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三章 典韦虐文丑,刘擎很记仇

    跟随吕布的候成魏续等小将,相互张望一眼,纷纷跟随吕布离开。

    无论出于战斗默契还是其他情感,他们都倾向于吕布。

    丁原怔怔的望着吕布远去的背影,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心中不由得想到:真的是我错了吗?

    投靠袁氏不应该是最明智的做法吗?

    袁隗望着吕布带人离开,对,丁原说道:“建阳,吕布会去投靠董卓吗?”

    丁原想了想,如果他说会,袁隗自然不会放他离开,希望吕布只是一时之气吧。

    丁原道:“奉先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等他想清楚,自然会回来的。”

    袁隗面色如常,看不出任何变化,开始安排刘辩出关。

    接下来的事,便是接刘辩去汝南,再号召天下,共讨董卓,以还刘辩回朝。

    算算时间,袁绍应该已经在渤海郡安定下来了。

    ……

    雒阳城中,董卓得知弘农王被劫之事,大骂王方无能!

    再加上刚刚送来的袁隗失踪的消息,董卓心头有一种不好的直觉。

    “文和,此事, 会不会是袁隗所为?”董卓问贾诩。

    贾诩点点头,说道:“自然是!”

    “他劫走弘农王作甚?”

    “自然是另立天子, 与董公抗衡了!”

    “另立天子?此非篡逆之道, 他如何敢?”

    贾诩笑了笑, “董公,恕我直言, 在天下士人眼中,篡逆之人,只会是你!”

    “怎么会?我这是为了大汉计啊!”董卓一脸无奈道:“若袁公真行此事, 我该当如何?”

    面对袁隗这个对手,董卓还是有点心虚的,袁氏的影响力,身为故吏的他最清楚, 袁隗说他篡逆之辈,恐怕天下士子皆会跟着骂。

    “董公勿虑,士族亦非铁板一块,弘农杨氏,不是正趁此机发展么,如今袁隗离开朝,与董公对立,董公正好借此良机排除异己,扶植势力, 另外,天下名士众多, 也非皆是袁氏拥趸, 董公可多选拔士人, 施加恩惠,袁氏影响虽大,但董公不要忘了,你乃是奉天行事。”贾诩道。

    “哈哈哈, 我有文和,真可高枕无忧矣!文和,你要做什么官, 与我说!”

    贾诩连忙行礼,谦虚道:“董公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哈哈哈!”董卓大笑:“那么,就做河南尹吧!”

    “多谢董公!”

    ……

    南皮县, 是古城中的古城了, 战国时曾是燕齐交界,这里的城墙,是夯土筑造的,经过岁月的侵袭,墙体上已经有许多坑洞。

    “南皮,我离开此地,已经十多年了。”刘擎望着眼前的城郭道。

    “主公,有人来了。”典韦提醒道。

    刘擎望去,从南面行来一支兵马,约两千人,可能是刘擎的出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这南皮县,何来驻兵,难道是袁绍的兵马?”田丰自说自问,没人回答他,因为没人知道。

    等兵马再靠近一些时,刘擎禁卫纷纷上前,铁甲横列,长枪相向,止住了对方前进的意图。

    显然,对方也没见识过如此装备的兵马,简直可以说是武装道了牙齿,连盔胄都全员配齐了。

    这得多奢侈!

    “来者何人!”对方将领用雄浑的嗓音质问道。

    刘擎看着来者,姿容倒是生得雄壮,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刻意一看,竟是文丑。

    他已经投了袁绍了吗?那颜良与高览呢?

    “问别人之前, 你不先介绍自己嘛!”典韦上前回了一声, 语气之中颇有不悦,来历不明的武将,凭什么质问主公名讳。

    文丑目光落在典韦身上,他的盔甲样式,与其他兵士不同, 武器也不同,像是将领,但显然他又不是,因为后面还有一位身着金甲的年轻面孔。

    是附近郡县的客人?文丑心中想着。

    如今的南皮,可热闹非凡,屯扎河间的曹操,清河太守姚贡,还有渤海郡的一众县令。

    文丑心想可能是贵客,于是收敛了锐气,拱手道:“在下文丑,奉太守之命,在此迎客,不知几位是……”

    “渤海王刘擎。”

    刘擎骑着马上前走来,碰见禁卫之时,他们默契的让开了个道。

    渤海王刘擎?

