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章 新年取一郡助兴

    在皇后宫中入座,还上了茶,李儒这还是第一次。

    这说明皇后很器重他,很需要他。

    李儒品了一口茶,香醇之味在口鼻间酝开。

    李儒淡淡道:“皇后勿虑,董卓之胜,乃是表面之胜,眼前之胜,威逼之胜。”

    何皇后听了,蹙了蹙眉。

    “愿闻其详。”她道。

    “皇后,你想,董卓势大,百官虽然噤声,但背后颇有微词,废长立幼,不合法理,焉能服人?此乃眼前之胜;他能废长立幼,我们也能废幼立长,董卓仰仗者,不过兵马众多而已,若能收拢大将军旧部,再使袁公将董卓篡逆之事,昭告天下,使各州郡起兵讨之,共赴雒阳, 董卓焉能挡之?故董卓只是眼前之胜;刀兵相加,威逼利诱, 焉能使天下人信服, 刘协上位, 名不正而言不顺,此为威逼之胜。”李儒一口气皆是完。

    何皇后听了, 顿觉条理清晰了不少,接着问道:“那以先生看,该当如何?”

    李儒等的就是皇后这句话, 只是他的建议颇为大胆,恐怕皇后听了,也未必会采纳。

    “皇后可下懿旨, 贬斥董卓为篡逆之辈,再举天下兵马讨之, 不过事先,皇后需带皇子辩离开雒阳,以免被董卓加害!”李儒道。

    何皇后眼皮一跳,若董卓真有此心, 恐怕她们娘俩毫无还手之力。

    “先生所言,令我毛骨悚然, 我这边准备, 带辩儿离开, 不如先生,与我们同走吧, 请先生为弘农王郎中令!”

    李儒行了一礼, “多谢皇后!”

    董卓回后,速速召来贾诩,将朝堂之事说了一遍, 言语之间尽是高兴得意。

    贾诩听了后,却并未很高兴。

    董卓问:“文和为何不喜?”

    贾诩沉声道:“主公,袁隗并未反扑, 说明其还有后手, 不得不防。”

    “还有后手?刘协已登基, 还能如何后手?”董卓不解问道。

    “董公,一山不容二虎,还是速速将弘农王送去封地,免得横生波折,而且,此事应派人亲自护送, 确保刘辩,进入弘农郡。”

    “文和此言有理,我命李傕安排人护送。”董卓道。

    “另外,雒阳之兵,亟需处置,何进旧部与西园军残部,还有禁军,董公应尽数掌握在手,先帝不是要封刘表为荆州牧吗,董公恰好趁此时安插亲信掌管北军五营。”

    “善!文和所思,无懈可击,我可高枕无忧矣!不过还有一事,丁原未死,如何处置?”

    “丁原不可留,并州将士,可收为己用。”贾诩道。

    ……

    袁隗府上。

    袁隗刚从皇宫中,何皇后已将事情告知于他,袁隗思忖再三,觉得确实是一条可行之计。

    刚回府中,府上佐吏便神色匆匆的跑来通报:“老爷!老爷!丁……丁原求见!”

    丁原?袁隗一时难信,在这雒阳城中,丁原还能随意走动?还敢上门来找自己?

    不过,袁隗对丁原的态度,却并非昨夜一般,此时的他,竟有些同情丁原,因为他和自己一样, 都被董卓算计了。

    丁原被打成了叛逆,而袁隗, 哑巴吃黄连,功亏一篑。

    “叫他进来!”袁隗道,他倒想看看, 丁原想做什么。

    不多时,袁隗见到了丁原,稍加休整和清洗的容颜,完全没有了昔日的老年锐气,还带着一丝狼狈与疲惫。

    丁原进入府中,看到了被数名家将拱卫着的袁隗,老家伙尚未换下官服,十分体面,只是袁隗的神情,丁原有些看不懂。

    他不是应该得意么!打垮了城卫营,将他们逼到了绝地,再给他一线生机求饶。

    “见过袁公!”

    袁隗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坐吧!”

