是要问孟德,不好好捉那王芬,来渤海作甚,难不成王芬,在这渤海郡?”刘擎打趣道。

    刚刚过来的袁绍一听,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别说,王芬还真在渤海郡!

    曹操一把拉过袁绍,热情的给两位做引荐,“本初,我来介绍,这位,便是平定黄巾的英杰,抵挡外族的英雄,先任雁门太守,武州侯刘擎,字君正。”

    转而又对着刘擎道:“君正,袁本初之名,你该听过!”

    并非曹操刻意厚此薄彼,只是说起来,袁本初还真没什么好介绍的,就连诛宦官的事,也搞砸了,赔上何进不说,诛杀宦官的功劳,都去了董卓那。

    总不能将他们孩提时做的糗事拿出来介绍吧。

    袁绍这么比对一听,也有所意识,原来自己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可并没有什么大事是自己做的啊!

    黄巾之乱伊始,自己是为父服丧期末尾,而外族之战时,自己基本处于雒阳,和朋友们指点江山,哪怕被刘宏与何进起用了,碰上的是王芬行刺,还让陛下受伤落下了病根……

    袁绍礼貌的给刘擎见礼,广交豪杰的他,这点礼数还是到位的。

    刘擎看着样貌与气质皆颇为不凡的袁绍,简单的还礼,便开门见山的问道:“本初来此,所谓何事?”

    这一问,袁绍倒懵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来这做什么?

    袁绍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心中暗示道:袁本初,不要被地方辉煌的履历吓倒,你是四世三公!你是渤海太守!

    “绍听闻有人自称渤海王,还带兵进入南皮,绍身为渤海太守,自然不能置之不理!”袁绍道。

    “那本初见了本王,欲如何处置呢?”

    “既然公子……”袁绍刚欲答话,突然顿住!

    等等!本王?

    刘擎自称本王?

    曹操也听出了端倪,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难道事情真的要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他刚刚开口口声声说刘擎不会自立为渤海王,可一眨眼便打脸了。

    《最初进化》

    刘擎分明大方的自称“本王”了,在这渤海王府,不是渤海王,还能是啥呢?

    曹操见袁绍难以开口,便打算出声缓和,“君正,这渤海王可不是能玩笑的。”

    “立国封王,必须要陛下封赐方可,就算公子赫赫战功,若无陛下封赐,即便你是渤海王之子,亦不能妄称。”回过神的袁绍淡淡道,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

    “本初怎么就知道,我没有封赐呢?”刘擎戏谑道。

    “如此国之大事,陛下若封赐,岂能不降旨?”

    “本初又如何知道?我没有旨呢?”

    “这……”袁绍无语了,刘擎不按套路出牌啊!

    他只好求助于曹操,希望他能令公子放弃称王的念头,袁绍道:“孟德,此事纠葛极大,妄自称王,可不是一般罪责,事发于此,绍身为渤海太守,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孟德还是劝劝公子吧!”

    最不想出现的局面,出现了,曹操面色有些凝重,望着刘擎道:“君正,此事是否从长计议,天下人闻之,恐名声不好。”

    刘擎一听,曹操之言,是典型的“为你好”,显然他不希望刘擎与袁绍交恶,特别在这种初次见面的情况下。

    好心是有的,只不过曹操的思维,好似他永远是个局外人。

    刘擎不打算多言,直接对袁绍道:“本初,你可想好了,我若拿出圣旨,此地为渤海国,我为渤海王,那你这渤海太守,可就没了。”

    袁绍一听,没想到刘擎竟然用这种法子唬他,他能信才怪,他的渤海太守虽然是无奈所得,但也是实打实的太后懿旨。

    “公子说笑了,我这渤海太守,乃是朝廷所封,岂能说没就没。”

    刘擎摇了摇头,给田丰使了个眼色,对于这种自己撞枪口上的,他可不会给对方留面子。

    田丰会意,将圣旨从袖中取出,双手递给刘擎。

    刘擎只手接过,对曹操道:“孟德,还请一观。”

    圣旨一出,袁绍眼皮就跳了跳,曹操一双乌黑眸子直直的盯着,好似看到了最靓丽的人妻一般。

    曹操小心翼翼的双手接过,徐徐展开。

    圣旨行文简洁,不过数十字,几息便能看完,可曹操双眼却掉进去了一般,直勾勾的盯着圣旨,久久不能挪开。

    “孟德?”袁绍出声提醒道。

    “本初。”曹操十分平静的叫了一声。

    “嗯?”

    “公子所言,非虚,此乃先帝临终前所下圣旨,复立渤海国,以刘擎为渤海王,邑一郡。”曹操正色道,望着神情木讷的袁绍,又补充了一句:“先帝诏命在先,渤海国已非渤海郡,所以太后所立之太守,应不作数。”

    不作数!

    袁绍胸口一闷,想不到渤海郡之行,会是这等结局。

    那岂不是说,他该走?

    刘宏是什么时候下旨的?为什么是秘密的旨意,难道……袁绍心头一个不安的念头闪过,但很快摒弃了。

    刘宏料事于先,先补了刘擎这颗棋子来制约袁氏?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袁绍还是不信,凑上前去一看究竟,曹操还将圣旨挪了挪,以让袁绍看的更清。

    袁绍很快扫过文字,最后在那方红色玺印上停留了很久。

    良久,他说了一句:“妄立之辈,竟是我自己!”