    文丑在刘擎身上停顿了一下,刘擎之名,在冀州可如春雷般响亮,响亮到每一个士兵、百姓,甚至贼盗都听说过,文丑自然也不例外。

    可刘擎不是雁门太守,武州侯吗?为什么会称渤海王?

    “我可以入城吗?”刘擎礼貌的问了一声,总的说来,他还是很讲理的。

    “刘太守当然可以入城,只不过……”文丑看了看那些禁卫,显然他的意思是,士兵不能入城。

    “若我非要带着入城呢?”刘擎戏谑道。

    其实,他倒真想会一会这个文丑,看看的94武力值,到底有多强,不过非必要,还是不露馅了,要上,也是叫武力99的典韦上。

    “请恕文丑冒犯,袁太守之令,末将不得不从!”

    真是条好狗,可惜跟错主子了,其实刘擎派人打探过颜良文丑这些人的下落,只是这个时代,单方面找一个不知道故乡,又没有名气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想不到,袁绍来冀州没多少,文丑就追随他了,或许,这便是命数吧,刘擎还是信命的,但同时也信自己。

    不着急,慢慢来,袁绍的,迟早会变成我的。

    “这位将军,我不为难你,不如你和我的护卫比试比试,若是你输了,便放我们进城,若是我的护卫输了,带多少人,你说了算。”刘擎笑道。

    文丑掂了掂手中铁枪,再度瞧了典韦一眼。

    那护卫确实很有气势,而且胯下战马是良驹,想来应该有几分本事,但和自己比,哼哼,除了颜良,在这冀州军中,文丑还真未遇敌手。

    “希望刘太守,能信守方才之言!”文丑道。

    能用比试解决,双方不必剑拔弩张,就算赢了贵客,到时候再配个不是,贵客应该可以释怀,文丑想着。

    典韦取出长戟,放手里舞了舞,驾马上前,经过刘擎身旁停了停。

    “主公,打几成死?”

    刘擎表示自己受过专业的训练,一般情况不会笑,可听到典韦这句颇具现代的冷幽默时,还是没忍住。

    当即笑道:“只是比试而已,别断胳膊断腿的。”

    “哦。”典韦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道:“一定留个全尸。”

    刘擎:???

    “典韦,你是哪学的?”刘擎冷不丁看了眼田丰,憨直的典韦能说出这种玩笑,一定是田丰或者郭嘉影响的。

    “嘿嘿,奉孝教的,上一回他带我去那地方,就叫我轻点,别弄断姑娘家手脚。”

    刘擎很无语,如果文丑知道对方磨磨唧唧的在聊什么,典韦将他比喻成了什么,恐怕会气得当场坠马。

    “少废话!快上!”刘擎没好气道。

    典韦再度嘿嘿一笑,提着双戟,便奔向文丑。

    文丑望着嬉皮笑脸冲过来的典韦,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死到临头,还嬉皮笑脸,看我将你打落马下!

    文丑驱马上前,长枪前指,径直迎向典韦,突然,他看见典韦快速冲锋时,竟然双手持戟,不用持马缰?

    两人一个交会,典韦执戟随手一荡,将对准自己的长枪荡开,然后另一戟直直的劈过去,这种情况,对方肯定会收枪格挡。

    典韦却早就算计过了,荡开长枪之时,他的戟便快速收回,此时的情况是,文丑不得不回枪格挡典韦的攻击,而典韦双戟攻击将先后而至。

    文丑只要格挡一次攻击,另一道攻击必然调整角度,攻击他薄弱的地方。

    “铿!”

    典韦左戟狠狠劈开枪身之上,巨大的金属交响炸开,文丑感觉自己双臂都一阵震颤,而不等他惊讶于典韦的恐怖力量,一道致命的攻击已经迎面而来。

    哪怕迟疑一会,文丑就可以歇菜了,急切之时,文丑赶紧松开铁枪,滚落马下。

    “这……”他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输了,输的一败涂地,若不是下马,他恐怕脑袋都会被典韦削掉。