    他望着丁原入座,依旧一声不吭,心中揣测着他的来意,同时也提醒自己,现在的丁原,是朝廷承认的叛逆,自己或许可以一不做二不休,将他擒住杀掉,如此,昨夜的事,便可做实丁原“罪名”。

    “袁公,丁原蒙大将军信任,入京担任执金吾一职,虽无建树,亦未犯错,我知袁公乃大将军盟友,力扶皇子辩上位,昨夜之事,乃是袁公对丁原的敲打,丁原不知进退,有负大将军信任,如今大将军不在了,希望袁公能不计前嫌,准我部继续效命!”丁原说着,诚恳的低下头。

    袁隗着实被这惊人之语吓了一跳。

    丁建阳,不是我说你,你现在可是叛逆,我怎么可能让你投效,那我不是给董卓递把柄么,袁隗腹诽道。

    然而又转念一想,在皇宫,何皇后已经将撤离雒阳的计划告知,这个计划之中,有一点双方心知肚明,那就是董卓绝不会允许刘辩消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一定会派军护送。

    而袁隗和何皇后定的计划,他们却并非前去弘农郡,而是另外一个地方。所以,需要有一支强力的兵马,将刘辩“劫走”。

    丁原帐下,还有吕布与张杨两员虎将,不如……将这事交给他去做,毕竟派吴匡鲍信的话,他袁隗立马会被董卓怀疑。

    打定主意,袁隗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对丁原道:“将军能明白我的苦心,是最好的,可惜此事被董卓抓住由头,他声称你叛乱,朝廷已下令将你擒拿,不过……”

    袁隗发现说道叛乱之时,丁原脸色已经变了,变得不安,甚至惶恐。

    他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正是为了得来不易的地位,他才没有贸然战队。

    可如今,袁隗对他大打出手,董卓直接杀人诛心,将他打成了叛逆,虽然是草根出身,可也是堂堂执金吾。

    光武帝还说过当官要当执金吾呢!

    就因为是草根,就要被如此对待?草根不是人?

    “你既有心投效,我断然不会拒绝与你,董卓仗着兵力,强行立刘协为帝,朝中多有不满,而董卓急欲刘辩迁往弘农,定会派兵护送,我意……”袁隗顿了顿,盯着丁原,又换了个开头。

    “你若能将弘农王救出,便可将功补过,他日弘农王称帝,你亦算是功臣。”袁隗道。

    丁原想了想,这相当于抢刘辩啊,难道袁隗抢过刘辩,欲立刘辩为帝?

    他很快想到了这个能可能。

    “丁原,愿按袁公之命行事!”

    ……

    腊月腊日,这是一年最后一个节日,也是下半年最终要的一个节日,是团圆之节日。

    前几天,元氏稍有条件的家庭,已纷纷杀猪宰羊,准备过节,整个元氏县,都一派热闹景象。

    和刘擎过去的过年观念不同,腊日好似一个小年,人们要斋戒沐浴,吃团圆饭,腊日过后,要祭祀神祖,开始走亲访友,好似就是拜年的前身。

    刘擎府宅宅自然成了整个元氏最热闹的地方,除了尚在雁门的荀彧、张郃和褚燕,以及出征的高顺和朱灵,余下之人,几乎齐聚于此。

    刘擎坐于主座,他的左边是万年公主,蔡琰这个主母,和骞萦这个外族公主,坐在刘擎右手边。

    她的身份,众人都知道,蔡琰也已提前见过。

    客席之上,蔡邕身为刘擎岳父,自然是长辈为尊,而沮授算半个刘擎长辈,坐于蔡邕对面,余下的就比较随意了。

    在盛大的宴会中,刘擎也照顾不到左右客座,因为他们自己也聊的很嗨,一旁的万年对吃的很感兴趣,刘擎不想打扰她,干脆与两位夫人聊了起来。

    “今日盛况,生平首见,此情此景,我有诗一首,请夫人品鉴!”刘擎对着蔡琰笑道。

    蔡琰微微一笑,对身旁的杏枝道:“杏枝,取笔墨来!”

    她要为刘擎记下来。

    其实他哪里会作诗,不过是念得比较顺口的打油诗罢了。

    那些个经典,他可不想抄,毕竟又不修文道。

    刘擎稍加思索,于是道:“原是奔波行侠客,偶遇佳人坠星河。”

    蔡琰小脸一红,刘擎所诗,乃是他们相遇之事,于是用娟秀的字将之写下。

    “在家喜有琴音伴,外征亦添铁甲香。”刘擎念着,由蔡琰望向了骞萦。

    蔡琰书写也顿了顿,往了一眼骞萦,倒是忘了鲜卑公主擅弓马,能陪夫君征战沙场,蔡琰心中生出一抹羡慕,又回首将诗句写完。

    骞萦虽然对诗文了解不多,但对刘擎作的打油诗还是能听懂的,她笑得十分灿烂,眼睛宛若草原明星。

    “夫君,四句诗表达的情感,倒是朴实无华。”蔡琰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擎一眼。

    在家有昭姬,出征有骞萦,果然是大猪蹄子。

    见着蔡琰命杏枝将笔墨收起,原本还想抛砖引玉的刘擎问:“夫人不来一首?”