    正如刘擎所言,只要他拿出圣旨,那他的渤海郡太守,可就无效了。

    袁绍的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起来,样貌虽好,原先那番气质却当然无存。

    如此可以看出,袁绍的逆商确实是很低的。

    逆商,面对逆境时的情绪、行为等反应,想袁绍,身为十八路诸侯盟主,却因族人被害而当场晕倒,战场进退全凭意气用事,与曹操决战官渡之时,更是一败气得吐血,从此一蹶不振,其实官渡虽败,但袁绍的基本盘还是在的,休养生息几年,未必不能再战,反而是曹操,地处中原四战之地,就算胜了,也亟需休整。

    “本初,你现在可信得本王?”刘擎道。

    袁绍闷着气,点了点头,圣旨在此,由不得他不信。

    “君正,既有陛下诏书,渤海国复,你何不昭告天下?”曹操道。

    刘擎心说:孟德,我就是想留着恶心一下袁氏,你没想到吧。

    “故我自雁门远来此地,便是为此事,我要在渤海王府向天下人宣告,我父王无罪!我母后无罪!我的兄弟姊妹亦无罪!渤海王府上百口,无罪!渤海国一众属官,无罪!”

    刘擎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每一声“无罪”,都像响锣一般在袁绍耳边响起,在提醒他袁绍,此行渤海,狼狈至极。

    “事既如此,我当禀明朝廷,这渤海太守,也成了子虚乌有之职,公子复国成功,绍在此恭贺!”袁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与刘擎道了贺,然后表示告辞了。

    望着袁绍离去,曹操咬了咬牙,还是暂时留了下来。

    袁绍都没戏了,还聊什么冀州大业。

    原本袁绍召集周边数郡太守和曹操,便是商议此事,如今,还没聊,便吹了。

    “君正,恭喜啊!”曹操感慨道。

    这一句道贺,是发自真心的,刘擎能感受的到,绝非袁绍那般表皮笑脸皮下扭曲的应付之贺。

    “渤海王之事,累及宋氏,又累及曹氏,操万万没有想到,此事竟有翻案之可能!”

    同为受害者的曹操,确实感慨良多,刘擎身为直接当事人,都没这么多感慨,曹操不过是受牵连被贬个官。

    “孟德,实不相瞒,如今雒阳有变,时局不明,我欲借此彻底掌控渤海郡,以你之见,袁氏是否会就此放手?”

    曹操想了想,回道:“以我对袁本初的了解,他会放手,因为他很惜名,你知道他其实为过继之长子,因替袁成守丧,方得世人承认其嫡长身份,故不会做有损名节之事,可是……”

    曹操突然转折,“如今袁氏主事者,乃是老谋深算的袁隗,此人虽为帝王师,可其心思深沉,无人能揣度,我父曾言,一切,皆可被袁隗利用。”

    “这倒是个颇高的评价,就是不知道他与董卓对弈,能不能赢过那个西凉莽夫!”刘擎笑道。

    能不能赢过,他心中有数,因为董卓身后,有贾诩。

    若董卓部作死,好好听贾诩的,恐怕数个袁隗,都玩不过,唯一的途径就是,举天下之兵讨伐董卓。

    这也是刘擎预想的,他会借此机会扩张,发育,巩固,最后以王者之势,君临天下!

    好像,这是终结乱世最好的方式了,虽然中原地区,会因为战乱而生灵涂炭。

    因为现在的刘擎,已经不是那个率领七百骑兵奔赴颍川平乱的刘擎了。

    他现在是王了!

    “袁绍或许会离开,但袁隗,恐怕不会轻易罢休,而且君正,若要彻底掌控渤海郡,那属官得自己任命,刺史那边……”

    “魏郡的贾琮么……”

    刘擎突然神秘一笑。

    ……

    魏郡邺县,刺史府邸正在举办一场宴会。

    冀州刺史贾琮与魏郡太守厉温宴请傅燮与郭典,傅燮原在冀州总督军事,算是厉温与郭典的临时上级,而且有小半年时间,两位太守都随着傅燮东征西战,感情自然不错。

    贾琮虽与几人没什么交情,也正好趁此机会结识,所以,除了魏郡长史审配和郡丞姚希之外,贾琮的治中和别驾皆在。

    如此多的人参加,倒出乎傅燮意料,这也让他难以寻到机会启齿,毕竟当着人家属下的面劝降收买主官,这也太……

    傅燮只好另寻机会。

    同时,魏郡北部,赵云与张辽已率军到达梁期县以北,他们屯扎的地方还属于赵郡,但梁期县,是魏郡之县。

    另外,高顺与朱灵,如今也到了邯郸外围,距离梁期不过十数里,如此一来,若赵云有需要,高顺朱灵可第一时间率军驰援。

    而如果傅燮与赵云进展顺利,拿下魏郡,高顺则可以趁势拿下邯郸,将魏郡赵郡与常山郡接壤。

    黄昏之中,郭嘉望着远处的梁期县城郭,因为他的到来,使这座小城受惊不已,大闭城门,恐怕郭嘉屯兵于此的消息,也会在傅燮谈判的时候,传入邺县。

    郭嘉有意为之,既给了厉温选择,也替厉温选好了罪名。

    万年公主有令:入魏郡缉拿王芬,为先帝报仇,有阻拦者,与王芬同罪!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