    “唉!”看戏的刘擎忍不住叹了口气,性格决定命运,果然不会错,刘擎不了解文丑,甚至没看过文丑的详细信息,但知道文丑是如何死的。

    历史上,他因为鲁莽而中计,死于曹军之手,而演义中,他因为轻敌,被关羽秒杀。

    而眼前的文丑,给刘擎的感觉,就是自信过头的那种,不仅对自己的实力很高看,还轻敌,这不是自信,这是致命。

    若其好好对敌,恐怕与典韦大战数十回合,还是做的到的,毕竟94的武力值,哪怕现在的刘擎都没赶上,刘擎见过比这高的,也仅仅是吕布和典韦两人而已。

    刘擎驾马上前,低头看了看站在原地的文丑,今日,也算给他的轻敌一个教训了,可别没等刘擎去收他,就被谁咔嚓了,毕竟是武力94的大将之才。

    文丑此时怔怔的望着刘擎与典韦远去,其他人也一应跟上。

    一招,我就败了?文丑望着坠地的长枪,这么多年来,他还是首次,被整的如此狼狈。

    这就是刘擎?他的一个护卫,就如此恐怕?那传言中,他率十几护卫可战数万黄巾,那也是真的咯?

    反正此刻的文丑信了。

    过了文丑那关,城卫也没有阻拦,也不敢阻拦,刘擎的队伍一入南皮,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瞩目,

    在他们所见的兵马之中,从未见过如此装备的士兵,那一名名身着全身甲的禁卫,在百姓眼中,好似各个都是将军一般。

    因为平日里他们能见到的将军,也不过是如此装扮的。

    这么多将军,可不就生平首次见么。

    在被人“指指点点”和“说三道四”中,刘擎来到了渤海王府大门之前。

    这里曾是家,可惜,记忆中,刘擎已经搜索不到任何有关这儿的回忆了,就好似初次来一样。

    但心中,还是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因为无法否认,这就是刘擎真正的家。

    刘擎瞥了眼班明,后者心领神会,领上数人,上前扯掉了门上已经残破不堪但仍然完整的封条,推门而入。

    大门因为年久未动,发出刺耳的“吱呀”声,犹如久未运动的老骨头,动一动就一阵噼里啪啦。

    “夫君,这便是你原来的家,真是气派!”骞萦道,这是她见过除了长安未央宫之外,最宏伟的建筑了。

    这可是王府,级别仅次于皇宫了,能不气派么。

    “气派吗?我觉得只有萧瑟和破败。”刘擎淡淡吐槽了一句,迈入走入。

    渤海郡府,先是刘擎入城的消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袁绍身为太守,自然第一时间得到了禀报。

    再然后,就是文丑的回报。

    听闻文丑所说自己一招被败之时,连颜良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与文丑切磋过不少次,两人可以说是难分高下,而且颜良对自己的实力,一样自信。

    如果那护卫一回合能败文丑,那岂不是也能一回合击败自己?

    袁绍倒没有丝毫在意刘擎的属下的护卫武力有多高,而是想着:刘擎自称渤海王,这是何意?

    难道刘宏死后,刘擎要自立为王,夺回爵位?

    这不形同叛逆么?

    可除了这个可能,袁绍想不到别的了,袁绍见曹操眉头紧蹙,显然也在沉思此事。

    “孟德,你与刘擎有过数次交集,我还听闻,他娶陈留才女蔡琰,是你做的媒,可有此事?”

    曹操紧眯的双眼微微睁开,对袁绍点了点头,“确有此事!”

    “那刘擎是何样人物?”袁绍问。

    曹操捋了捋胡须,仰头叹道:“公子抱大志,藏大器,胸有丘壑,更难得的是,武力超群!”

    袁绍眼皮不由得跳了跳,和曹操认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夸赞别人,曹操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的,为人正直,夸人不会,数落人倒是擅长,所以经常得罪人。

    能被曹操夸成这般,袁绍想,此人的优点,恐怕还要更甚!

    这就很可怕了,如此优秀的一个人,还有如此神武的护卫,如今带兵来到渤海郡,以渤海王自居,欲意何为?

    会不会打乱自己的计划?

    “孟德,公子以渤海王自居,你如何看待?”