    蔡琰红着脸摇摇头,“宴上闹腾。”

    这倒是,蔡琰喜欢一个人静静的作诗词文章,有时候刘擎在都不行,好似有人看着她,她一个字都写不出一般。

    刘擎又看了眼万年公主,见她正对着面前的野味战斗,估计是宫廷食物太讲究了,这种打猎所得的野味,不常吃到。

    沮授一方,是郭嘉顾雍等几位小辈,还有什么都能听懂又不完全懂的典韦。

    刘擎再往外瞥了瞥,赵云张辽张绣三人,正在奋力拼酒……

    而另一侧蔡邕一方,是傅燮、田丰、董昭等人,谈民生,谈社稷,以及常山乃至冀州未来的发展。

    有了安插在内的田丰,谈着谈着,话题便来到了魏郡之上。

    刘擎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傅将军,以你对厉太守的了解,他对主公态度如何?”田丰问道。

    傅燮饮过几觞,额头红红的,稍稍有些上头,他回到:“厉温正直严苛,虽对主公敬佩有加,不过主公若想得魏郡,恐会受其阻拦,何况还有一个固执的审配。”

    这两人,傅燮都是打过交道的。

    田丰一阵坏笑,惺惺作态,含糊不清道:“若是……若是主公命你取魏郡,你待如何?”

    蔡邕一听,连忙劝到:“元皓,你罪了,君正好端端如何会取魏郡。”

    刘擎一扶额,暗骂:老丈人你别打岔啊!田丰正在工作呢!

    董昭是懂的,而且他如今也是坚定支持刘擎的务实派,所谓务实派,就是只要有利于百姓,有利于大汉,胆子不妨放大一点,比如,强攻魏郡,也没什么不好的,拿下来之后,行常山之政,有利的是魏郡百姓,甚至整个冀州的百姓。

    董昭道:“伯喈先生,渤海王身负皇命,心系天下,如今常山郡百姓吃饱居暖,仓廪殷实,乃是盛事之兆,难道不该将之推广至天下吗?有道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这个道理,伯喈先生不会不知吧!”

    董昭的话自然是无法反驳的,蔡邕确实也十分赞同,而且他所言句句为实,不要说常山,现在的圉县,也成了陈留最为丰收之县,大族收成足了,百姓余粮也足了,很难相信这里曾被黄巾荼毒过。

    田丰连忙给董昭点了个赞,这才是该说的。

    “如此说来,倒确实应该!”蔡邕笑道。

    “不仅该,哪怕是征战,亦要将常山之道传出去,传遍天下!”田丰不失时宜道,然后又说了句:“主公曾有命,称赵郡归我,钜鹿郡归公与,中山郡归奉孝,傅将军,我看,这魏郡,不如你来解决如何!”

    傅燮似乎听出了什么,刘擎是在以常山为中心,在向外扩张?

    中山郡,钜鹿郡,赵郡,正好是常山郡的邻郡。

    傅燮不动声色的看了主座上刘擎一眼,只见主公正在与两位夫人说笑,他哪知刘擎其实提着耳朵在听这边。

    令傅燮去魏郡,乃是奉孝得知傅燮投刘擎之后,做出的调整,毕竟傅燮刚刚做了大半年的厉温上级。

    若是上级去取,不知道他会作何表态。

    “元皓所言,我已心中有数,既是为天下苍生计,傅燮焉能推辞,若主公有令,傅燮当自告奋勇,争做先……嗯?主公,你何时过来的?”

    傅燮诧异的发现,刘擎此刻竟然立于他们几人跟前。

    “傅将军,我意……”刘擎大声开口,突然场中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他,包括那几位很嗨的武将。

    “新年取一郡助兴!”

    ……

    (求推荐票、月票)

    第九十章 新年取一郡助兴