    袁绍一双目光炯炯有神,盯着曹操,对他来说,曹操的态度尤为重要。

    身为袁氏接班人,袁绍自然清楚如今的大汉皇室,已经形同虚设,大汉天子,已是可供人争夺的权柄,所以董卓强立刘协,而袁隗,又力挺刘辩,为的就是将这权柄掌握在自己手中。

    曹操眉头又蹙了起来,很是不解。

    这不是装的,曹操确实困惑了,以他过去接触的刘擎公子,应该不会做出自立为王的事情来。

    但此时很多事都在变化,首先,最关键的,刘宏死了,这意味着刘擎与刘宏那远隔千里的仇怨告一段落,加上十常侍的覆灭,也没人再能以渤海王之事要挟刘擎,制约刘擎了。

    而渤海王刘悝之案,天下人皆知,是个冤案,下场极惨,无论士子还是百姓,都深表同情,所以就算刘擎自立,恐怕天下人也不会说太多,至少曹操自己的态度是——

    非凡不觉得不好,还有点喜闻乐见,毕竟刘擎可是曹操亲戚,而且双方关系非常不错。

    “本初,我以为,公子不会行自立之事,不过……”曹操并未将话说满,而是立马转折:“就算他行自立之事,天下人也不会说什么。”

    曹操心中也明白,老友袁绍如今为渤海太守,自然是不愿意见到什么渤海王的,所以他才用天下人压一压。

    毕竟,袁绍要得一个太守之位,对袁氏来说,易如反掌。

    而刘擎,他只有渤海郡,而不会去做什么中山王、安平王、甘陵王。

    “孟德,如果……我是说如果,他自立为渤海王,自然与我相冲,你会帮谁?”袁绍道。

    怕什么来什么,曹操想不到袁绍直接来此一问,怪只怪两人关系太熟太随意了,毕竟小时候一起偷过别人新娘子。

    稍微不熟一点的人,袁绍就当面叫人战队。

    郡府堂中坐坐得的清河太守姚贡,你去问问试试看?

    “本初,实不相瞒,因为宋氏缘故,我与刘擎沾亲带故,宋氏惨状,你也了解,虽我心向着你,但我实在难以对其下手,而且,你听我一言,公子乃是可以争取的盟友!”

    曹操先借宋氏卖一波惨,然后打了个擦边球,蒙混过关,再转移话题,从对立引到拉拢之上,一通操作之后,袁绍听了微微颔首,慢慢认可曹操。

    若能拉拢,确实为一大助力。

    “既然如此,我们便去渤海王府会一会公子吧,颜良文丑!”袁绍喝道。

    二将上前听命。

    “前方引路,随我一探究竟!”袁绍转而又对曹操道:“孟德,你既与他相熟,此行还需你陪同!”

    “这是自然,我已有很久未见公子了!”曹操道,神情轻松了不少。

    渤海王府,刘擎将兵马尽数带入王府,此时府院内杂草丛生,虽是冬季,依然有厚厚一层,不过王府之大,容纳两千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人手众多,已经开始打扫,刘擎则带着几人此处逛逛。

    “主公,我等今夜,就住此地?”田丰望着房梁上搭满的蜘蛛网道。

    “这可是王府!”刘擎骂道。

    而且是我家,只有我可以嫌弃它,别人都不行!

    突然,班明跑来汇报:“主公,袁绍求见,已在王府门口,且带了不少兵马。”

    这是想来找回场子了?

    刘擎笑着对典韦道:“典韦,你去门口,请袁绍入府说话。”

    典韦脑袋一歪,平时主公都不会吩咐他做这种事的,显然有什么他还没有领会的用意,他求助得看了田丰一眼。

    田丰一笑,道:“只许袁绍一人入内,若是其他人想入,你便和他比试比试,若输了,随便他们几人入内。”

    典韦恍然大悟,主公这是因为入城的事记仇了!

    “好嘞!”典韦立即兴奋起来,跟着班明去府门了。

    “主公,此举除了争口气,并无其他作用,与袁氏,真无缓和余地?”田丰谨慎的问了句。

    看着田丰的慎重模样,可见袁氏威名不虚,刘擎笑了笑,“这口气我若能咽下去,我与刘宏何异?!”

    田丰无奈,主公这是借刘宏临死前为渤海国复国的事,讽刺刘宏妥协了。

    主公果然很记仇。

    刘擎舒了口气,心中舒畅,站在廊道上,望着狼藉的园景。

    “四世三公袁本初,既然敢染指渤海郡,那初次交锋,可别叫我失望才是!”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